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玄幻小说 - 剑来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人生若有不快活

第四百一十六章 人生若有不快活

        ,。

        (第二章。)

        天上悬着三个月亮。

        这是浩然天下绝对看不到的景象。

        素洁月辉尽情洒落在天地间,照耀得那十万大山如同铺上了厚雪。

        只是绵延不绝的大山之间,簌簌作响,声音可以轻松传遍数百里。

        若是有仙人能够逍遥御风于云海间,向下俯瞰,就可以看到一尊尊高如山峰的金甲傀儡,正在搬动一座座大山缓缓跋涉。

        也有一些身躯长达千丈的远古遗种凶兽,浑身伤痕累累,无一例外,被手持长鞭的金甲傀儡驱使,担任苦役,任劳任怨,拖拽着大山。

        偶尔有些得以休憩片刻的蛮遗种,精疲力竭地以一些山峰作为枕头,困顿酣睡,身上早已没有半点先天而生的凶悍之气,都被无止境的艰难岁月消磨殆尽。

        这幅画面,在这座天下,只能是口口相传、以讹传讹,距离真相,相差很远了。

        因为没有人胆敢在这十万大山上空擅自掠过。

        漫长历史上,确实有过一些上五境的大妖偏不信邪,然后就被不计其数的金价傀儡拖拽而下,最终沦为那些苦力大妖的其中一员,变成永久长眠于大山中的一具具巨大骸骨,甚至无法转世。

        在那群山之巅,有栋破败茅屋,屋后边是一块菜圃,有着难得的绿意,茅屋围了一圈歪歪斜斜的木栅栏,有条瘦骨嶙峋的看门狗,趴在门口微微喘气。

        一个身材瘦弱的老人站在门外的空地上,面对大山,伸手挠了挠腮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条瘦狗蓦然起身,飞窜出去,朝着一个方向使劲咆哮。

        一股形若龙卷的磅礴罡风,浩浩荡荡席卷而去,直接将一大片遮蔽其中一轮明月的乌黑云海给炸碎。

        老人依旧无动于衷。

        当云海破去后,围绕这座大山四周的大地之上,站起一尊尊金甲傀儡,手持各种与身形匹配的夸张兵器,其中不乏有远古凶兽的雪白骸骨作为长枪。

        其中一尊金甲傀儡便将手中白骨长矛,朝天空丢掷而出,雷声滚滚,仿佛有那开天辟地之威。

        长矛直扑天上极远处的两点米粒大小身影。

        那两位远道而来的访客,皆以人身示人。

        其中一位高大老者,身穿鲜红长袍,袍子表面涟漪阵阵,血海滚滚,袍子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一张张狰狞脸孔,试图伸手探出海水,只是很快一闪而逝,被鲜血淹没。

        这位身材魁梧的老人系有一根不知材质的漆黑腰带,镶嵌有一块块长剑碎片。

        老人身边是一位年轻面容的晚辈,腰间两侧各自悬挂一把长剑,背后还斜背着一只雪白剑匣,露出三把长剑的剑柄。

        眼见着那根长矛就要破空而至,年轻人眼神炙热,却不是针对那根长矛,而是大山之巅那个背对他们的老人。

        那根气势如虹的长矛不过被红袍老者瞥了一眼,便化作齑粉,四处飘散。

        其余飞掷而来的利器,如出一辙,皆是不等近身就已经崩碎。

        红袍老人有些恼火,不是被这拨攻势拦阻的缘故,而是气愤那个老家伙的待客之道,太小瞧人了,只是让这些金甲傀儡出手,好歹将地底下牢笼中的那几头老伙计放出来,还差不多。

        红袍老人冷笑道:“老瞎子,你莫不是在别人地盘住久了,就真忘了主人是谁?就拿这些给我挠痒痒吗?!”

        只见他一巴掌拍去,地上一具金甲傀儡被瞬间砸入地下,尘土飞扬。

        之后出手不停,大地上出现一连串爆竹声般响声,一尊尊巍峨如山的金甲傀儡全部给拍得不见踪迹。

        山巅那个矮小老人转过头,“望向”那两头站在这座天下顶点的大妖。

        他的眼眶竟是空的,如同两座漆黑不见底的深渊。

        这个被称呼为老瞎子的矮小老人,还在那边挠腮帮。

        照理来说,若是同样的十三境修士,或是那些个屈指可数的隐秘十四境,在自家打架,除非外人带着不太讲理的兵器,当然,这种玩意儿,同样是几座天下加在一起,都数的过来,除了四把剑之外,比如一座白玉京,或是某串佛珠,一本书,除此之外,在家天下,一般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甚至打死对方都有可能。

        尤其是跻身失传二境的第一层境界后,如果吃饱了撑着,去往别处天下撒欢,被那座天地的大道规矩压制,那是最“天经地义”的事情。

        只是天大地大的,总有那么几个例外,有何奇怪。

        比如这个老瞎子,蛮天下的外来户,却硬生生活得比主人家还逍遥。

        又比如浩然天下那个臭牛鼻子。

        老瞎子沙哑开口道:“换那个家伙来聊还差不多,至于你们两个,再站那么高,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那个身上带了五把剑的“年轻人”,笑了笑。

        作为年纪最轻的一位上五境剑修大妖,参加过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甚至还赢了剑气长城的剑仙,使得对方不得不沦为倒悬山看门人之一。

        他觉得脚底下那个老瞎子确实是很厉害,却也不至于厉害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红袍老者脸色阴晴不定,一身凶悍戾气几乎要使得四周的光阴长河都要停滞。

        可最后他只是冷哼一声,转身而走。

        那位战功彪炳的年轻剑仙大妖稍稍犹豫,心湖间就响起略显焦急的话语,“快走!”

        蓦然之间,一股巨大的拉扯力,席卷这位剑修大妖。

        剑仙大妖正要借此机会出剑,会一会那个老瞎子,却现红袍老者怒吼一声,抓住他的肩头,使劲往天幕抛去。

        然后红袍老者一挥大袖,滚出一条汹汹血河,试图打断那股已经盯上晚辈剑修的气机。

        天地翻转,气机絮乱。

        感受到一阵大道压肩窒息感觉的红袍老者脸色微变,使劲挥动大袖,一条条鲜血长河几乎要汇聚成一座巨湖,厉色道:“老瞎子,你信不信我将你这十万大山就此毁去?!”

        老瞎子停下挠腮帮的动作。

        就在此时,一个威严嗓音传入这座极大的“小天地”,“够了。”

        红袍老者愤愤然停下手,收起神通,鲜血长河返回大袖。

        老瞎子伸手一抓,将那剑仙大妖一把拽在脚边,蹲下身,满脸惊骇的年轻大妖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矮小老人伸手从他眼眶中抠出一颗眼珠子,放入嘴中咀嚼,转头呸了一声,吐在地上,结果给那条瘦骨嶙峋的老狗流着口水,飞奔而至,一口吞下。

        老瞎子站起身,用脚尖一挑,将那少了一颗眼珠子的剑仙大妖踢向空中,“这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天地重归寂静。

        老瞎子双手负后,走向院门,看着那条老狗,嗤笑道:“狗改不了吃屎。”

        又开始抬手挠腮帮,转身走向山崖畔,总觉得这幅画卷上有些地方的“笔墨”,还需要删减或是增加。

        就这么一直站着。

        老瞎子突然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手指微动,那些再度起身的金甲傀儡重新落座。

        这次的客人,是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轻女子,来自剑气长城。

        老瞎子对那风尘仆仆的年轻女子,露出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别扭的笑意,恐怕谁见到了,都只会觉得阴森恐怖。

        然后他转头望向那个老头子,怒道:“陈清都,别来烦我!这次我谁也不帮!”

        剑气长城的老大剑仙,陈清都。

        陈清都问道:“你还是个人吗?”

        老瞎子答道:“你扪心自问,我们还是人吗?”

        陈清都点头道:“我是。”

        老瞎子沉默片刻,问道:“两座天下打得再厉害,能有当年厉害?撑死了不过是将那个一,打得更加破碎而已,当年是如此,一千年一万年之后,能变到哪里去?世道还不照样是这么个鸟样?意义何在?说不定彻底掀翻了打烂了才好,重新归一。”

        陈清都说道:“活该你眼瞎。”

        老瞎子突然笑了,“总好过你这条替人卖命的看门狗吧。狡兔死走狗烹,一次不够,还要再尝一尝滋味?我看你们这些刑徒遗民,当初之所以落了个今日田地,就是陈清都你们这些人连累的。我在这边待了这么久,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往北边瞧吗,我是怕一看到你们这个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会把我活活笑死。”

        老瞎子指了指院门口那条瑟瑟抖的老狗,“你瞧瞧你陈清都,比它好到哪里去了?”

        老瞎子偏转视线,对那个年轻女子沙哑笑道:“宁丫头,你可别恼,与你无关,你还是很不错的。”

        宁姚默不作声。

        陈清都很快就带着宁姚离去。

        老瞎子轻轻叹息一声,再无心情去欣赏那幅尚未完工的山河画卷,走向院门,看到那条谄媚抬头吐舌头的老狗,老瞎子骤然间伸出一脚,重重踩在老狗的背脊上,它立即呜咽求饶,老瞎子直接将这头生命力无比顽强的远古大妖,踩断了整条脊梁骨,反正靠着那颗年轻大妖的眼珠子,它很快就可以恢复。

        老瞎子嘀嘀咕咕,步入院子。

        剑气长城那边的墙头上。

        老大剑仙盘腿而坐,宁姚在喝酒。

        陈清都淡然道:“不用替我打抱不平,老瞎子才是当初最受伤的那个人,所以不是外界传闻那般,跟蛮天下的祖妖大战一场,输了才丢掉的双眼,而是很早之前,他自己伸手剐出的眼珠子,一颗丢在了浩然天下,一颗摔在了青冥天下。我这次去找他,为的就是想要亲耳听到他那句‘谁也不帮’,已经很好了。”

        宁姚点点头。

        宁姚喝过了半壶酒,转头望向老大剑仙。

        陈清都气笑道:“宁丫头,我不是说你,你倒是回自己家瞧去啊,这儿可陈爷爷我的地盘,哪有被你赶人的道理?”

        虽然嘴上这么说,老人仍是跳下墙头,走回自己茅屋。

        其实他是知道原因的,那个小子曾经在这墙头上打过拳嘛。

        宁姚从袖中拿出一支卷轴,将酒壶放在一边,然后趴在墙头上,摊开那幅光阴长河走马灯,这已经是第三遍还是第四遍了?

        画卷上,场景是在那个她也去过的神仙坟,一群孩子正在放纸鸢,有个黝黑干瘦的孩子,一个人远远坐在别处,显得形单影只,有同龄人放飞纸鸢的奔跑过程中,路过那个家伙身边,拽了拽纸鸢,然后蹲下身,捡起一块泥巴,狠狠丢掷过去,看到那个转身就跑的身影,手有纸鸢的高大孩子,哈哈大笑。

        宁姚伸出一根手指,在那幅画卷上敲了敲,刚好戳在那个高大孩子的脑门上,她嘀嘀咕咕了一些。

        她然后收回手,就这么安安静静看完这幅画卷。

        咫尺物当中,其实还有不少,不过她每次都只会看一幅。

        她翻转身,双手叠放在后脑勺下边,轻轻摇晃一条腿。

        喜欢他,与画卷无关。

        看过了一幅幅画卷,只是从喜欢,变成了更喜欢。

        她宁姚,喜欢谁,与天地无关。

        陈平安可以为了她,傻乎乎练习一百万拳。

        可这很了不起吗?

        宁姚睁开眼睛,她觉得自己哪怕死一百万次,都可以继续喜欢他。

        ————

        茅小冬告诉陈平安,大隋京城的暗流涌动,已经不会影响到山崖书院,最开心的当然是李宝瓶,拉着陈平安开始逛荡京城四方。请小师叔吃了她经常光顾的两家陋巷小饭馆,看过了大隋各处名胜古迹,花去了足足大半个月的光阴,李宝瓶都说还有小半有趣的地方没去,但是通过崔东山的闲聊,得知小师叔如今刚刚跻身练气士二境,正是需要日夜不休汲取天地灵气的关键时期,李宝瓶便打算按照家乡规矩,“余着”。

        陈平安开始真正修行。

        以白天特定时辰的纯正阳气,温煦脏腑百骸,抵御外邪、浑浊之气的侵蚀气府。

        以夜间某些时刻汲取的清灵阴气,着重滋润两座已经开府、安放本命物的窍穴。

        由于金色文胆的炼化,很大程度上涉及到儒家修行,茅小冬就亲自拿出一部诗集,指点陈平安,通读历史上上最著名的百余塞外诗。

        得知陈平安这么遥远的游历,竟然在两洲版图上,连一座古战场遗址都不曾亲临观摩,只有在那小小的藕花福地,看过一群僧人在一座战场诵经念佛,所以又将陈平安教训了一通。

        日夜游神真身符,已经被茅小冬“关门”,不然符箓品秩再高,灵气流逝度再慢,都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开门之法,则是崔东山在陈平安详细讲述真身符的来历后,崔东山回去揣摩、捣鼓一番,真就成了。

        崔东山舔着脸说想要翻翻那本《丹书真迹》,他愿意每翻一页书,支付给先生一颗小暑钱。

        陈平安没答应。

        裴钱陪着陈平安和李宝瓶逛了几次,实在是觉得在书院更舒服些,每天走来走去,晨出晚归,累个半死,哪里有在崔东山院子那边跟李槐吹牛打屁、玩五子棋,后来就找借口留在书院,陈平安也觉得裴钱走了这么远的路,一步不比他们少,

        就由着裴钱在书院嬉戏打闹,不过每天还会检查裴钱的抄书,再让朱敛盯着裴钱的走桩和练刀练剑,关于习武一事,裴钱用不用心,不重要,陈平安不是特别看重,但是一炷香都能不少。

        茅小冬经常会与陈平安闲聊,其中有说到一句“法令,只是治国工具,而非制治清浊之源。”

        应该是茅小冬担心陈平安这位小师弟,不小心在法家一途上越走越远,不得不出声提醒。

        茅小冬当时笑道:“这句话可不是我们儒生所说,不是故意贬低法家而抬高儒学,而是一位名垂青史的中土法家酷吏,他自己说的。”

        陈平安点头认可。

        在崔东山的院子里,裴钱经常和李槐凑在一起,翻来覆去,看那几本江湖侠客的演义小说,看得有快有慢,所以经常会为了该不该翻书页而争吵,偶尔李宝瓶也会陪着看一会儿,不过裴钱和李槐喜欢看那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荡气回肠的生生死死。

        李宝瓶也看这些,只是更喜欢看那些可能连名字都没有的人物,瞎琢磨,为何此人会在书上此地、说此话行此事。

        朱敛有天拿出一摞自己写的文稿,是写书中一位位侠女纷纷落难、惨遭江湖名宿和无名小辈欺辱的桥段,于禄偷偷看过之后,惊为天人。

        朱敛觉得于禄不愧是自己的知己,极为投缘。

        崔东山书房那边,堆满了仙气缥缈的古画,一幅幅画卷上有鸟语花香,有空山新雨,还有老叟寒江垂钓图。

        结果当晚就给李槐和裴钱“画蛇添足”,在这些传世名画上边,擅自勾勾画画,大煞风景。

        比如在裴钱为鸟雀画上鸟笼,歪歪扭扭,灵感来自青鸾国那位柳氏小姐的那只鸾笼。

        李槐在孤舟蓑笠翁的船边,画了条比小舟还要巨大的怪鱼。

        崔东山见到之后,也不生气。

        崔东山某天拿出一幅怪癖的宫廷画作,骷髅鬼怪消暑图,怡然自得,说是要给裴钱长长见识。

        裴钱看得仔细,结果一具骷髅刹那之间变大,几乎要冲破画卷,吓得裴钱差点魂魄飞散,甚至只敢呆呆坐在原地,无声哭泣。

        一直到见着了陈平安也只是抿起嘴巴。

        结果崔东山就被陈平安追着打,连拳带脚,破口大骂,脏话连篇,连龙泉郡家乡方言都从嘴里蹦出来了。抓起一扫帚,砸在崔东山后脑勺上,崔东山飞扑出去,倒地装死,才算勉强逃过一劫。

        崔东山偶尔也会说些正经事。

        这天一堆人不知怎么就聊起了人之寿命一事,崔东山笑道:“应该知道蛇蜕皮吧?先生生长在乡野之地,应该看到过不少。”

        陈平安点点头,李宝瓶裴钱和李槐也点头。

        崔东山笑眯眯道:“若说人之魂魄为本,其余肌肤、骨肉为衣,那么你们猜猜看,一个凡夫俗子活到六十岁,他这辈子要更换多少件‘人皮衣裳’吗?”

        裴钱觉得这个说法,有些让她毛骨悚然。

        崔东山笑眯眯伸出一根手指。

        裴钱瞪大眼睛,“十件?”

        李宝瓶皱眉道:“一百?”

        李槐纯粹是为了拆台,他就喜欢跟李宝瓶和裴钱抬杠,大大咧咧道:“一千!”

        崔东山点头道:“人这辈子,在不知不觉间,要更换一千件人皮衣裳。”

        崔东山继续道:“再加上那些冥冥之中无比契合天地的气府窍穴,所以世间有灵众生,成为精魅之后,都愿意化作人形。”

        “你们家乡龙窑的御制瓷器,明明那么脆弱,不堪一击,最怕磕碰,为何皇帝陛下还要命人烧造?不直接要那山上的泥巴,或是‘体魄’更结实些的陶罐?”

        李槐笑呵呵道:“好看呗,值钱啊。崔东山你咋会问这种没脑子的问题?”

        崔东山骂道:“对对对,就你有脑子,长得就虎头虎脑,虎了吧唧的。”

        李槐做了个鬼脸,嬉皮笑脸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陈平安会心一笑。

        陈平安有天坐在崔东山院子廊道中,摘了养剑葫却没有喝酒,手心抵住葫芦口子,轻轻摇晃酒壶。

        小院暂时四下无人,难得片刻清静。

        在炼出水、金两件本命物后,炼制第三件五行之属的本命物,就成了绕不过的一道坎。

        但是按照张山峰的说法,寻常练气士,三件就本命物够了,一攻一防,最后一件帮助练气士更快汲取灵气,已是地仙之下修士相当不俗的成就。

        关于初一和十五两把飞剑,能否炼制为陈平安自己的本命物,崔东山说得语焉不详,只说那把元婴剑修的离火飞剑,赠送给谢谢后,即便被她成功炼制为本命物,可相较于剑修的本命飞剑,看似相差不大,实则云泥之别,比较鸡肋,不过所谓的鸡肋,是相较于上五境修士而言,寻常地仙,有此机遇,能够剥夺一位地仙剑修的本命飞剑,化为己用,还是可以烧高香的。

        火,土,木。

        剩余三件本命物。

        以大骊王朝五色社稷土,作为本命物的想法,早前陈平安就已经彻底打消。

        观道观的老观主,曾经让那背着巨大葫芦的小道童捎话,其中提及过阮秀姑娘的火龙,可以拿来炼化,可陈平安又没有失心疯,别说是这种丧心病狂的勾当,陈平安光是一想到阮邛那种防贼的眼神,就已经很无奈了。恐怕这种念头,只要给阮邛知道了,自己肯定会被这位兵家圣人直接拿铸剑的铁锤,将他锤成一滩肉泥。

        那就先不去想五行之火。

        所以最后剩下的,就是木。

        陈平安其实有些打算,就是那棵被砍倒的老槐树,不过当时就给老百姓们瓜分殆尽,那把留在剑气长城的槐木剑,就是当年他让小宝瓶去扛回来的槐枝之一。

        宋集薪说过家乡的变化,显然如今小镇百姓一个比一个精明,牛角山的包袱斋眼力又不差,未必会留给陈平安捡漏的机会了。

        陈平安愁得直挠头。

        向后躺去。

        如今是五境巅峰的纯粹武夫。

        二境练气士,万事开头难,陈平安自己最清楚这个二境修士的来之不易。

        背着把半仙兵的剑仙,只是除非拼死一搏,否则拔剑都不易。

        养剑葫有两把飞剑,本命小酆都的十五还好,初一已经快要造反了,与陈平安心意相通,几乎每天都要嚷嚷着吃那最后、也是最大的一块长条状斩龙台。

        穿着法袍金醴,好在七境之前穿着都无碍,反而能够帮忙快汲取天地灵气,很大程度上,等于弥补了陈平安长生桥断去后,修行天资方面的致命缺陷,不过每次以内视之法巡游气府,那些水运凝结而成的绿衣小童,仍是一个个眼神幽怨,显然是对水府灵气经常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害得它们身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境地,所以它们特别委屈。

        倒是那个金色文胆显化的儒衫小人儿,让陈平安有些意外之喜,骑着那条纯粹真气凝聚而成的火龙,每天耀武扬威,逍遥快活,帮着陈平安巡狩自身小天地,此举能够裨益魂魄,帮助陈平安拓展筋脉,而且一些一次次大战死战后遗留下来的沉疴杂质,隐匿在魂魄深处的浑浊污秽之气,被小人儿骑乘那条火龙,好似一位大将军,单枪匹马在那边攻城拔寨,勤勤恳恳,清扫躲藏在深山老林的反贼余孽。

        不过它和火龙,与水府那拨同样勤勉持家的绿衣童子,明显不太对付,双方已经摆出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

        跌跌撞撞好不容易成为一位练气士后,陈平安其实头一遭有些茫然。

        要做取舍。

        为了活命,练拳走桩吃苦头,陈平安毫不犹豫。

        可是如今性命无忧,只要愿意,今天立即跻身六境都不难,如那富裕门户之人,要为挣金子还是银子而烦恼,这让陈平安很不适应。

        骨子里当惯了穷光蛋,总觉得死死握在手里的一袋子铜钱,或是米缸里的那薄薄一层米,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身边即便有了座金山银山,仍是觉得它们今天即便是自己的,一觉醒来,明天就会是别人的了。

        陈平安知道这样不对,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在这件事上,不能说寸步不前,可终究是进展缓慢。

        陈平安其实在几年中,知道许多事情已经改了许多,比如不穿草鞋、换上靴子就别扭,差点会走不动路。比如穿了法袍金醴、头别玉簪子,总觉得自己就是书上说的那种沐猴而冠。又比如为了那个曾经与6台说过的梦想,会买许多破费银子的无用之物,想要有朝一日,在龙泉郡有个家大业大的新家。

        陈平安翘起腿,轻轻摇晃。

        莲花小人儿鬼鬼祟祟从地底下探头探脑,一溜烟儿飞奔上台阶,最后爬到了陈平安脚背上坐着。

        陈平安伸出手指竖在嘴边,示意不要说话。

        自从崔东山第一次出现在青鸾国那座村庄,莲花小人儿就几乎不露面了,这是陈平安要它做的,它虽然不明白,却也照做。

        只有一条胳膊的莲花小人儿伸手捂住嘴,笑着使劲点头。

        陈平安晃着腿,小家伙像是在荡秋千,如果不是始终捂着嘴,它早就要咯咯笑出声了。

        一看到欢快的莲花小人儿,陈平安就心境祥和了许多,那些杂念和烦忧,一扫而空。

        陈平安闭上眼睛,没过多久,现脚背一轻,转头睁眼望去,小家伙学着他躺着翘腿呢。

        给陈平安现后,它笑眯起了眼。

        陈平安侧身而卧,它也有样学样。

        陈平安开始摇头晃脑,看似念念有词,却不出声音。

        小家伙依葫芦画瓢,模仿陈平安。

        一大一小,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念叨个什么。

        陈平安并不知道。

        崔东山就在小院院墙外,脑袋靠着墙壁,身体像是一座……斜坡。

        崔东山知道陈平安,为何故意让莲花小人儿躲着自己。

        因为在陈平安眼中,当下无忧无虑的莲花小人儿,就已经是最好的了。

        他甚至都不想、也不愿意去知道莲花小人儿,是不是其实很稀罕,是不是很价值连城,是不是大有用处。

        所以崔东山憋得有些难受。

        因为他很想告诉陈平安,那个小家伙,真的真的很不简单。

        但是崔东山不知为何,琢磨来琢磨去,虽然明知道告不告诉,在陈平安那边,最后都会是一样的结果,但是崔东山就这么思来想去,突然觉得不说就不说吧,其实也挺好的。

        崔东山一想通这点后,便满脸笑意,恢复常态,脑袋往后轻轻一磕,站直身体,悄无声息地向前飘荡而去。

        人生若有不快活,只因未识我先生。

        崔东山当下十分快活,因为只要拿这句话去小宝瓶那边邀功,说不定以后可以少挨一次拍印章。

        于是崔东山飞奔而去,到了学堂窗台外,对着红襦裙小姑娘挤眉弄眼。

        结果被教书先生一声怒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