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在线阅读 - 第一五一零章 鬼医入境

第一五一零章 鬼医入境

        闻听此言,商朝宗心中略有纳闷,不知蓝若亭什么意思,如此掌控燕国的良机岂可错过?

        若不是信任,怕是忍不住会怀疑蓝若亭究竟是站哪边的。

        牛有道也有些意外,哦了声,“蓝先生此言想必不是无的放矢,不知何以教我?”

        “不敢!”蓝若亭对其拱手躬了躬身,转而又面对商朝宗拱手道:“王爷,如道爷所言,如今乃是大战在即。王爷若此时登基为帝,水涨船高,王爷麾下诸员岂可无晋升?难受王爷麾下要认领其他势力人员为上峰不成?王爷麾下将士岂能甘心?而此时若晋升,让燕国其他各方势力如何看,他们升降如何抉择?”

        “岂能做到人人满意?若此时不能让众人满意,大战在即,必生祸端,易被敌方趁机利用!”

        “王爷,此时称帝,新旧势力如何捏合,必成大问题!一旦阳奉阴违、掣肘频频,将不利于战事!”

        “此时,其实登不登基、称不称帝并非关键,关键是掌握住燕国的权力。”

        “属下认为,此时不该称帝,不妨暂摄军政大权,统揽燕国上下大权,可自封为摄政王!”

        “立足摄政王后,诸多事情便可进退自如,可暂稳目前局面,既可行君令,又可推卸称帝后的麻烦,有些事情可以‘非帝王不可越俎庖’而推辞。”

        “立足摄政王后,掌握了燕国大权,燕国上下岂能不知王爷登基是迟早应有之事?如此一来,即可稳定人心,又不至于因争权夺利而互相掣肘。而新旧势力既知王爷迟早必成燕国君王,为谋前途,为保荣华富贵,必在王爷面前卖力表现。王爷还需给各方一个争取的机会,不可仓促断定,暗中不妨对各方皆流露欣赏之意,各方必振奋争取!”

        “如此这般,既可省去麻烦,亦人心可用,可携万众一心之势以备战事,上下用力,后方内政治理亦无忧。有了论功行赏之余地,也就留待了时间给王爷慢慢观察各方,便有了时间去慢慢捏合各方,不至于仓促大乱酿成祸事。”

        “待到大局已定之后,或贬或升,或赏或罚,王爷再做决断不迟,纵有不平,亦在王爷掌控之中,不忧大乱出现。”

        “王爷,蓝若亭恳请王爷缓称帝,暂自封为摄政王!”

        蒙山鸣听后抬手捋须,缓缓点头道:“此乃肺腑之言,乃蓝若亭老成谋国之言。”这是表明了赞成的态度。

        商朝宗也不是不知轻重之人,利弊已经剖析的如此清楚,焉能不听这劝谏。

        再说了,并非放弃权力,只是缓称帝而已,成为了摄政王也同样等于掌握了燕国皇权,并无多大差别,当即果断给出一字,“好!”

        又目光投向牛有道,不知这位是否有什么其他意见。

        牛有道多瞅了蓝若亭两眼,发现搞这种方面的事情果然还是这种人最擅长,倒是受教了,不由笑道:“久闻宁王谋士洛少夫大名,今日得见洛少夫高徒之高见,方知洛少夫名不虚传!”

        心里嘀咕了一句,那十万鸦将的事,肯定和那洛少夫脱不了干系,不然蓝若亭从洛少夫那偶然听到的有关十万鸦将的字眼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是巧合!洛少夫肯定参与了谋划,搞不好还是主谋。

        他可以肯定,东郭浩然那帮子是没那头脑的,否则上清宗也不至于逐渐衰败。

        至于宁王,他后面也有所了解,战场打仗还行,阴诡手段的事够呛。

        遍数宁王身边的要员,看来看去,就那个洛少夫的嫌疑最大。

        不过这态度算是认可了蓝若亭的意思,蓝若亭当即谦躬回礼,表示代老师谢过夸赞。

        “好了,就这样吧。”牛有道走到商朝宗身边,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宁王给你留下了好班底啊!缓称帝就缓称帝吧,不用心急,我与三圣决战若胜,又岂止是区区一个燕国,这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似乎有让好好干的意思。

        说罢转身而去,云姬对三人略点头致意,便转身跟了离去。

        三人拱手相送,放下手后皆面面相觑,也不知牛有道刚才的话是随口一说,还是开玩笑,关键是这位从不对他们乱说什么话的,很容易让人多想啊!

        尤其是商朝宗,整个人都有些懵,整个天下都给我?

        “王爷!”蒙山鸣唤了声,对他微微摇头,示意他的态度矜持一些。

        也是在提醒商朝宗,道爷那人深不可测,谁也不知最终会干出什么事来,太露相万一让人看轻了,恐不是好事,人家能给你,就能拿走!

        商朝宗醒神一肃,发现自己的确是有些失态了,可关键是这一个接一个的大饼砸下来,任谁都难以接住,想不失态都难呐。

        ……

        “师尊要去哪?”

        海岛药谷重地,药庐内无心恭敬请问。

        鬼医一边换衣裳易容,一边叹道:“不要多问,我出去几日便回。你们做好掩饰,若有人问起,就说我在药庐内制药,不许人打扰。其他一切待我回来再说。”

        无心担忧,“要不还是让师弟陪您一起吧,凭师弟的修为也好有个照料。”

        一旁的无相点头,“是的师尊。”

        这次鬼医罕见的要独自一人离去,师兄弟二人着实不放心。

        鬼医有点火大,“我说你们师兄弟两个不要给我添乱了好不好?老夫怕了你们了,我说什么,你们老老实实听着行不行?再被你们这样折腾下去,我迟早要被你们给害死!人家收徒弟是享福的,老夫却搞的上辈子欠了你们似的,简直岂有此理!”

        师兄弟二人讪讪着。

        鬼医又再次交代,“还有,我交代的事情,若有人问起,就这么说,明白吗?”

        “是!”师兄弟二人齐声应下。

        易容好了后,鬼医拿了顶与无相一模一样的垂布纱笠,往头上一戴,当即变成了第二个无相。

        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鬼医便独自出门了,走到海边,趁着无人注意,直接遁入水下而去。

        药庐内的真无相便暂时留在了里面,否则真假前后脚出现的话,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之后无心和郭曼出来了,该忙什么忙什么。

        趁了空,郭曼也到了海边,采集海鲜做食物之际,一条妖修现形的怪鱼游到了她的脚下,她手中一只密封的竹枝递予。怪鱼咬了东西到嘴迅速遁去。

        接头的怪鱼什么来历她并不清楚,反正只知是茅庐山庄那边的安排,有什么消息来往皆经由这怪鱼。

        她也能感觉到茅庐山庄势力的庞大,不管她走到哪,只要事先提供了路线,只要有需要,随时会冒出与她接头之人。

        ……

        南州密室内,牛有道手中拿到了郭曼的传讯,郭曼告知,鬼医已按时出发了。

        拿着密信负手身后,盯着圣境地图的牛有道神色有几分凝重。

        而此时改头换面的鬼医也已经出现在了圣境出入口,内心是忐忑的,多少有些紧张。

        当见到与他接头的人时,多少有些吃惊,竟然是魔教如今的掌舵人魔教左使南天无芳,才知原来南天无芳也是暗中对抗九圣的势力中人。这都把手伸到乌常眼皮子底下了,如何能不暗暗心惊。

        对魔教,他并不陌生,他和曾经的魔教圣女关系匪浅。

        而魔教的人也算是经常出入圣境的,既是因为乌常出身的关系,也是因为魔教长期提供乌常的一些所需。

        只不过这次带队的人似乎显得特殊了一些,由南天无芳亲自带队,当然也是为了保证能顺利把鬼医给带进去。

        没出什么漏子,看守这里的人认不全魔教的人,加之有乌常的特许,南天无芳说鬼医是魔教此行的人之一就把人给带进去了。

        南天无芳有所不知的是,这次的背后也的确是得到了乌常的特意特许,圣境出入口的看守注定不会为难。

        有些事情在牛有道的意料之中,牛有道料定乌常会帮忙,所以他肯定鬼医这次能顺利进入圣境。

        某种程度来说,牛有道就是要借乌常的手,顺带完成狐族的请求,让鬼医去为罗芳菲诊治。

        进入圣境后,天魔圣地的人如往常一般,帮一行从守缺山庄要了飞禽坐骑。

        途中,因这次所带的东西较为沉重,暂歇换乘之际,鬼医遁离了,暗中溜了个人来替换。

        其他的鬼医就不管了,按照约定其他的事情会有其他的人办好,用不着他来操心。

        独自赶到碰头地点后,已有一只飞禽坐骑等着他,直接载了他离去。

        鬼医也不知要把自己给带往何地,直到抵达荒泽死地后才知目的地,多少有些惊讶。

        殊不知,就在这只飞禽坐骑一路来往的路线上,不时有人在地下冒头,盯着上空,一直到荒泽死地边缘,都有人在蹲守着盯着。

        钻入沼泽地宫,见到成群的妖狐后,鬼医有些牙疼了,竟然是狐族?对抗九圣的人居然连狐族也勾结上了?

        族长黑云见到鬼医驾临,可谓热情的不行,鬼医大名他也是久闻的。

        听说要把鬼医给弄来,他已是期待了好久,先带了鬼医去看准备好的药物,“先生快看看准备的够不够,有什么不够我们再想办法置办。”

        他能有什么办法去置办,还不是要靠牛有道的人活动。

        鬼医唉声叹气,“先别管这个,先带我去看病号吧。”

        “请请请。”黑云点头哈腰着,彻底没了狐族族长的骨气。

        他气色也是憔悴的不行,银姬的死,自责是免不了的,也被知情后的牛有道在信里骂了个狗血喷头,甚至发了狠话说见面后要弄死他,黑云倒不怕他弄死自己,只是越发自责的不行。

        老族长死了,若是老族长的女儿再出个意外,他已做好了一头撞死的准备。

        PS:这章不算加更,算今天的第一章,免得老说我拖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