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围剿血月

第六十二章 围剿血月

        村庄中,祠堂外,空地周围,不少蒙面黑衣人抡动着他们手中的长剑。

        他们有人一脸不屑,更多的人则是杀意正浓,俨然准备撕碎空地中的那两个人。

        不知死活的人。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

        血歃迅速扫视了那两个人。

        “噢,本大人想起来了。”

        李建成毫不客气的挑衅道:“你现在才想起来,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上次在哓药谷,若不是医家的人出手,你们能活到现在?”

        “上次?哦,那次若不是我们都有伤在身,你能活着离开?”

        血歃拔剑亮于身前,一脸轻浮的玩弄着手中的长剑。

        “随你怎么说,不过,也没关系,现在,你们不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么。”

        “我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取走你的项上人头。”

        说话间,李建成缓缓拔出手中的长剑。

        “是嘛,我就在这里,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哦,对咯,还有那柄剑,一柄特殊的剑。”

        血歃直勾勾的盯着李建成手中的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剑身修颀秀丽,通体晶莹夺目,我很中意。”

        “既然你这么爱剑,我就成全你,用它取你的狗命。”

        语毕,李建成猛然起身,持剑横空刺向血歃。

        血歃见状,也不甘示弱,他挥剑便朝李建成冲去。

        当两剑碰撞在一起后,李建成身形一晃,犹如行云流水般,洒逸而轻盈地闪出数步。

        一退之下,再扑而上,他手中的飞景剑抖起一溜溜长芒,似夜空流星的曳尾,奇异而又凌厉地向血歃发起连攻。

        “小子,剑法不错么!”

        血歃见招拆招,不停挥剑挑开李建成的攻击,同时,他乘着剑势,多次向李建成发起反击。

        两人都出招狠准,甫一接手,已互相攻拒了二十余招。

        不久后,李建成被血歃迎面劈来的一剑,重重的击飞出去。

        李建成双手握剑,直插地面,接连滑出数步后,才渐渐稳住身体。

        血歃击飞李建成后,嘲笑道:“小子,就这三脚猫的功夫,也大言不惭的想取我人头,狂妄。”

        在李建成与血歃交手后,数十个蒙面黑衣人便对冯立展开了围攻。

        冯立实力不凡,接连击杀了数个蒙面黑衣人,可一时间,他也抽不出精力帮助李建成。

        就在这时,李建成重重一哼,随即,步法如幻,飞景剑上下翻飞,纵横交锋。

        霎时,一道道亦幻亦真的剑影,宛若流星划过的残影汇聚,又如瀚海星光般闪烁晃耀,时如流虹贯空,时如天瀑倒悬。

        紧接着,剑影便汇聚于飞景剑四周,随着李建成重重的挥出长剑,无数剑影宛若闪电般,倾泻向血歃。

        血歃见状,顿感不妙,他急忙起身,想要避过剑影。

        然而,就在这时,李建成已借着剑影的掩护,悄然出现在血歃闪避的方向上。

        他没有任何犹豫,挥剑便朝血歃迎面劈去。

        这一剑,聚集了他全身之力,剑势迅猛,如电光石火般攻向血歃。

        “不好!”

        血歃这才注意到李建成劈来的一剑。

        然而,他已来不及再做闪避,唯有硬接李建成这一剑。

        血歃急忙运功于手中的长剑,横于身前,想要挡住李建成的攻击。

        “咯吱乒!”

        血歃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手中的长剑,很快,那种不可思议便演变成了惊恐。

        他的剑被李建成的飞景剑硬生生削断。

        而且,李建成的剑势还没有结束。

        飞景剑在斩断血歃的长剑后,直接劈到了血歃的肩膀上。

        刹那间,血歃便被重创。

        然而,身为狱主,血歃战斗经验丰富。

        他在被劈中后的第一时间,便使用残剑逼退了李建成。

        这时,原本围攻冯立的部分蒙面黑衣人,迅速向血歃靠拢,想要掩护他们的头领。

        “怎么样,现在,你还有刚才的自信么?”

        李建成挥着飞景剑,一步步向血歃逼近,丝毫不在意那些蒙面黑衣人。

        “小子,算我认栽,可是,想要杀我,你还没这个能力。”

        血歃向蒙面黑衣人命令道:“给我上。”

        旋即,十几个黑衣蒙面人便挥剑攻向李建成。

        正在这时,队正张狂带领的骑兵队赶到了。

        他们纵马向空地包围而来,行进间,不时的朝黑衣人发射弩箭。

        随着密集的弩箭射出,十几个黑衣人应声而倒。

        血歃见状,毫不犹豫纵身跃过一道围墙,逃之夭夭。

        不少黑衣人,亦是眼明手快的跟着血歃,纷纷逃离。

        然而,还未离去的二十几个黑衣人,则是不知死活的拖着李建成和冯立,令他们一时无法追击。

        “大人,您的伤?”

        “无碍,速速离开这个倒霉的村子。”

        “大人,我们怎么走?”

        “往村子北边走,那边离树林进,而且树大林密,一旦进了密林,就很容易摆脱骑兵的追击。”

        “遵命。”

        说话间,血歃带着三十几个黑衣人朝村子北面跑去。

        诚如血歃所言,村子北面有一片密林,密林距离村子有三百余步,它们之间则是空旷的平地。

        很快血歃一行便跑出村子。

        “大人,我们出村了,再跑两百多步,便可以进入密林。”

        “很好!加速前......”

        血歃还未说完,便感觉到不对劲。

        “小心!”

        “咻......咻咻......咻咻咻咻”

        血歃刚开口提醒,一支支弩箭便刺破空气,向他们射来。

        数个反应不及的黑衣人当场被弩箭射杀。

        血歃接连挡过数支弩箭后,便注意到东西方向各有一队骑兵向他们合围而来。

        “不好!这里空无遮掩,一旦被包围,恐再难逃脱。”

        “快走!”

        血歃想要尽快遁入密林,可是,密集的弩箭几乎令他们寸步难行,他们不得不停下来格挡弩箭。

        不多时,两队纵马驰骋的骑兵,便将他们团团包围。

        骑兵在高速移动的同时,不断朝他们射击。

        “大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血歃断然命令道:“杀出去!”

        血歃及麾下的黑衣人左突右闯想要突出包围,然而,开阔地是骑兵的理想战场,更何况,对方还是装备精良的骑兵。

        一时间,他们不仅毫无进展,而且,又有数个蒙面黑衣人被射杀,。

        就在这时,急红了眼的血歃,趁着几个黑衣人不备,极其突然的将他们踢向纵马奔驰的骑兵。

        人马相撞后,骑兵队很快便变得有些混乱,其中,有五六个骑兵被撞倒在地。

        血歃见状,冲上去挥剑斩杀一个骑兵后,便夺马向密林疾驰而去。

        两百步。

        一百五十步。

        眼看距离密林越来越近,突然,数骑迅速出现在他的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

        刚才,血歃突围之前,司马九已带领八个骑兵,纵马赶往密林边缘。

        “想跑?没那么容易。”

        “咻......咻......咻......”

        随着数支弩箭射出,血歃被逼落马,战马也因为受惊,狂奔而去。

        司马九不慌不忙的纵马靠近血歃。

        很快,当他注意到血歃身上的图案后,立刻变得愤怒不已。

        “这个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