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不明所以

第五十章 不明所以

        然则若是生在普通人家,少一些机心算计倒也是好事,可是生在帝王家,一举一动都难免被过分夸大,甚至引起天下人的各种解读,绞尽脑汁的去剖析是否有更深层的寓意。

        这种情况之下,兕子一味的维护房俊,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需知道,兕子虽然尚未及笄,可是皇室公主皆有早稼的规矩,通常来说这会儿就该指婚了,没见到比兕子还小的小幺都定下了婚事?

        只不过因为母后早丧,兕子又自由体弱多病,父皇对其怜悯爱惜,故而一直未曾提出婚配之事。

        但既然年纪到了,朝野上下,必然有许多人都盯着呢。

        一旦因为私自屡屡维护房俊、彼此过于亲厚,从而导致天下舆论纷纷、谣言四起,不仅仅是皇室要多添一桩莫须有的丑闻,更会牵累兕子日后的婚配。

        那些个诗书传家的千年门阀,如何能够忍受一位与自己的姐夫流传出谣言的正妻?

        尤为重要的是,父皇必然因此震怒,自然不会将兕子如何,顶了天呵斥一顿严加看管,但是房俊绝对要遭殃……

        想到这里,长乐公主又有些心虚。

        随便兕子胡言乱语好了,即便害了房俊,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赶紧拈起茶杯,又饮了一口。

        玉容微烫。

        轻声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总归是要避讳一些的,否则传扬出去,父皇面上也不好看。”

        “诶?”

        晋阳公主一脸萌萌哒。

        避讳什么?

        我为姐夫求情,还需要避讳?

        看着晋阳公主一脸呆滞不明所以,长乐公主也有些头痛,只好说道:“没发现你说话非但没有用处,反而惹得父皇愈发恼怒么?总之啊,关于房俊之事,少说话好了,父皇明察秋毫,定然不会冤枉了他。”

        “哦。”

        晋阳公主应了一声,有些闷闷不乐。

        自己以往也没少在父皇盛怒之时替那些触怒父皇的大臣们讲情,那个时候自己伶牙俐齿思路清晰,可是为何轮到姐夫身上,自己便不说不错、越说越错呢?

        真是烦恼啊……

        *****

        房府。

        年关刚过,皇帝陛下身染重疾,房家人并未前往骊山农庄闲住,而是尽皆逗留府中,平素深居简出。

        身在官场,又与皇室纠葛颇深,不得不时刻注意一言一行……

        正堂内。

        一家老小尽皆在座。

        主母卢氏横眉立目,瞪着房玄龄,道:“陛下派遣二郎前往朔州,只是说率军弹压薛延陀人,并且与薛延陀交涉商谈和亲之事,为何现在那薛延陀使者直接来了长安,而吾家二郎却要领受圣旨出兵漠北?”

        长安就这么大,官场之上到了一定层次的,也就是这么几个人。

        有什么消息兜兜转转的,只要不是太过机密,相互之间一通气,便也都知道个七七八八。

        假传圣旨的消息并未传出来,毕竟事情的真想有待商榷,必须等到房俊与萧嗣业一同回京之后才能分辨是非,眼下房俊已然率军直出白道,李二陛下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并且希望房俊打好这一仗,既能清除北疆隐患,又能震慑天下,为了日后东征大计提振士气。

        右屯卫直出白道的消息是房遗直当值的时候听说的,已然在京内传的沸沸扬扬,他听闻之后又惊又急,赶紧回来禀告母亲。

        此刻卢氏显然急眼了,房遗直便附和道:“此时天寒地冻的,漠北大碛更是荒无人烟、滴水成冰,古往今来,哪里有这个季节出兵的?陛下还真将二郎当作卫青霍去病使唤了,指望着二郎给他上演一出封狼居胥、勒石燕然的丰功伟绩?这简直就是要二郎的命呐!”

        言语之间,颇多抱怨。

        固然平素看他那个弟弟诸般不爽,更是难以接受其招摇高调的行事风格,但到底也是手足兄弟,此刻二郎孤军深入漠北,命在旦夕之间,又怎能不心中牵挂着急上火?

        房玄龄端坐在椅子上,瞪了房遗直一眼,叱道:“慎言!陛下将如此重要之事交付于二郎,实乃千古未有之信重,乃是吾家之荣耀也!岂能非但不为君恩所感动,反而口出怨言?”

        这等话那是能乱说的么?

        一旦传到陛下耳朵里,那边是“心存怨怼、素有积怨”,真以为房家有免死金牌呀!

        事实上他自己也是稀里糊涂,虽然致仕高老,回家荣养,但是身为把持朝政十余年的宰辅之首,朝中上下眼线多得是,只要他想知道,政事堂里一举一动都瞒不住他的眼睛。

        然而在事先一丝半点的风声都未有的情形之下,陡然便传出了皇帝陛下传旨给自家二郎,命其引军直出白道,攻略漠北的消息……

        即便是皇帝当真要这么做,为何不找他商量一番,便陡然下令呢?

        颇有蹊跷……

        他这般老神在在,高阳公主、武媚娘、萧淑儿几个却早已面色惨白,身子微微发抖。

        老天爷!

        自家男人居然跑去漠北,打算横穿大碛攻略薛延陀?

        高阳公主一双秀眸圆瞪,颤声问道:“这是何时之事?为何吾丝毫不知……不行,吾要回宫,去问问父皇为何要派遣二郎出兵漠北,这不是把他往死路上送么?”

        她心急火燎,站起身,就待要出去。

        武媚娘赶紧拉住她的手,微微摇头,红着眼圈儿道:“殿下莫急,先听听爹爹如何说。”

        高阳公主气道:“怎能不急?我们的夫婿此刻就在漠北的冰天雪地之中孤军深入,时时刻刻都能被薛延陀人被杀了,咱们就要变成寡妇了!倒是要问问父皇,为何这般忍心,将他的女婿送上战场,难道非得要看着他的女儿守寡不成?”

        一旁的萧淑儿手儿攥得紧紧的,一颗心似乎都碎了……

        她刚刚嫁来房家未久,不敢如高阳公主那般直白的表露态度,但是又何尝不埋怨皇帝,朝中名将如云,为何偏偏要派遣自己的夫君前往漠北?

        卢氏眼泪哗哗的流,早就坐不住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更何况自己的儿子率军出征几千里,要深入荒无人烟的大碛去跟薛延陀人作战?

        她“腾”的一下站起,抹了一把眼泪,大声道:“娘陪你去!咱们房家几代人公忠体国忠心耿耿,他就是这般回报的?他不是一贯宠信二郎么,为何放着那么多的名将不用,偏就要派二郎去跟薛延陀人作战?难道非得吾房家一门死绝,才能遂了他的愿?”

        房玄龄痛苦的捂住额头。

        得!

        不怕事儿大,就怕没压事儿的!

        自家这“贤内助”倒好,不仅仅不压事儿,反而还帮着挑事儿,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糊涂!军国大事,焉能有尔等妇人置喙之余地?陛下深谋远虑,自有其章程,房氏一门蒙受皇恩,自当精忠报国,死而后己!北疆边患,侵扰腹地,总归会有兵卒开赴沙场,别家的儿郎上阵杀敌马革裹尸,凭什么你家的儿郎就得待在长安享福?妇人之见!”

        卢氏气道:“吾就是个妇人!谁管他别家如何?再者说,吾家乃是文官!朝廷养着那么多的将军,凭什么让吾儿子一个文官上阵?”

        房玄龄无语。

        自魏晋南北朝以来,中枢渐渐为关陇贵族所把持,无论隋唐,占据高位的关陇贵族渐渐养成一个不分文武的习惯,上马治军、下马安民,出可拜将入可为相,真正打人才都是允文允武、文武双全。

        老夫自然是文官,可难道当年提不得刀、杀不得敌?

        还是不能指挥大军击溃强敌?

        真以为给老夫十万虎贲直出塞外,就灭不得東突厥、打不过高昌国?

        只是天策府猛将如云,用不到自己亲自上阵厮杀罢了。

        不然若是老夫提兵上阵追亡逐北,指不定就没有李靖李绩侯君集什么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