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鏖战不休

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鏖战不休

        隋唐两代,名将辈出。

        开国之时强盛的国力使得军事强横,不断对外扩张,连续发动战争;王朝末期则天下板荡,各路豪雄逐鹿天下,涌现出无数名垂千古的赫赫名将。

        然则这些名将名帅之中,可被公认为第一者,却非李靖莫属。

        这不仅仅是因为李靖的功勋战绩,更在于他在兵法韬略之上的深厚造诣,《六军镜》《阴符机》《玉帐经》《霸国箴》《韬钤秘书》《兵钤新书》《弓诀》《李卫公兵法》……无数堪破兵法谋略之书籍流传后世,对于自唐以后的兵法大家有着深远的影响。

        所以当太极殿中李靖阐述当前占据以及后续之形势,无人不信服。

        事实上,若局势当真按照李靖的推测去发展,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东宫之名分乃是李二陛下金典册封,名正言顺,只要能够力保皇城不失,坚持到东征大军返回长安,便能够取得最终之胜利。

        当然,也正因为如此,关陇门阀集结的叛军将会在东征大军回京之前发动疯狂的进攻,力求攻陷皇城,废黜东宫。

        毕竟一旦此次兵变失败,那等严重至极的后果是关陇门阀绝对无法承担的……

        李承乾长长吁出一口气,握着李靖的手,感慨道:“孤出生之时,天下尚未平定,烽烟处处兵凶战危。只不过托庇与高祖皇帝与父皇,自幼锦衣玉食,未曾遭受半分波折。此刻陡然遭逢这等乱局,实在是六神无主、惶恐不安,万幸诸位爱卿公忠体国,协助孤面对危厄,此份恩情,孤永志不忘。还望诸位竭尽全力,早日平定叛军,使得长安百姓免遭兵祸之害。”

        说到此处,他长身而起,对着殿内群臣一揖及地。

        “殿下!这如何使得?”

        “臣等受不起殿下这般大礼!”

        “此乃臣等分内之事,万死不辞!”

        众臣急忙避开,不肯受李承乾这等大礼,纷纷相劝。不过面上虽然惶恐,心底却很是偎贴,李承乾有这番话放在这里,便等于是一个承诺,今日与他同甘共苦的这些人,异日荣登大宝之后,断然不会忘记……

        身为人臣,“为国尽忠”那等话语实则还是有些虚无,太过高尚飘渺,非是凡人能够体会。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大家苦熬了半辈子一朝站在朝堂之上,所为的不就是手中的权力么?

        甚至于,无论站队在东宫这边,还是依附于关陇之后,所谋求的也皆是利益而已。

        李承乾重新落座,对李靖道:“虽然卫公之分析入情入理,孤甚为钦佩,但说到底玄武门太过重要,不容许出现半点闪失,故而孤还是派遣李君羡将军前去支援虢国公,确保万无一失。”

        他依旧对玄武门放心不下,但李靖一直宣称右屯卫足以镇守玄武门,他也不好一再强调,所以先行给李靖打个招呼,以免李靖误会。

        李靖颔首道:“殿下英明,正该如此,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世间从无绝对之事。玄武门乃是禁宫门户,便是再加一万分小心,亦是应当。”

        李承乾欣然,便叮嘱李君羡一番,令其率领麾下“百骑司”即刻前往玄武门,襄助虢国公张士贵守城。

        *****

        玄武门外,激战正酣。

        右屯卫大营之外,无数左屯卫兵卒围攻而至,顶着右屯卫猛烈的炮火、枪弹发起冲锋。只是这种冲锋看上去凶猛异常,实则在火炮的轰击之下早已阵型涣散,堪堪冲到右屯卫阵前又要面临火枪、弓弩的攒射,死伤惨重之下,兵卒畏惧心起,几乎都躲着右屯卫阵地的正面,努力向两侧延伸。

        这就使得左屯卫的冲锋看上去气势汹汹,实则避实就虚,并未对右屯卫的阵列造成太过严重的冲击……

        而且右屯卫将骑兵布置在两翼,机动力很强,面对冲锋受阻不得不向两侧分散的左屯卫兵卒保持着压制。

        潮水一般的左屯卫好似一头撞上了河道当中的中流砥柱,浪花四溅、声势震天,却难以撼动右屯卫的阵地。

        而右屯卫在这个阶段采取守势,只以火炮远程轰击辅以火枪、弓弩的近距离攒射,始终对当面冲来的左屯卫兵卒保持强大的杀伤,导致左屯卫伤亡巨大,极其惨烈。

        在后边压阵的柴哲威眼瞅着自己的部队好似飞蛾扑火一般,一旦扑到右屯卫阵前便遭遇射杀,急得眼红耳赤,在马背上大声喝骂:“加快速度,再快一些!娘咧,都特么没吃饭还是怎地?跑这么慢,是想要给右屯卫送去当靶子么?”

        “震天雷呢?咱们的震天雷呢?快上快上,将右屯卫阵地给老子炸开!”

        “后边的磨磨蹭蹭作甚?赶紧集结完毕,给老子冲上去!”

        ……

        柴哲威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浅薄之人,虽然算不得“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却也有着很深的城府。然则当下,当他的部队冲锋上去却遭遇右屯卫近乎屠杀也似的阻击却难作寸进之时,他到底忍不住失态了。

        这只部队是他赖以攫取更多权力的班底,每阵亡一人,自身的实力便会削弱一分,意欲达成“出将入相”“宰执天下”的梦想便困难一分。

        如何还能保持冷静?

        在他身边的李元景则默然不语,看着天空中拖曳着橘红色的火线然后落入阵中的炮弹,他感觉喉咙发干、浑身发颤。

        毫无疑问,左屯卫算不上十六卫当中一等一的强军,但是这支军队齐编满员、军械充足,且在玄武门外修养多时,枕戈待旦,无论战力、士气,都算得上是正处于自身的巅峰状态。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军队,骤然发动之下,却在兵力不及自己一般的右屯卫面前撞得头破血流。

        只看眼前两军对阵的强弱之分,绝非兵力多寡能够具体呈现其原因,究其根本,还是双方战力存在巨大差异。

        尤其是火器的装备。

        火炮的威力天下皆知,然而左屯卫一门都没有,右屯卫却装备了数十门,只因后者乃是房俊的嫡系部队,便可以在全国火炮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大规模装备,导致一开战便对左屯卫形成碾压的态势。

        其次是火枪,左屯卫寥寥数百杆,且兵卒操作明显生疏,根本无法似右屯卫那般以密集的三段击战术给予敌人强大的杀伤。

        至于震天雷左屯卫倒是装备了不少,开战之前柴哲威也曾着重叮嘱了震天雷的应用,然而战况的发展却与柴哲威事前的叮嘱全完不同……连右屯卫的阵前都冲不上去,震天雷纵然威力无边,又有何用?

        他心中不仅对柴哲威以及左屯卫充满了失望,更多右屯卫展示出来的强横战力胆战心惊。

        有这样一支军队拱卫东宫,自己还能有成事之机会么?

        故而,虽然柴哲威疯狂的催促军队攻上去,他还是忍不住道:“皇城已然被关陇叛军团团围困,玄武门乃是吾等唯一的机会,若是不能攻陷玄武门,则一切皆休!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亦要击溃右屯卫,攻陷玄武门!”

        正拎着马鞭大胜喝叱部下的柴哲威闻言回过头来,泛红的双目使得李元景心中一凛,以为他就要翻脸……

        还在柴哲威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颔首道:“殿下放心,右屯卫火器太多,最擅防御,开战之处难免要陷入僵持,这早有预料。不过随着咱们攻势的展开,兵力优势将会尽显,右屯卫坚持不了多久!”

        言罢,再不理会李元景,回头继续指挥军队猛攻。

        实则,在他心里已经隐隐后悔……

        左右屯卫一墙之隔、毗邻而居,有时候就连对方出操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柴哲威自以为对右屯卫的战力有着清楚的认知。右屯卫装备了更多的火器、军卒更多是招募而来的青壮,的确比左屯卫更强。

        但是这一次房俊出镇河西,带走了右屯卫当中的精锐,剩下的两万人纵然不算乌合之众,也必然是一些歪瓜裂枣。而左屯卫却是齐编满员、枕戈待旦,骤然发动之下,岂能不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