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你知道为什么

第七十七章 你知道为什么

        八名蒙面黑衣人同时出手,他们以不同的剑招攻向萧摩诃,几乎封堵了萧摩诃的所有退路。

        萧摩诃已无逃脱的可能。

        大多数蒙面黑衣人眼中都闪烁着得意的目光,他们已经成竹在胸。

        今晚的行动,并非突然,他们已经准备多时。

        他们都来自同一个组织,一个令人生畏的神秘组织。

        组织内,等级分明,一切以实力和任务评辈论级。

        天日月地煞人,便是组织的等级排名。

        月字级在组织内位列第三等,很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这个高度,而他们都是月字级刺客。

        他们实力不俗,每个人在加入组织前,都曾是江湖上有名的武林高手。

        此时,任务已到了最后阶段。

        只要解决掉萧摩诃,他们便可以回组织复命,或许,还有晋升到日字级的可能。

        萧摩诃,武艺高超,乃是兵家不可多得的绝世猛将。

        然而,此刻,他要独自面对八个黑衣蒙面人的围攻,似乎并无多少胜算。

        更不用说这些蒙面黑衣人,都是来自于帝国最神秘的刺客组织。

        是故,大多数蒙面人才心生出势在必得的信心。

        就在黑衣蒙面人攻向萧摩诃时,突然,萧摩诃周围杀气陡增。

        当黑衣蒙面人距离萧摩诃仅数步之遥时,萧摩诃闻讯而动,猛然挥动手中长剑,连续使出数剑。

        霎时,萧摩诃周围便出现了一道道极具压迫力的气流,宛若暴戾狂龙搅起的旋涡,令人难以挣脱。

        “不好!”

        其中一个黑衣蒙面人顿感不妙。

        他感到全身似乎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束缚着,又像是遇到了极其强大的阻力,动作顿时变得迟缓了几分。

        高手对决,任何变故都将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至少,在他看来,倘若对手的动作如此缓慢,他完全可以趁机出手,将对手杀死几遍。

        然而,此刻他正悬在半空中,根本无法闪避,除了竭力挥剑格挡外,别无他法。

        萧摩诃嘴角扬起一条弧线,随后,他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挥动长剑,手起剑活,剑随身动。

        顿时,数道交织的剑光斩破夜空,以萧摩诃为中心,带着逼人的气势向他周围的黑衣蒙面人扫去。

        黑衣蒙面人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他们都在注意到剑光的第一时间挥剑格挡。

        可是,剑光却像是带着庞大力量,剑光所及的黑衣蒙面人纷纷被击飞。

        或是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沙石乱飞,或是被撞飞到屋顶掀砖破瓦。

        顷刻间,黑衣蒙面人便已是伤亡惨重,其中落地的五人直接殒命,而被击飞到屋顶的三人,也都被击重伤。

        “咚轰!”

        这时,小院院门被轰然撞开,数十名亲卫冲入到小院中,护在萧摩诃周围。

        其中,十几名亲卫持弩箭瞄准了屋顶的三个黑衣蒙面人,似乎在等候萧摩诃的号令。

        屋顶的三名黑衣蒙面人见亲卫已至,意识到任务已不可能完成,遂不甘的转身,向院外跳去。

        一名亲卫将领见状,急忙命令道:“追!”

        “不用了!”萧摩诃挥手制止道。

        亲卫将领请罪道:“大将军,属下来迟,还望将军恕罪!”

        萧摩诃向亲卫将领做出了退后的手势后,转身望着小院中的黑衣蒙面人尸体,思索片刻后道:“今夜之事,不可声张,违者,军法从事。”

        “遵命!”

        “即日起,将军府上下人等,一律严查,核实身份。”

        “遵命!”

        亲卫将领扫视了小院中的五具尸体后,向萧摩诃请示道:“大将军,这些人作何处理?”

        “其身份存疑,务必查明。”

        “遵命。”

        平遥城内,一座荒废的院落中。

        一名黑衣蒙面人正在处理伤口。

        不久前,他与另外七名月字级刺客在将军府内围杀萧摩诃失败,其中五人当场死亡,另外两人也未能活着逃出将军府。

        如今,仅有他一人逃出了将军府。

        “没想到,萧摩诃这古稀老儿,实力如此强悍。”

        “我们耗费数月时间,以血月杀手身份布下的杀阵,最后竟会损兵折将,无功而返,真是太可惜了。”

        突然,一阵微风拂过。

        “杀气!”

        黑衣蒙面人脸色一沉,骤然转身,警视着前方。

        与此同时,他右手立即握住剑柄,已准备拔剑。

        在他身前不远处,一个带剑黑衣人正注视着他。

        黑衣人身着劲装,脸部棱角分明宛若刀削斧刻,凌厉而狠决的眼眸在黑夜越发深邃,如同死神手中镰刀一样的眼神,令蒙面人不寒而栗。

        尤其是黑衣人身上的星形图案,宛若阴冷夜空中的星曜,引人注目却怪异阴森,愈加令蒙面人胆颤。

        片刻后,蒙面人冷冷的问道:“胜邪大人,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那个被称着胜邪大人的黑衣人语气平淡,不带有丝毫情感。

        “是的,我知道为什么?”

        “所以,无论若何,你也不会放过我。”

        胜邪不语,只是漠然的注视着蒙面人。

        “我明白了!”

        蒙面人立刻便明白了自己的命运。

        在组织内,一旦接受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失败,便意味着将会失去一切,包括生命。

        蒙面人握紧了手中的剑柄,正当他想要拔出长剑时,胜邪已闻讯而动,宛若脱弦之箭,电光火石般冲向蒙面人。

        伴着一道剑光闪过,胜邪已经出现在了蒙面人身后。

        胜邪左手持剑,右手持剑鞘,与蒙面人背对而立,而蒙面人则保持着拔剑的姿势,面色惊恐,眼球中布满了血丝。

        几息后。

        当胜邪将长剑收入剑鞘时,蒙面人轰然倒地,他一手捂着脖子,挣扎着想要爬走。

        “当你在接受这个任务时,应该已经知道了任务失败的后果。”

        说话间,胜邪走到蒙面人身旁,掏出一个刻着星形图案的药瓶,然后将瓶中的绿色液体倒在了蒙面人身上。

        “啊!”

        不久后,蒙面人便化作了一滩血水。

        第二天,一家客栈内。

        “城中的兵力又加强了。”

        冯立望着街上行进中的士兵,提醒道:“从早上到现在,短短六个时辰内,我已经看到了七支不同的军队进城。”

        “从军队的番号来看,他们应该都是从高壁一线退下来的军队,其中,不少军队军容不整,甚是狼狈。”

        司马九托着下巴,揣测道:“如此说来,前线叛军,应该已经在溃败了。”

        李建成若有所思的提示道:“前线战败,势必会有大量溃军退入平遥城。”

        “那样,我们就可以浑水摸鱼,趁此机会,潜入叛军之中。”

        “乱中取胜,也未尝不可。”李建成一脸坏笑。

        正当众人玩笑之余,一直在思考的王珪缓缓说道:“如此,我倒有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