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阴谋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阴谋

        李二陛下将房俊留在魏府。

        这棒槌最好惹事,留在此处尚有程咬金能够压制一二,若是去了窦家那边,凭着与窦家子弟的恩怨纠缠,怕是搞不好要出大事情。萧瑀等人虽则资历深厚、位高爵显,但是显然镇不住房俊。

        当初在江南就给折腾得鸡飞狗跳……

        房俊没敢埋怨李二陛下将他当作“麻烦”的心思,赶紧领命道:“微臣遵旨。”

        李二陛下点点头,这才离开。

        魏家子弟以及一众大臣勋贵在后相送。

        等到送走李二陛下,回到后宅,程咬金便将房俊叫去一侧的偏厅:“来来来,素闻房二郎千杯不醉,且来陪老夫喝两杯。”

        他与魏徵的情分到底不同,留下来打算一直等到魏徵脱离危险亦或与世长辞,担心魏家子弟不服房俊生出事端,便将房俊叫去饮酒。

        房俊也不爱搭理魏徵这几个蠢不可及的儿子,欣然同意。

        *****

        窦家。

        雨一直下……

        尚未至申时末,天色已然接近黄昏。

        跨院之内,宾客云集,各自三五成群的窃窃私语……

        萧瑀并未前去魏府,他与魏徵素来不和,若是魏徵当真死了,估计同殿为臣的颜面是一定要前去吊唁的,但是既然没死,代表着江南士族的萧瑀便不会前去探视。

        而此刻坐在他面前的驸马王敬直更不会去。

        当年王世充作用洛阳称帝,打起旗号造反大隋,便与瓦岗出身的将领结下深仇大恨。

        王世充本是西域胡人,寄居在新丰。年纪很小的时候便跟随改嫁到霸城王家的祖母一起生活,将自己的姓氏也改姓王。而霸城王家,便是太原王氏的一支偏房……

        王世充反隋称帝,太原王氏是出了大力气的。

        而当时的瓦岗寨刚刚瓦解,大部分将领诸如魏徵、李绩、秦琼、程咬金、张公谨、侯君集等人尽皆投靠了李唐,成为李世民逐鹿天下的班底,而单雄信因为祖上与李家素有血仇,成为王世充帐下的大将军。

        最终,王世充兵败被杀,单雄信喋血沙场,恩怨纠缠,爱恨交织。

        李二陛下覆灭王世充,天下大势已定,太原王氏不得不宣誓效忠,可是对于李二陛下帐下的瓦岗系将领,却是恨之入骨……

        萧瑀与王敬直相谈甚欢,未及,长孙无忌也匆匆而来。

        三人聚拢一处,距离旁人稍远,低声交谈亦不会被人听去……

        “辅机可曾去魏府看看?”萧瑀问道。

        “下午的时候便收到窦家的讣告,只是杂事缠身,此刻方才过来吊唁。至于魏家……刚刚才得到消息,听闻玄成一时片刻无事,稍后再去亦是无妨。”长孙无忌一脸倦色,揉了揉眉心答道。

        王敬直便担忧的说道:“赵国公虽然正值春秋,但是亦要注意劳逸结合。逝者已矣,还望您多多注重身体才是。”

        长孙无忌欣然笑道:“贤侄有心了,老夫省得。”

        王敬直乃是王珪幼子,太原王氏子弟,正经的关陇集团核心,又是晋王妃王氏的娘家人……长孙无忌必须保持礼遇,予以重视,最起码要让王敬直感到重视……

        王敬直赶紧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萧瑀抬起眼皮瞄了一眼文质彬彬的王敬直,微微叹口气,喟然道:“若说朝中后起之秀,其实敬直亦算是一时之俊杰,奈何房二锋芒太盛,陛下更是对其独独青睐,实在是有些可惜呀。否则以敬直之人品能力家世,定然更得陛下器重,委以重任。吾等皆以老迈,往后这老大帝国,还是要尔等年青俊彦来接受,切莫灰心丧志啊。”

        王敬直眼皮一跳,这是挑破离间啊……

        可明明知道萧瑀用心不正,却偏偏心中依旧不可遏止的升起一股酸楚、不服、怒火!

        按说,都是皇家驸马,都是世家子弟,太原王氏更是远远高出清河房氏不知道多少个等级,都是年青俊彦,他王敬直到底比房俊差在哪里?好吧,就算房俊才高八斗、诗词之名甲于天下,可房俊已经是从二品堂堂京兆尹,而自己呢?区区礼部衙门里一个主事,嗯,从五品……

        非是王敬直胸襟狭隘,实在是这差距也太大了!

        都是驸马,至于么?

        运了运气,王敬直提醒自己萧瑀此言显然没安好心,可依旧忍不住的嫉妒恼火,面上便不免显现出来。

        萧瑀心中微微一哂,不动声色……

        长孙无忌手抚长髯,哼了一声,说道:“那棒槌不过是巧言令色之徒,如何与敬直这般忠厚朴实的后生相提并论?且看看为了讨好陛下,东西两市被他拆得七零八落,整个关中皆是纷纷攘攘乱成一团,假以时日,定然是祸国之奸佞、乱政之罪魁!”

        王敬直想了想,附和道:“不错,此子若是不除,朝政便一日不可安稳,若是等到其羽翼丰满,怕是更为棘手!”

        虽然不知道这两位老狐狸有何谋算,但既然是想要对付房俊……那咱自然是义不容辞,即便是被利用一二,又何足道哉?

        咱心甘情愿!

        三人忽视一眼,目光闪烁……

        长孙无忌起身道:“某去魏府走一遭,多年的老伙计,怕是挺不过来便阴阳两隔,总要说上几句话,看看有无交待,亦算是全了多年的情分,不枉同僚一场。”

        萧瑀颔首道:“正应如此。”

        说是这么说,反正他是不会去的,这些年他可是被魏徵弹劾了不知多少次,早就结下仇怨。只等魏徵咽气,便大度的前去府上上柱香吊唁一番,既然尚未咽气……不去也罢。

        王敬直起身道:“请恕晚辈不远送了。”

        长孙无忌微笑点头,转身离去。

        厅中诸人赶紧纷纷起身,七嘴八舌的恭送长孙无忌,即便现如今的长孙无忌已然不是陛下面前第一红人,但是毕竟其爵位资历摆在那里,谁敢轻忽施礼?

        长孙无忌微笑着一一颔首致意,出门而去。

        等到长孙无忌走远,厅中恢复平静,萧瑀微笑着对王敬直招招手,叫道身边落座,附耳上前……

        *****

        刘洎换上一套干爽的衣衫,净过手用帕子擦拭干净,坐到书桌之后,捧着侍女奉上的香茗,浅浅的啜了一口,体内的湿寒之气尽数而出,舒服得长长吁出口气。

        天色昏暗,书房内已然燃起蜡烛。

        刚刚先是去了窦家吊唁,随了一份并不贵重的礼金,继而又到魏府转了一圈,探视了一番病重的魏徵。这一大圈儿下来衣衫虽未湿透,却是沾了一身水气,他本来就体弱,唯恐湿寒入体,是以赶紧跑回来换了衣衫。

        心里想着窦静前几日还好好的,今日便撒手而去,魏徵作为本朝第一诤臣,更是油尽灯枯熬日子,心底不仅有些唏嘘。

        便是帝王将相、王孙贵族,最终亦是逃不脱生老病死之束缚,就算执掌乾坤、宰执天下,不还是终究黄土一抷?

        可惜世人要么重名、要么逐利,一辈子明争暗斗打生打死,又有谁能看得透?

        刘洎也看不透。

        他这一辈子不爱财,府中生活清淡甚至有些拮据,对此并不以为意。钱财那等铜臭之物,乃是世间最最肮脏的东西,金银珠宝美酒珍馐,在他看来不过是眼前的孽障,有何足道?

        他却极是看重“名”、“权”二字!

        有“名”,则可青史留芳、百世传颂!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影”,既然父母生养来着世上走一遭,若是不能彪炳史册,岂不是与那些贩夫走卒一样白白活了这一世?

        有“权”,则指点江山挥斥方遒,以江山作画,尽展胸中报复!

        大丈夫岂可一日无权?!

        只可惜权力之阶,步步艰难,刘洎虽出身南阳刘氏,然则在朝中并无奥援,厚着脸皮攀扯的话,宋国公萧瑀倒是攀扯上一丁点儿的关系……不过却是八竿子打不着。

        没有世家门阀的背景,想在隋唐两朝的官场之上风生水起,谈何容易?

        自己现在的确是名声鹊起,可是说到底依旧是无根之浮萍,一阵大风吹来,便七零八落……

        正自愁苦没有一个门阀作为后盾,便见到管家疾步进入书房,轻声道:“宋国公遣人送来一封书信……”

        刘洎微愣,忙道:“快请!”

        “喏!”

        未及,一个青布衣衫的中年随着管家走进书房,先是对刘洎见礼,继而双后奉上一封书信,恭声道:“家主有命,请刘御史亲启,过目之后将刘御史之决定带回。”

        刘洎心中狐疑,自己倒是不断接近萧瑀,希望其念在自家祖上曾经在萧氏祖先建立的南梁朝中为官,对自己多多帮扶,但是萧瑀一直若即若离,不置可否。

        今日怎地破天荒的给自己送信?

        将书信拆开,一目十行的读完,刘洎双眼微微眯起……

        略作沉吟,便说道:“且回复宋国公,就说下官已然知晓,必会配合宋国公行事,请他老人家担心便是。”

        “喏。”

        那人躬身施礼,转身退出。

        刘洎又将手里的书信看了一遍,抬手将书信凑近烛火,一股火苗在信纸上腾起翻卷,片刻便将信纸付之一炬,化作飞灰。

        刘洎抬首挺身,说道:“来人,研墨,某要写奏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