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全球妖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榜妖兽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榜妖兽

        从刺耳的警戒声响起,到那浑身缠绕着黄沙,高达十多米的巨型怪物出现在面前,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

        “它怎么出来了?”

        各种惊恐的尖叫声响起,此时不少人抬头仰望,呆站在原地,表情惊恐至极,身体僵硬,血液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为什么突然全城警戒?

        灵媒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为什么这只怪物会突然出现。

        “发生了什么?”

        不只是洪氏一族,附近不少居民也惊恐万分。

        当那只怪物出现时,很多人想跑,但却无法动弹。

        那强大邪恶的气息,仿佛将他们身体冻僵。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样庞大的妖兽。

        而洪氏一族的人,以及对洪氏一族了解的人才知道这只妖兽的恐怖。

        当初,正是凭借着这只妖兽,洪氏一族才能成为上京十大家族。

        那可是沙弥啊!

        传说中的天榜妖兽,皇级妖兽。

        虽然这些年,这只沙弥封印在灵媒体内,实力下降了很多,但也不是普通武皇可以比拟的。

        “该死的,这只怪物怎么出来了...”

        “这就是天榜妖兽吗?”

        “太恐怖了!”

        人们彼此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骇然和恐惧。

        这一刻他们的灵魂都在悸动,浑身不断打着哆嗦,有些人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这便是天榜妖兽吗?

        单单气息,便让人绝望。

        逃!

        这是每一个人的心思,面对这样恐怖的妖兽,哪怕是被封印了,也极不安全。

        历史记载中,可是很清晰的描述这只妖兽出现后的惨状。

        洪氏一族此时人心惶惶,有的已经往外跑了,但有的却发现身体不受自己的控制,浑身无力发软。

        “吼……”

        一声咆哮震动天地,很多正在逃跑的人浑身一颤,直接瘫在了地上。

        唳~

        极度邪恶冰冷的气息袭来,羽冠鹰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发出一声高亢的鹰啼,那冰冷的视线,猛地朝洪毅的方向望去。

        当沙弥出现,它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恐之色。

        仿佛一道利箭,空气发出刺爆声,原本动作和形态都异常优雅的它,这时候却焦急的煽动羽翼,飞速朝高空飞速去,直到来到两三百米的高空,直到它觉得安全的位置时,这才猛地停下。

        它注视着地底,那只怪物此时已经完全的展现出来。

        或许是感受到羽冠鹰的气息,那只怪物掉转头颅,金色的瞳孔竟然看了它一眼,虽然隔了很远,但那邪恶疯狂的杀意,和等级以及血脉上的天然压制,让羽冠鹰感到极为的压迫,根本不敢过于接近,更别说是攻击战斗了。

        而在这只黄色的怪物出现的瞬间,空气震荡,只见那一根根巨大的铁柱,原本漆黑,这时开始剧烈闪烁光芒,快速明亮了起来,仿佛烧红的铁柱,一股炽热的气息蔓延开来。

        “砰!”

        与此同时,负责守卫的武者们眼中惊恐,双手有些颤抖的点燃烟火,一束束黄色的烟花,不断地冲上云霄。

        或许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每一个洪氏一族的族人都知道…

        那是沙弥出现的信号。

        黄色,正是那妖兽的颜色!

        绚丽迷人的色彩,却意味着灾难的到来。

        “那只异兽出来了?”

        “快跑,大家都快跑!”

        “我的腿没力气了,谁来拉我一把。”

        洪氏一族中,此时遍布一道道仓皇逃窜的身影。

        而一些距离较远的族人,在看到烟花时,或许在刚开始的时候,有那一刹那的迷茫,但很快,他们就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吵什么?”

        “怎么了?有敌人吗?”

        “什么声音?黄色烟花!不会是…”

        “灵媒失控,那只沙弥出现了。”

        “不好了,快去通知你父亲,异兽出现了。”

        原本昏暗的洪氏一族,此刻已经灯火通明。

        一些孩童和少年虽然浑身颤抖,但在恐惧的同时,他们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好奇。

        这些年,洪氏一族越发的强大,曾经,经历灾难的洗礼,在血泪的教训下,一族对那只异兽也越发的小心谨慎。

        成为灵媒的孩子,无时无刻都被监视着,只要入睡,便会被瞬间叫醒。

        对年轻一代的族人来说,那只异兽只是存在于传说。

        而年长的一些老者则是瑟瑟发抖,眼中惊恐至极。

        只有他们这些真正经历过灾难的人,才明白那只异兽的可怕。

        天榜妖兽啊!

        任何一只天榜妖兽,都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

        而一些被沙弥夺去亲人的人们,他们眼中也有恐惧,但更多的是刻骨铭心的仇恨。

        “要是能杀了它该有多好。”

        人群中,一个青年望着那黄色的巨大身影,嘴里喃喃自语。

        小时候,疼爱他的父母正是被这只异兽杀死,于是他成为了孤儿,虽然一族养大了他,他吃喝也都不愁,但那却是一生中最为黑暗的日子。

        因为这只异兽,他失去了童年,失去了父母。

        “你乱说什么?”

        听闻的族人看过去,那说话的男子连忙低头,不敢再多说什么,很快消失了。

        其实,他也明白那只异兽对一族的重要性。

        哪怕死了这么多人,但是在一族看来,这也是值得的。

        在恐惧的笼罩下,很多人虽然浑身颤抖,腿脚发软,但依然不断的骂骂咧咧,仿佛这样可以驱逐恐惧。

        “该死的,都怪洪毅,连异兽都看不好,废物一个。”

        有一些人大声咒骂,将这只异兽出现的罪过,都彻底归结于洪毅。

        仿佛,这一切全部都是她的过错。

        砰!

        天地都仿佛震荡了一下,随之,剧烈的撞击声陡然传来。

        “沙弥真的出来了!”

        有人惊恐道,很多年幼的孩童这才知道这只异兽的名字。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一处地方望去。

        在巨大的囚牢内,一只体型巨大的怪物,正在巨大的铁笼内尖叫咆哮。

        那刺耳的咆哮,让一些实力较弱的族人眉头微皱,显然有些难受,一些年纪较小的小孩更是痛苦的遮住耳朵。

        “妈妈,我害怕。”

        “异兽出来了,会不会吃了我?”

        孩童的哭声和人们恐惧的情绪,在一族蔓延开来。

        沙弥在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的废话和停顿,瞬间就展现它强悍暴虐的一面。

        轰!

        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上,如一股狂暴的飓风般,沙弥抓着笼子,巨大粗壮的爪子用力的不断摇晃,大地龟裂,仿佛地震来临。

        那巨大的囚牢在那双尖锐的巨爪中,被撕扯的弯曲变形,要不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的维持,只怕很快就会被摧毁了。

        到最后它用巨大的身躯,开始疯狂的撞击铁笼。

        砰砰砰!

        剧烈的撞击声让所有人恐惧。

        每撞击一下,大地都是剧烈的震动一下,随之所有人心脏都急促的跳动。

        那原本暗淡的立柱,这时候却闪烁火红的光芒,宛如一根根烧红的红色铁柱,散发炙热的气息,光芒剧烈闪烁,上面遍布一道道密集的火网。

        沙弥发出痛苦的嘶吼,显然它也受到了伤害。

        它的巨爪和撞击囚牢的身躯有些焦黑,不过作为强大的天榜妖兽,它的防御力确实很强悍,只见它身体焦黑的细沙不断掉落,很快新的一层细沙覆盖上去,形成新的沙之铠甲。

        只听沙弥一声嘶吼,一股股巨大的狂沙,不知从何而来,仿佛黄色的海浪,波涛汹涌,不断冲击着闪烁光芒的囚牢。

        这场面极为的壮观,在一个火红的巨大盒子内,一道道黄色的海浪正在不断地冲击。

        大地震动,很多人耳边仿佛真的传来浪涛的声音。

        在这巨大的冲击下,囚牢不断地摇晃,摇摇欲坠。

        那细沙不断围绕沙弥漂浮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此刻在铁笼的区域中,漫天的狂沙飞舞,发出刺耳的呼啸,最后那些细沙,在沙弥右爪一挥下,犹如一颗颗细小的子弹,飞速的朝着巨大的囚牢射去。

        “砰砰砰!”

        此刻那细沙犹如雨点,密不透风的疯狂扫射,耀眼的火光不断闪烁,火星四溅。

        在那些仿佛无穷无尽的沙子攻击下,那铁笼上的封印越发暗淡。

        那巨大坚硬笔直的铁柱,在沙粒的撞击下,竟然发出沉闷的声音。

        一根根半米粗细的铁柱弯曲变形,有的甚至快要倒塌,那细小的沙子,竟然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攻击力,这从那铁柱上一个个雨点般的小孔就可以看出。

        连铁柱都可以轻易射进,要是射在人的身体,只怕轻易就可以射穿。

        “太恐怖了!”

        高塔上,还有地底上看到这一幕的人们都为止颤抖,不说别的,单单这恐怖的沙粒攻击,就可以轻易的虐杀他们这些人。

        天榜妖兽,果然是恐怖的存在。

        难怪天榜妖灵没有人可以炼化,只能以特殊的手段封印在灵媒的体内。

        这时候孩童们眼中的好奇彻底被恐惧取代。

        “快走,还愣着干嘛?快从这里离开。”

        就在人们惊慌失措时,一个老者带着十人小队,来到一座假山后,过了没多久,一条漆黑的密道缓缓出现,在里面隐约间还能听到滴水声,光线很暗,黑咕隆咚,不过当老者进入没多久,很快就明亮起来。

        “一个个进去,小孩先进。”

        在老者的指挥下,虽然有些惊慌,但人们还算有条不紊的进入密道。

        老者和十人小队也进入。

        他们都是高级武者,也有妖灵师,但如果要是对付那只异兽,人去了再多也只是送死。

        不到武王,甚至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

        那可是沙弥,是一只天榜妖兽。

        他们现在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跑!

        能跑多远跑多远!

        在逃跑的人群中,有一对中年夫妻拉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

        男孩因为恐惧,身体微微颤抖,但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的泛红的眼眶,始终注视着那庞大的怪物,嘴里念叨着:“姐姐,姐姐。”

        “你姐都变成怪物了,还你姐。”

        有一个少年经过,刚好听到男孩说的话,顿时嘲讽道。

        听少年这么说,男孩瞬间被激怒,他红着双眼,挥舞着拳头,猛地朝少年冲去:“我的姐姐不是怪物。”

        虽然才十二岁,比少年矮了一头,但男孩一点也不畏惧,如果不是父母强行拉着,他绝对会和少年狠狠干上一架。

        少年也被吓男孩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反应过来,似乎觉得自己有些丢面子,他指的沙弥,对男孩继续喊道:“你自己看看,你姐不是怪物是什么?”

        听到少年的话,附近不少人眉头微皱,有些欲言又止,不过最后都没有开口。

        中年夫妻眼神有些冰冷看着少年,但少年却丝毫不在意。

        而男孩握紧拳头,眼神愤怒看着四周冷漠的人,他深呼吸,仿佛要压下心头的愤怒,最后,他冷笑一声:“我姐不是怪物,把这只怪物封印进我姐体内的人,才是怪物。”

        这话一出,气氛陡然凝固。

        “闭嘴,族长是你能议论的!”

        有人想要上前教训男孩。

        “怎么,我女儿毁了,你们还想杀我儿子吗?”

        作为父亲的中年男子挡在儿子面前,语气冰冷问道。

        “好了,别闹了。”

        “都少说一句。”

        这时有人出来劝说道。

        具体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只是有的人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故意假装不知道罢了。

        他们无法报复沙弥,只能将罪过归结于洪毅。

        少年冷哼一声,进入假山后。

        “你们进来吗?不进来我要封门了。”

        见到三人站在假山旁,迟迟不进来,之前开口的老者问道,语气透着一丝不耐烦。

        “你要进去吗?”

        中年男子看了看男孩,问道。

        男孩摇了摇头,中年男子摸了摸儿子的头,欣慰的笑了:“我的儿子女儿都是好样的!”

        说完,在一众复杂的目光中,一家三口手牵手,缓缓离开,朝着铁笼所在的位置走去。

        虽然,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但他们只想多靠近一些,陪陪自己的女儿(姐姐)。

        哪怕,他们的距离,隔着一座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