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窈窕淑女,吾欲求之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窈窕淑女,吾欲求之

        还别说,这人相貌俊雅神情桀骜,体型修长矫健,浑身上下洋溢着一股野性的魅力,这等男人最是受到那些深闺贵妇的喜爱……

        见到房俊湛然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来回回的扫量,那青年顿觉浑身不自在,明明自己摆出一副桀骜不驯的姿态希望给这位大唐侯爵带来威压,却不知为何反倒是自己在对方的目光巡梭之下,宛如不着寸缕一般尴尬心虚。

        紧绷着脸,这人抬手抱拳,冷声道:“鄙人阏川,素闻侯爷文武双全,若有闲暇,不知可否赐教一二?”

        房俊眼皮跳了一下,我又不会跟你抢生意,为何对我这般大的敌意?

        “拳脚有损,刀枪无眼,以武会友什么的最是麻烦,不过若是能够相互探讨一番深浅快慢之要诀、上下左右之要领,取长补短交流经验,某倒是愿意随时备下薄酒,促膝长谈。”

        那阏川俊朗的脸上满是懵逼……

        什么深浅快慢?

        什么上下左右?

        他有些尴尬:“鄙人汉话说得不好,领会不得侯爷的意思,还请侯爷明示。”

        大唐周边诸国之王侯贵族,莫不以写汉字、说汉话、读汉书为荣,早已不是一项技能,而是成为身份的标签。

        阏川出身贫寒,虽然很小年级便成为“花郎”的领袖,在善德女王尚是公主的时候便负责护卫左右,现在更是女王最信任的武将,早已是新罗最顶级那个阶层的人物,却依旧因为写不好汉字而时常遭人讥讽嘲笑。

        结果现在发现自己非但写不好汉字,就连汉话似乎也领会得并不深刻,起码面前这位侯爷的话他就搞不明白……

        我只是想跟你切磋一下挫挫你的锐气而已,哪里用得着深浅快慢?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金春秋圆脸矮胖,面白无须,此刻上前拉着房俊的手,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侯爷且这边坐。”

        房俊不着痕迹的甩开他的手,随着他坐到一张雕花的桌案旁,坐下之后还悄悄在衣摆上擦了擦手。

        这老东西手心全是汗,该不是肾虚吧……

        金庾信也坐在房俊对面,冲阏川笑道:“只要侯爷尚在新罗,何时不能上门讨教?非得急于一时,你这急躁性子也不知几时能改。”

        言语之间,显得甚是熟络,关系亲近。

        而毗昙则阴沉着脸,径自坐到房俊下首,耷拉着眼皮一言不发。

        明显被排挤在外……

        房俊眼睛眯了一下,真是庙小阴风大、水浅王八多,区区新罗弹丸之地,土地贫瘠人口稀少,但是玩起政治斗争来,却也与大唐别无二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

        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未几,后堂环佩叮当,新换了一套衣衫的善德女王步履优雅的缓步而来,轻敛裙裾跪坐在主位,秀美的脸上带着微笑,冲房俊微微颔首,柔声道:“劳侯爷久候了,有失怠慢,还请宽宥。”

        房俊便道:“客随主便,入乡随俗,陛下若是依旧这般客气,某倒是害怕是不是陛下有什么不情之请,吓得赶紧躲回船上,再也不敢见您了。”

        众人先是一愣,便齐齐笑起来。

        善德女王秀眸之中光彩衣衫,抿唇笑道:“素闻侯爷在大唐朝堂之上唇枪舌剑辩才无敌,今日总算领教。”

        房俊大笑道:“当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某还以为陛下听得最多的乃是某说打就拽的棒槌脾气,却不料居然是口舌之利……”说着,他看向阏川笑道:“所以阁下若是当真想要跟某讨教切磋,还不如就斗一斗这伶牙俐齿,耍枪弄棒的,怕是有辱斯文。”

        金春秋与房俊熟络一些,摇头苦笑道:“阏川,还不速速给侯爷赔罪?你刚刚确实有些失礼了,若是侯爷记着这事儿不依不饶,往后说不得就有你的苦头吃。”

        房俊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世人皆传善德女王秀外慧中、英明果敢,但是房俊看来这女人固然聪慧,但是性子却相对文静,倒是这个金春秋显然在新罗朝中地位不一般,在善德女王面前亦是颇具影响力,无论信任程度还是重视程度,显然皆在金庾信与阏川之上。

        至于毗昙……

        这位老兄一脸谁都欠我钱的表情,显然处处遭受排挤。

        房俊也弄不清楚到底是因为他“亲唐”而遭受排挤,还是因为排挤而“亲唐”,希望通过迎立大唐宗室成为新罗之主来彻底改善自己在新罗的地位和处境。

        有几名娇俏的侍女奉上香茗,诸人的笑声才淡了下来。

        一名侍女款款来到房俊身边,先是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敛着裙裾,跪坐在房俊身侧,然后才双手将托盘放在房俊面前的桌案上,双手握着托盘放在小腹处,纤细的腰肢深深的弯下去施礼,最后才跪着后退两步,起身碎步离开。

        这期间,橘红的烛火照在她因盘起秀发而露出的优美脖颈上,一片洁白细腻,甚至就连脸颊上的绒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长长的睫毛轻轻的扇翕,秀挺的鼻梁宛若琼玉,一张樱桃也似的小口不点而朱。

        再配上春葱也似的身段儿,以及一股萦绕弊端的淡淡馨香……

        即便是见惯美色的房俊,此刻亦不由自主的泛起一股惊艳之感。

        新罗女子最是温柔娇俏,再加上这般容颜秀美身段窈窕,更有一种如珠似玉的温润气质,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房俊下意识的目光随着她转动,待到她站起身来之时,赫然发现此女身量颇高,足有一米七。

        这年代的人普遍身高有限,大唐人的身高照比后世平均也得矮上三五公分,后世一米八的个头很是常见,但在这个年代简直就是鹤立鸡群,房俊认识的人当中最高的要数薛仁贵,这位仁兄大概能有一米九,放在后是也是个高个儿,但是绝对算不上惊世骇俗,但是在大唐,却是难有人能够与其比肩,便显得格外魁梧健硕。

        至于倭人……不提也罢。

        新罗的人高比倭人强上那么一点,却也极其有限,毕竟据说双方多多少少还有点血缘关系。

        那金庾信与阏川便算是身材高大了,但是也仅仅比这个侍女高出半个头……

        颜值一流,气质绝佳,偏偏还有一双大长腿,这放在后世,妥妥的女神级别啊!

        都说新罗出美女,果然令人艳羡,这等姿色居然只是在王城里当一个侍女,不过也幸好如今是女王当家,否则若是换了一个男主,大抵是无论无何也不会放过这等女子的。

        他这么一副色眯眯的神情,自然被诸人看在眼内。

        善德女王微微有些不悦,金春秋、金庾信、阏川则略有些尴尬,毗昙眼珠子转转,长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不知打着什么主意……

        房俊回过神来,见到诸人经意不经意的都看着自己,却也没有什么尴尬,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此女天姿国色,窈窕之身材便是大唐亦是罕见,某见之心生仰慕,失态了,失态了。”

        嘴上说着失态,神情之中却一点尴尬难堪都没有。

        长得好看就是给人看的,这又算点什么事儿?

        况且这一番言辞尽显坦荡,反倒是比那些遮遮掩掩却心底龌蹉之辈强的多了……

        善德女王微微一笑,赞道:“侯爷心胸坦荡,当是真英雄也。”

        房俊眼睛转了转,见到那长腿侍女敬茶之后并未立在一旁侍候,而是正缓缓的退向后堂门口,心里一动,便说道:“咱们汉人有一首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某不敢自称君子,却也有爱慕之心……”

        说着,他望向善德女王,嘴角微微翘起,语气真挚、目光澄澈:“某厚颜,请求陛下将此女赐予,还望陛下念及大唐与新罗之友谊,成全某这一份爱慕之心。”

        一言既出,满堂皆惊。

        就连那位偷偷退走的侍女,也在遁入后堂之前听到这番话,顿时娇躯一震,再也不敢停留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