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九叶云海凤羽草

第十一章 九叶云海凤羽草

        “五柳先生陶渊明:天地良心,我以我的官运发四,在下绝无半句虚言。”

        “象山先生陆九渊:得了吧,你会在意官运?我以鹅湖大会辩论的胜负发四,我绝无戏弄群主之意。”

        “大将军王猛:切,鹅湖大会辩论你赢了么?本将军以前秦的国运担保,本将军绝对没有戏弄过群主。”

        “庆卿荆轲:恕在下直言,前秦早亡国了!”

        “大将军王猛:竟有这等事?......那啥,群主,你当我没说。”

        “亚圣孟子:地方百里而可以王,山高千丈必有灵药,在下同意陆九渊老弟继续向上寻找的意见。”

        “剑圣裴旻:插句嘴,这山,还真没千丈高。”

        “庆卿荆轲:‘/捂嘴笑的表情’”

        “群主司马九:好吧,那就再往上找找。”

        又两个小时后,除了寻得几株普通药草外,司马九依旧没见到丁点大补之物的踪影。

        然而,九州幕僚团内,群成员倒是聊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一会儿高山流水,一会儿风花雪月。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有好几次,群成员都将话题聊到了司马若华身上。

        若不是司马九以群主的身份及时提醒制止,恐怕,他们已经越过了红线。

        司马九默默感慨道:“没想到啊,想不到,圣贤名人八卦起来,丝毫不逊色于新时代追星一族。”

        “哥哥,再往上,我们就到山顶了!”

        司马若华气踹嘘嘘,累得不行。

        “看来,这山上,应该没有什么好药草。”

        “再往上找找,再找找。”

        司马九一手捂着腹部伤口处,头也不回,低头专注扫视着地面,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架势。

        司马若华眺望了悬挂在西方天空中的太阳,又转头看了看哥哥,旋即嘟着小嘴,呢喃道:“看来,今天要空手而归了。”

        不到一个小时,他们便来到了山顶。

        然而,他们并没有寻到称得上大补的药草。

        司马九兄妹满脸失意。

        “亚圣孟子: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群主登上山顶,虽未寻得补药,却可以俯览群山,不可谓没有收获。”

        “五柳先生陶渊明: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群主何不吟诗一首,以释放失落之意。”

        “群主司马九:你还说!”

        “五柳先生陶渊明:我闭嘴。”

        “象山先生陆九渊:群主,不可自暴自弃自屈,明日,我等定当再陪群主上山寻药。”

        司马九低头不语,丝毫没有登高望远、吟歌赋诗之意。

        司马若华安慰道:“哥哥,天快黑了,走吧,下山回家。”

        “嗯!”

        司马九无精打采地回了一声。

        “庆卿荆轲:我最不喜欢荒野了,一点好玩的东西都没有。”

        “象山先生陆九渊:群主得加快步伐,不然,黑灯瞎火的,小心遇上魑魅魍魉。”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咦,不要吓我,我胆小!”

        “五柳先生陶渊明:快走,快走,赶快走,风速多块,走多快。”

        “五柳先生陶渊明:等等!”

        “庆卿荆轲:?”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

        “亚圣孟子:??????”

        司马九心头一惊,顿时止住了脚步。

        “五柳先生陶渊明:群主,退回一步。”

        司马九不明所以,但还是按照五柳先生陶渊明的指示,保持姿势,立即退回一步。

        “哥哥,你干嘛?”

        司马若华莫名其妙的看着司马九,手足无措。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突然又变得傻愣愣的了,像个木头。

        “五柳先生陶渊明:再退回一步。”

        司马九没有理会司马若华,而是有些纳闷。

        “难道陶渊明有什么发现?难不成他发现称得上大补之物的药草了?”

        于是,司马九又退回一步。

        “亚圣孟子:老头子我年纪大了,经不起你这样惊吓。”

        “象山先生陆九渊:一惊一乍,成何体统。”

        “五柳先生陶渊明:再退回一步。”

        “庆卿荆轲:@五柳先生陶渊明,你不要这样戏弄群主,好不好?”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友情提示,小心被关小黑屋哦!”

        司马九有些不耐烦了,但为了心中的那丁点希望,还是再退回一步。

        当他刚收住脚时。

        “五柳先生陶渊明:停!”

        司马九刚停下,他的目光便被身前一株欣欣然的小草所吸引。

        小草生长在乱石间的泥土中,它的茎叶洁白如絮,叶形宛若羽毛,就是叶片少了点,只有稀疏九片。

        司马若华见哥哥的目光集中在一株奇怪的小草上,顿时有些好奇。

        “难道,这株小草,就是所谓的大补之物。”

        “可是,怎么看,怎么也不像啊?”

        “剑圣裴旻:这难道是!”

        “象山先生陆九渊:这难道是!”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这难道是!”

        “庆卿荆轲:别这难道是、这难道是的了,这到底是个啥呀?”

        “大将军王猛:本将军咋感觉裴旻、陆九渊和耶律楚材这三个家伙,在装x呢,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是啥。”

        “亚圣孟子:@群主司马九,小子,你走大运了。”

        “群主司马九:???”

        “五柳先生陶渊明:六叶云海凤羽草!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它。”

        “群主司马九:六叶云海凤羽草?”

        “五柳先生陶渊明:‘/大赞的表情’,六叶云海凤羽草,乃是人间稀世珍品,曾经,在下偶然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关于它的记录,但从未亲眼目睹过实物。”

        “群主司马九:先生,你确定这是六叶云海凤羽草?”

        “庆卿荆轲:‘/鄙视的表情’,我们可不是三岁小孩子,这小草有几片叶子,我们还是数得清楚。”

        “大将军王猛:不带这样忽悠人的哈!赶紧赔礼道歉,不然,小黑屋伺候。”

        “亚圣孟子:这的确不是六叶云海凤羽草。”

        “庆卿荆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骗人终害己!群主,你别客气,动手吧。”

        “大将军王猛:群主,不用你动手,本将军来。”

        “亚圣孟子:而是六叶云海凤羽草中的极品:九叶云海凤羽草。”

        “庆卿荆轲:......”

        “大将军王猛:......”

        “五柳先生陶渊明:普通六叶云海凤羽草自破土伊始,便生有六片叶子,保守估计,其功效至少也十倍于千年灵芝。”

        “亚圣孟子:而六叶云海凤羽草每多一片叶子,其功效便是前者的十倍。”

        “大将军王猛:一、二、三,三片叶子!”

        “庆卿荆轲:‘/震惊的表情’,如此说来,这株九叶云海凤羽草的功效,至少万倍于千年灵芝!”

        “亚圣孟子:的确如此,毫不夸张的说,九叶云海凤羽草有起死回生的奇效。”

        “群主司马九:这么说,兴东有救了!”

        “亚圣孟子:是的。”

        “群主司马九:我这就拔出来,带回去给兴东服用,那样,他就能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顿时,司马九欣喜不已。

        倘若真如陶渊明和孟子所言,有这等神药,分分钟救醒司马兴东。

        正当司马九准备动手拔出九叶云海凤羽草时。

        “亚圣孟子:群主,不可!”

        “五柳先生陶渊明:万万不可!”

        “大将军王猛:???”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为啥?”

        “庆卿荆轲:对呀,为什么不可?”

        “群主司马九: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