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童言无忌

第一千两百九十九章 童言无忌

        太子妃苏氏即便一直努力的维系着一个坚强、贤淑的形象,拼命去经营那种“母仪天下”的气质,但是说到底,她也是个母亲。或许面对自己的生死之时,可以做到淡然处之,但是又怎能忍心自己的孩子遭受屠戮?

        若有可能,她宁愿自己代为赴死……

        李象、李憠见到苏氏流泪,很是心疼,李象抬手给母亲擦拭泪水,李憠在一旁歪着脑袋看看,忽然跑到长乐公主面前,扯着长乐公主的手摇晃着,哀求道:“姑姑,你让越国公来保护母亲好不好?”

        “呃……”

        长乐公主一头雾水,这怎地就扯到房俊身上去了?

        李憠奶声奶气道:“越国公最是英勇,朝中那些大臣就没有不怕他的,他又最听姑姑的话,你让他来保护母亲好不好?”

        长乐公主红着脸,有些手足无措。

        这孩子还太小,不明白那些她与房俊之间的事,只是单纯的以为房俊能够听自己的话,又那么厉害,定能保护他的母亲……

        这时候李象也跑过来,小小的人儿面容很是坚毅,挺着胸脯说道:“现在我们很危险,但我和弟弟都不怕,只希望姑姑能够将越国公让给母亲,让越国公像保护姑姑那样保护母亲!”

        “对的对的,”李憠使劲儿点头,摇着长乐公主手臂,祈求道:“姑姑,姑姑,你就将越国公让给母亲好不好?”

        长乐公主:“……”

        太子妃苏氏:“……”

        什么叫“像保护姑姑那样保护母亲”?你们知道越国公房俊是怎么“保护”姑姑的吗?那可是相当“周到”“卖力”“无微不至”呢。

        最离谱的是,什么叫“将越国公让给母亲”?

        苏氏面红耳赤,一张闭月羞花也似的容颜都快要熟透了,咬着银牙,羞恼喝叱道:“你个两个东西,浑说什么呢?赶紧闭嘴!”

        这两个浑球,好像要将她这个母亲送人也似……

        长乐公主也被这番童言无忌逗得不行,不过见到两个孩子一脸郑重、满含期盼的目光,只能忍着笑,抚摸他们的头顶,柔声道:“好好好,姑姑答应你们,将越国公让给你们母亲,让他保护你们母亲好不好?”

        “好啊!”

        “姑姑真好!”

        两个孩子欢欣雀跃,在他们幼小的心灵、极少的阅历当中,听多了房俊如何大展神威扬威异域,如何嚣张跋扈横行朝堂,早就将房俊视作英雄,认为再是危险的情况只要有房俊在,那便无妨。

        太子妃苏氏粉面绯红,嗔怒的瞪了长乐公主一眼,恼她跟着孩子一样瞎起哄,故作威严瞪着两个孩子道:“赶紧收拾收拾,马上搬往太极宫了。”

        ……

        到了子时末、丑时初,越来越多的叛军自西、南两面的太平、延寿、布政等坊蜂拥而来,汇聚于朱雀门外的大街上,漫天大雪之下人头攒动,五花八门的兵刃在寒风苦雪之中闪烁寒光。东宫六率与禁卫军则奔上皇城城墙之上,弓弩齐备、严阵以待。

        大战一触即发。

        *****

        贞观书院。

        窗外大雪扑簌簌的落下,来自长安城的消息使得许敬宗如芒在背,不停的在屋内走来走去。

        他是李二陛下潜邸之臣,虽然当年敬陪末座、无甚威望,但是这些年来因为足够的资历也算是朝中一号人物,得到不少关陇门阀的拉拢。他也的确狡猾精明,并未因为关陇全盛一时便彻底认投过去,有些好处他全然接受,而有一些则将包裹着的糖衣吃掉,内里藏着阴谋诡计的毒药丢回去……

        所以在关陇门阀眼中,他远不如褚遂良孝顺、听话。

        但也因为那些长久以来的关系,使得他与关陇门阀之间牵扯颇深,彼此都甚为了解。

        只看一队队的叛军自书院山脚下向着长安进发,许敬宗便知道这一回关陇门阀必然打算孤注一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绝无半途而废之可能。

        而关陇门阀之所以敢这般恣无忌惮的向着陛下册立的太子下手,必然是辽东军中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使得长孙无忌完全不在乎李二陛下的看法,悍然挑衅皇权,越俎代庖的去废黜东宫。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李二陛下的性格,看似宽厚大度、胸怀广阔的表面之下,是刚愎自负、心狠手辣,一旦触及他的底线,即便是兄弟手足杀起来亦是毫不迟疑,许敬宗相信,这一点长孙无忌同样了解。

        既然了解在触怒李二陛下之后会有可能会遭受到的后果,但长孙无忌依旧毫无顾忌的去做了,那么解释唯有一个……

        许敬宗对于李二陛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这么多年他鞍前马后也没能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升迁,执掌权力更是没影子,很难生出那种“忠义无双”“鞠躬尽瘁”的心思,如果当真如自己猜测那般,却也没什么了不起。

        但是从眼下时局来说,李二陛下是生是死,却关系到他往后的仕途。

        是夹着尾巴认投关陇门阀?

        还是跟随房俊抱紧东宫的大腿?

        如何抉择,这是一个问题……

        “砰砰砰”

        敲门声将许敬宗从沉思之中惊醒,他开口道:“进来!”

        房门打开,甲胄之上满是落雪的辛茂将大步走进来,见礼道:“许主簿,太子殿下派人前来,有诏令传达!”

        今天整个长安城附近的气氛便不大对头,许敬宗将书院学子编成数个小队,每隔一个时辰便换一个小队巡逻值夜,确保安全,眼下当是辛茂将所在的小队当值。

        许敬宗忙道:“来人何在?”

        辛茂将抹了把快要冻僵的脸,回身道:“进来说话。”

        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入内,见礼之后将符信凭证交给许敬宗眼看,待到许敬宗验看无误之后,才将一封书信掏出,递给许敬宗。

        许敬宗接过,先检查封口火漆,见到火漆完整,这才拆开信封,取出信笺,一目十行的看过,便蹙眉沉吟起来。

        心里却是暗暗叫苦……

        居然让他率领书院学子前去固守铸造局?

        娘咧!这是哪个瓜怂出的馊主意?事后千万别让老子知晓,否则老子定要入他祖宗……

        若是守在这书院,凭借山势地利,千余学子全副武装应当能够确保不失,毕竟叛军此刻必定猛攻皇城,不一定有心事理会区区一座书院。待到战事结束,无论谁胜谁负局势已然明朗,何去何从也就无需自己操心。

        可铸造局那是什么地方?

        制造火器的作坊尽在其中,且由于支撑辽东战事之需,铸造局内的火器作坊增添了很多,听闻每日里的产量是以往的数倍。眼下辽东战事已停,必然囤积了大量尚未来得及运走的火器,这事儿不仅东宫知道,自己知道,关陇各家也必然知道!

        眼下谁敢小觑火器之威?关陇那些养尊处优的酒囊饭袋但凡有点脑子,也必然要尝试攻陷铸造局,以火器来武装叛军。

        说不定,这个时候就已经有叛军前往铸造局了……

        现在的铸造局就是一个吸引目光的闪光弹,必定无数人都在关注,率领书院学子前去镇守,就要面对数以万计的叛军……

        娘咧!

        老子是个文人啊,虽然也能耍几下刀剑,可总不能将老子当成那等文武双全的绝世之才吧?

        寻常时候,咱哭着求着给咱加点担子,咱不怕苦不怕累一腔热忱精力充沛,结果你们一个两个却是视而不见,对咱不屑一顾;现在好了,叛军如狼似虎漫山遍野,结果你们想起咱来了?

        忒缺德了……

        他很想将这封诏书丢进炭盆里,然后大吼一声“谁爱去谁去,老子不去”,然而他不能,因为一旦那么做了,就意味着他将彻底与东宫一系断绝,成为太子殿下的眼中钉肉中刺,自今而后,唯有一心一意给关陇门阀做牛做马。

        可关陇门阀看似势大,几乎席卷了关中各地,发动了几乎十万叛军攻略皇城,潮水一般的叛军随时可能将太极宫给淹没……

        然而当真如此顺利?

        许敬宗不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