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建成驾到

第十四章 建成驾到

        一支支箭矢,悄无声息地回应着蒙面人。

        很快,便又有一个蒙面人被箭矢所杀。

        剩下的蒙面人心惊胆战地警示着四周,伴着被射杀伤的人越来越多,没过多久,剩下蒙面人便化作鸟散,逃之夭夭。

        不久后,两个声音交替出现在院中。

        “他们怎么样了?”

        “都还有气息。”

        “那把他们都带走吧!”

        “建成兄,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倘若不管他们,万一那些蒙面人折杀回来,他们必死无疑。”

        “好吧!那就带他们一起走。”

        两天后。

        司马九像是在梦中被恐吓了一般,猛然惊醒。

        “乖乖!又做梦力?”

        “你醒了?”

        司马九心头一惊,警惕地巡音望去。

        只见一名蓝衣少年,正在向他打招呼。

        少年看来十五六岁的模样,中等修长的身材,一顶镶嵌蓝宝石的抹额,格外引人注目。

        少年五官白皙,容颜清秀俊美,一双乌黑深邃的凤眼,宛若散发着清幽光华的墨色宝石,眉眼神情间俱是满满的善意。

        “庆卿荆轲:快来看,快来瞧,群主终于醒了。”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群主会一睡不醒了啦。”

        “庆卿荆轲:刚才那有些人说啥来着,好像是说准备招募一位新群主来着?”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

        “象山先生陆九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五柳先生陶渊明:咦,好俊朗的帅小伙儿。”

        “大将军王猛:群主果然有福了!”

        “亚圣孟子:尔等不可妄言,群主可不是那样的人。”

        “五柳先生陶渊明:‘/阴笑的表情’,哪样的人啊?”

        “亚圣孟子:‘/尴尬的表情’,我还要讲学,你们慢慢聊。”

        ......

        少年见司马九警视着自己,旋即安抚道:“你别紧张,我并没有恶意。”

        “你......你是什么人?”

        少年彬彬有礼地回应道:“在下陇西成纪李建成。”

        “李建成?”

        司马九微微皱眉,似乎,他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

        很快,他便想起来了。

        李建成,李渊的长子,玄武门事变的主角之一。

        历史系学酥司马九,对他略有了解。

        据史书记载,李建成文韬武略,志向远大。

        他年少时,曾游历山东诸地,广交豪门异士,颇具侠义风范。

        如此,司马九自然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危了。

        不过,司马九还是谨慎地想要确认一遍。

        “你是唐国公李叔德的长子?”

        李渊,姓李,名渊,字叔德,李叔徳便是李渊。

        是故,司马九学着古人的样子,唤着李渊为李叔徳。

        李建成眼睛一亮,想不到,他在偏远山村救下的这个少年,竟然还知道自己。

        旋即,李建成欣然回应道:“在下正是唐国公长子,不知兄台贵姓?”

        “我叫司马九,字......相林。”

        司马九也不知道‘自己’的字号是啥。

        于是,他急中生智地将前世的小名,当做了字号。

        前世,司马九生活在农村,家里人比较迷信。

        他出生后不久,父母便请来一位算命先生,给他卜了一卦。

        听说,卦象不咋地,他好像是五行缺木。

        是故,算命先生给他起了一个名字。

        司马相林。

        从那以后,相林便成了司马九小名。

        司马九随后问道:“这是哪里?”

        “我们在去太白山的路上。”

        司马九揉了揉额头。

        “我昏迷了多久?”

        “不多不少,刚好两天多。”

        司马九暗自苦笑道:“又是两天,看来,我与二还挺有缘份。”

        片刻后,司马九回过神来。

        他左右打探了一番,这才发现,自己身旁,还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男人。

        “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受了重伤,只有去太白山,他才有一线生机。”

        “对不起。”

        李建成沉声道:“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他。”

        “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李建成微微颔首。

        “我怎么会在这里?”

        “那晚,你应该是被蒙面人打晕了,我的朋友,出手击退了那些蒙面人,为了防止那些蒙面人回来报复你,我们就带着你离开了那个村子。”

        李建成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

        “哦。谢谢你。”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再说了,惩凶除恶之事,在下义不容辞。”

        司马九微微一笑,随后关心的问道:“我妹妹呢?”

        李建成先是一愣,旋即恍然道:“你是指那个女孩?”

        “嗯!”

        “她在另一辆马车中。”

        “我妹妹她还好吗?”

        “还在昏迷中,一直未醒。”

        司马九闻言,急忙起身,想要去探望司马若华。

        也许是长时间昏迷,体力不支的缘故,司马九四肢酥软无力。

        若不是李建成及时伸手扶住他,或许,他已经摔倒。

        李建成扶稳司马九后,向马车外招呼道:“冯大哥,停一下。”

        “好的!”

        两辆马车之间的距离并不远。

        很快,司马九便在李建成的搀扶下,来到了司马若华所在的马车上。

        昏迷中的司马若华面色安详,仿佛并未经历过那晚的悲痛之事。

        司马九虽穿越而来,可这具身体与司马若华,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一想起那晚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司马九的心情就分外沉重。

        司马九凝视司马若华良久后,才不舍的走出马车。

        李建成安慰道:“别担心,到了太白山,一定有办法救醒她。”

        “嗯!”

        随后,司马九与李建成一同吃了些食物后,便启程向西边而去。

        期间,李建成与司马九相谈盛欢。

        是故,他们便约定以兄弟相称。

        李建成年龄大为兄,司马九稍小为弟。

        除此之外,李建成还给司马九介绍了两个同行的人。

        一人名叫冯立,他身形魁梧,五官端正,一头简单梳理的棕红色头发,散乱而不失飘逸。

        司马九曾在史书上看到过关于他冯立的记录。

        冯立是李建成的好友,他们关系非同寻常。

        李渊晋阳起兵后,李建成被立为太子,冯立则以东宫翊卫车骑将军的身份,担任李建成的贴生护卫。

        玄武门事变时,冯立曾带领东宫和齐王府武士猛攻玄武门,想要救援李建成,然而被玄武门守将所挡。

        李建成身首异处后,冯立无奈退兵。

        后李世民以冯立忠义而重用他,后来,冯立亦是不孚众望,为大唐江山立下汗马功劳。

        同行的另一人叫元丰,他面色冷峻,少有言语,很安静,仿佛内心毫无波澜。

        纵使满头青发,也丝毫掩盖不住他冷峻的神色。

        “庆卿荆轲:群主的运气,真不错,竟然巧遇贵人相救。”

        “象山先生陆九渊:不过,这贵人的命运可不咋的,大唐立国后,他虽然贵为皇太子,可在玄武门下,却被自己的亲弟弟射杀。”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是有一点惨,不过,就是不知道遇上群主后,他的命运会不会有所不同。”

        “五柳先生陶渊明:嗯嗯,恕在下直言,诸位别把群主想得多伟大哈。”

        ......

        一路上,九州幕僚团群成员为庆祝司马九大难不死,而聊得热火朝天。

        但是,司马九却并未理会他们,他同李建成坐在马车车顶,不时地向李建成打听那些黑衣蒙面人的消息。

        “建成兄:你可知道那些黑衣蒙面人是什么来历?”

        “知道。”

        司马九期待地看着李建成。

        “你想要报仇”

        司马九未直接回答。

        可他瞳眸中那并未消退的怒火,已向李建成说明了一切。

        “我不能任由他们为非作歹,肆意杀戮,为祸世间。”

        李建成脱口而出:“血月杀手。”

        “血月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