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暗渡陈仓

第五十七章 暗渡陈仓

        河阳城位于黄河北岸,距离黄河不过十里。

        清早,城中便已是人声鼎沸,兵马躁动。

        帝国河阴大营的异动,并未逃过北岸余公理所部斥候的侦查,很快,他们便将探得的军情发回了河阳城。

        河阳城中,有一座威武的府邸,名为大将军府。

        此时,府中来往的将官军士络绎不绝。

        大将军府正厅中,一个传令将官模样的军人,正在向一个体型魁梧的国字脸将军禀报军情,另有数个传令将官于正厅中,等候将令。

        “启禀大将军:斥候来报,拂晓时分,敌军一支万余人的具装骑兵开出河阴大营,不知所踪;辰时,敌将史祥,亲率万余兵马,于老鹰渡南岸聚集船舶,恐将强渡黄河。”

        大将军质疑道:“一万具装骑兵不知所踪?”

        传令将官颤颤道:“斥......斥候所报,确实如此。”

        “史祥深谙兵法,诡计多端,此番调动,必有所图。”

        “倘若,敌军主力强渡黄河,老鹰渡北岸驻守的一万步兵,定然难以抵挡敌军。”

        大将军短暂思索后,接连命令道:“着本将军将令,命谷龙将军立刻增调两万步兵,一万骑兵,前往老鹰渡列阵备战,相机攻击敌军,务必阻敌于黄河之上,不得令敌军踏上北岸,违者,斩。”

        “领命!”

        “命余天将军,领一万精骑,屯于城外,整装待发。”

        “领命!”

        “命余天啸将军,增派斥候及巡逻队,沿河扩大侦查范围,以防敌军偷渡。”

        “领命!”

        随着传令将官的离去,一道道将令从将军府向四方发出。

        大将军一手压住腰间佩剑,一手负于背后,嘴角扬起弧角,冷笑道:“史祥,史世休,右卫将军,哼,我余公理倒想看看,你究竟在耍什么花招。”

        黄河天堑,非徒有虚名,在整个河内郡,可供大军渡河的地方并不多。

        老鹰渡,便是最适合大军渡河的关口之一。

        只要把守好三关要道,纵使敌人有百万之兵,想要渡河,也绝非易事。

        倘若,史祥亲率主力大军于老鹰渡渡河,则正中其下怀,可半渡而击之,阻敌于河岸。

        是故,余公理对自己的排兵布阵颇有把握。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余公理坐镇于大将军府,遥指三军,御敌于黄河北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然而,老鹰渡方向,并未传来敌军北渡黄河的战报。

        巳末,当一名斥候急冲冲步入将军府后不久,余公理立刻变得震怒不已。

        他不愿意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情报,于是,他质疑道:“什么?敌军万余具装骑兵已经从月牙津渡过黄河?”

        “确实如此。”

        余公理身旁的一个将官质疑道:“不可能,万余具装骑兵,没有渡河船舶,他们如何渡过黄河?难不成,他们都长了翅膀,飞过黄河!”

        “敌军是通过月牙津的一座浮桥渡过黄河。”

        将官质疑道:“浮桥?不可能,根据昨夜汇集的情报,月牙津河面上可是空无一物。”

        斥候道:“属下愚见,浮桥应是敌军连夜搭建。”

        余公理顿时意识到形势不妙,他暗自琢磨道:“敌军于月牙津连夜搭建浮桥,并派出万余具装骑兵渡河,而在老鹰渡方向,敌军迟迟未动。”

        “难道?”

        “史祥这是唱了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余公理深受汉王信任,他提领的南攻军,更是屡屡攻城陷地,独当一面的他,也算得上是当世名将,很快,他便发现了史祥的真实意图。

        一想到这里,余公理立即命令道:“传令,着余天将军率本部精骑前往月牙津,阻击敌军,务必坚守到大军赶来,否则,军法从事。”

        “领命!”

        “着谷龙将军,立刻抽调老鹰渡的一万骑兵,一万步兵,于未时五刻前赶到月牙津,不得有误。”

        “领命!”

        “诸将听令,立刻提领本部兵马,随本将军前往月牙津。”

        “领命!”

        正在这时,一个幕僚装扮的人提醒道:“大将军,老鹰渡乃是黄河的主要渡口之一,仅有两万步军留守,是否妥当?”

        “长史无需多虑,老鹰渡两万步兵留守足矣,敌军的主攻方向,定然不是老鹰渡。”

        “速速整军出发吧。”

        “领命!”

        不多时,河阳城驻军便向月牙津驰援而去。

        正如余公理所言,史祥于老鹰渡聚集的船舶,不过疑兵之计。

        先前,史祥令万余兵马大张旗鼓集结在老鹰渡,并趁着余公理的注意力集中在老鹰渡之际,他亲率麾下的另外两万轻骑兵,急赴月牙津,暗渡黄河。

        此时,连同拂晓时开始渡河的一万精锐具装骑兵,史祥手下的三万精锐骑兵,已经全部渡过黄河,于黄河北岸,排阵布战。

        渡过黄河后,史祥便令人毁掉了浮桥。

        司马九注意到浮桥被毁后,感叹道:“这......这果然在学西楚霸王项羽,破釜沉舟,济河毁桥,背水一战。”

        李建成道:“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如此之军,方为帝国卫士,国之柱石。”

        司马九遵循军礼,向李建成请示道:“李将军,我们是否脱离大军,向并州挺进。”

        李建成直接拒绝道:“不可,当此关键之时,倘若我部脱离大军,势必动摇军心。”

        “暂且相机行事,以待时机。”

        “领命!”

        正在这时。

        余天率领的一万精骑,已经赶到了月牙津附近。

        余天见史祥军尚未列阵完毕,便想要率军冲击史祥军阵。

        正在这时,一位偏将制止道:“将军:敌军势大,军情不明,而我军急行军二十余里,远道而来,冒然进攻,恐为不妥。”

        “况且,大将军将令为:阻击敌军,等候大军前来,属下建议列阵防守。”

        “哎。”

        余天颓然一叹。

        “敌军立足未稳,倘若再给我一万精骑,必定可以大破敌军。”

        余天沉思片刻,权衡利弊后,命令道:“传令,三军提高戒备,列阵御敌。”

        另一边,史祥正关注着余天军的动向。

        史祥身旁的一位将官见余天所率骑兵不过万余,且无冲击己方战阵的意图,道:“叛军赶来,却不急于进攻。”

        史祥道:“叛军是想拖延时间,以待其主力赶来。”

        另一位将官见状,遂请战道:“将军,末将愿率军冲击敌军。”

        史祥短暂思索后,道:“龙将军,着你带领一万具装骑兵,一万轻骑兵,务必击溃当前叛军。”

        “领命!”

        龙将军转身离去,很快,他便点齐两万精锐骑兵,向正在列阵的余天军发起冲击。

        伴着震天的战鼓声,两万骑兵气势汹汹的压向余天军,具装骑兵领头冲阵,轻骑兵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