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九品黑白

第三十七章 九品黑白

        “天下为先,王道治世。”

        “王道?”

        李建成目不转睛地盯着这八个字,渐渐陷入沉思。

        司马若华见状,随即伸手在李建成眼前晃了晃,然而,李建成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神情专注,仿佛陷入幻境中,不能自拔。

        “一行字而已,至于这样么?”

        “真是奇怪,一个个都像是失了魂似的。”

        司马若华不明所以,正当她准备回到另一边时,突然,地面隆隆的震动起来。

        震动产生的剧烈摇晃令司马若华站立不稳,可她依旧试图回到另一边。

        这时,李建成也被震动惊醒,当他听到一阵急促的机关传动声时,便毫不犹豫的拉住想要返回的司马若华。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李建成拉住司马若华的同时,数道巨大的石门重重落到地面,彻底阻断了他们的回路。

        司马若华吃惊的望着石门,心有余悸。

        如此沉重的石门,倘若落在人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然而,不久后,她便将那份吃惊抛之脑后,不顾一切的拍打着石门,焦急的朝着石门另一边呼喊。

        “哥哥?”

        “哥哥?你们怎么样了?”

        “九弟?”

        李建成一边呼喊,一边试图抬起石门,可任凭他如何用力,石门依旧巍然不动。

        石门的另一边,司马九与纳兰灵云也早已被惊醒。

        司马九焦急的朝石门的另一边呼喊。

        “小妹!小妹?”

        “小妹,你怎么样了?还好吗?”

        良久后,他没有听到任何回音。

        司马九心急如焚,他巡视石门周边后,并没有发现任何机关。

        于是,他也像李建成一样,试图以一己之力抬起石门。

        可纹丝不动的石门,似乎在向他宣示着一切的努力都将徒劳无功。

        “怎么办?怎么办?”

        司马九愁眉锁眼,忧心忡忡的来回踱步。

        一旁的纳兰灵云同样着急不已。

        “九哥,你别担心,若华他们一定会没事儿的。”

        司马九焦急道:“他们身死不明,我能不担心么?”

        正在这时,司马九不经意间注意到身后,剑客石像手指的方向。

        原路已然被封死,不知前方又会如何?

        “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向前了。”

        司马九一脸无奈。

        纳兰灵云道:“但愿有其他的路,可以通到他们那边。”

        “嗯!”

        随后,两人便朝剑客石像所指的‘侠道’方向走去。

        另一边,一直得不到任何回应的李建成和司马若华,也渐渐恢复了冷静。

        “若华:你别担心,九弟他们应该没事儿,估计,是这道石门将我们隔开了,所以才听不见他们的声音。”

        司马若华一脸愁容,她微微颔首后,才不舍的将目光从石门上移开。

        李建成转身望着士兵石像所指的方向,顿时有些好奇。

        “嗯?为什么石门落下后,前方依旧很明亮?”

        司马若华猜测道:“难道......前面有出口?”

        “不管怎样,现在,只能向前了。”

        李建成顿时有些好奇,他目光坚定的望着前方,瞳眸中,不时闪过一抹憧憬的神色。

        “我们往前面走走,希望能走到哥哥他们那边。”

        “好!”

        说话间,司马若华与李建成便朝前方走去。

        或许是过于焦急,司马若华的步伐很快。

        不久后,她们便来到一间石室门口。

        “这是什么?”

        司马若华驻足而立,望着石室中场景,惊奇不已。

        在她身前,石室门口,有一个齐腰高的方形石桌。

        石桌上整齐的规划着一个个圆形图案,圆形图案方圆寸余,周边都有一条细细的缝隙,圆形图案之间,由一条长宽相同的缝隙与上下左右相通。

        石桌后面,由九阶石梯通向沉陷入地下三尺左右的平地,平地上的图案与石桌上的图案几乎一模一样。

        两则也有不同之处,平地中央多了一个半人高的水晶石柱,而两者图案的尺寸也不相同。

        平地上图案的尺寸几乎十倍于石桌上的图案。

        平地两侧的石壁上,则分别雕刻着一个类似于棋盒的图案。

        “建成哥哥,这些是什么呀?”

        李建成扫视了眼前的场景,短暂思索后,指着石桌桌面推测道:“这个石桌上的图案,看起来像是一个棋盘。”

        随后,李建成指着前方平地,道:“那下面的布局和石桌桌面相似,算得上一个‘大棋盘’。”

        司马若华追问道:“棋盘?”

        “嗯,九品黑白棋的棋盘。”

        “什么是九品黑白棋?”

        “九品黑白棋,是围棋的一种,两者只是棋盘略有不同而已。”

        “你看,这排横向分部的圆形图案共有十七个,这列纵向分部的圆形图案也是十七个,圆形图案构成了纵横各十七列,合计二百八十九个。”李建成在讲解的同时,不停的挥手比划。

        “这便是九品黑白棋的特征。”

        司马若华追问道:“既然是棋,不是应该有棋子么?可是,为什么没有看见棋子?”

        “这个的确令人费解,待我再仔细想想。”

        “你慢慢想吧,我去看看那是什么?”

        语毕,司马若华便向‘大棋盘’中央的水晶石柱跑去。

        很快,她便走到了‘大棋盘’中央。

        “诶,这里面好像有东西。”

        说话间,司马若华伸手想要触摸水晶石柱。

        就当她触碰到水晶石柱时,突然,一阵机关传动的声音响彻整间石室。

        紧接着,水晶石柱猛然收入地下。

        同时,石室顶部突然冒出两组机关,锁住司马若华,随后,机关带着司马若华快速提升到半空中后,便静止不动了。

        “建成哥哥,救我!”

        “若华!”

        李建成闻讯,正想前去帮助司马若华时。

        突然,石桌下伸出两个金属机关,将李建成的双脚牢牢锁住,令他寸步难移。

        几乎同时,在他左右两侧的石壁上,出现了无数泛着寒光的长枪,枪头直指李建成。

        李建成顿感不妙,头脑纷乱。

        “糟糕,被锁住了,怎么办?”

        “怎么办?”

        “现在,我和若华都被锁住了,动弹不得,这可如何是好?”

        “不行,一定得摆脱这些机关。”

        李建成试图摆脱机关时,一不小心,右手压到了石桌上的圆形图案。

        “嗯?能压下?”

        李建成急忙收回手。

        可就当他右手脱离圆形图案时,‘大棋盘’上相应位置的圆形图案,立刻落下,然后原地升起一座白衣兵士的石像。

        紧接着,在白衣石像左侧相邻的圆形图案位置,立刻升起一座黑衣兵士的石像。

        李建成一脸莫名其妙。

        “什么情况?莫非这石桌和‘大棋盘’是联动的?”

        “看架势,难道要我和谁对弈?”

        “可这‘谁’到底是谁?”

        片刻后,正当李建成犹豫不决时,突然,他左右两侧的长枪缓缓的向他移来。

        “什么情况?”

        “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我被锁住双脚,动弹不得,唯有双手可以活动。”

        当李建成的目光再次落到石桌桌面,顿时,他灵机一动。

        “难道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