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姊妹心事

第四百四十二章 姊妹心事

        见到宫女们尽皆退出,长乐公主盯着妹妹,奇道:“什么事这么神秘?”

        晋阳公主又往前凑了凑,紧紧挨着长乐公主,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姐姐问道:“姐姐刚才去觐见父皇了?”

        “嗯。”

        长乐公主瞅着妹妹,眉梢挑了挑:“所以呢?”

        晋阳公主压低声音道:“听说父皇想要将稚奴哥哥放出来……姐姐是劝阻父皇的吧?”

        长乐公主秀美微蹙。

        这种事算不得什么秘密,但事关储位之争,谁敢在宫里乱嚼舌头?

        便有些不悦,问道:“这种事你不可掺和进来,还有,是谁跟你说起此事?”

        晋阳公主鼻子皱了皱,有些不满:“我又不是傻的,怎会不知宫里的变化?父皇想要易储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回稍微有些想要赦免稚奴哥哥的消息传出来,宫里便议论纷纭,大多数人都替太子哥哥抱不平。”

        长乐公主愈发担忧以来,连宫里尚且如此,可见民间会是何等沸反盈天。

        太子仁厚,这些年无论是东宫上下,亦或是朝中大臣,对于太子的风评甚佳,除去那些利益攸关的反对者之外,上上下下都对太子甚为满意,一致认为太子能够完美继承李二陛下打下的这一片锦绣河山,并且将之经营得愈发繁荣。

        与之相比,乳臭未干的晋王难免上不得台面。

        “立嫡立长”乃是宗祧继承之祖训,当年李二陛下便上演了一出“逆而篡取”的好戏,难不成如今依旧要打破祖训,废长立幼?

        那就意味着从此之后大唐的皇位传承将会伴随着血腥斗争,嫡长子没有合法的继承身份,甚至即便确立的太子亦可以改弦更张,每一个身负皇族血脉的子弟都可以参与到争储的斗争中来,那将会是无休无止的腥风血雨,以及永无停歇的权力斗争。

        没人愿意在一个朝不保夕、命悬一线的局势当中存活,当年玄武门之变以后,李建成与李元吉的党羽尽被铲除,杀得人头滚滚,这还是李二陛下大势已成、威望卓著,不怕那些反对者阴谋篡逆的结果。如若将来当真晋王上位,并无半分威望的情况下,想要坐稳江山就势必要对那些太子的追随者大开杀戒。

        在这等规模的杀戮之中,没有人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即便是支持晋王的人,只要稍有不慎被人攀咬、构陷,就极有可能成为杀戮的目标……

        所以只要晋王争储的消息传出,朝野上下必定一片非议!

        长乐公主只得告诫道:“你我身为公主,女流之辈,对于这等国事不应指手画脚,休要仰仗父皇的宠爱便任性行事。父皇英明神武,朝中有何反应他岂能不知?无论父皇最终的决定如何,我们都要予以支持。”

        只不过这话说出来,未免有些底气不足。

        被房俊追上门去央求一番,长乐公主早早便返回宫里,直接觐见了父皇,痛陈利害,直言诤谏。父皇勃然大怒,这是多年以来首次对她发火,叱责她身为女流之辈,却插手储君之争,实乃牝鸡司晨、国之灾殃。

        吓得长乐公主只好闷闷而回……

        她自己也摸不准父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思,总觉得父皇似乎莫名其妙的烦躁,完全听不进去谏言,与以往的脾性大相径庭。

        很显然,晋阳公主也对长乐公主这番告诫不以为然,粉润的小嘴儿撇了撇,却也不敢多说。

        长乐公主伸出手臂,揽住妹妹瘦削的肩头,柔声道:“如今小幺也已成亲,宫里头只剩下你一个,怕是寂寞得很。回头去找孙道长给你好生诊治一番,若是身体已经无碍,还是应当及早寻一门亲事,总是这么耽误下去,算个什么事儿?”

        晋阳公主最不耐烦听这个,蹙着没有不满道:“为何总是拿我说事儿?姐姐你不也是孑然一身,形单影只嘛。”

        长乐公主无语,道:“咱俩怎能相同?姐姐是和离,那就是再嫁之妇,乃是人世间最最为难之事,无论嫁去谁家,都得要承受冷眼嘲笑,哪怕咱们乃是天潢贵胄,世间最尊贵的金枝玉叶。”

        晋阳公主有些惶恐,她虽然是无心之语,但姐姐到底身份不同,害怕触及了姐姐心底的伤心之处,偷偷瞅了姐姐一眼,发现姐姐面色如常,丝毫没有厌世嫉俗自哀自怜的神情,便悄悄松了口气,眼珠儿一转,凑到长乐公主晶莹如玉的耳朵旁,小声道:“恐怕姐姐并非害怕再嫁之后遭人冷眼,而是心有所属吧?”

        长乐公主心里猛地跳了一下,面红耳赤,轻轻拍了妹妹一下,红着脸儿啐道:“你这人,好好说话,非得咬人家耳朵干什么?痒痒的难受!”

        晋阳公主笑嘻嘻道:“姐姐脸红了,被我说中了心事吧?”

        “没有的事儿!”长乐公主红着脸儿兀自强自镇定,矢口否认:“长安城里这些歪瓜裂枣的,要么纨绔浮夸不务正业,要么不通文墨愚不可及,哪一个能入得了你姐姐我的眼?至于长安城外或许有那么一两个年轻俊彦,可父皇大抵是舍不得将我嫁得那么远,所以啊,我这婚事只能这么搁着。”

        她牵强的寻找了一堆理由,装作亦是不堪其扰的样子,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可哪里能够骗得过亲生姊妹?

        晋阳公主雪白的纤手掩着唇,大眼睛清澈明亮,低声促狭道:“哎呦,原来姐姐的眼光这么高啊,满长安的才子俊彦,居然一个看上眼的都没有。不过姐姐若说这长安城的公子哥儿皆是不务正业、不通文墨,那小妹可不敢苟同,最起码姐夫不在其列!说起能力卓著、才高八斗,这天底下能够超得过姐夫的只怕屈指可数,姐姐连姐夫都看不上,这辈子怕是再难有意中人了!嘻嘻!”

        长乐公主大囧,哪里还听不出这妹子故意取笑她?

        分明是嘲笑自己,若是以能力、才学作为择婿的标准,那么房俊是铁定要入选的,偏偏要说什么无人看得入眼,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被自家妹子嘲笑,长乐公主连嫩挂不住,伸手捏住晋阳公主晶莹如玉的耳垂,大发娇嗔道:“好哇,你个小丫头长能耐了,连姐姐都敢取笑?吃我好打!”

        孰料晋阳公主并未逆来顺受,反而奋起反击,不顾被捏疼的耳垂,手笔一环便紧紧的抱住了长乐公主纤细柔软的腰肢,一用力便将后者给扑倒,口中大叫:“我兕子也不是吃素的!”

        长乐公主被紧紧箍住腰肢倒也罢了,小丫头却趁机在她腰侧的敏感地带狠狠的挠了几下,顿时将她痒得不行,浑身力气瞬间消失,娇躯酸软着跌倒,花容失色惊呼道:“好妹子,快放开姐姐……”

        晋阳公主一击得手,愈发猖狂,叫道:“我就不!”

        “哎呀!太痒了,受不了。”

        “嘻嘻!还敢吼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

        门外,李二陛下听着殿内传来的娇呼惊叱,目瞪口呆,一头雾水。

        这俩丫头咋疯成这样?晋阳公主倒也罢了,毕竟少女心性天真烂漫,但长乐公主那可是素来以端庄贤淑的面目示人,被朝野上下称颂,认为是“妇德”之典范,此刻居然也这般胡闹起来。

        淑景殿的女官束手立在李二陛下面前,听着身后殿内的娇呼,吓得偷偷咽了一口唾沫,公主殿下有失端庄、仪态不谨,她这个女官是要受到责罚的,严重的时候鞭笞而死都有可能……

        战战兢兢道:“陛下还请稍等,奴婢这就入内通禀殿下。”

        李二陛下一抬手,道:“不必了。”

        按道理,身为父亲要进入女儿的闺房,那是必须要事先通报的,以免有些失礼之态发生。可如今晋阳公主也在,两个闺女在一起疯闹,很显然并不会有什么失礼之事发生,李二陛下心底好奇,干脆直接抬脚便走了进去。

        女官无奈,只得低眉顺眼的在后面跟着,心里求神拜佛这两位殿下可千万千万不要疯闹得太过分,否则她这个女官就要遭受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