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三一章 六圣坐镇人间

第一四三一章 六圣坐镇人间

        元色再乐呵呵好脾气也经不住这样群讽,当即还以颜色,“我是搞不定那个圣罗刹,我自叹不如,想必诸位也不会只是嘴上功夫,对上圣罗刹诸位可得卖力了。”

        乌常闪身落下,问:“走还是不走?”

        唰!楼阁上的罗秋已经掠空而去,落向了附近山顶的圣境出口。

        雪婆婆亦闪身而去,之后是乌常,余者相视一眼后亦齐刷刷飞离。

        一行出圣境,不在圣岛逗留,出海,在茫茫大海上空如流星般远去……

        海天浩瀚亦渺小,一行再落地已是宋国地面上。

        途中虽与各自势力无联系,但要联系上也不难,遍布七国大地的天下钱庄都是他们的正常联系渠道。

        通过钱庄获取了消息,六人不费什么劲就找到了那座已葬身火海的小镇,也见到了缥缈阁坐镇宋国的执事陈撼魁。

        缥缈阁掌令霍空已经先于六人抵达了。

        站在小镇外围的土墙上,看着化作了废墟的小镇,听着陈撼魁的详细禀报,六人面色凝重。

        圣罗刹的出现已经让六圣觉得意外,竟然还招惹出了吕无双?

        他们有点搞不懂了,吕无双既然好好的,为何不回圣境,为何坐视自己的势力被攻击?

        “你确定是吕无双本人?”元色盯着陈撼魁沉声质问。

        陈撼魁拱手道:“回圣尊,缥缈阁内的变故属下知道,属下也怕有诈,仔细盯着反复打量过,可以确定,不是外人易容的,还有那神态和语气,应该是她无疑。在场并非属下一人见证,有许多人见到了,也并非属下一人见过她,万兽门掌门西海堂也是认识她的,其他见过的也都确定是她本人。”

        元色:“那圣罗刹去哪了,是死是活?”

        陈撼魁:“我等被无双圣尊屏退到了三十里外,圣罗刹去向不明,我等未能目睹,不知是死是活。”

        元色回头问一旁:“吕无双身边还有几人,查出来历没有?”

        霍空神情凝重,“师尊,全都是易容而来,有意掩饰真容,无人与他们交谈,也未见过他们出手,根本无从分析。他们把人给屏退,恐怕就是这个目的。”

        元色:“不是还有两只飞禽坐骑么,难道不是查的方向吗?”

        霍空:“弟子先到一步,已经仔细问过了,就是一般的灰翅雕,天下的灰翅雕大多都长的一模一样,不摆在眼前仔细辨认的话,难以发现特属的特征。只能说,整个人间,包括圣岛所有的灰翅雕都有嫌疑。”

        罗秋出声道:“也就是说,只要有灰翅雕的势力,就有可能是和吕无双勾结的人?”

        霍空转向他,回道:“不仅仅是明面上拥有的,一些以前被抢掠走的,下落不明的,也有嫌疑。目前能做的,就是弄清各方势力手中已知的灰翅雕在事发时的具体位置,这事我已经命人去查了。”

        众人略默,都知道这种查法基本上没什么作用,人家既然敢做,就一定做了妥善的准备,事发时灰翅雕在干什么一定会有合理的交代。

        另外就是曾经失踪的那些飞禽坐骑,究竟落在了谁的手上,以前这边没在意过,现在要查的话,未必都能查清下落。

        当然,也可以把所有拥有灰翅雕的人给抓起来。

        但这事不好办,拥有这种飞禽坐骑的,基本上都是天下顶尖的门派,或七国朝廷。

        说白了就是属于各大势力,大多并非是属于哪位个人的,你怎么抓?把相关势力都给抓了吗?六圣做不到,整个缥缈阁动员起来也做不到,天下顶尖门派的势力加起来比缥缈阁还强大,怎么弄?

        再说了,也未必是各方势力干的,和吕无双勾结的很有可能就是缥缈阁内部的自己人。

        某种程度来说,这个可能性反而是最大的。

        乌常忽打破沉默来了句,“这个吕无双一定有问题,如果是真的吕无双,很有可能已经是身负重伤,或者说已经不便出手了!”

        “的确。”元色微微点头,盯着陈撼魁道:“凭吕无双的作风,他已经没命了!”

        其他人也许不懂,但罗秋等人转念间便明白了,这边对吕无双的势力下了狠手,吕无双来了这里屏退聚集的人没什么问题,但见到不属于自己势力的陈撼魁不会那么好说话。

        正常情况下的吕无双,几人可以想象是个什么情形,吕无双一来必不会客气,也不会对其他人的势力客气,先宰了陈撼魁,而后震慑喝退其他人才正常。

        “难道真的如谣言所传,被蝎皇给伤了?蝎皇能有这么厉害,能伤的了她?”督无虚迟疑着发声。

        几人目光陆续盯向了乌常,雪婆婆道:“吕无双找那个袁罡,图谋蝎皇究竟为何?”

        乌常:“我也不清楚,我若知道她对那个袁罡如此念念不忘,早就有所防备,不会容她轻易把人给搞走。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她既然还活着,却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势力被摧毁,这已经很说明问题,说明她出事了,不敢再正面面对我们。”

        几人微微点头。

        蓝道临忽道:“吕无双突然跑来介入圣罗刹的事,绝不会是为了杀圣罗刹来的,否则大可以坐视圣罗刹去死。”

        一句话点透了元色之前问圣罗刹是死是活的问题,众人醒悟,圣罗刹没死,吕无双是来救圣罗刹的,圣罗刹失踪了,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是被吕无双给带走了。

        “她为何要带走圣罗刹?”乌常嘀咕自语,目光闪烁不定。

        别人不清楚,他却有了其他猜测,吕无双找蝎皇是为了进第五域,第五域和商颂夫妇有关,如今又来找圣罗刹,而圣罗刹也和商颂夫妇有关。他现在几乎确认了,吕无双可能真的知道一些超出魔典之外的秘密。

        总之这事处处透着谜团,一些谈话不易让外人听到,六位把不相干的人屏退了,当场商议了起来。

        商议来商议去,也无非是要想办法把吕无双和圣罗刹给找到,一个神神秘秘行事诡异的吕无双已经是让他们警惕,现在连那个威胁巨大的圣罗刹也跑入了人间,六人想淡定都不容易了。

        圣罗刹的目标很明显,找!

        面对圣罗刹这么一个巨大威胁,六人暂时不准备再回圣境了,而是要亲自坐镇人间,免得消息来回缓慢应对不及时。

        划分之后,六人基本上是分别坐镇各国境内。

        一面亲自督促搜查圣罗刹和吕无双的下落,一面亲自推进对缥缈阁内部的核查。

        形势越来越乱,吕无双的乱入让六圣头回感觉到不淡定了,头回感觉到形势有些失控了,某种程度上吕无双才能真正被他们视作对手,尤其是吕无双还和威胁巨大的圣罗刹勾结在了一块。

        越是在这个关头,越是需要一个有力的缥缈阁来办事,无量果的失窃,缥缈阁内部必须要尽快理清了。

        六人的各自落脚地,自有下面人去安排。

        六人散去,乌常并未离开太远,遁入了附近的一处山林中,隐蔽山谷内有十人在等他。

        阴暗山崖下,十个蒙在黑斗篷里的人,见乌常来到,纷纷行礼。

        乌常抬手打住,十人解开了斗篷,张开双臂,亮出了斗篷内密密麻麻悬挂的黝黑小木牌,全部是雕刻有符文的阴木。

        乌常伸手摘了一只木牌在手,口中喃喃有词,手中施法,小木牌上的符文上流光运转,化作一点虚化且若有若无的缥缈灵光。

        如一缕雾气的灵光似要遁入冥冥之中,却又被乌常冒出黑雾的五指给隔空招了回来,再次逼回了阴木之中,阴木符文流光再次转动,之后慢慢收敛。

        乌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

        一辆马车出了南州府城,来到了郊外的一座农家宅院外。

        管芳仪从车内钻出,进了宅院内,驾车的许老六继续前行。

        进入房宅内,见到云姬等人,管芳仪有些意外,“到了城外不回去,还招我出来见面作甚?事情怎样了,道爷呢?”

        云姬指了指边上的土布门帘,表示在里面房间。

        管芳仪当即挑帘而入,发现牛有道就站在破纸糊着的窗口,负手而立。

        目光一转,发现屋内还有一人,榻上躺着一个女人,管芳仪哪能忍住不去看是谁,近榻前一看,一张脏兮兮的脸蛋,正酣睡的面容。

        “银儿?”管芳仪讶异一声,旋即又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般,“还好,没事就好,道爷亲自出马,自然是没问题。”有调侃牛有道的味道。

        忽察觉到了不对,继而侧身坐在了榻旁,伸手查探了一下,回头问:“她受伤了?”

        站在窗前的牛有道没吭声,倒是跟进来的云姬给了句,“也中毒了,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估计睡醒了就差不多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但肯定是元气大损。”

        管芳仪起身道:“怎么回事?”

        云姬看了下牛有道的反应,见他没反应,遂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

        管芳仪正心惊肉跳,牛有道转身了,也出声了,“估计快醒了。你安排一下,回头找个合适的借口,把她带进城,送到郡主那边去吧。”

        管芳仪默默点头,忽又迟疑道:“郡主可是个聪慧的女人,突然把银儿送过去,你不怕郡主发现什么端倪?”

        牛有道:“除了郡主那边,这吃货也没地方可去,目前的情况我不可能把她给带在身边。至于会不会发现什么端倪,能瞒则瞒,实在瞒不过去也没办法,我已经死了这么久,风头已经捱过去了,郡主应该不会再引人注意了。”