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拒绝出嫁

第二百七十三章 拒绝出嫁

        就好似自家的心肝宝贝,被某一个心怀鬼胎的家伙一个劲儿的示好,时刻都要严防紧守以免宝贝被人家给哄了去,那种不爽简直无可言喻。

        闻听父皇前来,晋阳公主自后殿脚步轻盈的出迎,只是见到父皇面上那阴沉的神色,笑容顿时一僵……赶紧四下瞅瞅,难道是哪里有什么不对,惹得父皇不痛快?

        侍女们躬身相迎,李二陛下面沉似水,径直来到窗前地席之上,敛了一下衣衫下摆,跪坐下去。

        晋阳公主赶紧命侍女取来开水茶具,自己则小心翼翼的来到李二陛下面前,乖巧的跪坐,眨了眨晶亮的明眸,轻声问道:“父皇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出来,总好过闷在心里无人倾吐要好一些。”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

        说出来有什么用?

        若说让你将这一屋子的东西尽皆拾掇拾掇丢掉,老子的心情瞬间好转,难不成你肯听?

        便闷声不语。

        晋阳公主摸不准父亲的心思,好似每一次来到自己这边,心情都不太好的样子,到底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到我这边来,还是正因为来了我这边,才导致心情不好呢?

        总觉得眼前的父皇似乎有些跟谁置气的意思,但是不明究竟,也不好劝说,正好婢女拿来了开水茶具,赶紧沏茶煮茶,又命婢女取来点心,喝着茶吃着点心,陪父皇说话儿。

        李二陛下拈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口中,咀嚼几下,状似无意问道:“房俊遭人刺杀,身受重创,你可去探望过了?”

        晋阳公主轻轻颔首:“嗯,姐夫回府当日,女儿便去探望过了。”

        说起这事儿,语气难免抱怨:“如今朝廷到底怎么了?就算是大家争来斗去的,那也应当有些规矩要谨守才行,若是人人都这么搞,动辄暗杀行刺,岂不是人心惶惶、朝不保夕?父皇应当好生管管才是。姐夫这么好的人,若是当真殁了,女儿定会伤心死的。”

        虽说房俊并无性命之虞,但是肩胛之上诺大的箭创,就算包裹着纱布依旧触目惊心,听闻还有部曲为了救房俊而挺身挡箭,当场身亡,只要想想事发之时的危急情况,晋阳公主便一阵阵后怕,当时伏在房俊床头好一阵哭泣。

        少女心底善良,亦是心思敏锐,她知晓房俊对自己宠溺非常,而自己也将房俊当作亲人一般相待。

        她有很多个姐夫,但是唯有房俊,才能得她一声“姐夫”的呼唤,受到她的认同,她可不愿这个从小到大一如既往疼爱她、宠溺她的姐夫发生任何不测。

        然而这话停在李二陛下耳朵里,难免在不是滋味之余,亦唤醒了那一份早已掩埋多时的担忧……

        想了想,将糕点咽下去,李二陛下看着闺女出落得愈发清丽无匹的俏脸,试探着问道:“今日父皇前来,实则是为了你的婚事……”

        闻听这话,晋阳公主顿时俏脸一板,清声道:“父皇为何总是惦念着女儿的婚事?女儿才刚及笄,出嫁并不急于一时,且病体未愈,随时都有性命之忧,万一成婚之后撒手西去,岂不是坑了人家?”

        这话听起来,的确有几分道理。

        毕竟当初孙思邈为晋阳公主诊断,说是旧疾凶顽,固然一时减弱,却并未根除,应当好生将养身体,推迟几年嫁人。身为大唐皇帝的掌上明珠,晋阳公主在身份尊贵无可比拟的同时,其实也会给予驸马带去诺大的压力以及危机。

        试想,若是成婚之后晋阳公主旧疾复发,以李二陛下的脾气秉性以及对晋阳公主的宠溺,驸马必然受到迁怒,甚至于一家子都将面对皇帝的怒火……谁承受得了?

        李二陛下却认定此乃推诿之词,耐心劝解道:“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为父观你近些时日以来气色红润、身体康健,小时候的那些个毛病基本皆未再犯,想来早已痊愈,孙思邈大抵也是出于谨慎,方才说了那些话,实则并不打紧。你年岁大了,总归是要嫁人的,难不成在宫里待一辈子?能够看着你和小幺成亲生子,再为你的长乐姐姐寻一门合适的亲事,为父亦能对你母后在天之灵有个交待,否则心中日夜难安、惴惴惶恐!”

        说到动情之处,这位杀伐决断的帝王居然眼角泛泪,感慨之至……

        晋阳公主就有些无奈,居然不似以往那般三两句不来便强硬命令嫁人了,转而动之以情、策之怀柔?

        不知又是哪个缺德鬼给父皇出得主意……

        心中思忖应对之策,晋阳公主螓首低垂,素白的小手儿轻拭眼角,声音略见哽咽:“女儿不知何处做的不对,惹得父皇不快,否则为何父皇屡次勒令女儿出嫁?女儿不愿嫁人,愿著五彩褊?衣,弄雏鸟于亲侧,一生一世,侍奉父皇……只恨母后殡天太早,否则何至于使得女儿这般为难?侍奉至亲尽孝,却屡遭逼迫,女儿的命好苦……”

        娇弱的身子抽抽噎噎,神情委委屈屈,纵然是石人得见,亦要感化心肠,更何况是将其视若掌上明珠的父亲?

        李二陛下又是心疼又是无奈,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这小丫头,每一次对自己的话语不情不愿之时,便将她的幕后抬出来……偏偏李二陛下自己还就吃这一套,屡试不爽。

        见到闺女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泪水一滴一滴掉下来,李二陛下顿时慌了神,也摸不准这是真哭还是假哭,只得宽慰道:“罢了罢了,是父皇不好,父皇给兕子赔罪行不行?唉!成婚之事,父皇往后再也不提,只要你自己不愿嫁,那就在父皇身边一辈子,你看如何?”

        晋阳公主抹了抹眼泪儿,抬头瞅着李二陛下,问道:“此言当真?”

        虽然明知坠入闺女的彀中,但李二陛下无可奈何,只得说道:“君无戏言!”

        然后晋阳公主抹干净眼泪儿,亲手斟了茶水端给李二陛下,俏脸上甜甜一笑:“父皇喝茶!”

        “……唉!”

        李二陛下愁绪满怀,郁闷不已,只得接过茶水,一饮而尽。

        想自己半辈子英明神武,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天下英雄莫不景从,自己的那些个儿子各个皆是人中之杰,结果在自己面前一个个战战兢兢唯恐行差踏错,对于自己的话语奉若神明,不敢有半分违逆。

        结果偏偏拿自己的闺女没办法,长乐公主幽居宫中,一年倒有大半年待在终南山的道观里,无数人上门说亲,关中的杰出子弟一个一个扒拉个遍,却没有一个看得入眼的,这眼瞅着老大不小的了,难不成一辈子形单影只、无依无靠?

        现在倒好,长乐的事儿尚未解决,兕子这边又是同样的。

        偏生自己恼怒非常,在女儿面前却是半点威风都抖不起来,没有一个怕他的……难不成,这就是房俊谈笑之时笑称的“女儿奴”?

        简直丢尽古今帝王之颜面……

        郁闷片刻,李二陛下心里琢磨着似乎应当提醒闺女一下,如今年岁渐长,到了谈婚论嫁之时,便不能再如小时候那般缠着房俊,应当与其保持距离,免得招致风言风语。

        只是琢磨半晌,这话一个做父亲的还是难以开口,便不仅有些黯然,若是皇后依旧活着,这等事情哪里需要他来操心?

        杨妃虽然贤惠,但是性子过于清冷,对这些是并不上心,也不会贸然去管教文德皇后的子女,至于韦妃等人,则私心太重,他根本信不过。

        倒是徐妃是个大气爽朗的性子,只不过年纪太轻,难以服众,没人会听她说道……

        想到这里,不禁又叹了口气。

        又当爹又当娘的经历,着实不是那么美妙……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够撒手不管的,婚姻大事,攸关一生,自己总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长生问道之上,希冀于长生不死,然后照顾闺女一生一世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