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临危献计

第六十八章 临危献计

        军营立于山谷口,彻底封堵了山谷的出路,而山谷两侧,则是陡峭的大山,不适合行军。

        李建成一行,约有一百五十骑人马,想要走出山谷,必须从军营穿过。

        王珪扫视了谷口处的军营,向李建成谏言道:“李将军,对面军营看起来戒备森严,倘若我部直接上前,恐有不妥。”

        王珪的话,令司马九回想起先前经过的那座军营。

        于是,他伸长脖子,仔细瞅了瞅谷口处的军营,顿时,暗叫不好。

        壕沟、拒马桩、栅栏、箭塔、弩箭一样不少。

        司马九推测道:“一前一后的两座军营,面向山谷一面,都是戒备森严,看来,他们就是为了堵截血月杀手团。”

        冯立故意做出后悔的表情,提示道:“可是,此时,我们却误打误撞的闯进了山谷。”

        元丰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淡淡的说道:“你怕了?”

        冯立立即改变颜色,铿锵有力的摆谱道:“大丈夫行走江湖,危机无处不在,若没有随机应变的觉悟,何以闯荡天涯。”

        “哈哈!”

        冯立的话顿时引起一阵嬉笑。

        片刻后,王珪提醒道:“天色已晚,我部需尽快离开山谷。”

        李建成微微颔首,随即命令道:“杨将军,有劳你上前通报。”

        “领命!”

        杨文干领命后,便驱马向营门方向驰骋而去。

        “不是说截杀血月杀手团的马队么?为什么会有军人?”

        军营箭塔上,一位长髯将官见谷中驶来一军人模样的人,顿时有些纳闷。

        长髯将官遂张弓搭箭,射出一箭警示杨文干止步后,问道:“来者何人?”

        杨文干义正辞严的回应道:“我乃总管府兵曹裴文安大人的亲卫,途径此山谷,特来报关。”

        随即,他掏出将令,向箭塔上的将官展示。

        杨文干距离长髯将官七十步有余,他可不相信对方能看清将令上的内容。

        长髯将官见状,正想派人上前查看时,他身旁的一位国字脸将官提醒道:“伍将军,血月杀手凶狠至极,末将恐其中有诈。”

        “况且,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但凡山谷中人,不得放出,违者军法从事。”

        长髯将官闻言,短暂思索后,向杨文干大声道:“军令在身,恕不能开营门,请将军速速退去。”

        杨文干神色俱厉道:“大胆,这是将令,难道,你想违令不遵。”

        长髯将官不语。

        “守将何人?报上名来,他日,本将军好向裴文安大人呈禀。”

        国字脸将官见长髯将官又有些犹豫,遂替他向杨文干发出了逐客令。

        “将军请速速离去。”

        “否则,休怪末将无礼了。”

        说话间,国字脸将官便示意军士张弓搭箭,准备以武力驱逐杨文干。

        “大胆!尔等竟敢藐视军令......”

        “放箭!”

        还未等杨文干说完,国字脸将官便下令向杨文干射击。

        杨文干见状,无奈的驱马而去。

        李建成见杨文干被乱箭逼回,遂感叹道:“看来,这条路不好走。”

        “大将军王猛:前有军营挡路,后有血月杀手,可谓进退两难。”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群主的命,真苦啊。”

        “群主司马九:诸位有何破解困境之法。”

        “剑侠荆轲:要不回去?”

        “剑圣裴旻:不妥,谁能保证那座军营就会放行。”

        “剑侠荆轲:要不,全军掩杀过去?”

        “大将军王猛:万万不可,前方军营防卫严密,区区一百五十骑人马,还不够人家塞牙缝。”

        “群主司马九:那该如何是好?”

        “大将军王猛: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

        “剑侠荆轲:大将军这样卖弄兵法,当心群主一怒,小黑屋伺候。”

        “大将军王猛:强攻不行,需用妙计,正所谓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夜入虎穴,擒王束敌。”

        “群主司马九:大将军,请直说吧......急。”

        “大将军王猛:咳咳......入夜后,派高手混入军营,拿下对方将领,逼其就范,洞开辕门。”

        “群主司马九:对哦,我咋没想到呢。”

        “全体消息:群成员大将军王猛获得群主赐予的专属头衔“智囊””

        “大将军王猛:‘/鄙视的表情’,恕本将军直言,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

        “大将军王猛撤回了一条群消息。”

        “大将军王猛:群主大气。”

        ......

        杨文干略显狼狈的回到李建成身前,“将军,末将不才。”

        李建成安抚道:“杨将军无需自责。”

        王珪道:“如今进退维谷,需早做打算。”

        “叔阶兄可有妙策?”

        王珪道:“后有血月杀手团,原路返回不妥,况且,时不待我,绕行将会耽误不少时日。”

        “待我想想。”

        司马九见众人不语,遂自荐道:“建成兄,小弟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九弟,有何良策?”

        李建成顿时流露出好奇之色。

        司马九清了清嗓子后,道:“兵者,诡道也。”

        李建成瞪大了眼睛,心中纳闷,“这小子,是在显摆兵法么。”

        “小弟愚见:我军可暂时缓缓退入山谷,迷惑军营守将,入夜后,由实力高超之人,潜入军营,拿下对方主将,逼其开门让我部通行。”

        王珪闻言,顿时惊讶道:“先示之以虚,假意原路返回;再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擒拿其主将,逼其开启营门,让我部通过。不错的计策,在下佩服。”

        “九弟,不错啊,没想到你对兵法也颇有了解。”

        司马九连连挥手,谦虚道:“言重了,言重了。”

        “哈哈!”

        李建成开怀大笑道:“很好,那就依九弟之计而行。”

        “诸位有什么意见么?”

        冯立一脸无辜,委屈道:“我能提意见么?”

        李建成道:“冯兄,擒拿对方主将之举,非你和元丰兄不可。”

        “哦,对了,你有什么建议?”

        冯立耸了耸肩,道:“既然如此,那我没有意见了。”

        “好,退回山谷中。”

        伴着李建成一声令下,一百五十骑人马掉头后,向山谷中返回去。

        国字脸将军道:“伍将军,你看,他们退回去了。”

        长髯将军面色沉稳,可内心却有所虑。

        “阻挠将令,可是重罪。”

        “自己虽有军令在身,可一旦兵曹大人追究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但愿,此次围剿血月杀手团车队后,余公理大人会为他在兵曹大人面前美言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