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九章 山主又要远游

第五百六十九章 山主又要远游

        落魄山祖师堂一落成,霁色峰其余建筑就要跟上,这是题中应有之义。

        对此朱敛早有草稿,从霁色峰山脚牌坊开始,依次往上,这条中轴线上,大小建筑三十余座,既有宫观特色,也有园林风采,就连那匾额楹联该写什么,也有细致描述,殿阁厅堂之外的余屋,尤其见功力,郑大风和魏檗也帮着出谋划策,不过最终如何,当然还是需要陈平安这位落魄山山主来做决定。

        陈平安当初从藕花福地带来的那部《营造法式》,得自南苑国京城工部库藏,陈平安极为推崇,连同北亭国境内那座仙府遗址的一大摞临摹图纸,一并送给朱敛。陈平安对于祖师堂诸多附属建筑,只有一个小要求,就是可以有一座仿造宋雨烧前辈山庄的一座山水亭,可以取名知春亭或是龙亭,除此之外,陈平安没有更多奢望。

        结果朱敛拿着那本《营造法式》之后,笑容玩味,陈平安这才记起一事,想起这是藕花福地历史上某国朝廷颁布的范书,朱敛哈哈大笑,说此书编撰,他当年确实是出过些力的,书上十之二三的建造法规,藻井斗拱在内等规制,其实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陈平安便笑问为何落魄山主峰半腰那些府邸,瞧不出半点《法式》痕迹,建造得很平庸,朱敛回答得理直气壮,当时家底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少爷住在竹楼,其余人等,有个落脚地儿就该感恩戴德,不然真要她朱敛亲手操办,要吃掉好些银子,打造得豪府大宅气派,没必要。

        如今祖师堂领衔的一众建筑,是落魄山的脸面所在,自然不在此列,必须由他朱敛亲历其为,不会交由庸碌匠人糟蹋霁色峰的风景。

        用朱敛的话说,就说没钱的时候,就该想着怎么攒钱,没钱本身就该脸红,若是再有腰缠十文振衣响的作态,更是白白给人瞧不起,可有了钱的时候,如何花钱,也要讲究些。

        陈平安觉得极有道理,不过仍是板着脸忍住笑,嘴上说着以后别再自作主张了,怎么可以委屈了自己人,岂不是寒了众将士的心。

        就连裴钱都觉得师父那会儿的言语神色,可跟真诚半点不沾边。

        裴钱还觉得老厨子随后一副恨不得以死谢罪的模样,远远不如自己水到渠成,自然而然。

        观礼的客人们,自然都已经离开落魄山,作为落魄山记名供的奉披麻宗杜文栈里边好心却没有说什么好话的林守一,喜欢接替陈平安守后半夜的亡国太子于禄,永远冷着脸事实上对整个世界充满畏惧的谢谢,都是如此。

        陈平安这天夜幕里,趴在竹楼一楼书桌上,做了个鬼脸,学着他趴在桌上的莲花小人儿,咯咯笑着。

        ————

        从落魄山那边租借而来的熬鱼背上,珠钗岛岛主刘重润尚未去往书简湖,独自在山巅散步。

        当她决定将水殿在熬鱼背炼化的那一刻起,其实珠钗岛这个说法,就已经名不副实。

        刘重润回到住处,桌上摊放着一幅她手绘的堪舆图,囊括了披云山在内的龙泉郡六十二座山头。

        龙泉剑宗祖师堂所在的神秀山,与挑灯山,横槊峰,互成犄角之势,此外又有与熬鱼背如出一辙,从落魄山租借而来的三座山头,彩云峰,仙草山,宝箓山,六座山头连绵成势,加上龙泉剑宗后来入手的诸多山头,龙泉剑宗虽然在山头数目上与落魄山大致持平,优势不大,可事实上版图还是要稍胜一筹,何况听说大骊王朝有意在京畿北方,一直延伸到旧中岳一带,划出一大块地盘,交予龙泉剑宗。

        圣人阮邛的龙泉剑宗和陈平安的落魄山之外,留下的各方势力,已经不成气候,哪怕抱团,能够拧成一股绳,显然都无法与那两个庞然大物抗衡。

        龙脊山,枯泉山脉,香火山,远幕峰,地真山

        刘重润低头凝视着这幅堪舆图上的三方势力分布,熬鱼背显然属于双雄对峙之外的第三方,只不过大骊山上仙家,显然都已经将珠钗岛自动划入落魄山藩属范畴,刘重润在观礼之前,心里不是没有点疙瘩,因为刘重润从来不愿自己的珠钗岛,沦为任何大山头的附庸,但是那场落魄山祖师堂观礼之后,刘重润便有些心情黯然。

        那个在青峡岛当了几年账房先生的年轻人,原来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笼络起这么大的一份深厚家底。

        与落魄山好到就快要穿一条裤子的北岳山君,关键是魏檗从来都懒得掩饰这点,三场夜游宴,就像黄梅天的雨水,急促密集得让人措手不及,夜游宴前后,披云山上,个个脸上笑容灿烂,心中哪个不是叫苦不迭,光是三份拜山礼,就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开销,没点本钱的,当下估计都已经是拴紧裤腰带过日子了。

        还有一位玉璞境野修的正式供奉,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事情,哪有不是宗字头仙家,却拥有一位上五境供奉的山头?当真不怕客大欺主吗?

        再加上一座北俱芦洲披麻宗的两位木衣山祖师堂嫡传修士,担任记名供奉,这又算哪门子事情?

        至于那位站在第二排的白衣少年崔东山,刘重润觉得半点不比那野修周肥好说话。

        而当时站在第三排的四位男女,朱敛,卢白象,隋右边,魏羡,哪个简单了?其中三人,刘重润都认识,水殿龙舟的打捞,与三人相处时日并不算短,个个神华内敛,气象惊人,剩下那位气势半点不输三位武学宗师的女子,根脚依旧晦暗不明。可既然能够与三人站在一起,那就意味着隋右边的战力,不会弱了。四位最少也该是金身境武夫的落魄山谱牒人氏?

        偌大一座宝瓶洲,上哪儿找去?

        但是真正让刘重润不得不认命的一件事,在于落魄山祖师堂的年轻一辈,营造出来的那种,经常见面的裴钱,横空出世的少年郎曹晴朗,岑鸳机,元宝元来这对姐弟

        因为这些年纪不大的落魄山第二代弟子,决定了落魄山的底蕴厚度,以及未来的高度。

        可最让刘重润震撼的,依旧不是这些,而是两件事。

        一个,是落魄山祖师堂悬挂的那三幅画像。

        这意味着落魄山从何而来。

        那天是刘重润第一次知晓,同时也明白了落魄山的山名,竟然如

        此有深意。

        第二件事,是当时那座不大的祖师堂内,无声胜有声的一种氛围。

        那个头别玉簪子的青衫年轻人,孤零零站在最前方。

        身后众人,无论什么境界,什么出身,什么性情,嫡传也好,供奉也罢,人人肃然。

        尤其是当陈平安报出周米粒的护山职责后,作为一旁观礼的刘重润,很仔细去打量和感知众人的细微神色。

        不是什么好像,而是千真万确,没有谁觉得年轻山主是在做一件滑稽可笑的事情。

        刘重润一想到这些,便有些喘不过气来,走出屋子,在院子里散步起来。

        仰头望向落魄山那边,刘重润心情复杂。

        ————

        山崖书院。

        李槐下课后,发现自己姐姐竟然站在学舍门外。

        亭亭玉立。

        不否认,自己姐姐长得还行。

        李槐笑道:姐,今儿遇上了林守一,刚念叨你几句,你便来了。

        李柳看着已经比自己还要高些的弟弟,柔声笑道:收到了家书,娘听你在信上说学业繁重,便放心不下你,一定要我来看看你。

        李槐开了学舍房门,给李柳倒了一杯茶水,无奈道:我就是随口抱怨两句,娘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啊,对我来说,自打去了学塾第一天读书起,哪天学业不繁重?

        李柳摘下包裹放在桌上,坐在一旁,点头道:唯一的不同,就是长大了。

        李槐白眼道:我倒是也想着不长大,跟那裴钱一样,光吃饭不长个儿啊。我读书不济事,累是真的累,只有每次跟随夫子先生们出门游历,一走就是几千里,腿脚累,心是真不累,比起在学塾苦兮兮做学问,其实更轻松些。所以说我还是适合当个江湖大侠,读书这辈子算是没啥大出息了。

        李柳拍了拍包裹,里边有些物件,你好好收起来,以后缺钱花,可以让茅山主帮你卖了换银子。

        开什么玩笑,我哪敢去找茅山主,躲着他老人家还来不及。

        李槐趴在桌上,打开包裹,挑挑拣拣,埋怨道:我就说嘛,姐姐你在狮子峰给老仙师当丫鬟,这才几年功夫,肯定没积攒下啥好物件,瞅瞅,没一件是那宝光冲霄的仙家宝贝,比陈平安送我的那些,差老远了,姐,努把力啊,好好修行,早点当个洞府境的中五境神仙,你是不知道,林守一如今那叫一个风光,都快要给大隋京城的女子抢破头了。

        李柳笑意吟吟,没搭话。

        包裹里的玩意儿,当然是因为暂时没有打开秘法禁制,才显得黯淡无光,不怕她都怕书院和茅小冬一个不留神,便遮掩不住那份气象。

        李槐哀叹一声,摇摇头,放下手里边的物件,重新系好包裹,他只能帮着林守一到这步了。

        至于林守一为何非要喜欢他姐姐李柳,李槐是怎么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董水井喜欢自己姐姐也就罢了,在龙泉郡那边开馄饨铺子,与自己家挺门当户对的,你林守一如今可是大隋举国闻名的修道美玉,我姐有啥好的嘛,至于辛苦惦念这么多年吗?

        李槐提了提包裹,呦,挺沉。

        然后李槐看了眼双手持杯慢慢喝茶的姐姐,忍不住语重心长道:姐,今儿我就不说啥了,反正你还没嫁人,一家人,送来送去,银子都是在自家家里打转,可以后等你嫁了人,就千万不能这么送我东西了。在山上修行,本来就不容易,你又是走亲戚关系才上的狮子峰,在山上肯定要被人碎嘴,在背后说你闲话,你还是自己多攒点银子吧,其实只要能够稍稍帮衬爹娘铺子,就差不多了,咱爹咱娘,也不念你这些,要是娘说什么,你就往我身上推,真不是我说你,岁月不小,都快成老姑娘了,也该为你自己的婚嫁一事考虑考虑,嫁妆厚些,婆家那边终归会脸色好点。

        李柳笑眯起眼,看来是真长大了,都晓得为姐姐考虑了。

        李槐盘腿坐在长凳上,倒了些黄豆在碗碟里,推给姐姐,自己抓了一把放在手心,嘴里嚼着黄豆,笑呵呵道:姐,你这话说得就没良心了,我打小就没少为你费心,可劲儿帮我找姐夫来着,比如我的好兄弟阿良啊,我最佩服的陈平安啊,可惜都没成,怨你自己,怪不得我啊。

        李柳丢过去一颗黄豆,没你这么埋汰自己姐姐的弟弟。

        李槐一把抓住,加上手心那些,一股脑丢入嘴中,玩笑话归玩笑话,以后嫁人,你再这么送东送西,一个劲往娘家填补家用,真不成。姐夫会不高兴的。你别总听咱们娘亲叨叨,我以后该是怎么样,我自己会争取的。靠姐姐姐夫算怎么回事。白白让你给姐夫家里人看不起。

        李槐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即便未来姐夫气量大,不计较。你也不该这么做了。

        李柳笑问道:为什么呢?

        李槐不耐烦道:姐,你烦不烦啊。跟你这么说,你就这么做,咱家谁最大?我吧。娘亲听我的,爹听娘亲的,你听爹的,你说谁说话最管用?

        李柳笑了。

        李槐眨了眨眼睛,好吧,我承认,前边那些话,是我当年跟陈平安商量出来的,这不这些年聚少离多,一直攒着没机会与你唠叨嘛。不过后边的问题,陈平安又没教我,怎么跟你掰扯,你要真想知道答案,我回头跟陈平安问问。

        李柳问道:你怎么知道陈平安就一定是对的呢?

        李槐问道:难道陈平安讲错了?

        李柳笑道:那倒没有。

        李槐哼哼道:李柳!你弟弟我,那可是那种为了兄弟义气,可以插自己两刀的人。

        李槐伸出大拇指,指向自己胸口。

        李柳笑了,身体前倾,轻轻挪开李槐的手,指了指肋部,书上讲两肋插刀,在这儿,可别往心口上扎刀子。以后哪怕是为了再好的朋友

        李槐瞪眼道:姐,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懂什么江湖!别跟我说这些啊,不然我跟你急。

        李柳笑着不再说话。

        李柳懂不懂江湖?

        这是一个极有意思的问题。

        相传远古时代,天下就只有一座天下。

        五湖四海,大渎江河。

        曾有一群高权重的天庭女官,官职之高权柄之大,犹在雨师河伯以及众多龙王之上,名为斩龙使,巡狩督查敕令天下蛟龙。

        而这些位高权重的存在,只听命于一尊古老神祇,后者故名江湖共主。

        李柳突然问道:几次出门游历求学,怎么样?

        李槐渐渐收敛了笑意,轻声道:小时候只会跟着李宝瓶他们瞎起哄,大声念书,到底念了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史书上好多言语,以前死记硬背,怎么都记不住,走多了路,见多了人后,突然发现自己想要忘记,都难了。‘山野高人,求索隐暗,行怪迂之道,养望以求名声’,‘将军材质之美,奋精兵,诛不轨,说这个李宝瓶,没办法,估计也就他这个小师叔,能够管一管李宝瓶了。

        李槐使劲摇头,不说她,我脑瓜子疼,于禄和谢谢,其实也不太见着面,一个个都这样,不过我们关系其实还不错,偶尔见了面,我还是感觉得到的。

        李柳走后。

        林守一才来。

        得知李柳匆匆来匆匆走后,林守一有些沉默。

        李槐也没辙,劝也不好劝。

        劝对了,也未必能成自己的姐夫,不小心劝错了,更要伤口撒盐。

        林守一离开后。

        李槐长吁短叹,这么早有了喜欢的姑娘做什么呢,像自己多好。

        回了屋子,李槐将那只小竹箱放在桌上,将姐姐的包裹放进去,然后仔细擦拭竹箱。

        最后李槐揉了揉下巴,觉得有必要使出杀手锏了。

        倒了一碗茶水,用手指蘸了蘸,胡乱喊着天灵灵地灵灵,然后写下陈平安的名字。

        做完之后,李槐做了个气沉丹田的姿势,看着桌上的痕迹,点点头,比较满意,好字,一百个阿良都不如自己。

        ————

        入冬时分。

        陈平安在牛角山渡口,带着裴钱准备登上自家龙舟,去往大隋书院,周米粒哪怕已经交出两根行山杖,肩膀上还是扛着一根金扁担。

        崔东山和魏羡也要离开龙泉郡,不过是乘坐另外一艘路过的大骊军方渡船。

        魏羡在跟裴钱唠嗑。

        崔东山只说了两句临别赠语。

        先生,这么多年一直辛苦搬山,靠自己本事挣来的座座靠山,其实可以依靠一二了。

        路阻且长,先生请从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