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隋幕僚长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年轻人要耐得住性子

第十章 年轻人要耐得住性子

        司马九心中焦急万分。

        “亚圣孟子:想要救回他性命,非大补之物不可。”

        司马九随即抬头扫视了司马兴东简朴的家,顿时暗叫不好。

        司马兴东家何止是简朴,简直就是家徒四壁,一无所有。

        想来他家也没什么补药之类的东西,更别说大补之物。

        “小妹,我们家里有没有什么补药?”司马九急忙问道。

        “有的,有的!”

        司马九顿时一喜,神情犹如雨后初阳般明朗。

        “快去取来。”

        司马若华一手揉着衣角,一手在司马九眼前画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圈,弱弱地说道:“原来是有这么一小个灵芝,不过,昨天炖掉了。”

        “你一碗,兴东一碗,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啊!”

        司马九一阵无语。

        “这可如何是好?”

        “庆卿荆轲:群主切莫捉急,待在下饮尽这壶美酒,找点灵感,为你想出一条良计。”

        “五柳先生陶渊明:’/嗤之以鼻的表情’,切,不靠谱!依在下所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家里没有,不代表山上没有。”

        “群主司马九:对啊,我咋没想到呢?可以去山上寻药呀!”

        “亚圣孟子:若能寻得一些大补之物,熬成汤,喂他喝下,相信不需要多长时间,他就能苏醒过来。”

        “群主司马九:好,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马上去。”

        司马九主意既定,顾不得身上的伤,正准备动身。

        “哥哥,你要干嘛?”

        司马若华急忙拉住司马九的胳膊。

        “我要去山上,寻一些补药回来,给兴东补补身体。”

        “不行!”

        “不行!不行!”

        “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能上山呢。”

        司马若华道:“要不,你在家待着,我去吧!”

        “不论如何,我都要寻些补药回来。”

        “这点小伤,哥哥没事,不信你看。”

        司马九强忍着巨痛,做出了几个大幅度动作,来着明自己已无大碍。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赶紧来围观,群主在装x了。”

        “大将军王猛:这得有多痛啊!心疼群主三秒。”

        “庆卿荆轲:装x一时爽,后果很严重。”

        司马若华执意道:“不行!不行!就是不行!”

        司马九对固执的小妹无可奈何

        “那么,小妹,我亲爱的小妹妹,你知道什么是补药么?”

        “这个嘛......”

        司马若华眼皮一拉,俏脸顿时微红,随后信誓旦旦地说道:“我觉得像灵芝那样的应该就是。”

        “难道你知道?”司马若华鼻梁一挺,俏皮地反问道。

        “那是,哥哥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凡灵品补药,我都能说出几种来。”

        司马若华一脸不屑的样子,自己哥哥的浅薄见识,她还能不清楚?

        “庆卿荆轲:在下愿赌一壶酒,群主马上要来求救了。”

        “大将军王猛:拉倒吧,这还用赌?群主几斤几两,诸位心里能没几分数。”

        “象山先生陆九渊:此乃显而易见之事。”

        下一刻。

        “群主司马九:江湖救急,诸位大佬,不能见死不救啊!”

        “庆卿荆轲:看,我说什么来着。”

        “五柳先生陶渊明:‘/鄙视的表情’,怎能为求一补药名,而折腰呢?”

        “群主司马九:@亚圣孟子,我觉得群里最博学多才的就是您老了。”

        “亚圣孟子:嗯,孺子之见识,实乃可教,人参、鹿茸、冬虫夏草、雪莲什么的,其实都是不错的补药。”

        “全体消息:群成员亚圣孟子获得群主赐予的荣誉头衔‘助人为乐’。”

        “群主司马九:多谢先生。”

        “庆卿荆轲:什么时候荣誉头衔变得这么廉价了?”

        “象山先生陆九渊:群主大气!”

        ......

        司马九洋气地对司马若华说到:“不信?”

        司马若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嗯嗯!是有那么一点点。”

        “我就说几种给你听听:人参,雪莲、鹿茸,哦对了,冬虫夏草的药性最好。”司马九稍加润色。

        “哎呀!哥哥。”

        司马若华神色怪异的打探着司马九,纳闷道:“难不成摔一跤,把你的见识给摔出来了?”

        “小妮子,说啥呢?”

        “这下信了吧?”

        “好吧,好吧,不过,我们要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

        “行!”

        “大将军王猛:群主啊,你有伤在身,还望三思而后行!”

        “庆卿荆轲:“大将军说得对!”

        “五柳先生陶渊明:群主三思啊!”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群主三思啊!”

        “剑圣裴旻:福祸无门,唯人自取,群主自重。”

        “群主司马九:啥都别说了,兴东是我兄弟,谁要再加阻挠,别怪我不客气。”

        “象山先生陆九渊:群主三思啊!”

        “象山先生陆九渊撤回了一条群消息。”

        “亚圣孟子:人之相识,贵在相知,人之相知,贵在知心,为救朋友,不顾自身安危,群主,在下看好你哦!”

        “庆卿荆轲:孟老先生说得对!”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在下觉得应该让群主赐予你一个荣誉头衔。”

        “庆卿荆轲:‘/期待的表情’,什么头衔?什么头衔?”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特级马屁精!”

        “庆卿荆轲:......”

        ......

        司马九和司马若华回家吃过午饭,不顾父母的再三劝阻,做好出行的准备后,便马不停蹄地向村子的后山走去。

        后山上,树枝茅草荆棘横生,山势并不是很陡峭,用现在的话来说,山体也就倾斜四五十度。

        这样难行的荒山,司马九实在无法想象,那天晚上,司马兴东是如何一步步将自己背回的村子。

        他得有多么顽强的意志,才坚持到最后。

        感叹之余,司马九一直专注搜寻着地面草木丛,生怕错过亚圣孟子所说的大补之物。

        司马九有伤在身,因此,他们的速度并不快。

        两个小时后,才到半山腰处。

        他们一路走,一路找,却始终一无所获。

        “呼!呼呼!哥哥,你真的认识什么大补之物么?”司马若华累得不行。

        “你刚才描述的那些药草,除了灵芝外,我怎么一个也没见过。”

        “我......我当然认识,这才找好一会儿,别担心,这么大一座山,应该还是能找到一些药性不错的药草吧。”

        司马九底气稍有不足,说实话,先前提到的药草,很多连他自己也没见过。

        “好吧!但愿真如你所言,能寻得大补之物。”

        “那样,就能让兴东哥哥快点醒过来。”

        “群主司马九:@亚圣孟子,@玉泉老人耶律楚材,@象山先生陆九渊,@五柳先生陶渊明,你们到底有没有认真看呀,这么久都没听你们吱一声。”

        “象山先生陆九渊:看着呢!我大眼瞪小眼,确实没看到什么好药草。”

        “玉泉老人耶律楚材:依我看,绝对是这山太贫瘠了,长不出什么好药。”

        “五柳先生陶渊明:同意楼上的说法。”

        “庆卿荆轲:年轻人,要耐得住性子,不要着急。”

        “象山先生陆九渊:要不,再往上走走?”

        “群主司马九:你们不会在戏弄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