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他们是谁

第七十五章 他们是谁

        夜色下,将军府外的刀光剑影,已经引起了将军府的关注。

        将军府的一座塔楼上,此时,不少人正关注着李建成等人与血月杀手团的交手。

        “大将军,这些身份不明的贼人意图劫持王頍大人,现在是否出动亲卫,以救回王頍大人。”

        剑眉老将神色怪异的注视着不远处的交手,并不作答。

        “区区五人,竟然能从我戒备森严的将军府中,劫持景文兄,看来,将军府的防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密。”

        国字脸将军向剑眉老将奉承道:“大将军说得是,属下立即再增派一倍兵力,加强防卫。”

        “嗯!此举虽亡羊补牢,却也势在必行。”

        “此外,属下愚见,先前武库失火,应该也与这些人有关。”

        剑眉老将道:“用兵之道,示之以柔而迎之以刚,示之以弱而乘之以强,为之以歙而应之以张,将欲西而示之以东,哼,声东击西之计。”

        “着令亲卫出动,务必拿下这些身份不明之徒。”

        “领命!”

        国字脸将军离去后,剑眉老将再次望向交手的双方,颇有好奇之意。

        “这究竟是些什么人?”

        突然,剑眉老将目光落到白无常身上后,眉头一皱。

        “血月杀手团,白无常?”

        “这些人劫持王頍,理应是秘密行动,为何却在将军府外被血月杀手团堵截?”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疑点。”

        将军府外。

        冯立和元丰正与白无常战得难分难舍,无瑕他顾。

        而司马九与李建成、王珪,虽奋力而战,但在数十个血月杀手的持续围攻下,已渐显颓势。

        尤其是司马九,他在剑圣裴旻与剑侠荆轲的指导下,虽稳住了队形。

        可是,他毕竟实力底蕴不足,在连续不断的围攻下,他身上已出现数处伤痕。

        “叔阶贤侄。”

        突然,一道陌生的声音传入司马九耳中。

        司马九顿时一惊,暗自惊疑道:“这声音亲和友善,毫无敌意,不像是出自血月杀手之口。”

        “难道是他?”

        格斗之余,司马九瞥了眼昏迷中的王頍。

        “不对,他还在昏迷中,并未苏醒。”

        “什么情况,难道是我幻听了?”

        正当司马九疑惑之际,那个声音再次传入他耳中。

        “你们不要显露声色,我是王頍,正通过儒家秘术六艺传音向你们传话,其他人都听不见。”

        此时,不仅是司马九,就连李建成、冯立、元丰和王珪,也都同样惊讶。

        “叔阶贤侄,没想到你我叔侄竟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如今情况危机,你们与血月的交手,势必引来将军府的卫兵。”

        王珪在挥剑抵挡血月杀手攻击的同时,如实道:“我要带你走。”

        “这就是你们迷晕我的目的吧,不得不说,你们布置的迷药无色无味,普通人难以察觉,但是,我并未中迷药昏迷。”

        “你们快走吧,我是不会走的。”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汉王对我有知遇之恩,如今正是报恩之际。”

        王頍语气平和,声音中却洋溢着决绝之意。

        “可是......”

        正当司马九想要道出汉王将会失败的事实时,王頍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意已决,诸位休要多言。”

        正在这时,司马九注意到左右两侧有大量的将军府亲卫正向他们合围而来。

        司马九急忙向王珪提醒道:“叔阶兄!”

        眼看步步逼近的将军府亲卫,王珪重重的挥出数剑,在逼退当前的几个血月杀手后,断然道:“走!”

        白无常闻讯,冷言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我们要走,你拦不住。”

        说话间,李建成接连掏出六七个圆球,四散投掷到血月杀手人群中。

        白无常顿感不妙,急忙提醒道:“不好,大家小心!”

        同时,她迅速向后避闪,以脱离与冯立元丰两人的接触。

        圆球落地的瞬间,便生起一片片浓烟,将血月杀手和白无常等人淹没其中。

        不久后,当浓烟渐渐散去,白无常这才看清身前的情形。

        李建成等人已不见踪迹,地上仅留下十几具血月杀手的尸体,而昏迷的王頍依旧躺在那里。

        “哼,一群懦夫。”白无常轻哼了一声后,便示意血月杀手带上王頍,向将军府内走去。

        “大将军,王大人已救回,贼人趁乱逃走。”

        剑眉老将站在塔楼上,将血月杀手与李建成等人的交手尽收眼底。

        “着令,即日起,全城戒严,实施宵禁,来往人等,一律严查,不得有误。”

        “领命!”

        传令兵离去后,国字脸将军凑到剑眉老将身旁,道:“贼人处心积虑想要劫持王頍大人,不知意欲何为?”

        剑眉老将不语,良久后,问道:“王頍现在如何?”

        “昏迷中,军医已经看过了,暂无大碍。”

        “嗯!那就好。”

        一家客栈的客房内。

        冯立在更换行装的同时,庆幸道:“刚才,还好有那发烟的宝贝,不然,我们就很难脱身了。”

        王珪解释道:“那是烟云散,一种特制的武器,能瞬间制造出大量烟雾造成视觉上的障碍,从而迷惑对手。”

        司马九听在耳里,心中却是惊叹不已。

        “烟云散不就是烟雾弹么,虽然名字不同,但他们都具有相同的作用,制造烟雾。”

        “没想到,一千多年前的隋朝,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武器。”

        “古人的智慧,真是难以想象。”

        暗叹之余,司马九突然回想起先前被血月杀手围堵一事,遂问道:“叔阶兄,小弟有一事不明。”

        “你是指我们在将军府外被白无常率领的血月杀手堵截一事么?”

        司马九默认的点了点头。

        王珪轻捋着胡须,短暂思索后,道:“我们在将军府外遇上白无常,并非偶然,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

        冯立不解。“有备而来?”

        “我等此行,并未惊动将军府护卫,可刚出将军府,我们便遇上了白无常。”

        司马九接话道:“说明白无常已事先知晓我们将何时从何地出将军府。”

        王珪赞同道:“不错!”

        “可是,白无常又是如何掌握了我们的行踪?”

        一直沉默的李建成发言道:“他们出卖了我。”

        冯立顿时一惊,难以置信道:“不可能吧!建成兄为何如此作想?”

        “将军府的情报就是来自他们。”

        冯立道:“倘若真被他们出卖了,我们没理由还能从白无常手上全身而退呀。”

        这时,王珪补充道:“以他们的实力,若要图谋我等,根本用不着白无常出手。”

        左一个他们,右一个他们,司马九听得一脸茫然,遂问道:“他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