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九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

第四百五十九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

        石柔猛然站起身,仰头望去,二楼那边,光脚老人手里拎着陈平安的脖子,轻轻一提,高过栏杆,随手丢下,石柔慌慌忙忙接住。

        老人说道:“这家伙想得太多,睡得太少。让他先睡个饱,这段时间,让谁都别去吵他。”

        石柔赶紧将陈平安放到一楼床铺上,悄然退出,关上门,乖乖坐在门口竹椅上当门神。

        老人走下竹楼,来到崖畔,今日云雾浓重,遮蔽视野,画卷壮丽,犹如天风震撼大海潮,身处落魄山高处,如同置身于一座泽国。稍稍左边,有一座毗邻落魄山的山峰,独独高出云海,如仙人踩高跷,老人随手一挥袖,轻易打散整座云海,如开门见山河。

        这一幕,看得石柔眼皮子微颤,赶紧低敛视线。

        这要是一袖子打在她那副仙人遗蜕上,真不知道自己的魂魄会不会彻底烟消云散。

        先前她最害怕的那个崔东山拜访过落魄山,就在二楼,石柔从未见过如此失魂落魄的崔东山,老人坐在屋内,并未走出,崔东山就坐在门外廊道中,也未走入,但是称呼老人为爷爷。

        从那一刻起,石柔就知道该如何跟老人打交道了,很简单,尽量别出现在崔姓老者的视线中。

        老人驻足远望。

        一条腹有金线、生出四爪的巨大黑蛇,从山门那边,沿着宽阔山道,迅猛登山,临近竹楼后,黑蛇死活不敢靠近,裴钱知道它守规矩,也不为难它,飘落在地,躬身前奔,粉裙女童尾随其后,如粉蝶纷飞,极其可爱。青衣小童显得比较无精打采,滑下了黑蛇尾巴,慢悠悠吊在两个家伙的身后,就要见着了陈平安,青衣小童不知为何,还是有些心虚。

        裴钱到了竹楼,石柔赶紧将老人言语重复了一遍,裴钱既有失望也有担忧,轻轻走在竹楼门口,试图从绿竹缝隙当中瞧见屋子里边的光景,当然一无所获,她犹不死心,绕着竹楼走了整整一圈,最后一屁股坐在石柔的那条竹椅上,双臂环胸,生着闷气,师父回乡后,竟然不是第一个瞧见她,她这个肩挑重担的开山大弟子,当得不太阔以啊,不太讲究了。

        裴钱偷偷丢了个眼神给粉裙女童。

        粉裙女童立即心领神会,跑到光脚老人那边,轻声问道:“崔爷爷,我家老爷还好吧?”

        老人点头道:“有些麻烦,但是还不至于没办法解决,等陈平安睡饱了之后,再喂喂拳,就扳得回来。”

        粉裙女童脸色惨白。

        喂拳?

        她可知道当年老爷的境遇,真真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一直竖起耳朵偷听对话的青衣小童,也神色戚戚然。可怜老爷,才回家就跳进一座大火坑。难怪这趟出门远游,要晃荡五年才舍得回来,换成他,五十年都未必敢回来。

        陈平安足足睡了两天一夜才醒来,睁眼后,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走出屋子,发现裴钱和朱敛在门外守夜,一人一条小竹椅,裴钱歪靠着椅背,伸着双腿,已经在酣睡,还流着口水,对于黑炭丫头而言,这大概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人生无奈。陈平安放轻脚步,蹲下身,看着裴钱,片刻之后,她抬起手臂,胡乱抹了把口水,继续睡觉,小声梦呓,含糊不清。

        陈平安站起身,示意朱敛跟上他,两人一起来到崖畔,那边打造了一张刻有棋盘的石桌,和四只篆刻云纹的古朴石凳。

        朱敛压低嗓音,轻声笑道:“若是裴钱瞧见了少爷这副模样,可要心疼坏了。”

        陈平安叹了口气,“已经很好了,当初做了最坏的打算,以为七八年内都无法从书简湖脱身。”

        朱敛点点头,“虽然不知具体缘由,一些书信往来,老奴不敢在纸上询问,可是能够让少爷这般度日如年,想来是天大的难事了。”

        陈平安取出两壶书简湖乌啼酒,跟朱敛一人一壶,轻轻磕碰,陈平安斜靠着石桌,一条胳膊搁在上边,喝了一口酒,感慨道:“一言难尽。”

        “何谓风骨,无非是能受天磨。”

        朱敛转头凝视着陈平安的侧脸,喝了口小酒儿,轻声劝说道:“少爷如今模样,虽然憔悴不堪,可老奴是那情场过来人,晓得如今的少爷,却是最惹妇人的怜惜了,以后下山去往小镇或是郡城,少爷最好戴顶斗笠,遮掩一二,不然小心重蹈紫阳府的覆辙,不过是给街上妇人多瞧了几眼,就凭空招惹几笔风流账、脂粉债。”

        久违的溜须拍马。

        陈平安伸出手揉着脸颊,笑道:“你是当我傻,还是当那些女子眼瞎啊?”

        朱敛唏嘘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少爷你就等着吧,到了山外,迟早要被妇人……”

        陈平安连忙摆手,“打住打住,喝你的酒。”

        朱敛痛心疾首,“忠言逆耳!”

        陈平安微笑不言,借着洒落人间的素洁月色,眯眼望向远方。

        虽然当下是望向南方,可是接下来陈平安的新家业,却在落魄山以北。

        除了原先包袱斋“安营扎寨”的牛角山,先前见机不妙,打算跳下大骊这条“沉船”的仙家势力,包括清风城许氏在内选中的朱砂山,其余还有螯鱼背、拜剑台、蔚霞峰和灰蒙山等,除了拜剑台位于最西边,形单影只,并且山头不大,其余多是西边群山中靠南位置,恰好与落魄山相距不远,尤其是灰蒙山,占地广袤,先前的那个仙家势力,已经砸下重金,加上大批卢氏遗民的任劳任怨,已经打造出连绵成片的神仙府邸,宛如人间仙境,最后等于是半卖半送,还给了大骊朝廷,不知如今作何感想,想来应该悔青了肠子。

        那些大骊宋氏在老龙城赊欠下的金精铜钱,被魏檗牵线搭桥,然后陈平安用来买山,然后就此一笔勾销,也算清爽了。

        尤其是那座建造出一座仙家渡口的牛角山,即将被陈平安收入囊中,但是必须暂时挂名在魏檗那边,不然名不正言不顺,利益太过巨大,陈平安也会被大骊权贵眼红嫉妒,可是私底下,这股源头活水,里边流着的可是一颗颗神仙钱,陈平安会与魏檗对半分红。

        当年帮着顾璨家与人在田间抢水无数次,不曾想如今也能守着这么一块收成惊人的“良田”。

        陈平安收回思绪,问道:“朱敛,你没有跟崔老前辈经常切磋?”

        朱敛微笑摇头,“老前辈拳头极硬,早已走到我们武夫梦寐以求的武道尽头,谁不仰慕,只不过我不愿打搅前辈清修。”

        朱敛身体后仰,转头望向竹楼那边,“我这么说,老前辈不会介意吧?”

        寂静无声,没有回应。

        朱敛笑道:“老前辈除了偶尔手持行山杖,游历群山,与那披云山的林鹿书院几位老夫子切磋学问,一般不太愿意露面,闲云野鹤,不过如此。”

        朱敛记起一事,说道:“我在郡城那边,无意间找到了一棵好苗子,是位从大骊京畿搬迁到龙泉的富家千金,年纪不大,十三岁,跟咱们那位赔钱货,差不多岁数,虽然现在才开始学武,起步有些晚,可是勉强还来得及,我已经跟她的长辈讲清楚,现在只等少爷点头,我就将她领上落魄山,如今落魄山新建了几栋府邸,除了我们自住,用来待人接物,绰绰有余,而且都是大骊出的银子,不用我们掏一颗铜钱。”

        陈平安点点头,如今落魄山人多了,确实应该建有这些栖身之所,不过等到与大骊礼部正式签订契约,买下那些山头后,即便刨去租借给阮邛的几座山头,好像一人独占一座山头,同样没问题,真是财大气粗腰杆硬,到时候陈平安会成为仅次于阮邛的龙泉郡大地主,占据西边大山的三成地界,除去小巧玲珑的真珠山不说,其余任何一座山头,灵气沛然,都足够一位金丹地仙修行。

        陈平安好奇问道:“你要是愿意领着她登山,当然可以,不过是以什么名分留在落魄山,你的入室弟子?”

        若是朱敛在浩然天下收取的首位弟子,陈平安还真有些期待她的武学攀登之路。

        藕花福地的画卷四人,朱敛如今境界最高,实打实的远游境武夫,虽说走了捷径,但是陈平安内心深处,觉得朱敛的选择,看似急功近利,实则才是最对的。

        朱敛摇头道:“老奴可没兴致给人当师父,让她先当个落魄山的记名弟子吧,以后谁相中了她的根骨资质,只管拿走。老奴所作所为,不过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想着给少爷的落魄山添份人气,不然尽是神怪鬼妖,不太像话,总觉得不利于风水。话说回来,这要是在藕花福地,少女那般天赋的弟子,就像是我去书肆买书的时候,路边捡来的,可是在家乡那边,估摸着能让一箩筐的江湖宗师,争抢得你打我我杀你,脑浆四溅,很江湖了。”

        朱敛翘着二郎腿,双指捏住仙家酿酒的酒壶,轻轻摇晃,唏嘘道:“不愧是浩然天下,英才辈出,绝不是藕花福地可以媲美。”

        陈平安笑问道:“怎么说服的少女家人?穷学文富学武,可不是开玩笑的。”

        朱敛呵呵笑道:“事情不复杂,那户人家,之所以搬迁到龙泉郡,就是在京畿混不下去了,红颜祸水嘛,少女性子倔,爹娘长辈也硬气,不愿低头,便惹到了不该惹的地方势力,老奴就帮着摆平了那拨追过来的过江龙,少女是个念家重情的,家里本就有两位读书种子,本就不需要她来撑门面,如今又连累兄长和弟弟,她已经十分愧疚,想到能够在龙泉郡傍上仙家势力,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其实学武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吃多少苦头,如今半点不知,也是个憨傻丫头,不过既然能被我看中,自然不缺灵气,少爷到时候一见便知,与隋右边相似,又不太一样。”

        陈平安嗯了一声。

        朱敛做事情,还是牢靠的。

        朱敛突然转头一声吼,“赔钱货,你师父又要出远门了,还睡?!”

        裴钱连人带竹椅一起摔倒,迷迷糊糊之间,瞧见了那个熟悉身影,飞奔而至,结果一看到陈平安那副模样,立即泪如雨水珠子叭叭落,皱着一张黑炭似的脸庞,嘴角下压,说不出话来,师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么黑黑瘦瘦的,学她做什么啊?陈平安坐直身体,微笑道:“怎么在落魄山待了三年,也不见你长个儿?怎么,吃不饱饭?光顾着玩了?有没有忘记抄书?”

        裴钱一把抱住陈平安,那叫一个嗷嗷哭,伤心极了。

        当年就该死皮赖脸跟着师父一起去的,有她照顾师父的饮食起居,哪怕再笨手笨脚,好歹在书简湖那边,还会有个能陪师父说说话、解闷儿的人。

        陈平安瞪了眼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朱敛。

        朱敛提起酒壶,自己喝了一大口罚酒,然后趁着陈平安轻声安慰裴钱的功夫,朱敛拎着还剩下半壶乌啼酒的小壶,起身离去。

        好似要将月色与光阴,都留予那对久别重逢的师徒。

        裴钱好不容易才哭着鼻子,坐在一旁石凳上。

        个头稍稍长高,但是很不明显,寻常十三四岁的少女,这会儿身段也该如杨柳抽条,脸庞也会长开了。

        可裴钱就好像还是那个在红烛镇分别之际的黑炭丫头。

        她叽叽喳喳,与师父说了这些年她在龙泉郡的“丰功伟绩”,每隔一段时日就要下山,去给师父打理泥瓶巷祖宅,每年正月和清明节都会去上坟,照看着骑龙巷的两间铺子,每天抄书之余,还要手持行山杖,骑着那头黑蛇,兢兢业业巡视落魄山地界,防止有蟊贼潜入竹楼,更要每天练习师父传授的六步走桩,剑气十八停,女冠姐姐教她的白猿背剑术和拖刀法,更别提她还要完善那套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登峰造极的疯魔剑法……总之,她很忙碌,一点都没有瞎胡闹,没有不务正业,天地良心!

        至于撵狗斗鹅踢毽子这些小事情,她觉得就不用与师父唠叨了,作为师父的开山大弟子,这些个荡气回肠的事迹、壮举,是她的分内事,无需拿出来显摆。

        陈平安耐心听完裴钱添油加醋的言语,笑问道:“崔老前辈没教你什么?”

        裴钱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使劲摇头,可怜兮兮道:“老爷子眼界高,瞧不上我哩,师父你是不知道,老爷子很高人风范的,作为江湖前辈,比山上修士还要仙风道骨了,真是让我佩服,唉,可惜我没能入了老爷子的法眼,无法让老爷子对我的疯魔剑法指点一二,在落魄山,也就这件事,让我唯一觉得对不住师父了。”

        大概是害怕陈平安不相信,一番言语已经两边讨好的裴钱,以拳击掌,响声清脆,十分恼火道:“是我给师父丢脸了!”

        陈平安弯腰前倾,一弹指砸在裴钱额头,疼得裴钱捂住脑袋,倒抽一口冷气。

        陈平安笑道:“吃不住苦就老实说,什么眼界高,你唬谁呢?”

        裴钱揉了揉微微发红的额头,瞪大眼睛,一脸错愕道:“师父你这趟出门,莫不是学会了神仙的观心术吗?师父你咋回事哩,怎么不管到哪里都能学会厉害的本事!这还让我这个大弟子追赶师父?难道就只能一辈子在师父屁股后头吃灰尘吗……”

        陈平安一把拧住这个马屁精的耳朵,“呦,继续编,我看你能编到什么时候。”

        裴钱咧嘴笑了起来,只是一看到师父那张脸庞,便又泫然欲泣,连与师父开玩笑的心思都没了,低下头。

        陈平安叹了口气,拍了拍那颗小脑袋,笑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很快灰蒙山、朱砂山和螯鱼背这些山头,都是你师父的了,还有牛角山那座仙家渡口,师父占一半,以后你就可以跟来来往往的各色人物,理直气壮得收取过路钱。”

        裴钱兴致不高,哦了一声。

        陈平安双手笼袖,继续远望落魄山以南的夜景,听说天气晴朗的时候,只要眼力够好,都能够瞧见红烛镇和绣花江的轮廓。

        裴钱趴在石桌上,手指沿着棋盘刻线轻轻抹过,目不转睛,看着师父。

        两两无言。

        得了朱敛的消息,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从新建府邸那边联袂赶来,陈平安转过头去,笑着招手,让他们落座,加上裴钱,刚好凑一桌。

        粉裙女童飞快跑来,向陈平安作揖行礼,毕恭毕敬道:“老爷。”

        青衣小童也有模有样,鞠了一躬,抬起头后,笑脸灿烂,“老爷,你老人家总算舍得回来了,也不见身边带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师娘来着?”

        粉裙女童怒目相向,“不许胡说八道!”

        青衣小童挖着鼻孔,一屁股坐在陈平安对面石凳上,学裴钱趴在桌上,一脸疑惑道:“老爷,你是不是戴了张人-皮面具行走江湖啊?大晚上的,我胆儿小,瞧着老渗人了,赶紧摘下来吧。”

        陈平安笑道:“这是不想要红包的意思?”

        青衣小童抬起脑袋,左看右看,“不曾想细看之后,老爷愈发有男人味道了。”

        陈平安挠挠头,落魄山?改名为马屁山得了。

        陈平安随后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三件东西,千壑国渡口那位老修士赠送的九宫宝匣,老龙城苻家赔偿的一块老龙布雨玉佩,仅剩一张留在身边的狐皮美人符纸,分别送给裴钱、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

        裴钱一打开看到琳琅满目的小物件,玲珑别致,关键是数量多啊。

        青衣小童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那件价值连城的老龙布雨佩。

        粉裙女童捻着那张狐皮符纸,爱不释手。

        陈平安对她笑着解释道:“以后打扫屋舍,不用你一个人忙活了,灌注灵气后,可以让一位符?傀儡帮忙,灵智与寻常少女无异,还能与你聊聊天。”

        粉裙女童又起身给陈平安鞠躬致谢,一丝不苟。

        陈平安也拦不住。

        青衣小童突然说道:“是不是贵重了些?”

        陈平安打趣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青衣小童哀叹一声,想了想,“不能收,我凑巧听说过这种老龙城玉佩的珍稀,又不是涉及大道的蛇胆石,给我再多,我也来者不拒……”

        青衣小童将那块玉佩放在桌上。

        陈平安见他眼神坚定,没有执意要他收下这份礼物,也没有将其收回袖中,拿起乌啼酒,喝了口酒,“听说你那位御江水神兄弟来过咱们龙泉郡了?”

        青衣小童耷拉着脑袋,“可不是。”

        陈平安说道:“也别觉得自己傻,是你那个水神兄弟不够聪明。以后他如果再来,该如何就如何,不愿意见,就随便说个地方闭关,让裴钱帮你拦下,如果还愿意见他,就继续好酒招待着便是,没钱买酒,钱也好,酒也罢,都可以跟我借。”

        青衣小童脸色有些古怪,“我还以为你会劝我不见他来着。”

        陈平安微笑道:“几百年的江湖朋友,说散就散,有些可惜吧,不过朋友继续做,有些忙,你帮不了,就直接跟人家说,真是朋友,会体谅你的。”

        青衣小童嘀咕道:“混江湖,与兄弟说自个儿不行,那多不豪气。”

        青衣小童一说完这些,就更心虚了。

        陈平安笑道:“行吧,只要是跟钱有关,你就算要还想着在水神兄弟那边,打肿脸充胖子,不行也硬要说行,没关系,到时候一样可以来我这边借钱,保管你还是当年那个阔绰豪气的御江二把交椅。”

        青衣小童彻底懵了,顾不得称呼老爷,直呼其名道:“陈平安,你这趟游历,是不是脑瓜子给人敲坏了?”

        陈平安安安静静坐在那边,双手笼袖,清风拂面,“哪天等你自己想明白了,兄弟不再是兄弟,即便朋友都做不得了,你最少可以问心无愧,自认从无对不起兄弟的地方。在落魄山,咱们又不是吃不着饭了,那么江湖人身在江湖,只要还有酒喝,钱算什么?你没有,我有。你不多,我很多。”

        青衣小童一把抓起那块老龙布雨佩,抹了把脸,什么也没说,跑了。

        裴钱和粉裙女童面面相觑。

        陈平安其实还有些话,没有对青衣小童说出口。

        不管如何,陈平安都不希望青衣小童对他心心念念的那座江湖,太过失望。

        魏檗突然出现在崖畔,轻轻咳嗽一声,“陈平安啊,有个消息要告诉你一声。”

        陈平安站起身,“怎么说?”

        魏檗指了指山门那边,“有位好姑娘,夜访落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