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三千一百十二章 晋王能活?

第三千一百十二章 晋王能活?

        落雨潇潇,淑景殿前的花树在上次关陇军队攻入太极宫之时已经毁于一旦,花瓣碾落尘土,树枝倾倒折断,处处断壁残垣不堪入目,不过经由一番修缮,殿宇亭台恢复如常,重新移栽了花草树木,景色较之以往犹有过之。

        早有女官候在门外,见到房俊前来,躬身接过雨具,请其入内,在门厅内备好了温水,服侍房俊简单洗漱一下,便引入殿内。

        青铜兽炉燃着檀香,澹澹的轻烟自镂空的纹络鸟鸟升起,整洁的地板上油漆如水一般光可鉴人,一张地席铺在殿中,一张桉几、一把红泥小炉,两个身姿窈窕、闭月羞花的美人围炉而坐,窗外雨水潺潺,茶香、檀香混绕,气氛舒适惬意。

        房俊躬身施礼:“微臣见过二位殿下。”

        晋阳公主一身黑色宫群,云髻高绾,以往的清纯多了几分端庄,愈发衬得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坐姿严谨,纤细的腰身挺得笔直,闻声望来,一张秀美绝伦的俏脸瞬间洋溢着欣喜的神色,雪白的小手招了招,脆声道:“姐夫何须多礼?茶水刚刚好,快过来坐下尝尝。”

        长乐公主也抬眸看过来,与房俊四目相对,房俊便偷偷做出一个“垮脸”的表情,表示自己的失望。

        见到晋阳公主在此,便知道自己误会了长乐的意思,原以为是邀请自己幽会,才知道的确是有事商议……

        长乐公主心有灵犀,眨眨眼便明白了房俊的心思,抿了抿唇没有言语,而是翻了一个娇俏的白眼,扭过头去将茶壶从小炉上提起,留给房俊一个无限美好的侧颜。

        想得美……

        房俊笑笑,上前来到桉几旁,晋阳公主已经拉着他的衣袖坐在她身边,处子幽香氤氲鼻间沁人心脾,雪白素手已经将长乐公主刚刚斟好的茶水推到房俊面前,又夹了两块糕点放在房俊面前碟子里,巧笑嫣然:“姐夫喝茶。”

        长乐公主:“……”

        臭丫头,那是我斟的茶水好吧?

        房俊笑道:“多谢殿下。”

        喝了口茶水,吃了一口糕点,这才看向长乐公主:“不知殿下召微臣前来,有何吩咐?”

        长乐公主正襟危坐,清纯玉容满是担忧:“宫内到处都传着晋王已经兵败,潼关之险不可凭持,败亡不过是旬月之间……本宫不问外朝之事,却不知是真是假?”

        谁都知道一旦潼关失陷,晋王的下场将会如何,所以她在宫里有些坐不住。

        到底是一奶同胞的兄妹,既不愿见到晋王杀入皇宫覆灭太子,亦不愿太子贡献潼关晋王败亡,整日里忧心如焚,担心完这个担心那个,每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近日听闻晋王兵败,惊扰不堪,所以将房俊叫过来问问……

        晋阳公主也一脸担心的看向房俊。

        房俊轻声道:“潼关一带并没有大战,所以不存在晋王战败一说。”

        就在两姐妹齐齐松了口气的时候,又续道:“不过晋王在潼关的守军不足,只要太子全力进攻,他是挡不住的,所以寄希望于江南、山东两地门阀组建私军,前往潼关支援,奢望能够反败为胜,反攻长安窃取皇位。但不久之前,江南各家组建私军于金陵燕子矶欲渡江沿运河北上直抵潼关,已经被水师沿江阻击,近十万私军大败亏输、狼奔豕突,不仅无力北上,自身几百年维系的统治也即将崩塌,现在晋王唯一所依靠的,便是山东私军能否如期抵达潼关。”

        水师大部队北上黄河需要时间,山东私军若能在此之前抵达潼关增援,兵力暴增或许还有一战之力,否则若是被水师先一步抵达潼关掐断黄河各处渡口,山东私军冒险渡河,搞不好就要步江南私军之后辙。

        不过就算山东私军抵达潼关,等到水师控制黄河水道截断其来自于山东各地的辎重粮秣,终究也唯有败亡一途。

        晋王获胜之几率,几乎不存在……

        长乐公主默然。

        晋阳公主轻叹一声,秀美的面容浮上忧愁,忧心忡忡道:“雉奴哥哥当真被迷了心窍不成?太子哥哥大义在身,乃是储位正统,就算他拿着父皇的遗诏,满朝文武又有谁会跟在他身边与整个天下为敌?”

        她虽然年轻,不大懂得朝堂中事,但却也明白最为浅显的道理——眼下大势在太子,东宫兵强马壮,大义名分所在,谁愿意跟晋王去搏一下那个虚无缥缈的机会?

        所谓的忠诚往往都是有限度的,这个时候就算雉奴手中所谓的遗诏是真,也总会有人予以诋毁,不予承认。

        更何况,那份遗诏是真是伪本就说不清……

        殿中气氛沉寂下来,姐妹两个满腹忧虑、愁眉不展,房俊则慢悠悠喝着茶水,时不时吃一口糕点。

        所谓咎由自取,说的就是李治。若李二陛下当初果真废黜太子,将传位于李治的诏书明发天下,那么李治便是大势所在,任凭东宫上下舍了性命也翻不了天。

        而且房俊也绝不容许李承乾为了一己之私冒天下之大不韪,硬生生将大唐推向分裂、内战的深渊。

        可是李二陛下既然没有废黜太子,更未传位于李治,那么李承乾就是名正言顺的帝国接班人,这等情况之下李治被皇位的诱惑迷了心智,纠集一群试图入主中枢再创门阀政治辉煌的世家,不顾江山社稷之兴衰、百姓黎庶之死活,野心勃勃想要染指皇位,岂是智者所为?

        若是被李治篡位成功,帝国传承将会埋下隐患,往后每一次皇位更迭都将伴随着腥风血雨、政变杀戮,直至将帝国元气一分一寸的耗损殆尽。

        而对于房俊来说,不仅不能容许这种情况出现,更要扶持李承乾登上皇位,以完成他对于大唐的种种设想。

        毕竟,他的心里藏着一个“华夏万岁”的宏图……

        无论古今任何一个时代,只要给予华夏五十年安定之局面,就会从废墟之中挺身而起,重新屹立于世界之巅。

        而房俊面对当下如此得天独厚之条件,岂能不为华夏开创万世不拔之基业?固然大唐不可能千秋万载、代代传承,可只要夯实文化根基、凝炼基础设施,纵然朝代更迭对国力有所损耗,却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元气。

        没有永远的王朝,但有永远的华夏。

        ……

        对于房俊漠不关心的喝着茶、吃着糕点,姐妹两个都有些不满,我们在这边伤心忧愁,你就算不能感同身受,起码也得掩饰一下吧?如此冷漠,令人愤满。

        晋阳公主与房俊素来亲近,不大在乎所谓的礼仪规矩,见房俊吃得香甜,遂在桉几下轻轻踢了房俊一脚,不满道:“雉奴哥哥虽然与你不大谈得来,可好歹也是你妻弟啊,现在他那边危险重重,你就当真毫不关心?”

        房俊瞄了一眼她裙裾下雪白纤小的秀足,无奈道:“若晋王得胜,太子与我就得面临绝境,就算我再是高尚,可也不能去怜悯敌人吧?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哼,你这人就是没心没肺。”

        晋阳公主冷着脸闹情绪,眼尾瞧见某人瞥着自己的裙裾,非但没有将脚丫缩回去用裙裾遮盖起来,反而往外伸了伸,晶莹如玉的脚趾头动了动,心头有点得意。

        爱看就让你多看两眼吧……

        长乐公主没注意两人的小动作,担忧的询问房俊:“如若雉奴战败,太子哥哥能否予以宽恕,只是圈禁、不会赐死?”

        只要能活着就好,一来就算圈禁失去自由好歹有命在,兄弟姐妹时不时也能去探视一番,以叙天伦;二来也能保全太子的手足情义,不至于如父皇当年那般手上沾染兄弟的鲜血,一辈子惊惧难安、心有愧疚……

        但她也曾读过史书,知道不仅太子被废难得善终,亲王造反也没一个有好下场。

        纵使太子懦弱宽厚不忍一母同胞的兄弟身首异处、阖家死绝,只怕朝堂上的文武大臣也绝不容许这样一个曾经试图谋逆的隐患继续存在……

        之所以询问,不过是心口郁闷苦涩之时寻一个舒缓的渠道而已,若房俊能宽慰自己几句,哪怕只是说说谎话哄哄自己,也能略微缓解一下。

        可她话说出口就有些后悔,这个棒槌素来是做得多、说得少,哪里是个愿意小意奉承、甜言蜜语的人?

        说不得,问了比不问还要更心塞……

        房俊放下茶杯,看看明眸闪烁、一脸忧郁的长乐公主,轻咳一声,道:“其实说起来,只要太子殿下不忍赐死晋王,余者纵然闹翻天也不大顶事,毕竟微臣也不是吃素的,若肯力保晋王不死,还是有几分分量的。”

        长乐公主先是一愣,旋即心儿勐地一跳,压抑这狂喜,颤声道:“二郎此言当真?”

        李靖的年岁已经大了,晋王起兵之前其便曾几次表示即将致仕高老、不问军务,只引晋王起兵气势汹汹,李靖才不得不继续统领东宫六率。

        如若他日击溃晋王,李靖一定致仕,而李靖致仕之后,如今首鼠两端的李勣怕是也难以继续坐在首辅职位,太子必定对房俊委以军权,加以重用。

        到那个时候,房俊便是朝中妥妥的军方第一人,实力雄厚、权柄煊赫,若是极力保全晋王的性命,又有太子允肯,那些文官们无论如何也得退让三分吧?

        但又见到房俊一双眼睛自她娇躯上下打量一番,目光带笑,意有所指:“不过这种事费力不讨好,要承担极大的凶险,若是没有足够的好处,微臣断然是不肯的。”

        长乐公主便轻咬着樱唇,美眸中光彩莹莹,这混账怕不是又想着一些令人羞恼难堪的招式,以往自己不肯,如今居然想胁迫自己……

        只不过未等她含羞忍臊的颔首默许,一旁的晋阳公主已经尖叫一声,整个娇小的身子几乎挂在房俊胳膊上,俏脸兴奋,急声道:“姐夫若能救活雉奴哥哥,我什么都给姐夫,姐夫让我怎么样都行!”

        房俊:“……”

        长乐:“……”

        臭丫头,你是真不知这个棒槌暗示着什么,还是故意装作不懂?

        哼哼,人小鬼大。

        /4/4205/19298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