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真的有奸细!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真的有奸细!

        夕阳已然尽落,夜色渐渐浓郁。

        从长孙武手底逃脱的青年一路沿着城墙绕道城南,想要赶紧入城,然后去师傅的道观里躲避几天,免得被长孙武抓住。自己骗了长孙武,万一那辆马车是哪一个勋贵人家的,长孙武冒冒失失上前拦阻,免不了吃一顿苦头,回头必然拿自己撒气。

        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只要躲进师傅的道观,那长孙武必然找不到自己……

        青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心里琢磨着事情,冷不防前方蹄声隆隆,一队骑士迎面驰来,将他惊得回神,吓了一跳,赶紧避往路边。在大唐,能够骑马疾驰的人要么是军方,要么是勋贵,除此之外很少有人能够骑的上马,毕竟马匹可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

        偏偏这两样又是长安城里最最不好招惹的……

        心里慌乱,一脚踩在路边的石子上,顿时摔了一个屁墩儿,坐到路边的草窠里。

        “吁——”

        当先的骑士见到有路人受惊跌倒,便勒住健马停下来,身后十几名骑士顿时缓缓减速,有的跟随在他身后,有的缓缓上前护住两翼,还有两个甩镫离鞍下马,快步走上前来,一手按着腰间刀柄,满脸警惕的喝问道:“干什么的?走路不长眼?”

        青年平素混迹市井,最是懂得察言观色,一见对方的气派,就知道是万万不可招惹之人,赶紧连滚带爬的避到路边,赔罪道:“对不住对不住,小的眼神儿不好,不小心踩了石子跌倒,惊扰了贵人,恕罪恕罪……”

        那两人上上下下瞅了瞅他,其中一人退回为首那人马前,道:“二郎,是个过路的,想来并非是想要对您不利的刺客……”

        马上人正是房俊。

        得到薛仁贵等人抵达长安的消息,便即刻出城予以安置,却不想半路惊到了一个路人……

        房俊在马上无奈道:“你们是不是平素横行霸道惯了?谁说这人是刺客了?咱们将人家惊倒,自然要停下来说一句抱歉,若是受了伤,那就要负责送去城内请郎中诊治!咱们是文明人,要以德服人,懂?”

        一众部曲家将一脸无语。

        以德服人?

        以德服人你出个城还要带上十几号人,你怕鬼啊……

        当然,这话也就在心里腹诽,绝不能说出口,不然二郎的报复会很严厉,比如扛着磨盘步行十里地,美其名曰“负重越野”,比如双手拄地身体绷直,不停的上上下下的做着类似某种没羞没臊行为的运动,美其名曰“锻炼持久力”……

        对于自家二郎层出不穷的鬼点子,家将部曲们早已心惊胆颤。

        房俊在马上俯身看了看地上的青年,和颜悦色问道:“当真没有受伤?”

        青年连忙摇头:“没有,当真没有!就算是有,也是我自作自受,与二郎无关……”

        娘咧!

        他已经认出房俊,就说只是擦破了皮,就算当真摔断了腿,他敢跟这个棒槌要钱?

        活腻歪了……

        房俊满意的点点头:“若是有何不妥之处,就说出来,某给你请郎中诊治。”

        青年吓得头摇得像拨浪鼓:“当真不用……那啥,您贵人是忙,赶紧办事儿去吧,不必理会小的……”

        你赶紧走吧!

        万一说错了那句话,咱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能经得住你折腾?

        满长安城的纨绔公子哪个在房俊面前敢炸翅儿?更何况是他这种连小虾米都算不上的小人物……

        “既然如此,那某就先走一步,若是事后查觉身体不适,可径自去寻某。”

        点点头,便挽起缰绳,策骑欲行。

        青年虽然惊慌,心中却难免佩服,瞧瞧人家房二!

        同样都是纨绔,人家是怎么做人的?人家要怼就怼那些世家子弟,从来不欺负穷人!

        心里想着,忽然想起那件事,连忙说道:“二郎留步!”

        “呦呵!给你脸了是吧?刚才说自己没事儿,这会儿听得二郎说话了,就想要讹诈一番?”

        旁边的家将上前怒叱。

        “不是不是……”

        青年吓了一跳,忙道:“二郎,小的有要事相告,寻医问诊是肯定不敢劳烦二郎的,只是这消息很重要,那个啥……您若是觉得有用,随便赏几个钱给小的买顿就喝就好,若是无用,您就将小的当个屁放了……”

        房俊有些好奇,瞅瞅天色尚早,一时半会儿的也不甚着急,便问道:“那说来听听。”

        青年道:“是关于奸细的,小的在十里坡有一个相好的婆娘,以前是青梅竹马的表亲……前些时日她家相公病死,小的前去帮衬着料理,无意间发现了奸细的行踪。”

        房俊心里一跳,肃然问道:“此言当真?”

        青年道:“绝无半句假话。”

        房俊眯了眯眼,道:“吾房二之为人,相比你也有所耳闻,若是此言当真,算你大功一件,赏钱绝对不少。可若是敢诓骗于某……”

        “不敢不敢!”

        青年心花怒放,连声道:“谁不知房二郎义薄云天?绝不敢有半句谎言!”

        娘咧!

        当真是时来运转,挡也挡不住!

        刚刚在长孙武那里没得着好处还闯了祸,谁知一转眼就碰上房俊这个财神爷,这位出了名的出手阔绰挥金如土,这是老天保着咱发财啊……

        *****

        延平门。

        长孙武将那辆马车喝止,手掌心儿按着腰刀缓缓上前,一双眼睛盯着头戴斗笠的车夫,问道:“哪里人?”

        “回军爷的话,小的城北十里坡人氏。”

        车夫回道。

        长孙武越瞅这人越是可疑,天都快黑了,正常人哪里还会戴着个斗笠?想要将那青年拽过来与这人对质,一回头,才发现那青年居然不知何时跑了……

        “娘咧!”

        长孙武骂了一句,盘问道:“进城做什么?”

        那车夫指了指身后的车厢,道:“家里娘子染病,想要进城求医。”

        “染病?”

        听了这话,长孙武心里一跳,忙问道:“什么病?”

        车夫平静道:“腹泻不止,人眼瞅着就撑不住了,军爷行个方便,让吾等趁着天黑入城可好?若是晚了赶上宵禁,就白白耽搁一宿,怕是熬不住。”

        长孙武吓了一跳,腹泻不止,你特么还想进城?

        这时候他本该赶紧让这辆马车走的远远的,既然是腹泻不止,那就是疑似疟疾,这等病患岂能让他进去长安城?若是因此导致疟疾在城内蔓延,他长孙武就得诛九族!

        唔,诛九族大概不至于,毕竟族中还有一个长孙无忌呢,想必陛下不会因此就将文德皇后的亲族诛杀干净……但是他长孙武满门抄斩却是必须的。

        可是此刻他已经对这个斗笠男人起了疑心,怎看放他离去?

        万一这人真是奸细,他自己升官发财的日子可就不远了!

        斟酌一番,长孙武觉得值得冒险。

        疟疾而已,也不一定沾上边儿就将自己给传人了,有什么可怕的?

        为了上官发财,长孙武咬了咬牙,冲身后的部下一挥手:“你,上车去检查一番!”

        “……”

        那位部下惊得张大嘴,讷讷道:“这这这……队正,这可是腹泻不止的病人啊,谁知道是不是疟疾?万一……小的可就完蛋啦!”

        长孙武怒道:“说什么浑话呢?咱们是守卫长安的卫士,保卫京畿之安宁乃是神圣之职责,可同时亦是大唐之兵卒,护卫一方百姓平安,亦是职责所在,万死不辞!若是这家病人真是疟疾,放入城内必然祸害了满城百姓,可若不是疟疾,吾等将其拒之门外,岂非等同于亲手将之推向死亡?所以,必须要予以确认,方才问心无愧!”

        那兵卒差一点破口大骂,额去你滴个娘咧!

        你特么这么高尚,你怎么不去上车查看?

        可是大唐军中等级森严,哪怕只是守门卒,胆敢违逆上级的命令,后果亦是极其严重。那兵卒无奈,只得蹑手蹑脚的踏上车辕,掀开门帘往里头瞧。

        长孙武站在马车一侧,忽见那斗笠男人从怀中掏出一物,塞进他的手里,低声道:“在下乃是长孙家的远亲,还请军爷行个方便……”

        长孙武心说你是长孙家的远亲,我特么怎么不知道?

        语气不善道:“休要以为攀附了赵国公,某就会网开一面,跟你说,某可是个正直无私的……”

        正说着,下意识的将手里的东西摊开来一看,顿时吞了口唾沫,下半截儿话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