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喝尽人间腌臜事

第五百八十六章 喝尽人间腌臜事

        离着上次风波,陈平安再来酒铺喝酒,已经过去一旬光阴,年关时分,剑气长城却没有浩然天下那边的浓厚年味。

        叠嶂这个大掌柜,拜二掌柜所赐,名气愈发大了。叠嶂也与陈平安学了不少生意经,迎来送往,愈发熟稔,简单而言,就是豁得出去脸面了。

        若有人询问,大掌柜,今天请不请客?挣了咱们这么多神仙钱,总得请一次吧?

        叠嶂便回答,你等剑仙,花钱喝酒,与出剑杀妖,何须他人代劳?

        所有酒桌嘘声四起,叠嶂如今也无所谓。

        与叠嶂和相熟酒客打过招呼,陈平安搬了条小板凳去街巷拐角处那边坐着,只是今天没有人来听说书先生讲那山水故事,许多少年少女见到了那个青衫身影,犹豫过后,都选择绕路。

        除了那个捧着陶罐的屁大孩子,给爹娘堵在了家里,张嘉贞是要在别处当长工挣钱,其余的,是不敢来。

        未必是觉得那个陈平安是坏人,但是那个人,终究在酒铺那边打死了人,有孩子或是他们的长辈亲眼见到。

        这是人之常情,陈平安不奇怪,更谈不上失望,坐了一会儿,晒着冬末时分的和煦太阳,嗑着瓜子,然后拎起板凳返回酒铺,也不帮忙,在铺子柜台那边打算盘对账本,叠嶂在为客人端碟送酒的空隙,来到铺子,犹豫了一下,说道:生意没差。

        陈平安合上账本,摊开手掌,轻轻在算盘上抹过,抬头笑问道:是不是一直很想问我,那人到底是不是妖族奸细?不管真相如何,你叠嶂作为宁姚和陈平安的朋友,都希望我明确告诉你一个答案?

        叠嶂没有犹豫,摇头道:不想问这个,我心中早有答案。

        陈平安娴熟敲击着算盘,缓缓说道:双方实力悬殊,或是对手用计深远,输了,会服气,嘴上不服,心里也有数。这种情形,我输过,还不止一次,而且很惨,但是我事后复盘,受益匪浅。怕就怕那些你明明可以一眼看穿却可以结结实实恶心到人的手段。对方根本就没想着赚多少,就是逗着玩。

        陈平安还没有一句话没说出。因为蛮荒天下很快就会倾力攻城,哪怕不是下一场,也不会相距太远,所以这座城池里边,一些无足轻重的小棋子,就可以肆意挥霍了。

        这也是对一些藏在更深处关键暗棋的一种提醒。

        陈平安瞥了眼铺子门外,这是有人在幕后蓄势,我如果就这么掉以轻心了,自以为剑气长城的阴谋,比起浩然天下,好像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那么我注定不死也伤,还会连累身边人。那个躲在幕后的谋划之人,是在对症下药,看出我喜欢行事无错为先,就故意让我步步小胜。

        叠嶂笑道:小胜?庞元济和齐狩听了要跳脚骂娘的。不谈齐狩,庞元济肯定是不会再来喝酒了,最便宜的酒水,都不乐意买。

        陈平安笑了起来,那就是一场小胜。庞元济和齐狩清楚,观战剑仙知道,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因为我不是真正的剑修,以及我不是剑气长城的本土人氏。先前那人的言语,虽然是故意恶心人,但很多话,确实都说在了点子上。只可惜一切言语,没有意外,就很难赢我,先前我与齐狩庞元济两场架,就赢了在我‘意外’多。

        叠嶂叹了口气,陈平安,你知不知道,你很可怕。

        这就像两人对弈,一方次次猜中对方步步落子在何处,另一方是何感受?

        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但是还有些事情,就连陈三秋晏胖子他们都不清楚,例如陈平安写字让叠嶂帮忙拿纸张的时候,当时陈平安就笑言自己的这次守株待兔,对方定然年轻,境界不高,却肯定去过南边战场,故而可以让更多的剑气长城诸多寻常剑修,去感同身受,生出恻隐之心,以及泛起同仇敌忾之人情,说不定此人在剑气长城的家乡坊市,还是一个口碑极好的普通人,常年帮衬街坊邻居的老幼妇孺。此人死后,幕后人都不用推波助澜,只需作壁上观,不然就太不把剑气长城的巡察剑仙当剑仙了,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一股起于青萍之末的底层舆论,从市井陋巷,大小酒肆,各色店铺,一点一点蔓延到豪门府邸,诸多剑仙耳中,有人不予理会,有人默默记心中。不过陈平安当时也说,这只是最坏的结果,未必当真如此,何况也形势坏不到哪里去,到底只是一盘幕后人小试牛刀的小棋局。

        此时此刻,叠嶂原本担心陈平安会生气,不曾想陈平安笑意依旧,而且并不牵强,就像这句话,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这是陈平安第二次听到类似说法。

        能够当着面说这句话,就是真把我当朋友了。

        陈平安点头道:与我为敌者,理当如此感受。

        叠嶂说道:有你在宁姚身边,我安心些了。

        陈平安笑道:下一次南边大战过后,你如果还愿意讲这句话,我也会安心不少。

        叠嶂突然神色凝重起来。

        陈平安点点头,轻声道:对,这也是对方幕后人有意为之,第一,先确定初来驾到的陈平安,文圣弟子,宁府女婿,会不会真的登上城头,与剑修并肩作战。第二,敢不敢出城去往南方战场,对敌杀妖。第三,离开城头后,在自保性命与倾力厮杀之间,作何取舍,是争取先活下来再谈其它,还是以求颜面,为自己,也为宁府,不惜一死,也要证明自己。当然最好的结果,是那个陈平安轰轰烈烈战死在南边战场上,幕后人心情若好,估计事后会让人帮我说几句好话。

        陈平安打趣道:我先生坐过的那张椅子被你当作了传家宝,在你家小宅子的厢房珍藏起来了,那你以为文圣先生左右两边的小板凳,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坐的吗?

        叠嶂心情沉重,拎起一坛酒揭了泥封,倒了两碗酒,自己先喝了一大口,郁郁不言。

        陈平安举起酒碗,抿了口酒,笑道:少喝点,咱俩虽是掌柜,喝酒一样得花钱的。

        叠嶂手持酒碗,欲言又止。

        陈平安问道:还有问题?只管问。

        叠嶂轻声问道:当初最先持碗起身之人?是托儿?

        陈平安笑得合不拢嘴,摆手道:不是。

        然后陈平安指了指叠嶂,大掌柜,就安心当个生意人吧,真不适合做这些算计人心的事情。若是我如此为之,岂不是当剑气长城的所有剑修,尤其是那些隔岸观火的剑仙,全是只知练剑不知人心的傻子?有些事情,看似可以尽善尽美,得利最多,实则绝对不能做的,太过刻意,反而不美。比如我,一开始的打算,便只求不输,打死那人,就已经不亏了,再不知足,画蛇添足,白白给人瞧不起。

        叠嶂重重叹了口气,神色复杂,举起手中酒碗,学那陈平安说话,喝尽人间腌臜事!

        陈平安笑眯眯抬起酒碗,与之磕碰,谢过大掌柜请我喝酒。

        ————

        城池以西,有一座隐官大人的躲寒行宫,东边其实还有一座避暑行宫,都不大,但是耗资巨万。

        今天躲寒行宫当中,大堂上,隐官大人站在一张造工精美的太师椅上,是浩然天下流霞洲的仙家器物,红色木材,纹路似水,云霞流淌。

        大堂中还有两位辅佐隐官一脉的本土剑仙,男子名为竹庵,女子名为洛衫,皆是上了岁数的玉璞境。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负责谍报汇总的元婴修士,正在事无巨细,禀报那场酒铺风波的首尾,将那观海境年轻剑修黄洲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查了出来,师承亲朋好友,相熟的地仙长辈,等等,一一向剑仙竹庵详细道出,至于隐官大人,对这些是历来不感兴趣的。

        此外还有庞元济,与一位儒家君子旁听,君子名为王宰,与上任坐镇剑气长城的儒家圣人,有些渊源。

        隐官大人闭着眼睛,在椅子上走来走去,身形摇晃,双手揪着两根羊角辫,就好像在梦游。

        剑仙竹庵一边听着下属的禀报,一边翻阅着手上那封谍报,务求精细的缘故,字数自然便多,所以隐官大人从来不碰这些。

        女子剑仙洛衫,身穿一件圆领锦袍,头顶簪花,极其艳红,尤为瞩目。

        谍报一事,君子王宰类似浩然天下朝廷庙堂上的言官,没资格参与具体事务,不过勉强有建言之权。

        用隐官大人的话说,就是总得给这些手握尚方宝剑的外来户,一点点说话的机会,至于人家说了,听不听,看心情。

        王宰听过谍报阐述后,问道:事实证明,并无确凿证据,证明黄洲此人是妖族奸细,陈平安会不会有滥杀之嫌?退一步讲,若真是妖族奸细,也该交由我们处置。若不是,只是年轻人之间的意气之争,岂不是草菅人命?

        庞元济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喝酒。

        作为隐官大人的唯一嫡传,庞元济说话,很多时候比竹庵洛衫两位前辈剑仙都要管用,只不过庞元济不爱掺合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一向专心修行。

        洛衫淡然道:恶人就该恶人磨,磨得他们后悔为恶。在剑气长城说话,确实不用忌讳什么,下五境剑修,骂董三更都无妨,只要董三更不计较。可若是董三更出手,自然就是死了白死。那个陈平安,明摆着就是等着别人去找他的麻烦,黄洲

        如果识趣,在看到第一张纸的时候,就该见好就收,是不是妖族奸细,很重要吗?自己蠢死,就别怨对方出手太重。至于陈平安,真当自己是剑气长城的剑修了?大言不惭!下一场南边大战,我会让人专门记录陈平安的杀妖历程。

        竹庵板着脸道:在这件事上,你洛衫少说话。

        女子剑仙洛衫与宁府那对夫妇,有些瓜葛,早年闹得不太愉快。

        至于洛衫这番话,谈不上为陈平安说情,撑死了就是各打五十大板,只不过一半的板子,砸了在死人尸体上。

        王宰来剑气长城七八年,参加过一次大战,不过没有如何厮杀,更多担任类似监军剑师的职责,战场记录官。隐官大人说了,既然是君子,定然是饱读诗书的,又是皮娇肉嫩的,那就别去打打杀杀了。当时王宰也被气得不轻,与儒家圣人言说此事,却无果。

        洛衫冷笑道:那竹庵剑仙意下如何?要不要喊来陈平安问一问?文圣弟子,还有个剑术入神的师兄,在城头那边瞧着呢。

        竹庵脸色阴沉。

        按照规矩,当然得问。

        但是那个年轻人,太会做人,言行举止,滴水不漏,何况靠山太大。

        王宰说道:文圣早已不是文圣了,何况陈平安是儒家门生,行事就应该更加合乎规矩,不可随心所欲杀人。就算那位在文庙早已没有神位的老先生在场,我也会如此直言,若是两位剑仙不宜出面,可以交由晚辈问话陈平安。

        竹庵问道:问话地点,是在这里,还是在宁府?

        王宰听出这位剑仙的言下之意,便退而求其次,说道:我可以去登门拜访,不至于让陈平安觉得太过难堪。

        洛衫扯了扯嘴角,这就好,不然我都怕陈平安前脚跟刚到行宫,左大剑仙就要后脚跟赶来。

        庞元济叹了口气,收起酒壶,微笑道:黄洲是不是妖族安插的棋子,寻常剑修心里犯嘀咕,我们会不清楚?

        王宰说道:我只是就事论事,黄洲此人,在剑气长城大庾岭巷,有口皆碑,上阵厮杀记录我早已详细翻阅,当得起倾力而为的评语,容我说句不好听的,黄洲这类剑修,虽然境界不高,杀敌不多,却是剑气长城的立身之本,此事若是轻轻一笔揭过,连半点样子都不做,我敢断言,只会让许多普通剑修寒心。赏罚分明,是剑气长城的铁律,怎的,是圣人弟子,是大剑仙的师弟,便管不得了?

        说到这里,王宰神色坚毅,望向竹庵与洛衫两位剑仙,此刻儒家君子身上,颇有一种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隐官大人睁开眼睛,站在椅子边缘,前后摇晃,好似不倒翁,她根本没有去看那个读书人,懒洋洋道:黄洲这种货色,城池里边如果有一万个,我只宰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老大剑仙都要骂我失职,又得罚我多少年多少年的不喝酒。

        当她开口说话之后。

        竹庵与洛衫两位剑仙都立即起身。

        那位元婴剑修更是神色肃穆,竖耳聆听圣旨一般。

        隐官大人伸出手掌,打着哈欠,你们的脑子,是不是给接连几场大战,打得不够用了?那就多吃饭,多喝水,别总是练剑练剑再练剑,容易把脑子练坏掉的。你们还好,至于某些人,读书读坏了脑子,我可救不了。

        君子王宰脸色如常。

        隐官大人自顾自点头道:我虽然一直就不喜欢那个陈平安,但是这会儿,一对比,就觉得顺眼多了。唉,这是为啥呢?为啥呢?

        她指向洛衫,你来说说看。

        洛衫笑道:今夜月色大好。

        隐官大人点点头,有道理。

        王宰站着不动。

        隐官大人有些服气这些读书人的脸皮,丢了个眼色给竹庵,后者立即说了个由头,带着王宰离开议事堂。

        洛衫也带着那位元婴剑修离开。

        只剩下师徒二人。

        庞元济笑道:师父,亚圣一脉,就这么对文圣一脉不待见吗?

        隐官大人招招手,庞元济走到那张太师椅旁边,结果给隐官大人一把揪住,使劲一拧,元济,就数你练剑把脑子练得最坏掉!

        庞元济在师父这边也没什么讲究,挣脱开隐官大人的小手,揉着脸颊,无奈道:师父解惑。

        隐官大人翻了个白眼,我怎么找了你这么个傻徒弟。你真以为那王宰是在针对陈平安?他这是在绑着咱们,一起为陈平安证明清白,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看不出来?我偏不让他顺心如意,反正那个陈平安,是个人精,根本无所谓这些。

        庞元济细细一琢磨,点了点头,同时又有些怒意,这个王宰,竟敢算计到自己师父头上?

        隐官大人挥挥手,这算什么,明摆着王宰是在怀疑董家,也怀疑我们这边,或者说,除了陈清都和三位坐镇圣人,王宰看待所有大家族,都觉得有嫌疑,比如我这位隐官大人,王宰一样怀疑。你以为输给我的那个儒家圣人,是什么省油的灯,会在自己灰溜溜离开后,塞一个蠢蛋到剑气长城,再丢一次脸?

        庞元济苦笑道:这些事情,我不擅长。

        隐官大人双手掐剑诀,胡乱挥动,说道:你擅长这些做什么?你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隐官大人,出剑嗖嗖嗖,哗哗哗,能够砍死人就行了啊。

        庞元济说道:师父不就很擅长?

        她说道:我是你师父啊。

        庞元济点头道:有道理。

        隐官大人跳脚道:臭不要脸,学我说话?给钱!拿酒水抵债也成!

        庞元济丢过去一壶竹海洞天酒,给隐官大人收入袖里乾坤当中,蚂蚁搬家,偷偷积攒起来,如今是不可以喝酒,但是她可以藏酒啊。

        ————

        年关时分,宁姚询问陈平安为何不准备春联门神。当年在骊珠洞天那座小镇,宁姚走门串户,宁姚觉得挺喜庆的,便有些怀念。

        陈平安笑问难不成剑气长城这边还卖这些?宁姚便说你可以自己写自己画啊。

        陈平安却说入乡就要随俗,不用刻意讲究这些。

        宁姚有些恼火,管他们的想法做什么。

        陈平安却说要管的。

        宁姚就有些真的生气,陈平安就细细说了理由,最后说这件事不用着急,他要在剑气长城待很久,说不定他以后还有机会做那春联门神的生意,就像如今城池大小酒楼都习惯了挂楹联一样。

        宁姚这才随他去。

        养好了伤势,陈平安就又去了一趟城头,找师兄左右练剑。

        这一次学聪明了,直接带上了瓷瓶药膏,想着在城头那边就解决伤势,不至于瞧着太吓人,毕竟是大过年的,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半夜宁姚在斩龙台凉亭那边修行完毕,依旧苦等没人,便去了趟城头,才发现陈平安躺在左右十步外,趴那儿给自己包扎呢,估计在那之前,受伤真不轻,不然就陈平安那种习惯了直奔半死去的打熬体魄程度,早就没事人儿一样,驾驭符舟返回宁府了。

        宁姚坐在陈平安身边,转头瞪着左右,埋怨道:大过年的!

        左右憋了半天,点头道:以后注意。

        陈平安偷着乐呵。

        左右最后说道:曾有先贤在江畔有天问,留给后人一百七十三题。后有书生在书斋,做天对,答先贤一百七十三问。关于此事,你可以去了解一下。

        陈平安答应下来,买书一事,可以让陈三秋帮忙,这家伙自己就喜欢藏书。

        陈平安取出符舟,宁姚驾驭,一起返回宁府。

        剑气长城不会家家户户有那年夜饭,宁府这边,当天是陈平安亲自下厨,让白嬷嬷歇着,做了顿丰盛晚餐。

        朋友也会有自己的朋友。

        除了董画符比较孤僻,没什么说得上话的同龄人,晏琢就会有自己另外的小山头,交友广泛的陈三秋更多。

        正月里,这天陈三秋带着三个要好朋友,在叠嶂铺子那边喝酒。

        四人一张酒桌,一个名叫范大澈的大姓子弟,喝得大醉酩酊,欲仙欲死,眼泪鼻涕都喝出来了,陈三秋也无奈,其余两个与范大澈差不多出身的年轻男女,也没辙,更何况那双男女是一对道侣,在今天酒桌上,更不好多说什么,因为范大澈的心仪女子,门不当户不对的,范大澈家世优渥,不曾想竟然给那女子甩了,找了另外一个大姓子弟,差不多开始谈婚论嫁。这件事,陈三秋几个好朋友,也措手不及,都想不明白为何那个名叫俞洽的观海境女子,要舍了范大澈,转投他人怀抱。

        范大澈自己就更想不明白了,所以喝得烂醉如泥,醉话连篇。

        见着了陈平安,范大澈大声喊道:呦,这不是咱们二掌柜嘛,难得露面,过来喝酒,喝酒!

        陈平安刚好独自来这边与叠嶂对账,给陈三秋使眼色喊去解围,陈平安有些无奈,对于范大澈和俞洽,只是见过两面,都没怎么打过交道,能聊什么,所以落座在陈三秋身边的长凳上,只是拎了两坛酒过去,自己打开一坛,默默喝酒而已。范大澈喝高了,自顾自伤心伤肺,醉眼朦胧泪眼更朦胧,看来伤心是真伤透了心。

        最可怜的,当然还是喝了那么多酒,却没醉死,不能

        忘忧。

        没办法,有些时候的喝酒浇愁,反而只是在伤口上撒盐,越心疼,越要喝,求个心死,疼死拉倒。

        陈三秋也不是真要陈平安说什么,就是多拉个人喝酒而已。

        陈平安听着听着,大致也听出了些。只是双方关系浅淡,陈平安不愿开口多说。

        能够让范大澈如此撕心裂肺,哪怕喝了这么多酒水,都不舍得多说一句重话的那个女子俞洽,陈平安稍稍留心过,是一个喝酒从不喝醉的女子,气质很好,虽然出身不是太好,却有剑气长城女子少见的书卷气,却也有几分豪气,陈平安之所以留心,就在于当时她有个动作,让陈平安记住了,当时陈三秋范大澈一帮人围坐酒桌,偶遇一位剑仙,俞洽与之相识,便起身去敬酒,当时俞洽很自然而然,伸手扶住了剑仙的手臂,那个动作,其实很点到为止,哪怕是陈平安都不觉得有什么失礼,而那位男子剑仙自然也无任何遐思,但是陈平安偏偏就记得很清楚,因为在浩然天下的大小各色酒桌上,陈平安曾经见过类似女子,气质清雅,谈吐从容,很能让男子欣赏,类似场景,绝不是说那俞洽就是什么水性杨花,恰恰相反,那就只是一种极其讲究分寸的应酬。

        陈平安且不说接受不接受,总之理解,人生何处不在修行路上,各有道法安身立命。

        许多言行,许多他人不见于眼中的平时功夫,便是某些人为自己默默置换而来的一张张的护身符。

        但是范大澈显然不理解,甚至从未上心,大概在他心中,自己的心仪女子,从来是这般识大体。

        归根结底,范大澈喜欢对方,还是死心塌地的那种喜欢,毋庸置疑,但是未必真正懂得对方的喜好,以及对方的处世不容易。

        而且听范大澈的言语,听闻俞洽要与自己分开后,便彻底懵了,问她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他可以改。

        但是俞洽却很执着,只说双方不合适。所以今天范大澈的诸多酒话当中,便有一句,怎么就不合适了,怎么直到今天才发现不合适了?

        范大澈突然喊道:陈平安,你不许觉得俞洽是那坏女人,绝对不许如此想!

        陈平安点头道:好的。

        范大澈举起白碗,喝了半碗酒,因为倒了半碗,看着坐在陈三秋身边的陈平安,实则两眼无神,颤声问道:你说说看,我错在哪里了?她俞洽为什么说嫁人就嫁人了?情爱一事,真的就是老好人吃亏吗?就因为那个王八蛋,更会说甜言蜜语?更能讨女子欢心?我掏了心窝对她俞洽,怎么就差了?我家里是管得严,神仙钱不多,可只要是她喜欢的物件,我哪次不是自己钱不够,都要与三秋借了钱,都要买给她?

        范大澈停顿片刻,陈平安,你是外人,旁观者清,你来说,我到底哪里错了?

        陈平安问道:她知不知道你与陈三秋借钱?

        范大澈愣了一下,怒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她知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俞洽这会儿就该坐在我身边,知道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俞洽应该坐在这里,与我一起喝酒的,一起喝酒

        说到最后,嗓音渐弱,年轻人又只有伤心了。

        陈平安喝了口酒,放下酒碗,轻声问道:她知不知道,当真没关系吗?

        范大澈嗓门骤然拔高,陈平安,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喜欢宁姚,宁姚也喜欢你,你们都是神仙中人,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柴米油盐!

        陈三秋刚要开口提醒范大澈少说浑话,却被陈平安伸手轻轻按住胳膊,摇摇头,示意陈三秋没关系。

        陈平安也没继续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喝酒。

        可那范大澈好像终于找到了解忧的法子,开始针对陈平安,多说了些混帐话,好在只是关于男女情爱。

        陈三秋脸色铁青,就连叠嶂都皱着眉头,想着是不是将其一拳打晕过去算了。

        陈平安始终神色平静,等到范大澈说完了自己都觉得理亏的气话,嚎啕大哭起来。

        陈平安这才说道:自己没做好,留不住人,就别给自己找理由,怪自己是什么好人,觉得痴心喜欢女子也是错,扯什么温柔待人,不如他人的嘴上抹蜜花里胡俏,自己眼光不行,就认。很多人喜欢谁,除了喜欢对方,其实也喜欢自己,陶醉其中,爱得要死要活,鼻涕眼泪,是做样子给自己看的。连自己瞎了眼或是碰了运气喜欢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连对方到底值不值得自己如此付出,完全不知道,反正先把自己感动了再说。

        范大澈一拍桌子,你给老子闭嘴!

        陈平安淡然道:到了事后受伤的时候,喝酒嘛,再给自己几个由头,什么好人的真心,一文不值。你范大澈运气不好,家底在,不然借口更多,更揪心,好像留不住女子,就是没钱惹祸,至于是不是在一场男女情思当中,能否先对自己负责,才可以对女子真正负责,需要想吗?我看不需要,老子都伤心死了,还想自己是不是有过错,那还怎么感动自己?

        范大澈摇摇晃晃站起身,脸庞扭曲,满眼血丝,姓陈的,打一架?!

        陈平安摆摆手,不打架,我是看在你是陈三秋的朋友份上,才多说几句不讨喜的话。

        陈平安一口饮尽碗中酒水,又倒了一碗,再次喝完,话说多了,你就当是醉话,我在这里给你赔个罪。

        范大澈哈哈大笑道:我可当不起你陈平安的赔罪!

        其余范大澈的两个朋友,也对陈平安充满了埋怨。

        哪有你这么劝人的?这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范大澈死死盯着陈平安,你又经历过多少事情,也配说这些大道理?

        陈三秋对范大澈说道:够了!别发酒疯!

        范大澈神色凄凉,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扶住酒桌,哽咽道:三秋。

        陈三秋叹息一声,站起身,行了,结账。

        陈平安对陈三秋歉意望去,陈三秋笑了笑,点点头。

        陈平安离开酒桌,走向叠嶂那边。

        范大澈突然拎起酒碗,朝陈平安身边砸去。

        陈平安放缓脚步,却也没有转身,陈三秋已经绕过酒桌,一把抱住范大澈,怒道:范大澈!你是不是喝酒把脑子喝没了!

        叠嶂就要有所动作,背对酒桌那边的陈平安摇摇头。

        不管有无道理的伤心,一个人落魄失意时分的伤心,始终是伤心。

        范大澈拼命挣扎,对那个青衫背影喊道:陈平安!你算个屁,你根本就不懂俞洽,你敢这么说她,我跟你没完!

        陈平安转过头,说道:等你酒醒之后再说。

        范大澈不小心一肘打在陈三秋胸口上,挣脱开来,双手握拳,眼眶通红,大口喘气,你说我可以,说俞洽的半点不是,不可以!

        陈平安转过身,我与你心平气和说话,不是你范大澈有多对,只是我有家教。

        叠嶂看着陈平安的背影。

        这一刻,有些畏惧,就像她平常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剑仙。

        阿良曾经说过,那些将威严放在脸上的剑修前辈,不需要怕,真正需要敬畏的,反而是那些平时很好说话的。

        因为所谓的性格棱角,不是漏进鞋子里的小石子,处处硌脚,让人每走一步都难受。而是那种溪涧里的鹅卵石,瞧着任人拿捏,但真要咬一嘴,就会真正磕牙。

        陈三秋也是恼火万分,一把推在范大澈肩膀上,推得后者踉跄向前几步,走,打,使劲打,自己打去!把自己打死打残了,我就当晦气,认了你这么个好朋友,照样背你回家!

        范大澈猛然站定,好似被风一吹,脑子清醒了,额头上渗出汗水。

        不曾想那个陈平安笑道:不用上心,谁还没有个发酒疯的时候,记得结账给钱。

        陈三秋悔青了肠子,早知道就不该由着范大澈喊陈平安坐下喝酒,这会儿还得拉着范大澈一起回家。

        这要是给宁姚知道,自己就算玩完了,以后还能不能进宁府做客,都两说。

        叠嶂来到陈平安身边,问道:你就不生气吗?

        陈平安蹲在地上,捡着那些白碗碎片,笑道:生气就要如何啊,要是次次如此

        叠嶂也蹲下身,一起收拾烂摊子,却发现没有后文了,转头望去,有些好奇。

        陈平安笑道:只要言语之人,初衷不坏,天底下就没有难听的言语,真要有,就是自己修心不够。

        叠嶂忍住笑,先前一拳打死的那个呢?

        陈平安一脸天经地义道:且不说那人本就是心怀叵测,何况我也没说自己修心就够了啊。

        收拾过了地上碎片,陈平安继续收拾酒桌上的残局,除了尚未喝完的大半坛酒,自己先前一同拎来的另外那坛酒尚,未揭开泥封,只是陈三秋他们却一起结账了,还是很厚道的。

        陈平安心情大好,给自己倒了一碗酒,剩余那坛,打算拎去宁府,送给纳兰前辈。

        大掌柜叠嶂也假装没看见。

        陈平安独自坐在酒桌上,喝着酒,一年过去了,又是一年来。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碎碎平安,平平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