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历史小说 - 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赖着不走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赖着不走了

        夜未退,曦未至,漫天残星半明半暗,朱平安已经早早起床洗漱了。

        “你这官当的真是无趣,要是别的当官的,现在还在小妾被窝里呢。你睡个懒觉能死啊?!这一个月以来,害的姑奶奶没睡一个囫囵觉。”

        妖女若男顶着一双熊猫眼,一副睡眠严重不足的样子,将朱平安的洗脸水,端着泼到了门外,回头打了一个哈哈,忍不住冲朱平安抱怨了起来。

        “在其位,则谋其政,当官不等于享受,而是责任。还有,什么叫我害得你没睡一个囫囵觉啊,熟归熟,你这样乱讲,我一样告你诽谤哈。”

        朱平安闻言,无语的扯了扯嘴角。

        “口口声声说责任,结果自己做的好事还不认账了?!果然渣男!”妖女若男翻了一个白眼,抱着脸盆,依在门前,一脸鄙夷的看着朱平安。

        “我做什么好事了?!”朱平安更无语了。

        “要不是你睡得那么晚,我和画儿妹子还要给你端茶倒水,不然姑奶奶至于睡得那么晚吗?!要不是你起的这么早,我和画儿妹子还要给你准备早膳,不然姑奶奶至于起的这么早吗?!”妖女若男怨气十足的说道。

        “那都是画儿做的好吧,至于你......呵呵......”朱平安扫了妖女若难一眼,呵呵了一声。

        晚上自己在书房加班的时候,端茶倒水服侍的都是画儿,这妖女向来都是霸占着小床,恍若安胎一样,端茶倒水什么的,压根不存在好吧。

        “你个没良心的,刚才的洗脸水是谁倒的?!”妖女若男掩面装哭,楚楚可怜。

        朱平安视若无睹,一点也不捧场,任由妖女若男在哪一个人自演自赏。

        “昨晚的鸡汤都喂狗了!”妖女若男见朱平安不理会,咬牙切齿道。

        “你喝的最多好吧?!”朱平安无语的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这妖女若男简直无肉不欢,一日三餐要有肉,便是连早餐都不例外。虽然有时候下厨,但朱平安怀疑是她嫌弃画儿厨艺不好,而且吃的也最多。比如,昨天晚上的鸡汤,这妖女一个人喝了足足两碗......如果说昨晚的鸡汤都喂狗了,那你就是那只喝的最多的小狗。

        妖女若男气恼的一把将肩上的毛巾用力的丢向了朱平安,气死姑奶奶了,能让姑奶奶偶尔给你端个洗脸水,偶尔下厨炒两个菜,不知道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嫌姑奶奶吃的多。

        朱平安伸手接过毛巾,随口说了一句谢谢,然后一边擦脸,一边接着说道,“谢谢,话说这都一个多月了,您老人家是不是也该挪窝了?”

        “什么老人家?!”

        无论什么年代,女生对于年龄都是特别敏感的,听到朱平安说她老人家,妖女若男立马黑了俏脸,手里变戏法一样出现了一把锋锐的匕首,在掌心盘旋飞舞,划出一圈圈寒光。

        你这家伙就是讽刺我年龄大!姑奶奶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好不好?!

        妖女若男像是被冒犯了一样,咬牙切齿道:“姑奶奶也就比你大个三五岁而已!”

        “俗话说三岁一个代沟,四舍五入,五岁的话也就两个代沟了,相隔两代,岂不会老人家了。”朱平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淡淡的说道。

        “朱平安!”妖女若男登时抓狂了,颇有一种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架势。

        “好好好,我是老人家好不好。”朱平安微微笑了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时间也过去一个多月了,若男姑娘你是不是也该走了?”

        “怎么,你想赶我走,然后好方便你大肆贪腐是不是?!别做梦了!”

        妖女若男冷笑了一声,狠狠的瞪了朱平安一眼,方才年龄之辩,朱平安突然收兵退避三舍,让她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憋出了内伤。

        朱平安抬眼看她,淡淡的说道,“如今都过去一个半月了,募捐款也用了七成了,以工代赈也进入收尾阶段了,况且衙门外每日都会公示捐赠收支情况。若男姑娘实无必要在这监督,影响姑娘睡眠,在下实在于心不忍。”

        “捐款还有三成呢!你着什么急呢!?你急就证明你心虚。你们读书人常说的那句话叫什么,行百里者,半于九十;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我可不能半途而废。做人就要做到底,送佛就要送到西,监督你就要监督到底。谢天谢地吧,能有姑奶奶给你做婢女,不知道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妖女若男收起匕首,抱着洗脸盆,一仰下巴说道。

        “姑爷,吃饭了。”

        就在这时,包子小丫鬟画儿的声音从客厅传了过来。

        “来了。”

        妖女若男闻言,眼睛顿时亮了,忙不迭的应了一声,撒开脚丫子跑了出去,动作之迅速,难以言喻,以实际动作诠释了什么叫动如疯兔。

        得!你是舍不得这儿的饭吧!朱平安看着妖女若男的背影,一脸无语。

        朱平安将毛巾挂起来,缓步走到客厅。

        客厅里妖女若男早就不客气的就坐了,拿起筷子就要夹盘子里的鸡腿。

        “你怎么这么没规矩,姑爷还没动筷子呢。你现在可是婢女。”

        画儿眼疾手快,用筷子敲了下妖女若男的爪子,鼓着腮帮子教训道。

        妖女若男收回爪子,悻悻的嘟囔道,“你们家姑爷还说我是贵客哩。”

        “哪有赖着不走的贵客。”画儿哼了一声。

        “什么叫赖,我这是监督你们家姑爷,省得他贪腐老百姓的救命钱。”

        妖女若男辩解道。

        朱平安落座后,包子小丫鬟画儿便殷勤的将盘子里的鸡腿夹到了朱平安碗里。

        这下该我了吧?妖女若男伸筷子准备夹鸡腿,却又被画儿给敲了一筷子,顿时忍不住抬头看画儿,“他都夹了一个鸡腿了,我夹一个有何不可?”

        “姑爷午饭和晚饭都在工地吃,工地大锅饭你又不是没吃过,清汤寡水的,这两个鸡腿都是姑爷的。姑爷每日都是早出晚归的,这么辛苦,不好好补一补,身子骨哪里扛得住。”画儿瞪了妖女若男一眼,坚持道。

        妖女若男闻言,也就不作声了。

        “没事画儿,我昨晚鸡肉吃的够多得了。这鸡腿你们吃吧。”朱平安不由得笑了笑,将鸡腿一个夹到画儿碗里,一个夹到妖女若男碗里。

        “都沾你碗了,我才不要。”妖女若男依依不舍的将鸡腿复又夹给朱平安。

        画儿更是坚持将鸡腿夹给了朱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