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学生,师父弟子

第四百八十章 先生学生,师父弟子

        落魄山作为骊珠洞天最为高耸的几座山头之一,本就是赏月的绝佳地点。

        一身白衣的崔东山轻轻关上一楼竹门,当俊美皮囊的神仙少年站定,真是归来月色和云白。

        崔东山蹑手蹑脚来到二楼,老人崔诚已经走到廊道,月色如水洗栏杆。崔东山喊了声爷爷,老人笑着点头。

        爷孙二人,老人负手而立,崔东山趴在栏杆上,两只大袖子挂在栏外。

        崔诚不愿与崔瀺多聊什么,倒是这个魂魄对半分出来的“崔东山”,崔诚兴许是更加附和记忆的缘故,要更亲近。

        崔诚问道:“怎么跑回来了?”

        崔东山轻声道:“在外边逛荡来晃荡去,总觉得没啥劲。到了观湖书院地界,想着要跟那些教书匠碰面,鸡同鸭讲,心烦,就偷跑回来了。”

        崔诚笑道:“既然做着无愧本心的大事,就要有恒心,不能总想着有趣无趣。”

        崔东山用下巴当抹布,来回擦拭着栏杆,“知道啦。”

        崔诚问道:“今夜就走?”

        崔东山点点头,“正事还是要做的,老王八蛋喜欢较真,愿赌服输,这会儿我既然自己选择向他低头,自然不会耽搁他的千秋大业,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就当小时候与家塾夫子交课业了。”

        崔诚没有多说什么,老人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对他们指手画脚,当年他就是迂腐教训得多,死板道理灌输得多,又喜欢摆架子,小崽子才负气离家,远游他乡,一口气离开了宝瓶洲,去了中土神洲,认了个穷酸老秀才当先生。这些都在老人的意料之外,当初每次崔瀺寄信回家,索要银钱,老人是既恼火,又心疼,堂堂崔氏嫡孙,陋巷求学,能学到多大多好的学问?这也就罢了,既然与家族服软,开口讨要,每个月就这么点银子,好意思开口?能买几本圣贤书?就算一年不吃不喝,凑得齐一套稍稍像样的文房清供吗?当然了,老人是很后来,才知道那个老秀才的学问,高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

        崔诚说道:“方才崔瀺找过陈平安了,应该兜底了。”

        崔东山嗯了一声,并不奇怪,崔瀺将他看得透彻,其实崔东山看待崔瀺,一样相差无几,到底曾经是一个人。

        崔东山转过头,“不然我晚一些再走?”

        崔诚笑道:“你晚走早走,我拦得住?除了小时候把你关在阁楼念书之外,再往后,你哪次听过爷爷的话?”

        崔东山说道:“这次就听爷爷的。”

        崔诚道:“行吧,回头他要念叨,你就把事情往我身上推。”

        崔东山笑逐颜开,娴熟爬上栏杆,翻身飘落在一楼地面,大摇大摆走向朱敛那边的几栋宅子,先去了裴钱院子,发出一串怪声,翻白眼吐舌头,张牙舞爪,把迷迷糊糊醒过来的裴钱吓得一激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出黄纸符箓,贴在额头,然后鞋也不穿,手持行山杖就狂奔向窗台那边,闭着眼睛就是一套疯魔剑法,瞎嚷嚷着“快走快走!饶你不死!”

        崔东山怒喝道:“敲坏了我家先生的窗户,你赔钱啊!”

        裴钱愣在当场,伸出双指,轻轻按了按额头符箓,防止坠落,万一是妖魔鬼怪故意变幻成崔东山的模样,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她试探性问道:“我是谁?”

        崔东山笑眯眯道:“大师姐呗。”

        裴钱如释重负,看来是真的崔东山,屁颠屁颠跑到窗台,踮起脚跟,好奇问道:“你咋又来了?”

        崔东山反问道:“你管我?”

        裴钱摘下符箓放在袖中,跑去开门,结果一看,崔东山没影了,转了一圈还是没找着,结果一个抬头,就看到一个白衣服的家伙倒挂在屋檐下,吓得裴钱一屁股坐在地上,裴钱眼眶里已经有些泪莹莹,刚要开始放声哭嚎,崔东山就像那大雪天挂在屋檐下的一根冰锥子,给裴钱一行山杖戳断了,崔东山以一个倒栽葱姿势从屋檐滑落,脑袋撞地,咚一声,然后直挺挺摔在地上,看到这一幕,裴钱破涕为笑,满腔委屈一下子烟消云散。

        崔东山爬起身,抖着雪白袖子,随口问道:“那个不开眼的贱婢呢?”

        裴钱小心翼翼道:“石柔姐姐如今在压岁铺子那边忙生意哩,帮着我一起挣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可不许再欺负她了,不然我就告诉师父。”

        崔东山嗤笑道:“告状?你师父是我

        先生,明摆着跟我更亲近些,我认识先生那会儿,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裴钱可不愿在这件事上矮他一头,想了想,“师父这次去梳水国那边游历江湖,又给我带了一大堆的礼物,数都数不清,你有吗?就算有,能有我多吗?”

        崔东山笑道:“你跟江湖人称多宝大爷的我比家当?”

        裴钱认真道:“自己的不算,我们只比各自师父和先生送咱们的。”

        崔东山双手摊开,“输给大师姐不丢人。”

        裴钱点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崔东山伸出手指,戳了戳裴钱眉心,“你就可劲儿瞎拽文,气死一个个古人圣贤吧。”

        裴钱一巴掌拍掉崔东山的狗爪子,怯生生道:“放肆。”

        崔东山给逗乐,这么好一词汇,给小黑炭用得这么不豪气。

        崔东山开始往院子外边走,“走,找猪头耍去。”

        裴钱已经不犯困了,乐呵呵跟在崔东山身后,与他说了自己跟宝瓶姐姐一起捅马蜂窝的壮举,崔东山问道:“自己淘气也就罢了,还连累小宝瓶一起遭殃,先生就没揍你?”

        裴钱白眼道:“尽说傻话。”

        崔东山哀叹一声,“我家先生,真是把你当自己闺女养了。”

        裴钱乐开了怀,大白鹅就是比老厨子会说话。

        至于大白鹅,是裴钱私底下给崔东山取的绰号,这件事,她只跟最“守口如瓶”的宝瓶姐姐说过。

        路过一栋宅子,墙内有走桩出拳的闷闷振衣声响。

        崔东山蹈虚凌空,步步登高,站在墙头外边,瞧见一个身材苗条的貌美少女,正在练习自家先生最拿手的六步走桩,裴钱将那根行山杖斜靠墙壁,后退几步,一个高高跃起,踩在行山杖上,双手抓住墙头,双臂微微使劲,成功探出脑袋,崔东山在那边揉脸,嘀咕道:“这拳打得真是辣我眼睛。”

        裴钱压低嗓音说道:“岑鸳机这人心不坏,就是傻了点。”

        崔东山点头道:“看得出来。”

        岑鸳机终究是朱敛相中的练武胚子,一个有望跻身金身境武夫的女子,也就是在落魄山这种鬼怪神仙乱出没的地方,才半点不显眼,不然随便丢到梳水国、彩衣国,一旦给她爬到七境,那就是名副其实的大宗师,走那水浅的江湖,就是山林蟒蹚池塘,水花炸裂。

        只是岑鸳机刚刚练拳,练拳之时,能够将心神全部沉浸其中,已经殊为不易,所以直到她略作休憩,停了拳桩,才听闻墙头那边的窃窃私语,瞬间侧身,脚步后撤,双手拉开一个拳架,抬头怒喝道:“谁?!”

        当她看到那个俊美“少年郎”的脑袋后,皱了皱眉头,怎么冒出这么个仿佛谪仙人的陌生人,又看到一旁裴钱正在咧嘴笑,岑鸳机这才松了口气。

        崔东山双肘搁放在墙头上,问道:“你是猪头……哦不,是朱敛挑选上山的落魄山记名弟子?”

        岑鸳机没有答话,望向裴钱。

        裴钱笑嘻嘻介绍道:“他啊,叫崔东山,是我师父的学生,咱俩辈分一样的。”

        岑鸳机开始犯嘀咕。

        那个年轻山主的学生弟子?

        眼前这个瞅着十分灵秀的漂亮少年,是不是傻啊?找谁不好,非要找那个不学无术的家伙当先生?一年到头就知道在外边瞎逛,当甩手掌柜,偶尔回到山头,听说不是胡乱应酬,就是她亲眼所见的大晚上喝酒卖疯,你能从那家伙身上学到什么?那家伙也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敢给人当先生,就这么缺钱?

        岑鸳机心中叹息,望向那个白衣俊美少年的眼神,有些怜悯。

        崔东山轻声道:“是真傻,不是装的。”

        裴钱嗯了一声,“我没骗你吧。”

        大小两颗脑袋,几乎同时从墙头那边消失,极有默契。

        岑鸳机听不真切,也懒得计较,反正落魄山上,怪人怪事挺多。

        崔东山没去找朱敛,带着裴钱去了落魄山之巅,一跺脚,怒斥道:“还不滚出来。”

        落魄山的山神宋煜章赶紧现出真身,面对这位他当年就已经知晓真实身份的“少年”,宋煜章在祠庙外的台阶底下,作揖到底,却没有称呼什么。

        崔东山脸色阴沉,浑身煞气,大步向前,宋煜章站在原地。

        裴钱见势不

        妙,崔东山又要开始作妖了不是?她赶紧跟上崔东山,小声劝说道:“好好说话,远亲不如近邻,到时候难做人的,还是师父唉。”

        崔东山叹了口气,站在这位神色自若的落魄山山神之前,问道:“当官当死了,好不容易当了个山神,也还是不开窍?”

        宋煜章虽然敬畏这位“国师崔瀺”,但是对于自己的为人处世,问心无愧,故而绝对不会有半点怯懦,缓缓道:“会做官做人的,别说我大骊不缺,从已经覆灭的卢氏王朝,到苟延残喘的大隋高氏,再到黄庭国这类见风使舵的藩属小国,何曾少了?”

        崔东山问道:“那我问你,当官也好,做山神也罢,你被大骊宋氏放在这些位置上,你到底是追求道德的自我圆满,还是在一心为国为民?”

        宋煜章问道:“国师大人,难道就不许微臣两者兼具?”

        崔东山挥挥袖子,不耐烦道:“懒得跟你废话。”

        宋煜章作揖拜别,一丝不苟,金身返回那尊泥塑神像,并且主动“关门”,暂时放弃对落魄山的巡视。

        崔东山带着裴钱在山巅随便散步,裴钱好奇问道:“干嘛生气?”

        “哪有生气,我从不为蠢人生气,只愁自己不够聪明。”

        崔东山摇摇头,双手摊开,比划了一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学问,道理,老话,经验,等等等等,加在一起,就是给自己搭建了一座房子,有些小,就像泥瓶巷、杏花巷那些小宅子,有些大,像桃叶巷福禄街那边的府邸,如今各大山头的仙家洞府,甚至还有那人间皇宫,中土神洲的白帝城,青冥天下的白玉京,大小之外,也有稳固之分,大而不稳,就是空中阁楼,反而不如小而坚固的宅子,经不起风吹雨摇,苦难一来,就大厦倾塌,在此之外,又看门户窗户的多寡,多,并且时常打开,就可以快速接受外边的风景,少,且常年关门,就意味着一个人会很犟,容易钻牛角尖,活得很自我。”

        裴钱点点头,“我就喜欢看大大小小的房子,所以你这些话,我听得懂。那个不怕你的山神老爷,明显就是心扉紧闭的家伙,一根筋,认死理呗。”

        崔东山转过头,瞥了眼裴钱的双眸,笑道:“可以啊,贼机灵。”

        裴钱双臂环胸,捧着那根行山杖,“那可不,我都是快要去学塾读书的人啦。”

        崔东山笑道:“那我可要提醒你一句,一栋宅子地方有限,装了这个就装不下那个的,很多读书人为什么读傻了?就是一种脉络上的书读得太多,每多读一本,就多遮住窗户、大门一分,所以越到最后,越看不清这个世界。眨眼功夫,白发苍苍了,还在那儿挠头发蒙,为啥老子读书那么多,还是活得猪狗不如。到最后只能安慰自己一句,世风日下,非我之过。”

        裴钱看了看四周,没有人,这才小声道:“我去学塾,就是好让师父出远门的时候放心些,又不是真去念书,念个锤儿的书,脑壳疼哩。”

        崔东山眨了眨眼睛,然后哈哈大笑,一路飞奔下山,“告状去喽。”

        裴钱一愣,然后泫然欲泣,开始拼了命撒腿狂奔,追赶那只大白鹅。

        崔东山突然停下身形,站在一处台阶下,转头望去,结果看到一个黑炭丫头,为了追上自己,顾不得会不会摔伤自己,她在山巅一脚蹬地,高高跃起,像极了当年泥瓶巷的那个草鞋少年,如鹰隼跃涧而飞。

        崔东山微笑道:“先生,学生,弟子。原来我们三个都一样,都那么怕长大,又不得不长大。”

        骤然间,有人一巴掌拍在崔东山后脑勺上,那个不速之客气笑道:“又欺负裴钱。”

        话音未落,刚刚从落魄山竹楼那边迅猛赶来的一袭青衫,脚尖一点,身形掠去,一把抱住了裴钱,将她放在地上,崔东山笑着弯腰作揖道:“学生错了。”

        裴钱眼抹了把满脸汗水,珠子一转,开始帮着崔东山说话,“师父,我和他闹着玩呢,咱们其实什么话都没有说。”

        崔东山小鸡啄米,“对对对。”

        陈平安笑道:“你们自己相信吗?”

        裴钱和崔东山异口同声道:“信!”

        陈平安没有刨根问底,反正都是瞎胡闹。

        三人一起下山。

        先生学生,师父弟子。

        青衫白衣小黑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