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相互问剑

第六百三十二章 相互问剑

        陈平安独自走了一趟剑气长城,亲眼目睹了那场问剑。

        竟然还有谁,能够与剑气长城问剑?

        传到浩然天下那边的大小仙家门派,估计谁都不信,还能让人笑掉大牙。

        蛮荒天下的这场问剑,千真万确,起始于一个月色几无的沉沉夜幕。

        陈平安只看到南方战场上,先是星星点点的剑光依稀亮起,然后越来越多,就像早年游历浩然天下的山下,看那一盏盏飘入河中的荷花灯,灯火汇聚,星火万点,能与日月争辉。

        最终一把把本命飞剑,划出一条条光彩,往剑气长城这边“缓缓”而来,最终汇聚成了一条无比绚烂的星河。

        从城头这边俯瞰而去,宛如仙人置身于天上,低头看人间灯火。

        若是抛开敌我关系,只谈眼中所见画卷,委实壮观。

        陈平安身为隐官大人,无需出剑,也无法出剑,因为很快就要返回城头北边的避暑行宫。

        不是愁苗、林君璧两拨人做得不好,只是陈平安依旧很难放心,这是一种利弊皆有的执念,陈平安觉得即便要改,也不是现在。

        就像当年拗着心性的去外求,一样需要慢慢适应。

        陈平安站在茅屋那边的城头,感慨了一句,“这种相互问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老大剑仙笑道:“后无来者,多半是真,前无古人,算不上,早年人间剑修起剑,问剑于天,天下落剑,就像一场金色的大雨,比这更好看。那时候为人间剑修护阵、压阵的练气士,知道有哪些吗?有至圣先师,有道祖,有佛祖,还有将近半数的诸子百家老祖,人人无私心,人人以死为荣。”

        陈平安想起了当年只有自己与崔东山的那场游历,在那趟归途当中,白衣少年郎唠叨了许多怪话。

        陈平安轻声道:“据说当时还没有三教百家的说法,各家学问,都只是个雏形,无论是我辈剑修,还是这些练气士,或是那些行云布雨的四海蛟龙,都是并肩作战的盟友,甚至连蛮荒天下,当时都停下了与人族的争斗,没有帮忙,但也没拖后腿。”

        陈清都点了点头,流露出一些不常见的缅怀神色,“我,龙君,观照,还有那些早已被历史忘记的同辈剑修,一人又一人,接连出剑飞升。”

        陈平安蹲下身,伸手触及剑气长城的微凉地面,仰头望去南方战场,“老大剑仙,那会儿,人人在挣扎求生,不如此,便活不下去。晚辈并非是贬低你们的壮举,不敢,更不愿意。如今过去万年,我走过三洲之地,不是什么世道都没见过,所以我敢说,浩然天下整体上还是好的,稳当的。老大剑仙,你们就像一个大家族的老前辈,晚辈们的对错是非,你们其实都看得真切,事实上,你们也算很宽容了,但我还是很希望,你们不要失望,连你们都彻底失望了,晚辈们连知错改错的机会就会少许多。”

        陈清都默不作声。

        陈平安欲言又止。

        陈清都笑道:“既然当了剑气长城的隐官大人,就该有直言不讳的胆识。”

        陈平安以掌心贴住地面,说道:“我还是觉得世道是越来越好的,是一步步往上走的,我相信如此。老大剑仙,千万别觉得这一万年,就只有寂寞,身后的浩然天下,安稳了一万年,山下炊烟袅袅,山上仙气飘绕,大体上人人都有大大小小的奔头和盼头,就连我,小时候那么想着死也不怕,后来不也当了龙窑学徒,就开始想着挣钱攒钱了,想要好好活下去了?那边人心念头芜杂如野草,可也得有土壤,才能生根发芽不是?只要有了土壤,便会有万千可能。”

        陈平安仰起头,道:“老大剑仙,该如何做,就如何做。但是别失望,别伤心,行不行?”

        老人蹲下身,伸手按住年轻人的脑袋,笑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没见过大世面,哪怕见识过了我教你那一剑,依旧不曾知道真正的剑修剑心。”

        老人收起手,“我这般岁数的剑修,都是从最深沉的绝望绝境里,一步一步熬过来的,刑徒?最早的时候,人间大地之上,谁不是那朝生暮死的刑徒?所以谈不上太大的失望,失望当然会有些,可绝对没有你小子想的那么彻底。万年以来,更多看到的,是这里起了一点希望,那里落了一点希望,希望的灰烬里边,来年又可能会生出一棵春草,离离原上草,剑气长城虽然没有这样的景象,但是我就算在城头上待着,好像也能年年闻到浩然天下那边的春草香。”

        陈平安愣了一下,忍不住笑道:“打死没想到老大剑仙会说这样的话,很有……诗意!”

        陈清都笑道:“再与你说两件有意思的小事情,记得别着急泄露天机。”

        陈平安正色道:“老大剑仙请说。”

        陈清都却改变了主意,摇头道:“以后再说。”

        陈平安就要告辞离去。

        陈清都突然说道:“柳筋境,剑修,两把本命飞剑。七境巅峰,纯粹武夫。还是不够看啊。”

        陈平安无奈道:“老大剑仙就别苛求我了,同龄人当中,我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武道一途,好歹还能瞧见曹慈的背影。身为下五境练气士,能够为老大剑仙赢得一次出剑机会,当了隐官大人,不敢说功劳,苦劳不过分吧?更何况这柳筋境,我看不坏,攒人品,攒运气,一个不小心……”

        陈清都直接打消了陈平安痴心妄想的念头,摇头道:“你就没那勘破‘留人境’玄机的命,休想一举跻身上五境。”

        陈平安苦笑道:“老大剑仙就不能等我跻身了第四境,再说此话?”

        陈清都说道:“三个剑仙名额,最后一人,想好了没有?”

        陈平安摇头道:“难,暂时想不好。”

        陈清都挥挥手,“屁大事情都想不好,要你这隐官大人何用,滚去避暑行宫,多动点脑子。争取早点跻身练气士洞府境和武夫远游境。”

        陈平安告辞离去,只是询问一事,陈清都答应下来。

        是那离开城头杀妖一事,陈清都说无所谓,隐官一脉的剑修,只要自己愿意,又不耽误正事,都无妨。

        陈平安祭出符舟之际,瞥了眼茅屋。师兄左右还在闭关养伤,萧愻那一拳,真是心狠手辣,老大剑仙说换成岳青之流,早就死了,便是陆芝和纳兰烧苇,也要直接跌境。

        陈平安符舟刚刚离开北边城头,就有人御风落在渡船之上。

        陈平安问道:“要走了?”

        刘羡阳点头道:“估摸着这两天就得动身,南婆娑洲的沿海布防一事,早就提上议程,事务一大堆。”

        陈平安再一次旧事重提,“问剑正阳山一事,一定要等我,千万要小心。”

        刘羡阳疑惑道:“若是没有见识过我的出剑,也就罢了,对付一座正阳山,至于这么小心翼翼吗?”

        陈平安点头道:“至于。相信我。”

        刘羡阳问道:“一个李抟景就能压制正阳山数百年,当得起你我如此郑重其事?”

        陈平安说道:“刘羡阳,早年的风雷园与正阳山之争,与以后你我二人的问剑正阳山,是天壤之别。除了正阳山自身藏掖已久的门派底蕴之外,以后还要加上一份大势,正阳山与清风城许氏,皆是宝瓶洲毫无意外的宗门候补,其中正阳山,更会瓜分掉朱荧王朝的大半剑道气运,这是龙泉剑宗都做不到的,因为大骊宋氏皇帝对阮师傅再尊崇,也绝对不允许龙泉剑宗一家独大,给了旧中岳地界,划入龙泉剑宗地盘,除了阮师傅自身宗门人数太少,是天然限制之外,大骊宋氏此举,更是让正阳山近水楼台,攫取整个朱荧王朝的剑修胚子,一旦跻身宗门,正阳山就要与大骊宋氏国祚相连,这还是早年李抟景与正阳山诸多剑修老祖的那种意气之争吗?”

        陈平安叹了口气,自顾自摇头,然后加重语气说道:“更多的,我不能说,反正正阳山是大骊王朝某个大布局的重要环节之一,不可或缺。到时候你我问剑,问的,当真只是一座正阳山的护山大阵和那拨老剑修?”

        刘羡阳直愣愣看着陈平安。

        陈平安问道:“哪里不对?”

        刘羡阳笑道:“你是不是想岔了,谁说问剑一事,一定要一次功成?我今儿戳上人家腚儿一剑,见机不妙就跑,明儿再回,捅人家裆部一剑,不也是问剑?就非要如你所说那般,一次打死人家,还得是连剑心连人心一并打了个稀烂?陈平安,当了山上人,便这么讲究面子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情,我记得你和我,打小就不是这种人、不做这种赔本买卖吧?我刘羡阳是什么人,你不清楚?说话,可能不着调,可做事,还算靠谱吧?”

        刘羡阳收敛笑意,“你做什么事情,告诉自己只想着无错无错,当真只是无错吗?错了,你只是自己没想到、却是在做那最好的事情。我这种人,才是半糊涂半聪明,不求全,能对付自己,也就能应付对手,日子稀里糊涂是过,锱铢必较也是过,舒心是过,糟心也得过,怎么把糟心日子过得舒心,你得多学学我。我不是说你错了,只说对错,你比我对多了,更好,但是一个人吧,偶尔得偷个懒儿,让自己喘口气。这种道理,书上不稀罕讲,但是我当年没读过书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告诉你。”

        陈平安难得一愣就是愣了半天。

        刘羡阳笑道:“小鼻涕不是小鼻涕虫了,你刘大爷还是你刘大爷啊。”

        陈平安点了点头,“懂了。”

        刘羡阳摇摇头,“不是懂了,是要记得。”

        陈平安笑道:“你说了算。”

        两人在符舟当中相对而坐。

        人生多离别。

        只愁春风秋花,聚散真容易。惟愿春花秋月,重逢不太难。

        刘羡阳沉默片刻,眨了眨眼睛,“那个没?”

        陈平安一脸疑惑。

        刘羡阳环顾四周,四下无人,便一手伸出一根手指,碰了碰。

        陈平安赶紧一巴掌拍掉刘羡阳的手,压低嗓音道:“你找死啊,别拉上我一起!”

        刘羡阳愣了愣,“手都还没牵过?我这人读书不多,打小老实,你别骗我。”

        陈平安五雷轰顶。

        刘羡阳满脸悲戚,“比我还惨,不是光棍胜似光棍啊。”

        陈平安笑道:“你先找到我那未来嫂子再来说这个。”

        刘羡阳摇摇头,后仰倒去,躺在渡船中,“想要找一个不垂涎我容貌的女子,难喽。”

        符舟悬停在避暑行宫大门口。

        按照隐官一脉的规矩,任何外人不得擅自进入行宫。

        两人飘然落地。陈平安收起符舟入袖,刘羡阳没有立即御风离去。

        刘羡阳站在陈平安身前,帮他理了理衣领,拍了拍肩头,点了点头,说道:“走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不能光顾着照顾别人,记得自己照顾好自己。”

        陈平安点头道:“你也多加小心。”

        刘羡阳刚要转身,陈平安抛出一方印章,笑道:“独一份的,记得收好,以后说不定能卖出天价。”

        刘羡阳看也不看,收入袖中,御风离去。

        陈平安站在原地,许久没有收回视线。

        避暑行宫的大门一直敞开,并无看门人。

        陈平安一路走到大堂那边,愁苗问道:“隐官大人,该有的布局,已经推敲完毕,我们方才合计过了,每次三人,去城头出剑,不会耽搁谋划事宜,而且远观战场,终究不如亲自置身其中,更能抓住细节。”

        陈平安点了点头,“第一拨是哪三人?”

        愁苗站起身,米裕,董不得也跟着起身。

        陈平安笑道:“去吧,但是米剑仙先不着急,换成邓凉,切记,别在那边赖着不走。一旬过后,必须换人,轮到米剑仙、庞元济、林君璧顶上。再之后,是宋高元,曹衮,玄参。然后是罗真意,徐凝,常太清。最后是顾见龙,王忻水,郭竹酒,可能会加上一个我。”

        陈平安对于愁苗这四位,对愁苗剑仙并无任何怀疑,此人是老大剑仙与阿良都极其欣赏的“年轻”晚辈。

        但是对于罗真意在内三人,陈平安还是有些顾虑,所以放在了邓凉、宋高元两拨人的后边,可若是将罗真意三人放在最后,比顾见龙三人还要靠后,就太过了,而且让罗真意三人同行,也算是一种可有可无的弥补。

        所以说罗真意三人始终对自己这位隐官大人,怀有成见,合情合理,只要不妨碍大局,做了该做的事情,陈平安不介意这点芥蒂。其实陈平安对于这拨最为熟悉蛮荒天下风土人情的“捡钱”剑修,与陈三秋是差不多的心态,十分钦佩且向往。但是就事论事,防人之心不可无。因此而被罗真意三人心生不喜,陈平安无所谓,真要当个有口皆碑的老好人,就不该当这隐官大人。

        愁苗三人出了大堂,御剑离开避暑行宫。

        隐官一脉的剑修,大多年轻却早慧,都知道这场仗会打很久,少则三五年,长则十余年,都说不准,只是战事的惨烈程度,依旧超乎想象。

        黄鸾坐镇,妖族修士的法宝洪流,以及当下荷花庵主担任妖族大军的主心骨,领着数万妖族剑修的问剑于剑气长城。

        而且两场战事之后,会有数以百万计的蛮荒天下妖族,在那些妖族修士的带领、驱使、劳役之下,离开蛮荒天下的家乡,浩浩荡荡,疯狂涌向剑气长城,据说赶赴北方战场的道路上,皆是累累骸骨堆积两旁。

        蝼蚁啃象,大妖说出的坐等剥削一语,这一次轮到了剑气长城来消受。

        熬过了这场蛮荒天下的问剑之后,城头剑修就该陷阵厮杀了。

        陈平安没有立即步入大堂,就在门外广场上散步。

        隐官一脉都已习惯了这位隐官大人如此,经常一个人在院子里边走桩,画圈而走。

        想到了些事情,便与屋内剑修开口言语几句。

        陈平安想起了先前大堂的一场对话,是愁苗与邓凉挑起的话头。

        愁苗眼光看得比较远,当隐官一脉大致推衍到了下一场蚁附攻城战后,愁苗说那蛮荒天下,绝对不是改变剑气长城的天时地利这么简单了。

        邓凉便打了一个比方。说他早年以野修身份游历山下时候,路过一座郡城,亲眼目睹两个江湖门派的市井斗殴,死伤近百人,惨胜一方,直接得了所有地盘不说,还对邻郡产生了极大震慑力,很快就渗透了过去。地方官府,江湖势力,豪绅富贾,都很怕那拨亡命之徒,各怀心思,破财消灾的,主动依附的,不在少数,一来二去,周边郡城的帮派就输了气势,地盘被一点一点蚕食殆尽。

        当时陈平安没有说话。

        以此形容剑气长城、蛮荒天下和浩然天下三方,举这个例子不太恰当。但是推断出来的结果,是对的。

        陈平安询问过坐镇城头的儒释两教圣人,蛮荒天下想要做的,就是攻破剑气长城和倒悬山之后,能够立即在浩然天下站稳脚跟,要将浩然天下的版图,立即转化为蛮荒天下的疆域,以此改变双方天地,占据优势,或者说尽可能为巅峰大妖赢得机会,减少那种玄之又玄的大道压胜,所以那么多看似蝼蚁的妖族大军,在剑气长城这边战死、甚至是枉死越多,绝对不是白死的,将来会有大用处。

        屋内位置有门神嫌疑的米裕突然问道:“隐官大人,你是不是已经成为剑修了?”

        陈平安转头问道:“为何有此说?”

        米裕说道:“只要将万一想成了一万,往往就是事实。”

        陈平安没有给出答案,只是笑道:“米大剑仙不去我家乡山头当个供奉,真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