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过桥

第四百五十一章 过桥

        (这个月事情极多,茫茫多的那种,只能争取更新在12到15万字之间。)

        城春草木深,只是整个石毫国北境,几乎再也见不着一个踏春郊游的王孙公子。

        走走停停的那三骑,一路北上,不知不觉,已经入夏。

        这天位于石毫国边境关隘的一座山脊小路上,三骑停马歇息,曾掖忙碌着煮饭,马笃宜在对镜梳妆,哼着小曲儿,心情不错,她手中那把绿漆小铜镜,是捡漏而来的压胜灵器,是一把比较罕见的日光月辉连弧镜,是她用了不足二两银子,从当铺那边眼拙的掌柜手中砍价来的,搁在仙家渡口,按照负责掌眼的老修士鬼将的说法,少说能卖出四五十颗雪花钱。

        陈平安坐在一旁,翻看账本,绝大多数名字下边,都已经轻轻画上一抹朱笔,这些属于夙愿得偿,以偿夙愿。可是有些阴物鬼魅的遗愿,就只能暂时搁置,事实上,陈平安与他们双方心知肚明,那些心愿,极有可能会沦为佛家语的宿愿,今生此世,无论阴阳,都很难达成了。有些阴物心结成死结,悲愤之中,情难自禁,戾气暴涨,差点直接转为一头头厉鬼,只能靠着下狱阎王殿中张贴的那几张清心符,维持仅剩的灵智。

        “勤俭持家”的马笃宜,在这件事上没有埋怨陈先生一次次书写清心符,灵气散尽,就再补上,不断耗费神仙钱,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

        这一路,遇上了不少石毫国溃散的残败兵马,散落在山野密林各处,成为一股股流寇,聚散不定,疯狂劫掠大骊后方粮草,其中有为了支撑下去,为了心中那股凛然大义,不得不将矛头指向石毫国当地郡县百姓,去年末接连三场大雪,加上战乱纷飞,石毫国北部疆域,民生凋敝,哪怕这些至多不过三四百骑的兵马所求,只是少量的粮食,可是边境线上那些个零散的贫瘠县城,家家户户就指望着那点存粮熬到下一场庄稼收成,仍是支撑不起石毫国武卒的这点胃口,于是不可避免就有了冲突,一来二去,一个为了不饿死,一个为了家国大义而活,冲突变得越来越激烈。

        陈平安三骑遇到了一场差点演变成血腥厮杀的冲突,其中一位身披破碎甲胄的年轻武卒,差点一刀砍在了一位消瘦老者的肩头,陈平安突入其中,握住了那把石毫国制式马刀,瞬间数十骑石毫国溃兵蜂拥而至,陈平安一跺脚,人仰马翻,陈平安丢回手中马刀,插回到那名年轻武卒的刀鞘,整个人被巨大的劲道冲击得踉跄后退。

        陈平安此后没有说什么,就是牵马站在小镇街道上,那些饥肠辘辘的武卒默默退出县城。

        陈平安一行三骑也缓缓离开。

        背后,是当地百姓开始大声谩骂那些本国武卒,什么难听的话都有,什么打大骊蛮子的本事没有,欺负自家老百姓,倒是一个比一个威风,就该死在战场上一了百了,省得回过头来祸害自己人。甚至还有人提议,去给临近一座大县城的大骊铁骑通风报信,说不定还能拿到一笔悬赏金。

        那支骑卒离开县城后,年轻武卒突然嚎啕大哭。

        一名校尉模样的老武官停下马,怆然流泪,整支面黄肌瘦、几乎人人负伤的骑队,亦是停马不前,惶惶且茫然。

        陈平安让马笃宜和曾掖留在原地,一骑缓缓而去。

        鼎盛之时拥有两千余精骑的这支石毫国边境著名老字营骑军,如今已经打到不足八十骑,一个个如临大敌。

        陈平安丢出一只沉甸甸大袋子,用越来越娴熟的石毫国官话说道:“散了吧,脱了铠甲,摘掉马甲,用这笔钱作为返乡路费和安家费。”

        那名老武官接住袋子,打开一看,里边全是官制金锭,老人抬起头,满脸疑惑。

        陈平安说道:“如果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可以挑选几个心眼活络的兄弟,假扮商贾,去那些已经安稳下来的县城购买粮食,尽量绕开大骊谍子和斥候,每次少买一些粮食,不然容易让当地官府起疑心,如今到底谁才是自己人,我相信你们自己都分不清楚了。”

        老武官问道:“就只是这样?别有所求?”

        陈平安点头道:“你们当下没得选,既然已经是最糟糕的处境了,不如去试试看。再者我如果想要靠你们的几十颗头颅,去已经向大骊投诚的州郡官府邀功请赏,不用这么麻烦,这一点,你麾下武卒可能看不出来,你身为一名四境纯粹武夫,却应该很清楚。”

        老武官欲言又止。

        陈平安摆摆手,“就帮这么多,我也不是什么善财童子,别把我当冤大头。”

        老武官悻悻然,只得放弃那个确实不太厚道的念头,大大方方收起那袋子能够救命的金锭后,向那位青色棉袍的清瘦男子,抱拳致谢道:“先生高义!”

        陈平安抱拳还礼,就此离去,至于那支石毫国骑军最后做出了什么决定,没有像先前州城当中的狗肉铺子那样,对于那个少年伙计的选择,从头看到尾。

        老武官有些吃瘪,他这名字还没问呢。

        马笃宜当时瞧见了策马返回的陈先生,调侃道:“嘴上说自己不是善财童子,其实呢?”

        陈平安笑道:“看破不说破,是一种为人处世的顶好习惯。”

        马笃宜刚要再针尖麦芒说他几句,陈平安已经纵马而行,只得与曾掖匆忙跟上。

        三骑的马蹄,轻轻踩在春暖花开的苍茫大地上。

        这会儿,马笃宜放下铜镜,转头望向已经合上账本的陈平安,问道:“陈先生,入秋前咱们能返回书简湖吗?”

        陈平安点头道:“差不多可以。”

        马笃宜伸了个懒腰,一不小心撞到身后的大竹箱,赶紧伸手扶住,这里边,满满当当,都是最近三座城池里边低价入手的宝贝物件,就算裹了绸缎垫了棉布,还是担心磕碰坏了那些特别娇气的家伙,按照居住在仿琉璃阁那位掌眼老鬼物的说法,这些多是人间豪门喜好的珍玩,乱世当中,远远不如真金白银,可一旦等到了太平盛世,哪怕只是其中那么个小小的鸟食罐,就能值二三百两银子,遇上钟情于此道的有钱人,价格再往上翻一番,都不是难事。

        这些物件,其实一样可以放入陈先生的咫尺物当中,不过马笃宜喜欢每次停步,就打开箱子翻翻捡捡,就像那把爱不释手的小铜镜,拣出来过过眼瘾,就自讨苦吃,她自己背着了。

        曾掖如今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四境修士,马笃宜悟性、资质更好,更是五境阴物了。

        只是真正的修行底子,还是曾掖更佳,这就是根骨的重要性。

        一个不嫌慢,一个不嫌快,如今曾掖和马笃宜相处起来,越来越融洽,有了些默契。

        吃着饭,陈平安还是习惯性细嚼慢咽,曾掖蹲在一旁,大口扒饭,随口问道:“陈先生,我那拳桩,走得咋样了?”

        陈平安微笑道:“稀稀拉拉。”

        曾掖哀叹一声,他自己原本觉得自己的六步走桩,不说啥得心应手,熟能生巧,是跑不掉的。

        马笃宜火上加油道:“你就不是一块练武的料,连我这种外行都看得真切,你的拳架子又空又松,根本就没登堂入室,曾掖,是不是自己还觉得挺像回事?”

        陈平安对曾掖安慰道:“武学一事,既然不是你的主业,稍稍强身健体,帮着你拔筋养骨,就足够了。不然生出了一口纯粹真气,冲撞气府灵气,反而不美。”

        曾掖闷闷道:“要么学啥啥不成,要么学啥啥都慢,陈先生,你咋也不着急啊。”

        陈平安给逗乐了,道:“要是着急有用,我也会跟你急眼的。”

        马笃宜憋着坏,正要说话。

        陈平安已经抬起手,“住嘴,不许继续拿曾掖的修行找乐子。还有,关于曾掖拳架好坏,你能看得出来才怪了,是前辈随口点评,给你借来用的吧?”

        马笃宜笑眯起一双秋水长眸,不说话,默认。

        三人继续前行,沿着石毫国边境线而走。

        来到北境一座名为鹘落山的仙家门派,青山绵延,风景秀美,灵气还算充沛,让马笃宜和曾掖两位修士,进入地界后,都觉得心旷神怡,忍不住多呼吸了几口。

        许多灵气瘠薄之地,百姓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一位修士,即是此理,商贾熙熙攘攘求个利,修士行走人间,也会下意识避开那种灵气稀薄近无的地盘,毕竟修道一事,讲究太多,需要水磨功夫,尤其是下五境修士,以及地仙之下的中五境神仙,把宝贵光阴耗费在方圆千里无灵气的地方,本身就是一种挥霍。

        之前战乱不断,殃及到了石毫国山上,后来不知怎么的,许多小山头就纷纷聚拢过来,隐约以鹘落山作为龙头,鹘落山占地较广,先前又是走一脉单传的仙家路数,属于家业大、人丁稀少的那种山上门派,所以就将鹘落山许多山头分出去,租赁给那些前来投靠依附的石毫国末流修士门派。

        短短两年,鹘落山就有了不俗的声势。

        听说这边开了不少的仙家铺子,这也是陈平安此行的缘由,既然路过,就让曾掖和马笃宜那些捡漏而来的十数件杂乱灵器,看能否卖出个好价格,所有到手的神仙钱,都归他们所有,至于事后如何“分赃”,陈平安不管,由着曾掖和马笃宜自己商量,不过估摸着曾掖怎么都要吃个不小的亏,就马笃宜那小算盘打的那股精明劲儿,三个曾掖都不是她的对手。

        陈平安想着以后哪天自己要是开铺子做买卖了,马笃宜倒是个不错的帮手。

        到了鹘落山地界靠外边的一处山头,陈平安才现收拢了不少难民,一座集市打造得有模有样,人声鼎沸,一路上,还有许多地方正在破土动工,热火朝天,除了相对筋骨强健的青壮男子,还有不少能够活着走入鹘落山的妇孺,都在有力出力,最让陈平安诧异的,是有座石毫国武庙已经建造完毕,虽然粗糙,可是该有的朝廷礼制,一处不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打造护山阵法的修士,也在忙碌,

        这大概就是一座仙家渡口或是一个山上门派的最早雏形了。

        两名修士见着了牵马而行的陈平安三位,面对这三张陌生面孔,眼神都有些戒备,偷偷联络,同门修士从四面八方聚拢在一起,抱团震慑这伙外乡人。

        陈平安如今不再悬佩那块青峡岛供奉玉牌,对此也无可奈何,与其中一位修士问过了路,说要去往鹘落山祖师堂所在的那座山头。

        那拨以一位洞府境老修士为的同门修士,指了路后,直到陈平安三人离开集市,这才松了口气,继续忙碌打造那座山水阵法。

        没法子,他们只是个末流门派,哪怕避难搬迁到了鹘落山,比起其余几家财大气粗的仙家府邸,他们是在凑不出太多的神仙钱,就只能被鹘落山祖师堂丢到这边,当鹘落山东大门这边的门神来了,只要一有麻烦,比如大骊铁骑瞧鹘落山不顺眼了,一路杀来,他们自然就会第一个遭殃,却只能硬着头皮给鹘落山挡灾。

        任何一个山上门派的开创、兴起和传承,都必然包含着艰辛困苦和屈辱凶险。

        只是那位洞府境修为就已经是门派“老祖”之一的老修士,站在一处高台上,视线悄然停留在一位正在帮忙爹娘擦汗的难民孩童身上,老修士露出会心笑意,是棵好苗子,鹘落山祖师堂那边后知后觉,都打算支付一颗小暑钱,以及一座方圆十数里的山头,用来更换这户人家的山上户籍,只是他力排众议,拒绝了鹘落山的好意,而是打算亲自收取这位孩童为嫡传弟子,说不定一甲子或是百年之后,自己山门里就能够多出一位洞府境修士,兴许达到山门历史上那位中兴老祖的观海境,都不是奢望,一想到这个,老修士就颇为欣慰,自家祖师堂的师兄弟们,虽然一开始吵得厉害,毕竟如今的一颗小暑钱,尤其是白白多出的一座山头,意义非凡。可是真正拒绝了鹘落山祖师堂的提议后,便众志成城,就连那个最吝啬的小师弟,都打定主意,那个孩童日后行拜师礼的那天,会拿出一件珍藏已久的灵器,赠予师侄。

        陈平安离开集市后,突然回远望一眼,然后问道:“你们看出什么了吗?”

        曾掖和马笃宜只觉得莫名其妙。

        陈平安摇摇头道:“没什么,可能是我眼花了。”

        马笃宜打趣道:“陈先生,话说一半,不好吧。”

        陈平安笑道:“以后等到你们自己独当一面的时候,就知道话说一半,是门值得好好钻研的大学问了。”

        马笃宜啧啧道:“陈先生变着法子吹嘘自己的本事,是愈炉火纯青了。”

        陈平安在马背上转身抱拳,“过奖过奖。”

        马笃宜气笑道:“陈先生,你再这样,可不就是我心目中的陈先生了!”

        曾掖摇头晃脑道:“哪里哪里。”

        明摆着这位少年还是要更向着陈先生一些。

        结果挨了马笃宜蓦然舒展的一袖子打在脸上,火辣辣疼。

        曾掖恼火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这下子轮到马笃宜摇头晃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圣人说的,这点道理也不懂?”

        陈平安苦笑道:“这句话不是这么理解的,不过你都愿意这么埋汰自己了,我觉得也没问题。”

        一路笑闹着,三骑来到真正的鹘落山山门。

        相较于一路上经过的两个仙家山头,此地气势森严,别有洞天,比起黄篱山,灵气犹胜几分。

        山脚有一座依山傍水的安详小镇,或者说是一个较大的村庄,看屋舍建筑,应该住着千余人。

        所谓的山上气派,没了人间,久而久之,便是座空中阁楼,一条无源之水。

        只不过许多尚未登顶的山上仙师,懒得或是不屑作如此想罢了。

        去往那座山脚村庄,再去山上,要过条河,并非拱桥,就像是安安静静趴在河水中的纤细蛇蛟,在“它”的背脊上,有村民牵牛而来,应该是要去往附近的田地劳作,青壮男子与水牛身后,还有个骑着一根绿竹的稚童,口上喊着“驾驾”,如同驾驭马匹。

        陈平安便率先牵马而停,为村民和那头犄角弯弯的水牛让出道路。

        村民和水牛走下小桥后,显然是见多识广,并未怎么打量三位外乡人,倒是那个骑竹马的稚童,瞧见了真正的马匹,十分好奇,陈平安对那孩子笑了笑,孩子也腼腆地咧嘴一笑,追随父亲和水牛继续赶路。

        曾掖觉得有趣。

        云雾缭绕的鹘落山之上,经常会有剑光、虹光划破天际。

        但是稚童显然对此已经毫不介意,反而对于他们身边的马匹,更加好奇,那个骑着竹马的孩子,经常回头张望。

        陈平安率先牵马走上高出河水没有太多的低矮石桥。

        走到一半,那边也有需要走向对岸的村民在安静等候。

        走下石桥后,陈平安对他们点头致谢,村民笑着点头还礼。

        曾掖若有所思。

        马笃宜亦是如此。

        就在此时,陈平安猛然转头望向天幕。

        袖中小剑冢木匣与那块青峡岛供奉玉牌几乎同时滚烫起来。

        关于此事,当初刘志茂并未隐瞒,他可以凭借它们追寻陈平安的足迹。

        陈平安对此并无异议。

        一抹修士疾御风的雪白虹光,从鹘落山之外破空而来,轰然落地。

        是一位神色仓皇、灵气絮乱的青峡岛老修士,掌管密库和钓鱼两房的章靥。

        这趟秘密北上赶路,几乎耗尽了章靥几座本命窍穴的灵气积蓄,这是一种有损大道根本的莽撞行径,与驿骑八百里加急传讯,必然伤马,乃至于接连跑死一匹匹换乘坐骑,是一样的道理。

        曾掖起先满脸喜悦,毕竟章靥才是亲手将他从茅月岛那个大火坑拽出来的恩人,只是当少年见到章靥的面容神色后,立即闭嘴。

        陈平安一把搀扶着身形摇晃的章靥,轻声问道:“书简湖有变故?”

        章靥惨然道:“变天了!”

        陈平安叹了口气,对于这种局面的出现,他其实早有预料,只不过由于不属于最糟糕的形势,陈平安没有做太多应对,事实上他也做不出太多行之有效的举措。

        终究是人力有穷尽之时。

        很简单,要么是大骊主将苏高山出手了,要么是宫柳岛刘老成背后的那个人,开始入局。

        或者干脆是双方联手。

        粒粟岛谭元仪倒戈,只求自保,背弃盟约,刘志茂舍不得青峡岛基业,又被算计,身陷险境,都很正常。

        不过这对于当下的陈平安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原本书简湖形势走向,陈平安已经摸着了脉络,苦心经营的那副棋盘,说不定已经被后来棋手,随随便便就掀翻在地。

        章靥扑通一声跪下,“恳请陈先生救一救岛主!”

        陈平安摇摇头,直接问道:“顾璨和他娘亲,是不是已经被章老前辈隐蔽拘押起来了?”

        跪地不起的章靥抬起头,“事出突然,青峡岛做不成这等事情,哪怕可以,我也不会如此作为,因为我知道这只会适得其反,能救岛主的,就只有陈先生了。”

        陈平安搀扶起章靥,缓缓道:“章老前辈起来说话,我先听听看,但是去救刘志茂,几乎没有这个可能性,相信老前辈来的路上,其实就早已明白。之所以跑这一趟,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章靥轻轻点头,苦笑不已,眼神中还有些感激。

        陈平安则是头疼不已。

        当着章靥的面,有些话,就像之前与马笃宜开玩笑,只说了一半,看破不说破。

        章靥自然是尽人事,可是极有可能,章靥也一清二楚,自己的行踪,已经落在了某些有心人的眼中,说不定就在鹘落山某处俯瞰此地。

        所以陈平安没有落井下石,一拳打死他。

        其实已算仁至义尽。

        陈平安说道:“我们边走边说。”

        章靥稳了稳心神,第一句话就让竖起耳朵聆听的马笃宜和曾掖心湖震荡,“我们岛主不敌某位身份不明的修士,已经被重伤,被拘押在宫柳岛水牢中。不但如此,大骊铁骑主将苏高山,已经亲自驾临书简湖畔的云楼城,投鞭于湖,扬言要所以不服管的书简湖野修,一旬之内悉数死绝。”

        陈平安心中第一个念头,那个能够强势镇压刘志茂的大修士,是墨家游侠许弱,或者是圣人阮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