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一章 浩然天下陈平安来找人

第五百七十一章 浩然天下陈平安来找人

        老龙城孙家的跨洲渡船山海龟,背脊大如山岳,建筑众多,撇开货物,依旧能够容纳两千四百余人。

        反观落魄山龙舟,就无法与之媲美。

        山海龟与范家的桂花岛,有异曲同工之妙,一般都是泛海跨洲,只不过桂花岛胜在那棵祖宗桂树,一旦开启山水阵法,能够抵御海上诸多天灾,任你海上掀起滔天大浪,一座桂花岛始终稳如磐石。

        山海龟没有桂花岛这种得天独厚的造化优势,不过那座远远逊色桂花岛的护山阵法,却足可让渡船沉水避波浪,加上山海龟本身拥有的本命神通,使得背脊小镇,如同一座水下之城,渡船乘客身处其中,安然无恙,这大概就是一个修道之人凭借仙家术法“胜天”的绝佳例子。

        世间所有价值连城的跨洲渡船,除了渡船本身之外,每一条被宗门历代修士辛苦开辟出来的路线,也价值万金。桂花岛可以走的,例如那条范家舟子必须撑蒿撒米、用以礼敬“山头”的蛟龙沟,山海龟便绝对无法安然穿过,哪怕是远远路过都不敢,许多秉持蛟龙之属本性,去往南婆娑洲兴风布雨的疲龙瘦蛟,一旦被它们看到了那头山海龟,必然会横生枝节,惹来祸事。但是同理,山海龟可以用辟水路过的诸多险地,或是积攒了千百年香火情才可以过境的大妖水域,桂花岛便会阻滞不前。

        老龙城拥有跨洲渡船的几大家族,在漫长岁月里,死于开辟、稳固路线途中的修士,不在少数。

        这天海上便有骇人风浪,山海龟缓缓下沉,若非大龟背脊边缘荡漾起一圈圈阵法涟漪,笼罩出一座静谧安详的小天地,几乎与海上航行毫无异样,背脊上的大小建筑和花草树木,丝毫不受海水侵扰。

        陈平安如今是与孙家摒弃前嫌的贵客,更是开始做起一桩长久买卖的盟友,孙嘉树自然将陈平安安置在了一座上等仙家府邸,不大,但是灵气盎然,一般情况下的跨洲商贸,孙家宁肯空置此处宅邸,都不愿将它交予大修士休歇,其中缘由,大有说法,因为这栋名为“书簏”的小宅子,距离这只山海龟炼化将近万年的龟丹最近,故而天然水运浓郁,灵气最为精粹,修士汲取,事半功倍,可一旦有与孙家结下死仇的大修士,心生歹意,必然会对山海龟造成巨大伤害,一旦失去这艘跨洲渡船,孙家在老龙城的地位,很快就会一落千丈。

        陈平安登船之后,每天依旧拿出六个时辰来修行炼气,水府、山祠和木宅三处灵气积蓄,差不多已经仔细梳理、慢慢炼化完毕,主要是那三十六块道观青砖的中炼,其中蕴含丝丝缕缕水运,尤其是那一点道意,进展缓慢,所幸陈平安在狮子峰修行与武道一同破境,跻身练气士四境后,完整炼化三十六块青砖的所需光阴,比起预期要快了三成。

        陈平安坐在蒲团上,身前摆放了一张棋盘,连同棋子棋罐,都是陈平安随身携带而来,一起放在略显空荡的咫尺物当中。

        这次陈平安远游,没有带太多物件,除了青衫背剑仙,已经相依为命很多年的飞剑初一、十五,就只带了一件金醴法袍,那件百睛饕餮法袍已经赠送给周米粒,黑衣小姑娘嘛,穿着很应景讨喜的,至于从肤腻城女鬼那边夺来的雪花法袍,也送给了石柔。

        关于这件金醴法袍,陈平安又有了新的打算,只能对不住刘羡阳了,寄了封跨洲书信去往醇儒陈氏,结果在老龙城那边收到回信,范二当时亲自带上了披麻宗渡船,刘羡阳在信上说,重色轻友,不过如此了。不过两人之间,谁也不用与谁客气,陈平安不仗义,刘羡阳也不差,在信上直接让陈平安换一样与金醴法袍相差不大的,不然这件事没完,见了面,陈平安得站着不动,让他来几招猴子偷桃、海底捞月。信的末尾,让陈平安为他刘羡阳的弟媳妇捎句话,早生贵子。

        陈平安就只能当作没看到了,这种话能讲?找死不是?

        陈平安此行,带了白玉素牌、道家木质令牌两件咫尺物,一个是郑大风早年在老龙城灰尘药铺还账,一个是靠搬运那只巨大藻井、辛辛苦苦凭自己本事挣来的。

        包袱斋这种活计,自然是走到哪做到哪。

        去年在那座道观仙府那边,也就是吃了身上方寸物、咫尺物不够的大亏,不然陈平安都能将道观青砖搬空,留下一块,都算陈平安这个包袱斋没有登堂入室。

        神仙钱,只带了三十颗谷雨钱,这次到了倒悬山,比起第一次游历那座灵芝斋,咱们这位落魄山山主,最少可以正大光明多看几眼那些宝物了,不至于觉得多看一眼,就要让人撵出去。灵芝斋贩卖的物件,确实是品秩好,可惜就是价格实在让人瞧着都心肝疼。

        陈平安在祖师堂落成后,便将自己年复一年当那包袱斋,勤勤恳恳积攒下来的全部盈余神仙钱都取了出来,交给了负责落魄山祖师堂财物清点录档、运转颁的陈如初,不曾想等到陈平安临出门,想要取钱的时候,陈如初站在朱敛身旁,一脸愧疚,陈平安当时就心知不妙,果不其然,朱敛只拿出一只干瘪的钱袋子,只装了十颗谷雨钱,说这些,就是落魄山东拼西凑出来的所有闲钱了,其实连闲钱都谈不上,如今落魄山处处要用钱,委实是山主出门远游,落魄山只能硬着头皮,打肿脸充胖子,免得给人小觑了落魄山,再多,真没了。

        然后朱敛便善解人意来了一句,若是少爷心里边实在难受,他朱敛也有办法,将十颗谷雨钱折算成小暑钱,钱袋子便可以鼓鼓囊囊。

        陈平安当时握着那只钱袋子,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好一个朱敛,连自己都坑?

        朱敛坑姜尚真,坑魏檗,谁都坑,没办法坑的,连夜挖个坑也要坑上一坑,甚至当着别人的面,朱敛都有那脸皮挖坑,以前陈平安没觉得有什么,结果等到朱敛连自己这位山主都坑的时候,就知道其中辛酸了。

        不曾想陈如初偷偷摸摸伸出两根手指。

        陈平安立即心领神会,喊价喊到了五十颗谷雨钱,说那倒悬山灵芝斋宝物众多,那叫一个价廉物美,只要自己回了宝瓶洲,在牛角山渡口那边包袱斋,随便一转手,多赚几颗谷雨钱,不在话下。

        最后一个喊着要为落魄山挣钱,一个拍胸脯摸良心使劲哭穷,相互砍价,这才给陈平安拿到手三十颗谷雨钱。

        当时在牛角山,陈平安乘坐披麻宗跨洲渡船之后。

        朱敛摸了摸陈如初的脑袋,笑道:“暖树啊,立了大功。”

        落魄山,还是喜欢喊粉裙丫头为暖树,崔诚是如此,朱敛郑大风魏檗这三位好兄弟,也是如此。

        陈如初一头雾水。

        朱敛笑道:“其实咱们落魄山还有二十颗谷雨钱的盈余,都拿走,其实不会影响落魄山,只不过黑纸白字的账本上,是看不太出来的,如今你管钱,以后可以多学学,咱们少爷当账房先生,还是很过硬的。”

        陈如初问道:“为什么不都给老爷?”

        朱敛说道:“少爷此去倒悬山,一路上不会有任何开销了,真到了倒悬山,哪有当那包袱斋的心思,都是糊弄咱们的,骗鬼呢,更多还是想着在灵芝斋之类的地儿,挑选一件好东西,尽量贵些,拿得出手些,然后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我当然不是吝啬这二十颗谷雨钱,只不过少爷在男女情爱这件事上,还是不够老道啊,女子真心喜欢你,尤其是咱们少爷喜欢的女子,我虽然没见过面,但是我敢确定一件事情,你只要往钱上靠,她便要觉得俗气了。”

        陈如初愈疑惑,“那为何朱先生还要多给二十颗谷雨钱?”

        朱敛笑道:“男女情爱,太老道,就一定好吗?”

        陈如初懵懵懂懂,迷迷糊糊。

        朱敛身形佝偻,双手负后,清风拂面,任由山风吹拂鬓角丝,目送那艘渡船升空远去,轻声道:“男子年轻时候,总是想着自己有什么,就给女子什么,这没什么不好的。不同的岁月,不同的情爱,各有千秋,没有高下之分,好坏之别。人生无遗憾,太过圆满,事事无错,反而不美,就很难让人年老之后,时时惦念了。”

        朱敛收起视线,转过头去,伸出小拇指,“拉钩,你不许将这些话告诉咱们山主,不然就山主那小心眼,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陈如初双手藏在身后,有些生气,埋怨道:“朱先生,我老爷才不小心眼!不许你这么说老爷啊,我真会告状去的。”

        朱敛笑道:“我所谓的小心眼,非是世俗贬义的说法,是说记得住谁都不在意的世间小事,多好。”

        陈如初笑逐颜开,这才与朱敛拉钩。

        跨洲渡船上。

        陈平安对着身前棋盘,不是打谱,只是在看属于自己的棋局。

        落魄山祖师堂本身,一颗颗棋子,凝聚出了一块棋形,是陈平安真正的家底。

        在宝瓶洲的诸多脉络,又是一块更加疏散的棋形,暂时还不成气候,而且陈平安对此也只希望自己随缘而走。

        在北俱芦洲的关系,是第三块地盘,相对清晰,陈平安会用心且用力去经营,例如披麻宗,春露圃,云上城,彩雀府,以及潜在的水龙宗和龙宫洞天,都是一有机会便可以放心做买卖的,最少陈平安可以从中穿针引线,为各方势力提供一种可能性,再交由各座宗门、山头自己去权衡利弊,大家觉得有利可图,那就坐下来聊,大可以各自在商言商,根本无需为此,便觉得有损朋友情谊,若是觉得此事不成,那也不耽误将来见面重逢,饮酒只谈闲趣事。

        崔东山离开落魄山之前,与陈平安一次崖畔对坐闲聊慢饮酒,突然说了一句,他与先生,是同道中人,都在织网,这一点,他崔东山不得不承认,老秀才确实眼光更好。

        崔东山最后开始安慰自己,老秀才收弟子的眼光真是好,可惜拜师的本事远远不如自己。

        陈平安有些好奇,询问文圣老先生的先生是谁。

        崔东山哈哈大笑,说老秀才没正儿八经的传道先生,只有学问平平的市井学塾夫子而已。既然老秀才连拜师都没有,怎么跟自己比?

        陈平安一一收拢棋子,放回白子棋罐。

        再从另外一只棋罐中取出黑子,刻有名字、山头的诸多棋子凌乱杂错,陈平安双指一捻,不用去看,便放在棋盘不同处。

        陈平安看着棋盘上纵横交错的棋子,有些抱团,故而有许多名字只是听说,录档成册,不是他们的名字被陈平安刻在黑字上,便是对手或是敌人,例如正阳山那些被风雷园李抟景一人力压数百年的“剑仙”祖师,例如清风城许氏的诸多供奉客卿,以及许氏攀附上的亲家,大骊上柱国袁氏。

        以力杀人,以理杀人,以心诛心。

        是截然不同的三种路数。

        陈平安都不陌生,因为远游路上,大大小小的风波冲突,都曾亲身领教过。

        陈平安双手笼袖,身体前倾,仔细凝视着棋局。

        撼大摧坚,徐徐图之。一直是陈平安极为推崇的一句言语,一个被陈平安深埋在心的道理。

        但是布局的慢而稳,是为了收网的快,当自己一拳或一剑递出,又无半点后遗症。

        在这期间,都需要用一件件细细碎碎的小事,来成就一种天时地利人和齐聚的大势。

        阿良当年在红烛镇廊道之中,根本不会去杀朱鹿。

        至于左右问剑桐叶宗,更是如此。

        那么陈平安后来为了渔翁先生和赵鸾、赵树下,造访朦胧山祖师堂,那一次出手,便也学到了精髓,吕云岱与吕听蕉这对山上父子,反目成仇,最后的结果,便是陈平安从北俱芦洲返回落魄山后,听到了一个消息,被拘押在朦胧山上的吕听蕉暗中勾结大骊驻军武将,拉拢起数位山上供奉客卿,试图篡权,被吕云岱含怒击杀,经此一役,朦胧山元气大伤,对外宣称封山百年。

        世间许多手腕,而且哪怕看似收了手,明明刀剑归鞘,可锋刃却长久落在他人的人心上,此后十年百年,人心稍动,便要吃疼。

        陈平安收起棋盘上的所有黑子。

        捻起一颗没有刻字的雪白棋子,随意落子。

        虽然是个臭棋篓子,但他喜欢听棋子落在棋盘的声音。

        陈平安闲来无事,自己与自己下了一盘棋,旗鼓相当,心满意足,觉得这才是下棋,让子算怎么回事,若是胜负明显,也没意思。

        陈平安没有着急收拢棋子,后仰倒去。

        遥想当年,在小镇大门那边,第一次看到的那拨外乡人,十余年光阴,弹指一挥间,人人都有了自己的故事。

        苻南华如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老龙城下任城主,迎娶了云林姜氏嫡女后,便大局已定,听说如今苻南华与封王就藩于老龙城的宋集薪,双方处得关系不错。

        蔡金简这些年除了修行破境比较快之外,已经自己开峰辟出府邸,极少外出,潜心修道。

        当年去往青鸾国途中,在蜂尾渡那条著名巷子,又见过一面的黑衣青年,姜韫,最早得到了小镇铁锁井的那桩大机缘,此人是玉璞境野修刘老成在宫柳岛之外,收取的唯一一位嫡传弟子,陈平安对姜韫印象不错,之后在书简湖,胆敢登上宫柳岛拜访刘老成,除了身上那块圣人玉牌作为保命符,相当一部分原因,便是刘老成会收取姜韫为弟子。

        大隋皇子高煊,当初从李二手中“截获”了龙王篓和那尾金色鲤鱼,但是陈平安对此没有什么芥蒂,大隋高氏与大骊宋氏签订规格极高的山盟后,高煊担任质子,赶赴大骊披云山,在林鹿书院求学,高煊没有刻意隐姓埋名。之前陈平安带着李宝瓶他们远游大隋山崖书院,跟高煊见过,此后高煊在书院求学,双方都有些默契,没有刻意碰头,更无交流。不然过于犯忌讳,对双方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清风城许氏母子,得了刘羡阳家的祖传瘊子甲,清风城许氏家主如虎添翼,凭此成为宝瓶洲战力最为拔尖的那一小撮元婴修士,不但成功铲除异己,牢牢抓权,而且将许氏嫡女远嫁大骊京城,与大骊上柱国袁氏联姻,除了许氏家底深厚之外,许氏家主本人的修为,也是关键原因。这么多年,撇开双方各自的暗中查探,陈平安与清风城许氏唯一的牵连,大概就是那些狐皮美人符箓了。

        许氏一开始在西边大山,拥有一座占地极广、风水极好的朱砂山,后来曹枰、苏高山两支大骊铁骑,分别被朱荧王朝边军和藩属国阻滞,加上许多幕后诸子百家的影影卓卓,一洲形势顿时扑朔迷离,清风城便做出一个事后悔青肠子的举动,贱卖了那座朱砂山,修士迁徙离开大骊。如果不是舍了脸皮,将嫡女嫁给袁氏庶子,亡羊补牢,联姻袁氏,恐怕清风城如今已经更换家主了。

        那头搬山老猿,依旧是正阳山的护山供奉,职责相当于落魄山的周米粒。当年那个瞧着粉雕玉琢却心机深沉的小女孩,名为陶紫,如今也成长为正阳山的修道天才,先前跻身洞府境,八方庆贺,那头老猿,更是搬了一座覆灭小国的旧山岳,作为贺礼。据说陶紫当年在小镇那边,就跟宋集薪很投缘,双方分别后,关系非但没有疏离,反而越拉越紧密,她的那位家族老祖,正阳山掌权老剑仙之一,一定乐见其成。

        那位爷爷是海潮铁骑共主的年轻女修,处境最为不堪,因为她当年误杀了那位杏花巷老妪,被马苦玄惦念至今,马苦玄用自己的全部功勋,例如斩杀两位朱荧王朝两位金丹剑修,加上借用了一部分真武山修士积攒军功,按照国师崔瀺大骊订立的某个规矩,换来了海潮铁骑的分崩离析,被大骊收编,而那位告老还乡的老人,则在半路被马苦玄亲手击杀,还给女子取了个“数典”的辱人名字。兴许在很多旁观之人眼中,家族灭亡,叛离师门,女子继续苟活,不是数典忘祖是什么?

        这些人,来了家乡小镇。

        家乡也有很多人66续续走出了小镇。

        例如那座学塾的蒙童,其中李宝瓶他们去了山崖书院,一个当年扎羊角辫的小姑娘贾春嘉,跟随家族去了大骊京城,骑龙巷两座铺子便辗转到了陈平安手上,董水井留在龙泉郡,靠自己做起了买卖,越做越大。

        福禄街李希圣去了北俱芦洲,朱河朱鹿父女,红烛镇一别,先去了大骊京城,后来便没了消息。

        刘羡阳,祖上原来是那一支陈氏的守墓人,醇儒陈氏念旧,让女子陈对带着刘羡阳,去了南婆娑洲,约定二十年后,会让刘羡阳回到阮邛那边。这就是陈平安最佩服刘羡阳的地方,刘羡阳学什么都快,在龙窑当学徒,刘羡阳可以被姚老头收为弟子,将一身手艺,倾囊相授。后来两人同样在阮邛建造在龙须河边上的铁匠铺子打杂帮工,阮邛不愿意收取他陈平安当弟子,但是对刘羡阳青眼有加。

        陈平安对此没有心结,就是替刘羡阳感到高兴。

        在陈平安心目中,刘羡阳应该把人生活得更好才对。

        泥瓶巷宋集薪,顾璨,杏花巷的马苦玄,福禄街的赵繇,还有四大族十大姓当中,许多陈平安没有打过交道的同龄人,应该也都离开了昔年的骊珠洞天,走向了更加广阔的天地,各有各的悲欢离合,大道争先。

        无论敌我,一个个皆是从骊珠洞天走出去的人。

        陈平安内心深处,对此也有一份从未诉诸于口的私念。

        不光是宝瓶洲,未来整座浩然天下,都应该因为他们这些修行路上的晚辈,不得不去重新记起“骊珠洞天”这四个字。

        陈平安坐起身,四把飞剑从不同窍穴掠出。

        炼化为练气士却非真正剑修本命物的初一,十五。

        其余两把,皆是恨剑山仿剑,一把是指玄峰袁灵殿赠送,名为松针。

        一把是托付齐景龙购买而来,名为啖雷。

        陈平安以心意驾驭四把飞剑,满室剑光。

        陈平安伸出并拢双指,轻轻在棋盘上一按。

        众多黑白交错的棋子瞬间蹦跳而起。

        同时驾驭四把飞剑,轻轻敲击那些即将坠落棋盘的棋子,将其一一挑高,屋内一阵阵叮咚作响,清脆声响如天籁。

        修行路上,风景宜人。

        不过最动人的景致,还是宁姑娘。

        只可惜他只敢这么想,不敢这么说。

        ————

        孙家这艘跨洲渡船拥有两位管事,一明一暗,暗中那位,是从孙氏祖宅悄悄出山的供奉修士,对陈平安并不陌生。

        只不过陈平安一直没有离开小宅子,这位供奉不愿打搅对方修行,便始终没有露面,不然还真是有些好奇,当年那个不过武夫三境的少年,为何在武夫道路上,都能够破境如此之快,总不能真如那市井坊间的演义,那些落魄文人胡乱瞎想出来的江湖,吃了什么增长百年内力的灵丹妙药,或是被隐世高人灌输了毕生功力吧。

        一直到山海龟临近那座倒悬之山,这位供奉才看到陈平安走出宅子,在山海龟背脊最高处的观景台,仰头眺望那座天下最大的山字印。

        只不过这会儿渡船明暗两位供奉都要忙碌起来,便打消了现身露面与之交谈的念头。

        随着剑气长城那边的厮杀越来越惨烈,来到倒悬山做跨洲买卖的九大洲渡船,生意越做越大,但是利润提升不多。

        只要有心,便会现南婆娑洲和扶摇洲的跨洲渡船,几乎都不再载人游历,刻意压制了渡船乘客的人数,哪怕挣钱少些,不得不加大渡船远游的损耗,也要频繁往返,通过倒悬山向剑气长城运输更多物资,显而易见,这是坐镇两洲的儒家书院,开始暗中插手此事了。

        唯独桐叶洲,依旧一如往常,这与桐叶洲跨洲渡船不多也有关系,桐叶洲是九大洲中,最不喜欢与外界打交道的一块广袤版图,去往桐叶洲游历的修士,与远游别洲的桐叶洲本土练气士,两者不成比例,所以桐叶洲修士也给人一种不挪窝的印象。

        道理很简单,一来东南桐叶洲,地大物博,自给自足,毫无问题,再者南北两端有桐叶宗和玉圭宗分别坐镇一洲尾,而且仙家山头数目相对少且大,数千年以来,一洲世道,十分安稳,不过前些年那场裹挟扶乩宗、太平山两大宗门的巨大灾殃,不但是让桐叶洲修士措手不及,也让浩然天下看了一个不小的笑话,好在如今已经重新平静下来,诸多仙家势力,各自休养生息。

        陈平安站在观景台栏杆旁,身边四周修士,多是宝瓶洲人氏,也有相当数量游览宝瓶洲的别洲修士,这在以往,并不常见。

        随着宝瓶洲的风云变幻,大骊王朝一举跻身浩然天下十大王朝之列,带着一丝好奇去往宝瓶洲的别洲修士,便越来越多,在这之前,宝瓶洲就是偏居一隅的弹丸之地,让人根本提不起兴致,要去也是去那剑修如云的北俱芦洲,或是直接去往桐叶洲。

        从北往南,依次是大骊京城,神诰宗,观湖书院,老龙城,一般这就是别洲修士的游览路线,更多地方,却也不太会下船游历。

        以后兴许会再加上一个桐叶洲玉圭宗的下宗,姜尚真的书简湖真境宗。

        毕竟姜尚真的名气是真不小,一个能够在北俱芦洲兴风作浪还活蹦乱跳的修士,不多见。

        对于浩然天下而言,北俱芦洲是一个极其凶险且不友好的地方,杀气太重,在别洲绝对不会死的死人,太多。

        陈平安真正走过北俱芦洲之后,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江湖气多于神仙气的地方,将来可以常去。

        风雪庙剑仙魏晋,如今就在剑气长城。

        浮萍剑湖女子剑仙郦采,在问剑太徽剑宗之后,应该也会立即赶赴倒悬山。

        可惜曹慈已经不在城墙之上,不知道先后两次大战过后,曹慈留在那边的小茅屋,与老大剑仙陈清都的茅屋,还在不在。

        观景台附近很多别洲修士,大多以中土神洲雅言攀谈交流,言语之中,纵横捭阖,指点江山,对于宝瓶洲山上山下,依旧没有什么敬意,提及那些势如破竹的大骊铁骑,也没有什么溢美之词,只说还行,在宝瓶洲本土算是不错,可要是搁在中土神洲,注定无法如此顺利。

        不全是这些外乡人眼高于顶,因为崔东山自己就说过,宝瓶洲缺少飞升境修士,这就是天大的忧患。

        几十年后,大势临头,只有一个偷偷摸摸跻身飞升境的老王八蛋,根本不够看,怎么办,借!好在倒是不用如何求爷爷告奶奶,不然他崔东山能憋屈得一口老血喷死自己。

        崔东山言语之中泄露出来的那个天机,陈平安只当没听见。

        国师崔瀺,先仿造出白玉京,再让大骊铁骑吞并一洲,敢行此举,自然不会束手待毙,只是带着整座宝瓶洲一起送死。

        陈平安收起思绪,环顾四周,多是来瞻仰天地之间峰倒悬的那一幕壮观景象。

        倒悬山之外,有一条条如云似水的河道,在四面八方悬挂于山峰与大海之间。

        方圆百里的倒悬山,在那之上,除去一位大天君坐镇的主峰之外,又有八处景点,陈平安都逛过。

        初次登上倒悬山便要经过的捉放亭,是青冥天下那位“真无敌”道老二亲笔撰写的匾额,当时陈平安与皑皑洲刘幽州在此分别,刘幽州去了那座大名鼎鼎的猿揉府。

        挂满历代剑仙挂像的敬剑阁,6抬想要为老祖敬香却被那位看门道童打出去的上香楼,女子武神裴杯炼剑的雷泽台,陈平安无意中买到一幅祖宗甘露甲的灵芝斋,此外还有又名“缺一堂”的法印堂,与那风景旖旎的麋鹿崖,青鸾国柳青山迎娶的那位女冠柳伯奇,她则是出身于倒悬山那座师刀房,那边墙壁上,曾经有宋长镜和许弱的天价悬赏。

        渡船沿着一条河道靠岸倒悬山之后,陈平安与孙家的渡船管事道谢一声,然后独自一人,重登倒悬山。

        陈平安没有挑选既卖东西又开客栈的灵芝斋,依旧选择了那座位于小巷尽头的鹳雀客栈,掌柜愣了半天,“陈平安?”

        陈平安微笑点头。

        掌柜啧啧道:“这次桂花岛那金粟,没跟你一起?如今你们宝瓶洲人氏腰杆硬了不少,如何,陈公子照顾照顾小店生意,挑间上等房?”

        陈平安摇头道:“就上次那间屋子吧。”

        汉子有些无可奈何,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钥匙,轻轻抛给那个青衫背剑的年轻人,“陈平安,你这抠门的习惯,真得改改。出门在外,不够豪气,怎么能成大事。”

        陈平安不忙着去屋子那边落脚,斜靠柜台,望向外边的熟悉小巷,笑道:“我一个下五境练气士,能有多少神仙钱。”

        汉子掰手指头算了算,打趣道:“这都快十年了吧,钱没挣着,境界也没上去几个台阶,陈大公子,离了倒悬山之后,一直在干嘛呢?”

        陈平安笑道:“瞎逛。”

        祖上世世代代都守着这间客栈的汉子,摇头道:“难怪重返倒悬山,还要光顾我这小地方,害我白欢喜一场。”

        陈平安掏出两壶酒,递给掌柜一壶,“家乡酒水。”

        掌柜打开一闻,笑骂道:“寻常的糯米酒酿?陈平安你可真有脸拿出来!”

        陈平安笑道:“倒悬山喝那些仙家酒酿,算什么能耐,只有喝这个,才彰显个性。”

        掌柜一听觉得还挺有道理,两人便缓缓饮酒,陈平安问了倒悬山这些年的近况,掌柜说就那样,唯一的不同,就是倒悬山孤峰后山那边,大天君联手两位剑仙,合力新开辟出了一条去往剑气长城的大门,做买卖的,一律走那边,没法子,不到十年,就打了两场惨绝人寰的死仗,光靠原先那座镜面大门往里边运输物资,不太够用。不过如今管得严了,游历一事已经断绝,所以闲杂人等,再想要去剑气长城那边看风景,很难了,没点门路,就别想了,已经不是钱不钱的事情,因为先前剑气长城后边的那座城池,就因为鱼龙混杂,闹出过一场天大的纰漏,具体如何,倒悬山禁绝了消息,反正事情不小,不然倒悬山当时不会那般戒严,连从未有过的夜禁都出现了,以师刀房修士领衔,一天之间,勘验倒悬山所有修士的腰牌,猿揉府在内的四大私宅都没能例外,结果又起了一场没头没脑的冲突,总之动静很大。

        陈平安询问第三场打仗,大概什么时候打起来。

        掌柜笑着说这种事情,别说是什么天晓得了,天都不晓得。

        最后掌柜喝着酒,感慨道:“倒悬山不太平啊。”

        先前两次大战都太过奇怪,惨烈不输以往半点,但是十分急促,故而双方死人都极快极多,尤其是蛮荒天下的妖族,付出了比以往更大的代价,远远不是先前漫长岁月当中,双方每一次交战,断断续续,往往要延续个二三十年光阴。这两次,就生在一个短暂的十年之间。北俱芦洲那位剑修领衔人物之一的剑仙,便战死于第二场大战当中。

        陈平安说道:“咫尺之隔,都已经不太平一万年了。”

        掌柜笑了笑,“是这个理儿。”

        两人轻轻磕碰酒壶,一饮而尽剩余酒水。

        陈平安去了那间屋子,摆设依旧,风景依旧,干净清爽。

        没什么东西可以放,陈平安静坐片刻,就离开客栈和小巷,去往如同倒悬山中枢的那座孤峰。

        只剩下一位看门人,正是那个貌若稚童却辈分极高的小道士,依旧在那边看书,由于如今此地几乎无人进出,来这边嬉戏打闹的倒悬山孩子便愈多,还是当年的景象,一有孩子靠近“道童”,便会蓦然腾云驾雾飘远,一些个顽劣孩子,故意如此,乐此不疲,飘然落地之后,继续往那边飞奔而去,那道童也不介意。

        陈平安绕过孤峰,去往后山那边,按照鹳雀客栈掌柜的说法,那位当年传授了自己一门炼物口诀的抱剑汉子,依旧是戴罪之身,不过就是挪了地方,如今管着那边大门。

        在陈平安离去之后,那个蘸口水翻书的小道童抬起头,望向青衫背剑年轻人的背影,那张瞧着稚嫩的脸庞上,有些奇怪神色。

        陈平安见到了那位坐在门旁石柱上抱剑酣睡的汉子。

        不同于孤峰前门那边的镜面,只剩下一位小道童同时管着倒悬山和剑气长城两边的出和入。

        打瞌睡的抱剑汉子还是守着后边,负责盯着从剑气长城返回倒悬山的所有人,前边管事的,是一位倒悬山老道人。

        大街之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全是依次过境去往剑气长城的队伍。

        看门人,却不是那位以蛟龙之须炼制世间独一份缚妖索的那位熟悉老道。

        陈平安没有出声,双手笼袖,安安静静站在石柱一旁,这边就要寂静许多,几乎无人。

        约莫一炷香后,抱剑汉子睁眼笑道:“小子,我看你是不太喜欢宁丫头啊。一去这么多年不说,走到了这儿,也见你半点不着急。”

        陈平安如释重负,双手抱拳:“见过前辈,风采依旧。”

        汉子摆摆手,“我这边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想听那个?”

        陈平安说道:“先听坏消息。”

        汉子撇撇嘴,“这多没劲,我还是先告诉你好消息吧。”

        陈平安笑道:“前辈说了算。”

        汉子盘腿坐在一人多高的石柱上,看着这个年轻人,“好消息就是宁丫头两次大战,都侥幸没死,如今境界不算低了,嗯,听说也长得愈水灵漂亮了。你喜欢宁丫头,半点不稀奇,宁丫头竟然喜欢你,才是天大的怪事。”

        陈平安静待下文。

        汉子幸灾乐祸道:“坏消息就是如今管得严,明面上,私底下死了好多不守规矩的人,你要没点硬关系,根本去不了剑气长城,别奢望我破例,擅自帮你飞剑传讯,根本不成,不然我仅剩的这碗饭都吃不着了。所以你进不去,里边的人也没办法帮你运作,你小子就乖乖杵在这儿干瞪眼吧,挺好,陪着我唠唠嗑,再让你小子拎着酒水、搞几碟子佐酒菜,咱俩每天打屁晒太阳,这小日子,也就真是神仙日子了。”

        陈平安想了想,道:“如今倒悬山,能够在这件事,开口说上话的,有哪些高人?”

        抱剑汉子伸出手指,指了指身后,“倒悬山那位真无敌嫡传的大天君,当然说话管用。”

        陈平安哭笑不得。

        这位道门大天君,曾经跟左右在海上厮杀了一场,翻江倒海数千里,不给自己穿小鞋,就已经很厚道了。

        抱剑汉子又说道:“那个长了一张娃娃脸的旧邻居,也成,不过这家伙脾气古怪,不是个可以用情理去聊的货色。再就是手里边有一根金灿灿缚妖索的那个家伙,然后……大概只有既找对路数又要钱财通神了,比如猿揉府有人愿意替你付钱,那可就不是小暑钱可以解决的事情了,而且还要坏规矩,担风险,加上被倒悬山记下一笔账。”

        陈平安默不作声。

        汉子笑道:“劝你别动歪脑筋,那些有资格去往剑气长城的商贸队伍,哪怕收了你的钱,嘴上答应帮着传递消息,事实上也绝对不会办事,只会让你的神仙钱打水漂,老龙城桂花岛那边,是牌面不够大,没人有资格去剑气长城,何况桂花岛也承受不起这个后果,会死很多人不说,估计连整座桂花岛都要被倒悬山击沉。”

        陈平安笑道:“既然我到了倒悬山,就绝对没有去不了剑气长城的道理。”

        抱剑汉子笑道:“呦呵,不愧是四境练气士,口气不小啊。”

        陈平安笑呵呵道:“不也是七境武夫,前辈就当我是七境四境相加,可以按照十一境算。”

        汉子啧啧道:“别的不说,只说这脸皮,比起当年那寒酸少年,是真厚了不少,怎么,这些年游历,坑骗了不少姑娘吧?”

        陈平安黑着脸,“前辈这话真不能乱说!”

        汉子嘿嘿笑着,“有没有这档子事,自个儿心里有数。”

        陈平安手腕一拧,取出一壶仙家酒酿,抱剑汉子刚要弥补一二,或是干脆来个硬抢,不曾想那贼精的年轻人,面带微笑,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起了酒壶。

        抱剑汉子揉着下巴,“陈平安,这就很伤感情了啊。”

        陈平安笑道:“那就劳烦前辈给句痛快话。”

        汉子环顾四周,小声说道:“你先四处逛逛,我想想看,有没有法子。”

        陈平安点点头,心领神会,转身就走。

        汉子急眼了,嚷嚷道:“你这小子这是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好歹先丢一壶酒过来解解馋啊。”

        陈平安背对抱剑汉子,挥手告别。

        陈平安去了一趟灵芝斋,二话不说,直接买了一块当年就一眼相中的素白玉牌,并无任何铭文篆字,只是因为玉牌材质本身太过珍稀,才标出了一个天价,陈平安见它依旧没有被人买走,笑容灿烂,灵芝斋一律不还价,陈平安便掏出二十颗谷雨钱,小心翼翼收起,离开灵芝斋店铺后,仰头望向天空,大日当空,暂时无法去往剑气长城的心情,好转几分。

        陈平安随后去了一趟敬剑阁,就像第一次游览此地的外乡人,脚步缓慢,一一看去,最后只在两幅挂像那边,驻足稍久,然后神色如常,默默走开。

        回到了鹳雀客栈,陈平安取出那块灵芝斋玉牌,然后取出一块先前拿来练手的普通玉牌,对照着后者的刻字,深呼吸一口气,开始屏气凝神,以飞剑十五作为刻刀,在那块价值二十颗谷雨钱的素白玉牌上,轻轻刻字。

        夜深人静时分。

        陈平安对着那块刻完正反文字的玉牌,吹了口气,然后以手掌轻轻擦拭,缓缓收入袖中。

        陈平安离开客栈,去找那位抱剑汉子。

        这位剑仙站在石柱旁,抱剑而立,笑问道:“又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先听哪个?”

        陈平安没有多余的言语,抛出咫尺物当中早就准备妥当的八壶桂花酿,一一落在石柱上边,整齐排列,都是先前范二登船赠送之物。

        汉子有些神色尴尬,“好消息就是我打算送你去往剑气长城,坏消息呢,就有点难以启齿了,我这人脸皮薄。”

        陈平安笑道:“只要不耽误我去往剑气长城,前辈只管开口!”

        汉子点点头,瞬间来到陈平安身侧,一把拽住后者肩膀,往大门那边丢去,然后哈哈笑道:“坏消息就是你小子白送我这么些好酒,你是不是傻,都到了倒悬山,真会被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规矩挡在门外?逗你玩呢,你小子再不来这边,我都要去客栈那边,求着你赶紧滚蛋了……”

        陈平安身形飘转,面朝大门之外的抱剑汉子,嘴唇微动,然后身形没入镜面,一闪而逝。

        汉子伸手驾驭抓住一壶酒,畅饮了一大口,微笑道:“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嘛。”

        ————

        剑气长城一座大门旁边。

        一位师刀房年迈女冠睁开眼睛,笑道:“不是剑修,却背着这么好一把剑,是那中土神洲那几家有数的豪阀子弟?嗯,境界不高,不愧是大门大户里走出来的年轻后生,底子真是不错,寻常浩然天下的地仙修士,都没你这么稳当落地,以前来过这边?”

        陈平安没有回答任何一个问题,反问道:“前辈可是柳伯奇的恩师?”

        那女冠点点头,“你认得我那个失心疯跑去嫁人的弟子?”

        然后年迈女冠恍然大悟道:“你就是宝瓶洲那个叫陈平安的家伙吧?”

        陈平安疑惑道:“前辈知道我?”

        她笑容玩味,“这话问得多余了。”

        大门另外一侧的看门剑仙,冷哼一声,“连剑修都不是,这般大的岁数,结果还是个下五境修士,我看柳伯奇的失心疯,远远不如宁丫头的失心疯。”

        陈平安置若罔闻,始终面带微笑。

        别的事情,陈平安当然会诚心诚意,敬重这些各有故事的前辈。

        可是在某件事情上。

        他娘的你们算老几。

        ————

        城池之内。

        一条大街上,陈平安来到一座大宅门口,轻轻敲门。

        故意不去看墙头上趴着一排的脑袋。

        其实都算是熟人,只不过当年都没怎么说过话。

        大门缓缓打开。

        她问道:“你谁啊?”

        陈平安一把抱住了她,轻声道:“浩然天下陈平安,来见宁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