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冰火两仪潭

第四十六章 冰火两仪潭

        纳兰灵云的话,令李建成激动不已。

        “你是指那个药瓶里面装的便是白山焱露?”

        纳兰灵云微微颔首,解释道:“出发前,师父曾告诉我,在水月洞府内,冰火两仪潭中,便能寻得白山焱露。”

        “我想,那就是冰火两仪潭。”

        “冰火两仪潭!”

        司马九顺着纳兰灵云手指的方向望去,这才注意到水晶钟乳石下的情形。

        在水晶钟乳石下,有一泓清潭,清潭方圆两丈有余。

        那泓清潭与寻常水潭很不相同。

        清潭中央,一根凸出水面的水晶石柱上,放置着一个敞口的药瓶模样的容器,容器口与上方钟乳石石尖相对。

        石柱两侧的潭水截然不同,它们之间似乎隔着一条泾渭分明的界线。

        界线一侧,潭水颜色非绿非蓝,既不透明,也不发黄,而像一面纯钢磨成的镜子,令人难以琢磨。

        而在界线的另一侧,潭水宛若刚出炉的铁水般火红,沸腾如岩浆。

        “师父说,冰火两仪潭举世无双,乃是千万年也未必能够形成一处的宝地,一潭双生,冰火两仪,极热极寒,两极互克。”

        随后,纳兰灵云指着水晶钟乳石,道:“你们看,冰火两仪潭上的水晶钟乳石,它汲取太白山之精华,并融合冰火两仪潭中的极热之气与极寒之气,最终,产出了稀世奇药:白山焱露。”

        司马九并不在意白山焱露是怎样产生的,他关心的如何尽快取得白山焱露,然后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水月洞府。

        毕竟,他之所以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帮助李建成寻得白山焱露,用来救治王珪。

        “灵云,妙春先生有没有提到需要怎样才能将白山焱露取出来。”

        纳兰灵云短暂思索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司马九望着冰火两仪潭,道:“白山焱露这样的稀世奇药,想必,得之不易。”

        “说不定,又会遇到什么磨人的机关。”

        “不论如何,我一定要带走它。”李建成语气决绝。

        司马九凝思片刻后,简明扼要的安排道:“建成兄,你我过去取药,小妹、灵云,你俩在这里等我们。”

        “哥哥,我也要去。”说话间,司马若华就要前去。

        “不行!”

        “小妹,你就在这里......接应我们。”司马九想要劝阻小妹,不料一时词穷,于是,他就随便找了个理由。

        “有啥好接应的?大家一起,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力量。”

        纳兰灵云态度坚决。

        李建成见众人争执不定,便开口道:“那就一起去吧,万一情况有变,大家也好互相照应。”

        “还是建成哥哥最好。”

        “但是,大家都要提高警惕。”

        语毕,李建成便示意众人跟随他前去,司马九位居李建成之后,司马若华与纳兰灵云则分别居于其后。

        冰火两仪潭周围,分布着两股截然不同的气场。

        左寒右暖。

        随着他们越加靠近冰火两仪潭,冷热之气也变得愈加明显。

        左手边的寒意,渐渐演变成寒冷,冷若冰霜。

        右手边的暖意,则变成了炙热,热如火炉。

        而在两者之间,冷热之气交汇,最为适宜。

        正因为如此,李建成等人不自觉的排成了一列,徐徐向冰火两仪潭靠近。

        “咦,这边好冷,另一边又好热。”

        司马若华伸手向两侧探了探,便急忙收回来。

        “估计,越是靠近冰火两仪潭,寒热就会越加明显。”

        随后,司马九借此想要劝退司马若华和纳兰灵云,便补充道:“待会儿,你们若是抵挡不住寒热之气,可以退回去。”

        “哥哥,你不要小看人好不好,我们可不会后退。是吧灵云姐姐?”

        “嗯嗯!”

        司马九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好吧,随你们咯。”

        或许,是过于小心谨慎,司马九一行人缓步向前,如履薄冰。

        在距离冰火两仪潭两米左右的地方,正当李建成的前脚落到一块小石板上时,地下立刻响起一阵急促的机关传动声。

        李建成闻讯,刚想收回脚,顷刻间,数个奇怪的手状机关便从地下冒出,将李建成一行人的双脚都牢牢锁住,令他们动弹不得。

        紧接着,地面突然升起众多的金属机关,机关迅速变换形态。

        很快,在李建成身前,一座纵横三尺有余,齐腰高的石台猛然从地面升起。

        石台身朝向冰火两仪潭的一面上,布满了泛着寒光的尖锐枪头,令人无法接近。

        石台台面的两侧,分别刻着两列字。

        纵横之术,九州同一。

        墨丈之间,冰火永义。

        石台台面中间下方,‘试者自解’四个字赫然醒目。

        而在石台台面中央,放着一个由几种颜色的小方块构成的大方块,大方块的每个面上,都有四个小方块。

        “这又是个啥?”

        “怎么又来!”

        李建成顿时暗叫不好。

        先前,他曾被机关锁住双脚,然后,被迫与不见其面的‘对手’,下了一局九品黑白棋。

        此时,他又被锁住了双脚,如今,他不知道又要面对什么。

        就在李建成被机关手锁住双脚的同时。

        “我去,又有机关......”

        司马九惊叹之余,便在司马若华和纳兰灵云的目送下,被众多机关裹挟着凌空而起,越过李建成头顶,送到了冰火两仪潭边上,随后,机关便将他放开。

        而司马若华和纳兰灵云都被机关锁住双脚,无法移动。

        洞厅内的机关变化极快,令人反应不及。

        不久后,机关便停止了传动。

        司马若华急切地问候道:“哥哥!你还好么?”

        司马九急忙转身回应道:“我没事儿,你们呢?”

        “还好,只是,双脚被这奇怪的东西锁住了,动不了。”

        纳兰灵云附声道:“我也是。”

        “建成哥哥,你怎么样了?”

        “我也没事儿,你不用担心。”

        司马九在确认众人都安然无恙后,宽慰道:“只要人没事儿就好,我们一定能想到办法解开这些机关。”

        李建成指着身前的方块,向司马九问道:“九弟,你认识这个么?看起来,有些奇怪。”

        司马九闻音看去,目光落到方块上。

        “诶,这个......似曾相识。”

        司马九对此可不止是似曾相识。

        前世时,他与某个要好的朋友间打了一个赌,赌题便是在三天内,他能将打乱的魔方复位。

        然后,司马九的悲惨命运便开始了。

        他是第一次接触魔方,在没有任何教程的前提下,他被魔方连续折磨了整整三天,彻夜难眠。

        最终,司马九成功输了赌约。

        后来,他知耻而后努力,在网上看了不少教程,掌握了还原魔方的要诀。

        李建成眉头微皱,好奇道:“这是啥?”

        “这方块有个高大上的名字,叫四六方机,是一个容易让人头疼的东西。”

        “四六方机?”

        李建成不知所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