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第五百二十六章 伏线拎起即杀机

        龙头渡去往南方骸骨滩的渡船缓缓升空,天边的云霞灿若红锦。

        顾陌趴在栏杆上默默流泪,师父曾经说过,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举霞飞升。

        当时顾陌还是一位懵懂少女,问飞升有什么好呢?

        师父当时只是望向天边的晚霞,什么都没有告诉少女。

        顾陌不是伤心自己失去了什么靠山,太霞一脉的道士和女冠,下山斩妖除魔,只要不死,就别回家与师长抱怨。

        隋景澄站在顾陌身边。

        荣畅没有露面,倒是齐景龙站在她们不远处,因为渡船南下,还算顺路,渡船航线会经过大篆王朝版图。

        不过齐景龙很快就返回自己的屋子。

        地面上,陈平安那一袭青衫已经开始徒步向北,去往那条大渎入海口。&1t;i>&1t;/i>

        顾陌和隋景澄住在渡船上的毗邻屋舍,顾陌这会儿已经恢复正常,大大方方跟着隋景澄进了屋子,给自己倒了杯茶,很不见外,对于隋景澄一脸我要独自修行的神色,视而不见。顾陌脸上满是笑意,就你隋景澄现在的絮乱心境,还能静心吐纳?骗鬼呢。

        顾陌问道:“那个姓陈的,就没送你几件定情信物?”

        隋景澄不理会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修。

        顾陌瞥了眼她手中的小炼行山杖,以她的龙门境瓶颈修为,自然一眼看穿那家伙的拙劣障眼法,“就这玩意儿?材质是不错,模样也算凑合,可隋景澄长得这么好看,那家伙分明没啥诚意嘛,隋景澄,真不是我说你,可别被那家伙的花言巧语给鬼迷心窍了。”

        隋景澄摘了幂篱,将行山杖放在案几上,她坐在顾陌对面,趴在桌上。&1t;i>&1t;/i>

        顾陌打量着这位隋家玉人,啧啧出声。

        天底下只要是真正好看的女子,说不说话,都是风景。

        等到隋景澄跻身了中五境,姿色只会更加增添光彩,到时候还了得?顾陌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摸一把隋景澄的柔腻脸蛋。

        隋景澄一手拍掉顾陌,挺直腰肢坐正身体,皱眉道:“顾仙子,请你自重!”

        顾陌翻了个白眼,一口喝光茶水,放下茶杯后,轻声问道:“听说你与那姓陈的一同远游数国,若是风餐露宿,平时洗澡怎么办?还有你尚未斩赤龙吧,不麻烦?”

        隋景澄淡然道:“顾仙子是修道神仙,问这些不合适吧?”

        顾陌笑嘻嘻道:“修了道,不还是人?女子修行不也还是女子?我问这些,我不用花一颗雪花钱,你也不会少一颗雪花钱,说说看嘛。”&1t;i>&1t;/i>

        隋景澄沉声道:“前辈是正人君子,顾仙子我只说一次,我不希望再听到类似言语!”

        顾陌一脸惊恐道:“是不是你一生气,就要让荣剑仙砍死我?”

        然后顾陌脑袋重重磕在桌面上,身体前倾,就那么趴在桌上,双手乱挥,“不要啊,我怕死啊……”

        有敲门声轻轻响起,门外荣畅说道:“是我。”

        隋景澄如释重负,连忙说道:“请进。”

        顾陌已经正襟危坐,缓缓喝茶。

        荣畅似乎早已见怪不怪,落座后,对隋景澄说道:“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往北俱芦洲最南端的骸骨滩,之后更要跨洲游历宝瓶洲,我与你说些山上禁制,可能会有些繁琐,但是没办法,宝瓶洲虽说是浩然天下最小的一个洲,但是奇人异士未必就少,我们还是讲一讲入乡随俗。”&1t;i>&1t;/i>

        荣畅其实有些别扭。

        在浮萍剑湖,他的脾气也不算好,只是相较于师父郦采,才会显得和蔼可亲。

        真正的脾气如何,那些在他荣畅剑下,或死或伤的修士,最清楚。

        荣畅作为一位北俱芦洲中部极有分量的元婴剑修,在浮萍剑湖,其实也有几位嫡传弟子,山下市井讲究一个棍棒出孝子,在他荣畅这边,就是多吃几剑涨修为。

        不过在半个小师妹的隋景澄这边,荣畅自然要多很多的耐心。

        隋景澄耐心听着荣畅长篇大幅的讲解。

        顾陌不算外人,荣畅不会赶人,她也没那眼力劲儿自己滚蛋,就坐在那儿干坐着喝茶一杯又一杯,时不时打着哈欠,宁肯听那些枯燥乏味的说教,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房间待着。&1t;i>&1t;/i>

        荣畅松了口气,隋景澄似乎在那个姓陈的年轻人那边,学了许多山上规矩。

        而且相较于那个熟悉的小师妹,确实太不一样了。

        小师妹是浮萍剑湖脾气最好、又是最不好的一个,脾气好的时候,能够指点师门晚辈剑术许久,比传道人还要尽心尽力,脾气不好的时候,就是师父郦采都拿她没办法,一次游历归来,小师妹觉得自己没有错、剑仙师父觉得自己更对的争论之后,小师妹被暴怒的师父禁锢到只剩下一身洞府境修为,沉入浮萍剑湖的水底长达半年光阴。

        被拽上岸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师父问她认不认错,结果小师妹来了一句,湖底风光绝好,没看够。

        最后师父便环顾四周,眼神冰冷,于是荣畅这个当大弟子的,便硬着头皮主动出列,当然没忘记以心声喊上了几位师弟师妹,说所有人愿意为小师妹代为受罚,师父这才顺水推舟,每人打赏了一剑,这才略微解气,离开岸边。&1t;i>&1t;/i>

        事后荣畅差点被师弟师妹们联手追杀,荣畅那叫一个憋屈,又不能泄露天机,只能逃出师门避风头。师父她老人家当时独独以心声让我滚出来受罚,拿出一点大师兄的风范,我能咋办?!师父给人穿小鞋的手段,不比她的剑术差吧?

        但是浮萍剑湖,到底是很好的。

        比如浮萍剑湖有一条不成文的祖师堂规矩,“所有弟子下山练剑,一律不可使用浮萍剑湖的剑修身份,可如果遇到打不过的,分三步走,第一步,赶紧逃,第二步,逃不掉,就报上浮萍剑湖郦采的名号。第三步,郦采这个名字不管用,别忘了死前以祖师堂符剑传递仇家的姓名,将来魂归师门埋剑处,必有头颅相伴。”

        荣畅自然希望小师妹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第二个浮萍剑湖的剑仙郦采。&1t;i>&1t;/i>

        至于他自己,希望不大了。

        修行到了元婴这个份上,最终能够走到多高多远,其实心中早已有数。

        修成金丹客,方是我辈人。

        可一旦结丹成功,天大的幸运之余,就会出现有一条更加显著的分水岭。

        这就像世俗王朝那些鲤鱼跳龙门的科举士子,有些人得了一个同进士出身,就已经欣喜若狂,觉得祖坟冒青烟,恍若隔世,随后几十年都沉浸在那种巨大的成就感当中。这些人,就像山泽野修,就像一座小山头仙家府邸,数百年不遇的所谓修道天才。

        有些得了二甲进士,可能有人倍感庆幸,也可能有人犹有遗憾。这些人,多是大山头的谱牒仙师。

        有些人得了一甲三名的榜眼、探花,觉得天经地义,美中不足。这一小撮人,往往是宗字头仙家嫡传子弟。&1t;i>&1t;/i>

        还有一种人,一举夺魁,得了状元,却只因为状元是最高的名次,仅此而已。

        刘景龙可以算一个。

        至于排名犹在刘景龙之前的那两位“年轻修士”,当然更是如此。

        顾陌,以及刘景龙的那位师姐,还有他荣畅,暂时境界各异,可是最终的成就,大概都差不多,可以奢望一下玉璞境,只是有可能。

        隋景澄突然说了一句题外话,“荣剑仙,我们会顺路去一趟金鳞宫吗?”

        荣畅笑道:“不顺路,但是可以去。”

        隋景澄有些疑惑不解,难不成是带着她一起御风远游去往金鳞宫,然后再匆匆忙忙赶上渡船?

        荣畅解释道:“砸钱便是,渡船这边会答应的,对乘客做出些补偿,只需绕路几天而已。”&1t;i>&1t;/i>

        隋景澄问道:“若是渡船乘客不愿收钱呢?”

        荣畅笑道:“一位元婴剑修送钱给他们,他们该烧高香才对。”

        隋景澄摇摇头。

        荣畅正色道:“之前与你说的,更多是一些宝瓶洲的禁忌和风俗,如今渡船还在北俱芦洲版图上空,这就是我们这边的山上规矩。”

        隋景澄笑道:“算了吧,以后等我修道有成了,自己去金鳞宫讨回公道。”

        这次轮到荣畅摇摇头。

        顾陌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听说那金鳞宫好像有一位不知名元婴坐镇,真实战力,肯定是元婴中的废物,但如果隋景澄打算自己解决恩怨,这就意味着她最少成为一位金丹瓶颈剑修才可以。&1t;i>&1t;/i>

        剑修寻仇或是问剑于一座仙家门派,从来都是一人一剑,与整座山头为敌,先破山水大阵,再破修士法器齐出的围攻大阵,最后才是与一座修行门派的顶梁柱厮杀,这就相当于纯粹武夫一人一骑,在沙场上凿阵杀穿一座重甲步阵,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北俱芦洲历史上,死了多少个不知天高地的问剑剑修?

        隋景澄微笑道:“我知道这需要等待一段很长的岁月,不过没关系。”

        荣畅心想倒也未必。

        只要你哪天重新成为那个魂魄完整的浮萍剑湖小师妹。

        隋景澄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荣剑仙,我觉得远游历练,还是小心为妙。”

        荣畅忍住笑,点头道:“好的。”

        顾陌点头附和道:“荣剑仙,要谨慎啊,许多江湖老话,要听一听的。”&1t;i>&1t;/i>

        隋景澄不理会顾陌的打趣自己,继续说道:“荣剑仙你看待渡船乘客的有些眼神,太过明显了,修为可以隐藏,但是一位剑仙的某些气象,很难掩饰,落在有心人眼中,难免就会让他们多出一份戒备,真要是一伙亡命之徒,说不定洞府境的战力,会拉拢帮凶,尽量变成观海境,观海境会变成龙门境,以此类推,小事就成了大事,大事就成了祸事。”

        隋景澄想了想,赧颜道:“可能是我修为低,一路行走江湖,遭遇过几次险境,有些风声鹤唳了。荣剑仙就当我是井底之蛙,胡说八道。”

        顾陌没了先前的玩笑神色。

        不是说隋景澄的道理太对,足够让荣畅,而是一个三十余年来只走过一趟江湖的半吊子修士,就有如此心性,肯定要比她顾陌……愿意动脑子。&1t;i>&1t;/i>

        荣畅微笑道:“我自有计较。”

        他好歹是一位元婴剑修,又常走山下,不同境界的生死厮杀更是许多次。

        但是隋景澄的提醒,并不差。

        似乎小师妹变成了眼前的这个隋景澄,不全是坏事。

        当年小师妹那次闯下大祸,导致浮萍剑湖与崇玄署云霄宫杨氏交恶,她被沉入湖底半年后,师父郦采就再没有让小师妹出门历练,小师妹自己也不愿意出去了,只是待在浮萍剑湖修行,变得喜欢独处,彻底不问世事。然后连同宗主郦采在内,让整座浮萍剑湖都感到了一丝慌张,不是荣畅的这位小师妹修为凝滞,而是破境太快!

        短短二十年间,连破龙门、金丹两瓶颈,直接跻身元婴,这便是郦采敢说自己这位得意弟子,必然是下一届北俱芦洲年轻十人之列的底气所在,但是连荣畅都察觉到一丝不稳妥,总觉得如此破境,极有可能长远来看,会带来巨大的隐患,师父郦采自然看得更加真切,这才有了小师妹的闭关,太霞元君李妤的悄然下山去往五陵国。&1t;i>&1t;/i>

        这一天,隋景澄还给了顾陌那支篆刻有“太霞役鬼”的金钗,但是按照一个她与郦采剑仙的秘密约定,顾陌不会将金钗带回师门,而是交予荣畅暂时保管,至于为何如此,顾陌不知深意,但是郦采剑仙与师父李妤是至交好友,而顾陌炼化的一把飞剑,确实如陈平安猜测,是浮萍剑湖一位兵解剑仙的遗留之物,被郦采转赠给顾陌,所以顾陌对这位如同自家长辈的女子剑仙,十分亲昵。

        不但如此,隋景澄终于拿到了《上上玄玄集》的中下两册。

        上册是阐述这门大道术法的根本宗旨,落在一般地仙手中都是一本鸡肋秘籍,却硬是被隋景澄修出个二境瓶颈,连荣畅都觉得隋景澄的资质,当得起天纵奇才了。中册才是按部就班的修行口诀,是名副其实的一部“金丹秘籍”,下册更是跻身上五境的关键所在。&1t;i>&1t;/i>

        而且荣畅还给了隋景澄一枚浮萍剑湖祖师堂的特殊玉牌,不但象征嫡传身份,更是一件寻常上五境修士才会有的咫尺物,荣畅自己就只有一件方寸物。

        渡船南下,期间经过了春露圃,稍作停留,乘客可以下船粗略游历渡口周边,能有两个时辰。

        齐景龙走下船去,更多乘客还是御风的御风,飞掠的飞掠。

        顾陌死皮赖脸跟在了这位6地蛟龙的身后,继续询问那些齐景龙的山上传闻,这要是回到了师门,还不得眼馋死那些个花痴师姐师妹?可不光是自家太霞一脉,指玄、白云在内的好些个女修,对这位不是读书人更像书呆子的太徽年轻剑仙,仰慕得都快一个个光是提及名字就要流口水了,说完了悄悄话,等到她们一转身,在各自师兄弟那边,好嘛,一个个冷若冰霜,不假颜色,看得顾陌大开眼界。&1t;i>&1t;/i>

        顾陌反正是打定主意了,回到师门,就说这刘景龙其实是个道貌岸然的大色胚,随便见到了一位女子,视线就喜欢往胸脯和屁股蛋儿瞥,而且还特别俗不可耐,刘景龙就中意脸上涂抹胭脂好几斤重的那种狐媚子,气死她们这些偷偷抹了些许胭脂水粉就不敢出门的女冠,等于是帮她们安心修行了不是?退一万步说,不也帮她们省下买胭脂的钱了?

        于是顾陌看待这位太徽剑宗的年轻剑仙,从一开始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到现在的越看越顺眼。

        齐景龙在春露圃符水渡书肆买了一些书籍,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顾姑娘,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妥,可我真的不喜欢你。”

        顾陌愣了一下,勃然大怒,问道:“刘景龙,你脑阔进水了吧?”&1t;i>&1t;/i>

        齐景龙不怒反笑,果然有用!

        顾陌有些慌张,看样子是真进水了?眼前这位,该不会是一个假的刘景龙吧?

        齐景龙继续散步,一身轻松。

        顾陌生怕这家伙失心疯了,便稍稍放缓脚步,不敢跟他并肩而行,更不敢笑嘻嘻看他了。

        齐景龙转头笑道:“顾姑娘,你无需如此,我们还是朋友。”

        顾陌差点没忍住一脚踹过去,只是掂量了一下双方修为,总算忍住了,只是气得牙痒痒,她转身就走。

        齐景龙有些感慨。

        跟陈平安比,在这种事情上,好像自己还是差了些道行。

        不过大方向应该是对的。&1t;i>&1t;/i>

        隋景澄去了一趟春露圃老槐街,逛了一趟那座不大的蚍蜉店铺。

        听前辈与刘先生闲聊的时候,说起过这份家当。

        荣畅当然一路跟随。

        隋景澄头戴幂篱,手持行山杖,进了铺子,店铺掌柜是位热络殷勤的,情绪饱满,三言两语便大致介绍了蚍蜉铺子的如何好,不至于让人厌烦。

        隋景澄悄悄问道:“荣师兄,我可以跟你借钱吗?”

        如今她虽然得了那件祖师堂嫡传玉牌,不过仍是浮萍剑湖宗主郦采的记名弟子,所以称呼荣畅为师兄,没有问题。

        荣畅以心声笑道:“师父为你预留了一百颗谷雨钱,隋师妹可以随便开销,不算借。荣师兄这边还有一点家底,也不用还。”&1t;i>&1t;/i>

        浮萍剑湖与崇玄署云霄宫杨氏,分别拥有一座龙宫小洞天的两成和三成收入,其余五成,当然是地头蛇的。

        那座三十六小洞天之一的龙宫洞天,位于大渎最深处的水底,风景可谓光怪6离,既是名动一洲的游览胜地,更是练气士修行水法的绝佳去处,光是在那边长久租借修道府邸的地仙修士,就多达十余人,一年的收入之巨,可想而知。浮萍剑湖哪怕是两成的分红,也是一笔相当夸张的进账。

        宗主郦采却分文不取。

        龙宫小洞天每六十年一结账的所有神仙钱,全部作为浮萍剑湖祖师堂的家产,按照修士的境界高低、天资好坏以及功勋大小,分给除了她之外的所有宗门修士。

        这就是浮萍剑湖。&1t;i>&1t;/i>

        荣畅可以保证,就算师父郦采跌境了,不再是一位上五境剑修,可浮萍剑湖的宗主,还是郦采,而且只会是郦采。

        不管如何,浮萍剑湖是真不缺钱。

        何况师父郦采对待女弟子,一向推崇女弟子一定要富养的规矩,免得随便就给男子拐骗走。

        不过这一百颗谷雨钱,一半其实是师父郦采的私房钱,剩余一半是祖师堂理该划分给闭关小师妹的。

        隋景澄看遍了蚍蜉店铺的多宝架,挑中了几件取巧物件,都不算什么灵器,砍价一番,花了不过十颗雪花钱。

        然后隋景澄询问有没有镇店之宝,价格高一些,没关系。

        那位从照夜草堂过来帮忙的年轻掌柜依旧热情,并未幂篱女子先前只买了几件廉价货便变脸,大致说了几件没放在前边铺子的昂贵物品,那张龙椅就算了,年轻掌柜根本不提这一茬,但是着重说了那法宝品秩的两盏金冠,说一大一小,可以拆开卖,稍大金冠,十八颗谷雨钱,稍小的,十六颗,若是一起买了,可以便宜一颗谷雨钱,总计三十三颗谷雨钱。&1t;i>&1t;/i>

        隋景澄问道:“可以先看一看吗?”

        年轻掌柜笑道:“当然,看过了,若是不合客人的眼缘,不买也无妨。”

        他绕出柜台,去开门。

        荣畅瞥了眼门上文字,有些哭笑不得。

        四个大字,有缘者得。

        四个小子,价高者得。

        荣畅无法将这铺子主人,与绿莺国龙头渡那位青衫年轻人联系在一起。

        隋景澄一眼就相中了那两盏金冠,没有砍价,请荣畅掏出三十三颗谷雨钱。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抱着那只照夜草堂静心打造的槐木匣,隋景澄离开了蚍蜉铺子,走在老槐街上,脚步轻盈,心情极好。&1t;i>&1t;/i>

        年轻掌柜一路低头弯腰,将那两位贵客送到店铺外,目送他们远去后。

        只觉得匪夷所思。

        其实这位蚍蜉店铺的代掌柜,他自己都有些心虚。

        那对金冠,虽是货真价实的一对山上法宝,可真卖不到三十三颗谷雨钱的天价。

        照夜草堂其实私底下有过估计,虽说是两件法宝,可以敕令出两位金身神女的庇护,功效类似法袍,同时兼具一定程度的攻伐之用,但终究不是一件法宝品相的法袍,所以二十五颗谷雨钱左右,比较公道,哪怕加上一些千金难买心头好的溢价,例如女子地仙看上眼了,撑死了就是二十八颗左右。

        到了地仙境界,对于法宝的要求,其实很简单,越极端越好。

        &1t;i>&1t;/i>

        这也是两顶金冠一直卖不出去的根本原因,不是没有客人喜欢,实在是价格过高,毫无实惠可言。

        但是对于金冠和龙椅的定价,是那位剑仙掌柜当初亲口定下的,理由是万一碰到个钱多人傻的呢。

        照夜草堂对此也很无奈,总觉得最少要吃一两百年的灰尘了。

        不曾想这才过去多久?

        走出老槐街后,荣畅微笑道:“买贵了。”

        隋景澄有些难为情。

        可是她真的很喜欢这对金冠啊。

        隋景澄轻声道:“荣师兄,我接下来肯定什么都不买了。”

        “我没有怪罪小师妹的意思。”

        荣畅摇摇头,笑着说道:“我们师父买东西,还要豪爽,曾经相中一件十分心仪的漂亮法袍,硬要对方抬高价格,不然还就不买了,当时师父没有显露身份,对方被吓了个半死,以为碰到砸场子的了。事后得知是我们师父,就悔青了肠子,捶胸顿足,觉得应该直接将价格翻一番的。”&1t;i>&1t;/i>

        隋景澄由衷感慨道:“早知如此,就先去浮萍剑湖看一看了。”

        荣畅松了口气。

        他娘的就凭小师妹这句话,若是师父郦采在场,肯定就要询问他荣畅最近有没有想买的法宝了吧。

        回到了渡船,两人刚落座,关于两盏精致金冠的炼化一事,荣畅需要传授给她一门浮萍剑湖的炼剑口诀。

        剑可炼,自然万物可炼。

        刚说完数千字的炼剑口诀,隋景澄闭上眼睛,睁眼后,笑道:“记住了。”

        荣畅便不再复述。

        当年的小师妹,如今的隋景澄,虽然性情迥异,判若两人,可在修道天赋一事上,还是如出一辙,不会让人失望。&1t;i>&1t;/i>

        不过隋景澄还是让荣畅再说了一遍,免得出现纰漏。

        随后顾陌在廊道那边使劲敲门,砰砰作响。

        隋景澄开门后。

        顾陌急匆匆道:“隋景澄,隋景澄,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啊,刘景龙可能被掉包了,咱们现在看到的,可能是另外一个人!”

        隋景澄一头雾水,转头望向荣畅。

        荣畅有些无奈,对顾陌说道:“别胡说。”

        顾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皱眉深思许久,一脸恍然大悟,然后一拳头砸在桌上,“好嘛,这个臭不要脸的王八蛋,原来是调戏我来着!”

        荣畅起身离去。

        顾陌这一路,都走得心境不稳,荣畅却不能多说什么。&1t;i>&1t;/i>

        所幸这趟龙头渡之行,顾陌心境重新趋于道家推崇的清净境,这是好事。

        那两位好似青衫先生的修士,功莫大焉。

        当然隋景澄也有功劳。

        在荣畅关上门后,顾陌便将事情经过给隋景澄说了一遍。

        隋景澄以手扶额,不想说话。

        你们俩修为都很高啊,两个都是拎不清的。

        这个刘先生也是,读书读傻了吧?怎的跟前辈待了那么久,也不学半点好?

        果然前辈说得对,修士境界真不能当饭吃。

        顾陌疑惑道:“咋了?你给说道说道,难不成还有玄机?我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这类事情,经验远远不如你的。”&1t;i>&1t;/i>

        隋景澄涨红了脸,“你瞎说什么呢!”

        顾陌哀叹一声,“算了。”

        顾陌趴在桌上,侧脸望向窗外的云海。

        隋景澄将玲珑可爱的稍小金冠放在桌上,也与顾陌一般趴在桌上,脸颊轻轻枕在一条手臂上,伸出手指,轻轻敲击那盏金冠。

        顾陌轻声道:“我有些想念师父了。你呢,也很想念那个男人吗?”

        隋景澄细语呢喃道:“你不说,会想,一说起来,就没那么想了,你说怪不怪?”

        顾陌无奈道:“我咋个晓得嘛。”

        两两无言。

        顾陌蓦然神采奕奕,站起身,搬了椅子,屁颠屁颠坐在隋景澄身边,在她耳边窃窃私语,“隋景澄,我跟你说啊,这双修之法,路数很多的,而且半点不下流,本就是道家分支之一,堂堂正正,不然那些山上道侣为何要结为夫妻,对吧,我知道一些,例如那……”&1t;i>&1t;/i>

        隋景澄听了片刻,一把推开那个顾陌,恼羞成怒道:“你怎么这么流氓呢?!”

        顾陌悻悻然道:“道听途说,道听途说。”

        隋景澄满脸通红,猛然站起身,将顾陌赶出屋子。

        砰然关门。

        顾陌咳嗽一声,学那姓陈的嗓音口气说道:“景澄,我来了,开门吧。”

        隋景澄怒道:“顾陌!”

        顾陌依旧语气不变,“景澄啊,怎的如此不乖巧了,喊我前辈。”

        隋景澄环顾四周,抄起那根行山杖,开了门就要打顾陌。

        顾陌早已蹦蹦跳跳远去,在廊道拐角处探出脑袋,嬉皮笑脸道:“哎呦喂,你这会儿的模样,我一个女子瞧见了都要心动。我觉得吧,那家伙跟你走了一路,肯定没管住眼睛,只不过他修为高,你道行低,没现而已。唉,就是不知道到底你是亏大了,还是……赚大喽。”&1t;i>&1t;/i>

        隋景澄气得就要跑去追她。

        顾陌已经神清气爽地返回自己屋子了,心境大好。

        隋景澄关了门,背靠房门,嫣然一笑,坐在桌旁,带起那盏金冠,手持铜镜。

        之后摘了金冠,收起铜镜,隋景澄开始仔细翻阅《上上玄玄集》的中册。

        修道之人。

        不知昼夜。

        刚刚踏足修行之路的练气士,往往会对光阴流逝的快慢,失去感知。

        这天深夜,隋景澄放下最后《上上玄玄集》的最后一册,转头望向窗外。

        缺月梧桐,骤雨芭蕉,大雁秋风,春草马蹄,大雪扁舟,青梅竹马,才子佳人,名将宝刀,美人铜镜……&1t;i>&1t;/i>

        世间这么多的天作之合。

        那么隋景澄与前辈呢?

        ————

        齐景龙在翻阅一本从符水渡买来的书籍,是关于各洲各国御制瓷器的杂项书籍,是那个北俱芦洲最会做生意的琼林宗版刻刊印。

        他突然皱了皱眉头。

        合上书籍。

        闭上眼睛。

        在龙头渡翠鸟客栈,陈平安与自己聊了许多,大多一笔带过,不露痕迹。

        有打醮山那艘坠毁的跨洲渡船,关于北俱芦洲东南一带的蚍蜉,还有他家乡骊珠洞天的本命瓷一事。

        这些话题,夹杂在更多的话题当中,不显眼,陈平安也确实没有刻意想要追求什么答案,更多是朋友之间无话不可说的闲谈。&1t;i>&1t;/i>

        但是齐景龙不笨。

        这其中是藏着一条线的,可能陈平安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打醮山跨洲渡船,北俱芦洲十大怪人之一的剑瓮先生,生死不知,渡船坠毁于宝瓶洲中部最强大的朱荧王朝,北俱芦洲震怒,天君谢实南下宝瓶洲,先是重返故国家乡,大骊王朝的骊珠洞天,继而去往宝瓶洲中部,掣肘七十二书院之一的观湖书院,先后接受三人挑战,大骊铁骑南下,形成席卷一洲之势,在北俱芦洲大宗门内并不算什么机密的骊珠洞天本命瓷一事,陈平安最早称呼自己稍作改口,将齐先生修改为刘先生,最后再改称呼,变成齐景龙,而非刘景龙。陈平安如今才练气士三境,必须借助五行之属的本命物,重建长生桥。陈平安学问驳杂,却力求均衡,竭尽全力在修心一事上下苦功夫。&1t;i>&1t;/i>

        齐景龙重重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到窗口。

        他相信陈平安此次游历北俱芦洲,绝对有着一桩很深远的谋划,而且必须步步为营,比他已经足够障眼法层出不穷的行走江湖,还要更加谨小慎微。

        齐景龙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你的本命瓷,如今被掌握在北俱芦洲的某座大宗门手中?那么你今天要小心再小心,以后境界越高,就更要小心了。”

        齐景龙心情沉重,若是在那商家鼎盛的皑皑洲,万事可以用钱商量,在北俱芦洲,就要复杂多了。尤其是一个外乡人,想要在北俱芦洲讲道理,更是难上加难。

        齐景龙当然不介意自己站在陈平安身边,代价就是要么他从此退出太徽剑宗,要么连累太徽剑宗声誉崩毁。&1t;i>&1t;/i>

        而一旦他齐景龙涉足其中,麻烦事就会变得更麻烦。

        说不定就要引来更多原先选择冷眼旁观的各路剑仙。

        这就是规矩的可怕之处。

        北俱芦洲喜欢抱团,在一件事情可对可错、不涉及绝对善恶的时候,只要外乡人想要依仗身份行事,本身就是错了,那么对于北俱芦洲的诸多剑仙而言,那你就是在求我出剑了。历史上皑皑洲刘氏家主,龙虎山天师府道士,都曾经想要登岸北俱芦洲亲自追查凶手,结果如何,十数位上五境剑仙就堵在那边,根本没有任何人吆喝喊人,皆是自己主动聚拢在海边,御剑而停,无一例外,一句话都不与你说,唯有出剑。

        对此,火龙真人在内的世外高人,从来不管,哪怕火龙真人极有可能是龙虎山传说中的外姓大天师,一样没有出面缓和或是说情的意思。&1t;i>&1t;/i>

        而且一旦交手,剑仙选择递出第一剑,在那之后,就是不死不休的境地。

        每死一位剑仙,战场上极有可能很快就会赶来两个。

        这就是北俱芦洲为何明明位在东北,却硬生生从皑皑洲那边抢来那个“北”字。

        不服?

        当年一桩大恩怨过后,北皑皑洲一洲汹汹,对俱芦洲大放厥词,还有皑皑洲大修士大肆辱骂数位战死于剑气长城的俱芦洲剑修,不但如此,还扬言要驱逐所有俱芦洲修士出境。

        然后当时还是东北俱芦洲的剑修两百余人,已经做好了御剑远游皑皑洲的准备,其中上五境剑修就有十位。

        在动身之前,这拨剑修没有对皑皑洲撂半句狠话,直接就联袂跨洲远游。&1t;i>&1t;/i>

        其中半数上五境剑修,都曾在剑气长城砥砺剑锋。

        当皑皑洲骤然得知俱芦洲二百剑修距离海岸只有三千里的时候,几乎所有宗字头仙家都要崩溃了。

        因为对方扬言,要剑挑皑皑洲,谁都别急,从东到西,一座一座,人人有份。至于皑皑洲的那个北字,你们不是很稀罕嘛,留着便是。

        在这一拨“开疆拓土”的剑修之外,还有6续不断纷纷向西远游的剑修。

        最后是一个老秀才堵住了那拨剑修的去路。

        不知道一个老秀才面对两百余剑修,到底聊了什么。

        可最终俱芦洲剑修没有大规模登岸,选择撤回本洲。

        不过在那之后,北皑皑洲就没了那个北字。&1t;i>&1t;/i>

        齐景龙想起这些陈年往事,哪怕不曾亲身经历,只能从宗门前辈那边听闻,亦是心神往之。

        但是太徽剑宗的两位剑仙就在跨洲远游之列,却从不愿意多说此事。

        齐景龙只听说一些宗门老人聊起,两位剑仙关于谁镇守宗门谁跨洲出剑,是有过争执的,大致意思就是一个说你是宗主,就该留下,一个说你剑术不如我,别去丢脸。

        齐景龙开始反复推敲各种可能性。

        最好与最坏两种,以及在这其中的诸多种种。

        这与陈平安看待大小困局,是一模一样的脉络。

        只是齐景龙思来想去,都觉得这是一场极有可能牵动各方的复杂局面。

        所以齐景龙打算多收集一些消息再说。&1t;i>&1t;/i>

        好心帮忙,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别给人添麻烦。

        齐景龙坐回座位。

        琼林宗会是一个较好的切入点。

        因为这个财源滚滚的宗门十分鱼龙混杂,打探他们的消息,不会打草惊蛇。

        还有一座与太徽剑宗世代交好的门派,听说就有做过骊珠洞天本命瓷的买卖,可以旁敲侧击一番。

        此外,齐景龙还有一些想法。

        无非是循序渐进,追求一个慢而无错,稳中求胜。

        齐景龙大致有了一条脉络之后,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如今的北俱芦洲年轻十人当中。

        崇玄署皆是先天道胎的杨凝真杨凝性兄弟,齐景龙当然都很熟悉。&1t;i>&1t;/i>

        尤其是跑去习武的杨凝真,更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

        杨凝性排第九,哥哥杨凝真垫底,但是事实上,杨凝真的名次可以前挪几个。

        拍在第四,也就是齐景龙身后的那位,名叫黄希。

        是一位山泽野修,是北俱芦洲历史上最年轻的野修元婴,属于那种特别能够一点一点磨死对手的可怕修士,但是玉璞境剑修都极难杀死他。既靠神通术法,也靠那件杀出一条血路得手的半仙兵,以及早年机缘之下“捡来”的半仙兵,一攻一守。而且此人性情阴沉,城府极深,睚眦必报,被誉为北俱芦洲的本土姜尚真。

        一次报仇,他一人就将一座二流仙家门派屠戮殆尽,没留下一个活口。

        可怕的是他没有选择光明正大地硬闯山门,而是三次潜入,算计人心,到了一种堪称恐怖的地步。&1t;i>&1t;/i>

        等到一位玉璞境剑仙率领众人赶到,他刚好远离,那位仙家门派的老祖师刚好咽下最后一口气,金丹被剥离,本命元婴被点灯,就那么搁放在祖师堂的屋顶,熊熊燃烧。

        山上山下,皆是一盏盏不断燃烧魂魄的修士本命灯,有些熄灭,化作灰烬,有些还有魂魄残余。

        一座原本灵气盎然的仙家山头,那股子阴森气息,如同鬼蜮。

        齐景龙与他打过一次交道。

        齐景龙还出剑了。

        但是那人且战且退,甚至与他齐景龙说了一些肺腑言语,以及一些齐景龙前所未闻的山上内幕。

        其中关于分心一事,就是此人的告诫。

        这位野修,名为黄希。&1t;i>&1t;/i>

        黄希也曾做过一些莫名其妙的壮举,总之,此人行事从来难分正邪。

        在他齐景龙之前的那两位。

        第一人,不去多想了。

        只要他愿意出手,对方就肯定已经输了,哪怕高他一境,也不例外。

        这还是他从来不动用那种认主仙兵的情况下。

        就算是他齐景龙,难免都有些高山仰止,只不过齐景龙却也不会因此就心灰意冷便是。

        大道之上,一山总有一山高,从来如此。

        而且齐景龙坚信,自己与他只要双方差距不被拉开太远,就有机会追上。

        至于第二人,名为徐铉。

        在此人尚未出生之时,就有数座宗字头仙家伺机而动,据说还有中土神洲的世外高人,亦有窥探。&1t;i>&1t;/i>

        这其中必然牵扯极深。

        徐铉在修行路上,最终炼化而成的五行之属本命物,堪称奇绝,气象之大,蔚为壮观。

        他有两位贴身侍女,一位专门为他捧刀,刀名咳珠,一位司职捧剑,剑名符劾。

        是北俱芦洲北方剑仙第一人白裳的唯一弟子。

        所以徐铉既是这位剑仙的大弟子,也是闭关弟子。

        关于徐铉的传闻,不多。

        但是每一件,都很惊世骇俗。

        比如他其实是琼林宗的半个主人,而琼林宗的生意早就做到了宝瓶洲,甚至是桐叶洲。

        又比如他的志向之一,是击败恩师白裳。

        最近的一件天大传闻,则是徐铉希望与清凉宗女子宗主贺小凉,结为道侣,只要她答应,他徐铉愿意离开宗门,转投清凉宗。&1t;i>&1t;/i>

        可无论是弟子扬言要击败师父,还是离开宗门,大剑仙白裳始终无动于衷,不过听说白裳如今在闭关,试图破开仙人境瓶颈。这应该就是白裳没有一起去往倒悬山的原因。没有人会质疑白裳的气魄,因为白裳在一生中,两次投身于剑气长城的城头上,在那边待了将近七十年。

        由于徐铉从未出手过,以至于北俱芦洲到现在都不敢确定,此人到底是不是一位剑修,就更不用谈徐铉的本命飞剑是什么光景了。

        但是没有人质疑徐铉的年轻十人榜眼位置。

        因为徐铉破境先后跻身洞府境,跻身金丹境和元婴境,三大修士门槛,皆有气势恢宏的异象生。

        有人说徐铉其实早就跻身上五境了,只是白裳亲自出手,镇压了全部异象。&1t;i>&1t;/i>

        而徐铉又是十人当中,最年轻的那个。

        比排在第四的黄希,还要年轻三岁。

        然后才是太徽剑宗刘景龙。

        第五的,是一位女子武夫,如果不算杨凝真,她便是唯一一位登榜的纯粹武夫。

        第六的,已经暴毙。师门追查了十数年,都没有什么结果。

        第七的,与人在砥砺山一战,两败俱伤,伤及根本,所谓的十人之列,已经名存实亡。

        对方是一位敌对门派的年迈元婴剑修,明摆着是要用自己的一条命来,毁去这位年轻天才的大道前程。

        既然明知是陷阱,都没能忍住,选择应战,那么这就是下场,大道从来无情。

        第八的,便是那位水经山卢仙子。&1t;i>&1t;/i>

        但是如今又有些传闻,有几位横空出世的山上新人,完全有资格跻身十人之列,甚至名次还不低。

        齐景龙翻开一些字帖和画集。

        最近他在研究草书字帖上的篆籀笔意和八面出锋。

        这就是练剑。

        观摩名家画卷上的写意和白描,也是练剑。

        读书之时,翻到一句青引嫩苔留鸟篆,也是一份剑意。

        齐景龙一直坚信所谓的我讲道理,会是一个从复杂到简单的过程,水到渠成。

        就像读书读厚再读薄,最终可能只留下点睛之笔的三言两语,却可以伴随终生,受益终身。

        并且支撑起一肚子学问的根本道理,如那一座屋子的栋梁与横梁,相互支撑,却不是相互打架,最终道心便如那白玉京,层层递高,高入云海,不但如此,屋子占地还可以扩大,随着掌握的规矩越来越大,所谓有限的自由,便自然而然,无限趋近于绝对的自由。&1t;i>&1t;/i>

        夜深人静,齐景龙一直在挑灯读书。

        所有人都觉得他在分心。

        所幸终究有人不这么觉得。

        ————

        一袭青衫,沿着一条大渎往上游行去。

        入秋时分,这天在江湖市井,陈平安突然找了家老字号酒楼,点了一份金字招牌的火锅。

        多有江湖豪客在那边大呼痛快,满头大汗,依旧下筷如飞。

        其中一位可能是读过书的江湖人,大醉酩酊,没来由说了一句话。

        让陈平安多点了一壶酒。

        那人说,弱者簇拥在水深火热中的油锅,就是强者桌上下筷的火锅。

        陈平安大碗喝酒,觉得宋老前辈说得对,火锅就酒,此间滋味,天下仅有。&1t;i>&1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