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不知所谓

第二百三十章、不知所谓

        当一个心思浅薄、碌碌无为的人,陡然之间玩起了高端,那种落差予人的感觉是相当错愕的,就好似一段朽木忽然开出了一朵牡丹花儿,你很难去欣赏花朵的娇艳,唯有惊愕错愣。

        尤其是你一时看不出他的深浅,这种感觉令李二陛下这等希望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强者,尤为难受。

        想了想,李二陛下的目光并未离开画作,捋着胡须说道:“阮咸仕途不畅,非是单单因为晋武帝不喜,更不是因为其得罪了权臣,而是由于其纵情越礼、放浪形骸;张禹被称为‘尸位素餐’,固然没有举世瞩目之政绩,亦无流芳百世之成就,但其德高望重、品德敦厚,从不曾打压后晋,亦不曾卖官鬻爵,也算是拙然守城,无功无过,只是后世大多推崇朱云之刚直,从而遍地张禹之无为。”

        李元景目光闪动,哈哈一笑,道:“还是陛下看得透彻,臣弟平素只知道读书,却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了。阮咸有才华却不得重用,正因为晋武帝知道,他的才华配上放浪形骸、不拘礼法的性情,既有可能给政局带来动荡灾祸,张禹无才却能身居高位,乃是因为汉成帝根本不需要张禹有什么样的经世之才,更不需要他有什么惊世之举,只要他能够老老实实的坐镇中枢,以皇帝的意志马首是瞻,便足以稳定朝堂……臣弟受教了。”

        一番感慨似乎油然而生,满脸唏嘘之色,甚至整了一下衣冠,一揖及地。

        就好似学子受到了当世大儒之点拨教诲,诚惶诚恐的予以答谢……

        李二陛下捋着胡子,心里差点骂娘:这老六今日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怎地说话云山雾罩的,让人摸不着边际?

        越是想不通,心里就越是难受,这种超脱掌控的感觉,着实令他无法忍耐。

        可再是难受,自己也不好坦然询问,“你今日到底卖的什么药”?

        只得含糊说道:“正世间正邪黑白、是非对错,从来都是相对而存在,何来真正明确的界定?故而,吾等行事,只求无愧于心、无愧于天下、无愧于百姓,纵然身后骂名如潮,亦当视若等闲。”

        反正都是说胡话,何不自己给自己洗一波?

        李元景心中鄙视,面上却恭恭敬敬:“陛下所言极是……”

        ……

        两人又对着画作品鉴一番,李元景便即告辞。

        李二陛下让他将画作拿走:“此画乃是顾长康真迹,世间罕有,为兄岂能夺人所好?六郎快快拿走,若为兄想看,再让你送来宫中便是。”

        他这人对于看上眼的东西从来都不择手段,但绝不是好东西就想占为己有,顾长康的画作固然难得,还值不得他为此下手。

        李元景道:“宝剑赠英雄,红粉赠佳人,这等稀世佳作,自当由陛下这等钟爱之人拥有,若是留在臣弟手中,未免盟主蒙尘。臣弟就是那与猪同席的阮咸,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李二陛下笑了笑,阮咸?

        我怎么觉着你要当张禹呢……

        *****

        李元景走了好久,李二陛下就坐在椅子上蹙眉沉思,任凭那张画卷搁置在桌子上,却始终想不明白李元景今日的来意。

        因为先前诸多事情,害怕自己收拾他,所以特意跑来说自己只是个阮咸,虽然混迹不得仕途、占据不得朝堂,却也能优游林下、享乐山泉,哪怕是与猪同席亦是甘之如饴?

        不对,他不觉得李元景能够有这样的城府,若是当真让他与猪同席……他非得将猪都给杀了不可。

        想要效仿张禹,哪怕没什么真本事,但窃据宰辅之位亦可使得朝政稳固、皇权安稳?

        也不对,就冲着你那先前表露出来的不臣之心,不讲你凌迟处死都是朕菩萨心肠,还指望着能让你登上宰辅之位,手执天宪?

        呵呵,哪怕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那也不可能……

        但是李元景这人固然没什么才能,却也绝对不蠢,他岂能不知自己绝对不会让他窃据宰辅之位?

        不仅仅是他,任何一个宗室亲王都绝对不可能染指宰辅之位,这是国策,这个位置必须留给朝臣之首,否则何谈内朝外朝同仇敌忾、利益均沾?

        ……

        想不明白,李二陛下干脆也不想了。

        他将内侍总管王德叫来,问道:“房俊现在何处?”

        王德想了想,说道:“按说这个时辰,大抵还在兵部衙门。眼瞅着便到了秋收之时,全国各地转运至辽东的粮秣不计其数,其中绝大多数要兵部居中调度,这个工作量非同小可,整个兵部衙门都快要连轴转了。”

        李二陛下不着痕迹的瞥了王德一眼,他总觉得王德有些时候似有意若无意的替房俊说话,或许只是随口一说,但让人听上去总是莫名的对房俊所作所为心生好感……

        不过他并不是太过在意这些,一方面对于王德绝对信任,另一方面也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身为皇帝近臣,总是难免有人以利诱之、以权谋之,只要能够严守底线,不逾矩、不过分,李二陛下自然得过且过。

        他可不想真正成为孤家寡人……

        便颔首道:“他在衙门里能有什么用处?崔敦礼、柳奭、杜志静、郭福善,这些人尽皆是能臣干吏,这些繁琐事务自然处置得妥妥当当,那小子整日待在兵部衙门里,不过是为了彰显其上位者的权柄威风罢了……你去叫上几个侍卫,咱们出宫去城南书院转转,顺道将房俊叫上,朕要检校一番书院的筹备情况。”

        王德忙道:“喏!”

        转身出去找人,心想那帮子禁卫和“百骑”怕是又要骂娘了,每一次皇帝出宫微服私访,这些人都得将胆子拴在脖子上、脑袋掖在裤腰带上,但凡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就是个腰斩的罪过。

        且前不久还曾闹出有侍卫实在是不堪皇帝频繁出宫,进而以“行刺”的手段来吓唬皇帝的闹剧……

        没过一会儿,二三十名禁卫齐聚宫门,其中有半数“百骑”精锐,都退下戎装,换上寻常的衣服,各个彪形大汉,腰佩横刀,更像是大户人家的豪奴打手。

        李二陛下也换了一套常服,头上是软脚幞头,额前镶着一块碧玉,身上宝蓝色的直裰显得很精神,三绺长髯修剪整齐,方脸浓眉面相沉稳,迈着方步好似长安城中随处可见的富商巨贾。

        见了这么多人,李二陛下眉头一蹙,下令道:“朕不过是出去转转,又不是一回两回,何至于这么多人招摇过市?你们跟在身边,简直就是告诉那些个刺客‘皇帝在此’,怕没人行刺还是怎么着?‘百骑’的人留下,其余人等速速退去,各司其职,严守宫禁。”

        皇帝下令,莫不遵从。

        禁卫们如蒙大赦,躬身领命,一起退去。

        留下的“百骑”精锐各个颜色肃穆,手按横刀,至于心底是否在骂娘,至少在面上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一行人策马出了承天门,直奔皇城之中的兵部衙门。

        到了门口,李二陛下命随行的“百骑”留在门外,自己翻身下马,进了兵部大门。

        看门的门子正要上前阻拦,跟在李二陛下身边的王德便已经亮出一块腰牌,门子识得那是皇家御用之物,惊异的看了李二陛下一眼,乖乖站在门边,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居然见着皇帝了……

        李二陛下隔三岔五便微服出宫,对于闲杂人等惊异目光早已见怪不怪,如今天底下真正想要他命的人不多,犯不着战战兢兢疑神疑鬼。

        他一只脚刚刚踏进院子,便听到正前方的衙门正堂里一声大吼:“老子就是兵部尚书,这里就是老子的地盘,老子就是不给你勘合印绶,你奈老子怎地?”

        李二陛下顿时一张脸就黑了下来。

        一旁的王德更是无语:房二郎诶,作死也不是您这么个作法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