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束手无策

第二百零一章 束手无策

        一阵阵羞恼袭上心头,令长孙无忌悔不当初。

        身边子侄妻妾围拢喧嚣,这个问他伤势如何,那个愤言必报此仇,呜呜泱泱好似群鬼毕集、鸟雀盈门,长孙无忌本就心情糟糕,后悔愤怒羞恼郁闷,诸般情绪齐集心头,又被这些人吵得脑仁疼,两边太阳穴一鼓一鼓似欲涨裂,抬起手想要将这些人统统轰出去,结果一口气没上来,两眼一翻,再度晕厥过去……

        卧房里顿时炸了锅。

        有人哀嚎哭泣,有人捶足顿胸,有人愤而扬言欲让房家付出代价,有人慌忙跑出去追逐刚走不远的太医……

        整个府邸乱成一团。

        没有了长孙无忌这个一家之主心骨、中流砥柱,名满天下的长孙氏也不过是一个寻常的人家而已,群龙无首、乌合之众。

        *****

        同在崇仁坊内的梁国公府,气氛却截然不同。

        长孙无忌前来家中闹事,阖家上下尽皆愤慨,你长孙家固然圣眷优隆、关陇砥柱,咱房家难道就差了?山东世家千年传承,诗书礼仪华夏之冠,谁又特么瞧得起你们这群得了势便猖狂起来的鲜卑蛮子?

        简直欺人太甚!

        不过房玄龄这一个茶杯掷出去,不仅将长孙无忌的面皮摔的干干净净,更将房家上上下下的心气儿给摔上了顶峰!

        赵国公又如何?

        太尉又如何?

        你敢胡闹,照打不误!

        一向以谦谦君子模样深植人心的房玄龄,这一下鲁莽之举,却让整个房家上下都见识到了他的刚烈。

        原来自家家主并非是只知仁义道德的君子,惹急了,那也是可以提刀策马愤而杀贼的猛士!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二郎性子那般刚烈,老子又岂能是一个唯唯诺诺的懦夫?

        ……

        正堂内,地上碎裂的茶盏早已收拾干净,甚至用拖把拖了一遍,沾染的血迹都丝毫不见。

        房玄龄端坐主位,小口呷着茶水,有些心神不属。

        他这人是当真性子温润、谦和恭俭,生平甚少与人争执,从不肯恶言相向,更何况是动手打人?今日忍无可忍,将茶盏掷于长孙无忌脸上,心头的郁闷之气固然倾泻一空、心舒神畅,可是也难免不太习惯。

        在他身边,卢氏却是笑意盈盈,不停的端茶递水,眼中的柔情蜜意都快要化成水儿滴出来……

        她虽然出身天下一等一的世家豪门,自幼便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却并未养成一个忍辱负重、温柔如水的性子,山东大地宽荡疏朗,赋予了她平白直爽的个性。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若是被人欺负到头上了,那就给他打回去!

        以往的房玄龄总是太过理智,似乎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在他的智慧和能力之下轻易化解,从不肯用一种男人的方式予以回击,这令卢氏甚为不爽……

        但是今日房玄龄的表现,却完美契合了她心中曾经的那一份少女憧憬——少年白马,仗剑而行,心怀仁义,剑藏锋芒!

        自家二郎为何那般受到女子喜欢,能够使得出身高贵金枝玉叶的高阳公主爱意满满,谋略无双城府甚深的武媚娘死心塌地,娇柔似水知书达礼的萧淑儿为之倾心,就连那新罗公主都巴巴的等着嫁入房家甘愿为妾……还不就是因为自家儿子有才华、有担当?

        她卢氏亦是女人,亦爱慕这样的少年郎!

        再一次将房玄龄刚刚喝了没两口的茶水换掉,又将一碟点心放在房玄龄触手可及的地方,便惹来房玄龄蹙眉疑问:“夫人这是作甚?老夫这茶还没喝完呢,还有这糕点,不饿。”

        若是放在以前,卢氏干脆甩手走人,上赶着伺候你还不领情是吧?那你就自己玩去吧。

        但是今日,卢氏却一反常态,柔声道:“早膳尚未吃完呢,便被长孙无忌这个老贼闹了一通,你这上了年纪,比不得年轻时候,空腹饮茶伤及肠胃,还是要吃几块糕点才好。”

        房玄龄不大习惯自家夫人这般温柔小意,愕然抬头,便正好碰触到自家夫人眼中那似水柔情……下意识的打个寒颤。

        这眼神儿,好似每每夜深人静之时,请求抚慰……房玄龄忍不住哀嚎一声,夫人呐,老夫老妻的了,您也得怜惜为夫的身子骨吧?你也知道咱这上了年纪,比不得年轻之时,有些时候当真是有心无力了啊……

        心底发虚,忍不住干咳一声,低声道:“主意一下,孩子们还在呢。”

        卢氏脸上一懵,回头瞅了瞅堂上坐着的高阳公主、武媚娘、萧淑儿、杜氏等人,心说我说什么了?做什么了?怎地有孩子们在,我还不能给你端茶递水了?简直莫名其妙……

        ……

        高阳公主一脸崇拜的看着房玄龄。

        谁能想到素来温文尔雅,连说话都不肯大声要保持身份形象的房玄龄,能够在别人污蔑自己儿子的时候,悍然动怒,大打出手?

        那可是长孙无忌啊……

        “父亲,此事虽然暂且消停下来,但二郎被父皇召入宫中,不知会领受何等责罚?”

        卢氏看了她一眼,有些不满说道:“这会儿知道担心自家郎君了?不是为娘说你们,二郎何等脾性,你们岂能不知?或许脾气暴躁了一些,但是在家中从来都宠着你们、惯着你们,从未有背着你们将年轻貌美的婢女收入房中,你们瞅瞅,长安城中的世家子弟有哪一个比得过他?结果因为陛下赐婚,将新罗公主嫁过来给他做妾,你们一个个的就心生不满,甚至干脆躲出去……身为人妇,平素耍些小性子,这并不打紧,但是还是要谨记,莫要犯了嫉妒之心,那才是阖家不宁的根源。”

        她说的是高阳公主,但是眼神却将武媚娘、萧淑儿一起捎带在内。

        夫君纳个妾怎么了?

        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天经地义,更何况这次还不是二郎主动纳妾,而是陛下赐婚,那是想拒绝就能拒绝的吗?

        结果呢?

        身为正妻,整日里不着家,今日去这个姐姐府上,明日又跑去终南山的道观;身为妾室,一个躲在城南码头借口事务繁杂不回家,一个藏在自己的小院子里不见人……

        不像话。

        按理说,身为主母,教训一下自己的儿媳妇乃是应当应分,即便是公主殿下也不会有什么抗拒之意。

        但是卢氏这番话说出口,大堂中的气氛瞬间古怪起来。

        高阳公主嘴角抽搐一下,有话但忍住了没说;武媚娘眼神游移,时不时的在房玄龄身上扫一下,强忍着笑;萧淑儿则螓首低垂,有些羞赧,有些忐忑,也有些好笑……

        房玄龄放下手里的茶盏,郁闷的看着自家夫人,问道:“这般心口不一、毫无诚意,不妥吧?”

        你这当着儿媳妇说话一套一套的,可是你自己是怎么做的?

        什么叫皇帝的赐婚不能拒绝?

        当年李二陛下将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宫女赐给我,你是怎么做的?

        宁死不从啊!

        到了你儿子身上了,你就反过脸来了?

        欺人太甚呐!

        卢氏脸上一红,也有些心虚,不得不佯怒道:“眼下是争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的时候吗?现在儿子被人家污蔑,必定闹得沸沸扬扬,如今更是被陛下招进宫里去了,还不知要遭受何等责罚……你倒是赶紧想出个对策啊?”

        房玄龄无语。

        这特么是我提起来的?

        我这一辈子算是毁在你手里了……

        不过这辈子也没个几年好活了,毁了就毁了吧,懒得跟你理论。

        他又端起茶盏,微微一叹,道:“长孙无忌这一次下手太狠,他是打定了主意哪怕赔上他的脸面,亦要将二郎进入军机处的道路给彻底堵死。这回,怕是要如他所愿了。”

        高阳公主顿时就急了:“这是哪门子道理?二郎根本不可能去杀掉长孙冲,话说回来,就算是二郎做的,那也得有真凭实据才行,难不成凭他长孙无忌一张嘴,就能定人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